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03 契约地缚魔
    莫燃看了看鬼王,他这是在替她说话,而地缚魔最忌惮的人当然就是鬼王,听他这么一说,地缚魔当场就僵在了原地,走也不是,留也不是。

    “鬼王,她是您的主人……我何德何能,能跟您认同一个人为主呢?”那地缚魔僵着脸说道,凶狠的样子,却是一脸的尴尬,他还试图让鬼王打消这个想法,只要鬼王不拦他,这里就没人能拦得住他!

    闻言,鬼王却慢慢道:“听你的意思,是看不起我的主人?”

    莫燃微微皱了皱眉,鬼王的每一声主人都让她浑身不自在,而比她更不自在的还有,就是鬼母他们了。

    “不敢不敢,我哪是这个意思呢……”那地缚魔急急否认,一双凶狠的眼睛转了起来,似乎在着急还能有什么办法脱身,他是打死都不愿被人类契约的!否则还不如继续封印在九眼阵下!

    地缚魔犹豫许久,忽然低着头道:“既然如此,那我就……后会有期了!”

    后面的话还没说完,声音却是已经远了!那地缚魔忽然间消失,化作一道黑气钻入了地下,一溜烟就没了踪影!

    莫燃皱眉观察,却发现根本找不到地缚魔的气息了!不愧是善于逃跑的地缚魔,一旦钻进了地下,真的跟蒸发了一般!

    莫燃看向鬼王,她可不希望地缚魔就这么跑了,他们之间的账还没算完!

    而在莫燃看向鬼王的时候,鬼王一双慵懒的眸子似是在等她一般,明明白白的看着她,“主人,有何吩咐?”

    明知故问!这是莫燃此刻的想法,他明明很清楚莫燃要做什么,可偏偏要等着莫燃开口!

    “帮我把地缚魔找出来。”莫燃说道,鬼王的气势摆在那里,莫燃却并不畏惧,并非因为他们之间的契约,而是因为,她对鬼王的信心早已从鬼镇、从鬼域四使身上便建立起来了,能被这样一群人追随,鬼王其人绝对错不了,她现在无心多想他们之间的契约,所有的心思都用在了尽快解决眼下的事情上。

    鬼王微微笑了笑,薄唇轻启,只一个字:“好。”

    他答应的如此爽快,这半晌也并不着急,手中只快速掐了诀,猛的打入了地下!地面上“轰”的掀起了一层尘埃,以莫燃他们为中心飞速的向远处蔓延!

    莫燃低头看了看,她知道那是鬼王释放的力量,可是如此举重若轻的力量,让她心中深深的震撼着……什么叫望尘莫及?这就是!

    静静等了几分钟,地面忽然颤抖了起来,不一会,一到黑气猛的从地底窜出!落在地上时化出了人形,正是地缚魔!只是跟方才相比,他现在微微有些狼狈而已,那一身宽大的麻衣撕碎了许多地方,一双凶恶的眼睛也带可些许不甘,眼看就要逃脱了,却硬是被逼了回来!难道今天非要被那个人类契约不成?他堂堂地缚魔也有被逼到这一步的时候!

    “地缚魔,你还跑吗?”鬼王问道。

    那地缚魔忽然那看向鬼王,似是我下定决心一般拱手说道:“我地缚魔愿意追随鬼王大人,愿效犬马之劳!可要是让我做人类的契约兽,我做不到!”

    鬼王微微眯了眯眼,莫燃却道:“既然如此,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

    鬼王微微笑了,出其不意的打出一股能量,那能量飞快的缠绕在地缚魔身上,就如当初地缚魔困住莫燃时一般。

    地缚魔一惊!“鬼王,您不能这么办吧……”他的声音也凶恶了很多,但仍然是敢怒不敢言的样子。

    “不能怎么办?”鬼王却不甚在意的反问。

    地缚魔知道靠嘴皮子是说不通的,鬼王何等霸道的一个人,如今做了人类的霊,难道这么快就为他“亲爱的主人”马首是瞻了不成?理论他是不敢的,万一一不小心就触犯了鬼王的禁忌……可动手他更不敢,他可惜命的很……坐以待毙更不行!

    地缚魔咬着牙,暗暗反抗,可他越是挣扎,那能量就捆缚的越紧!心念一动,本想化出本体来挣脱,可却惊骇的发现,他连本体都幻化不出来了!

    地缚魔一张黝黑的脸憋的宛如锅底,眼看着莫燃一步一步的走近了他,地缚魔狰狞着一张脸低声道:“你可要想清楚了,就凭你的力量,想要强行契约我是做梦!”

    莫燃笑了笑,“就凭我的力量,能从霊界召唤出鬼王,却契约不了你,是吗?”

    地缚魔脸色一沉,有鬼王在这里,说多少都是错,索性不再说了,但心里已经打定了主意,他定不会让莫燃契约的!

    莫燃划破了自己的中指,沾着鲜血点在还在挣扎的地缚魔的额头上,口中轻轻的念着契约诀,那契约之力源源不断的涌进了地缚魔的脑海,而地缚魔也在拼尽全力抵抗着!

    契约这么一个强大的妖兽确实辛苦,可莫燃怎么会把这点辛苦放在眼里?莫燃对待自己的契约兽向来好的很,可唯独在契约地缚魔的时候,用的是极为霸道的主仆契约,一旦契约建立,地缚魔就是有丁点反抗的情绪都会被莫燃所知,面对这样一个强大的妖兽,契约他比杀了他更有意义!

    一人一兽在神识中展开较量,谁都不肯退让!众人都在观察着他们,一直到那金色的契约纹路在两人脚下出现的时候,众人不约而同都笑了。

    莫燃退后几步,忽然间坐在了地上,脸色煞白,她双手掐诀,快速调整自己的气息,还有契约之力反馈给她的灵力,许久之后才重新睁开眼睛。

    不远处地缚魔也坐在地上,一脸的颓废,好像天塌下来一样,鬼王对他的束缚已经解除了,可地缚魔仍然一脸生无可恋的样子。

    “还是我赢了。”莫燃淡淡的说道,像是宣布结果一样,可地缚魔却只看着地面,没有看莫燃。

    莫燃也不再理他,终于解决了地缚魔,她急于去查看张恪几人的伤势,刚一抬头,却见鬼王就站在白孔雀旁边!一黑一白对比格外鲜明!

    眼看着鬼王把手伸向了白孔雀,莫燃不知道为何冲口喊道:“你要干什么!”

    鬼王的手一顿,回眸去看莫燃,背着光,莫燃那看不清他的神色,却听他问:“我亲爱的主人,这只孔雀,是你的谁?”

    莫燃不顾自己身上的伤痛快步跑了过去,不知为何,就在刚刚,她竟然有一种鬼王会去杀张恪的感觉!直到跑到近前,莫燃站在白孔雀和鬼王之间,这才安心。

    “他是我的朋友。”莫燃回道。

    鬼王看着莫燃,那张天神一般的脸上始终都是那么闲散的表情,好像什么都无法引起他的情绪,很自然的收回手,也不解释他刚才是要干什么,只道:“那么,他也会是我的……朋友,我能对朋友做什么?”

    莫燃将信将疑的看了他一眼,刚才那种心悸的感觉太过突兀,她一时半会忽略不了,但也只点了点头。

    莫燃回身,将刚才跟鬼医要来的丹药喂给白孔雀,而白孔雀只半睁着眼眸,看了看鬼王便移开了视线,它吃了丹药,径自闭目养神,莫燃又给柳洋、秦歌、苏文哲三人喂了丹药,转过身时却看向鬼王,道:“他们都是我朋友,你不要动他们。”

    顿了顿,莫燃又道:“如果你是担心今天的事情泄露出去的话,你大可放心,他们不会说什么。”

    鬼王仍然漫不经心的说道:“好。”

    莫燃放下心来,可也就在她转身的瞬间,鬼王的眼睛微微眯了眯,扫过张恪几人时,眼中似乎划过杀意!

    一直等到张恪几人恢复了一些灵力,张恪重新封印了血脉,变回了人形,此时已经是中午时分,经过一场大战,周围早已一片狼藉,九眼村更是毫无生气了,莫燃走到地缚魔身边,问道:“你既然是躲在九眼阵下,那你出来之后岂不是牵连了九眼阵?”

    地缚魔似乎还没有从被莫燃契约的阴影中回过神来,呆愣的坐在地上,莫燃又重复了一遍,末了还加了一句“回答我的问题”,那地缚魔才猛的一个激灵,好像被什么刺激了一样,蔫蔫的回道:“九眼阵是华夏分割凡人与修者的结界,九眼阵顾名思义,有九个阵眼,我破坏的只是其中一个。”

    莫燃皱眉,“也就是说,现在已经有结界失去作用了?”

    地缚魔点了点头,闯了这么大祸,他倒好,好跟他没关系似的!

    那现在华夏还不知道乱成了什么样子!莫燃沉声道:“你现在马上去找!找到被破坏的结界,别的不需要你做,只要控制所有的妖兽,不能有任何一起伤人事件!地缚魔,我命令你马上去!”

    地缚魔不由自主的弹了起来,道了一声“是”之后就一溜烟消失了,眨眼就到了几百米开外,可脑子好像才跟上来,气愤的一拍脑门,“本尊堂堂地缚魔……”

    竟然落到这种地步!他是要征服世界的!现在却要保护那些低贱的人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