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04 忘了
    “你们……”莫燃看向张恪,正在斟酌怎么说的时候,张恪却接着她的话道:“我们先回老宅,这里的事情得先跟家族说一声。”

    莫燃点了点头,知道此事紧急,来不及商量,便道:“随时联系吧。”

    送走了张恪四人,也就只剩下莫燃、鬼王,还有鬼域四使了,她走到鬼母面前,“我答应你的事情,已经做到了。”

    鬼母看了看鬼王,点头。

    莫燃又走到鬼医面前,把那个挂有黑色翅膀的项链递给他,鬼医垂眸看了一眼,却道:“这不是我的。”

    鬼医没有接,但莫燃硬是把那项链塞进他的手里了,“但这是我从你这里拿的,那两个铠甲我就暂时不还给你了,等你什么时候跟我要,我再给你。”

    那两个铠甲护卫好用的很,她还真不想这么快还回去,而且,那铠甲护卫是鬼医的东西,她和鬼医也算是朋友一场了吧,借两个铠甲护卫来保命应该是没问题的吧?

    果然,鬼医几不可查的点了点头,算是同意了。

    然后,莫燃才伸手把阴童抱进怀里,摸了摸他的肚子,衣服上面有一个很小的洞,“怎么破了?”

    阴童立刻委屈的说道:“不知道怎么抓破了,童童没看到!”

    见阴童委屈的样子,那双黑葡萄一样的眼睛看起来都要哭了,莫燃却觉得好笑,“你有那么多衣服,随便拿一件来换不就行了?”

    “不行!童童就只喜欢这件!”阴童立刻说道,这件是莫燃给她的,而且,还是他从小黑手里抢来的,当然不一样!

    “好吧,等改天我去找找还有没有一样的,给你多买几件。”莫燃说道。

    “童童跟你一块去!”阴童两眼放光的说道,似乎很期待跟莫燃一起逛商场的感觉。

    “你现在可以到处乱跑了吗?”莫燃好笑道。

    阴童悄悄看了一眼鬼王的方向,压低声音在莫燃耳边道:“肯定可以了,有鬼王大人在,童童肯定不用继续待在鬼镇睡觉了。”

    他的声音很兴奋,看来能够自由活动对他来说真的很吸引人。

    莫燃点头,“好,等你想出来的玩的时候,就来找我。”

    阴童却是一脸疑问,“为什么我要去找大姐姐?大姐姐难道不跟我们回鬼镇吗?”

    在阴童这么问的时候,气氛有短暂的微妙,可阴童好像并没有察觉,莫燃摸了摸阴童的脸,“我不去鬼镇了,如果你想我的话就出来找我玩吧。”

    阴童还想说什么,莫燃却抱着他走到鬼王面前了,阴童顿时闭上了小嘴,不敢说了。

    别的事情都已经解决了,现在莫燃也不得不面对自己刚契约的这个了不起的‘霊’了,有些话她还得说清楚,否则这里的所有人可能都不会舒服。

    “亲爱的主人,别的没什么着急的,我们应该先回去,而你应该先养伤。”鬼王不急不慢的说道,这话,好像知道莫燃想说什么却在阻拦一般。

    莫燃看不出他是什么意思,但也不愿费心去猜,对于一个不了解的人,她怎么猜也猜不对,便直接道:“我的伤不碍事,我契约你是召唤成功的必要条件,但你既是鬼王,我又与鬼母约定在先,不会限制你任何自由,你大可不必担心。”

    几人对于莫燃这么说并没有感到惊讶,鬼王自己也没有,只眼看着莫燃说完,然后目送她离开了。

    直到莫燃都走了,鬼王才慢慢收回了视线,眼眸在鬼母身上微微停顿,鬼母莫名其妙的一寒!

    “鬼王大人……”阴童唤了一声,还有些搞不清楚莫燃怎么就走了,为什么不跟他们一起回鬼镇?

    鬼王却道:“走了。”

    随即漫不经心的走了几步,忽然间就消失了,鬼母看了看其他人,也跟在鬼王身后走了。

    九眼村一夜之间变的死气沉沉,又在莫燃他们离开的当天下午热闹起来,来了许多高阶修者,都是张、秦、柳、苏四家的长老和老祖。

    九眼阵被破坏了一个阵眼,导致华夏大乱,西南镇的一个城市凭空出现了大片的森林,现在整个华夏都沸腾了,这么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在这个以科技和无神论为主的华夏,诸多猜测已经让舆论发酵不止!

    这几天张恪他们几个都在疗伤,莫燃也闭门不出,但即便如此,也能想象到外面乱成了什么样子,不过,接下来的事情就都是华夏那些大家族的了。

    至于那个被破坏的阵眼,本来莫燃是可以让鬼医出手帮忙的,她记得鬼医是懂阵法的,但想了想还是算了,既然事情已经闹大了,交给华夏的家族去收拾反而更好,否则很多事情她这里就无法解释了。

    而鬼镇,莫燃当然是没有去了。

    此时的鬼镇已经“复活”了,他们苦等几万年的王终于归来,自然上上下下都兴奋不已。

    这天深夜,判官的酒楼内,众人三三两两的围坐在一起,鬼王回来也有些天了,可他们的兴奋劲儿怎么都停不下来。

    “终于可以回去了,这口气憋了几万年,真他妈要憋死了!”胡铁拳说道,端着一大碗酒,兴致勃勃的说着。

    “是啊,老虎不在家,猴子称大王,现在的鬼域也不知道是什么情况,真想回去收拾了那帮猴子,不,是那帮孙子!”另外一人也道。

    “可是……这几天王在干什么呢?怎么也没个声响?好歹让咱们有个盼头啊?”一个人疑惑的说道,鬼王回来之后也就那天跟他们见过一面,再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倒是鬼域四使经常出入鬼王的房间,可也没带给他们什么消息。

    贾秀才拍了拍说话那人,“你急着回去投胎呐!王回来不就是盼头吗?你还想盼什么?王要做什么还用你催吗?不想要你这条小命了?”

    那人摸了摸自己的脖子,“我当然不是这个意思,贾秀才你可别坑我啊!我这不是想快点回去吗……”

    “快什么快?这事儿能快的了吗?我们都在世俗界待了多久了,无间界现在是怎么个情况,鬼域先在又是怎么个样子,这都得摸清楚!你以为这是过家家呐?”贾秀才一边吃着花生米,一边说道。

    那人嘟囔了一句,“就你清楚,就你明白……”

    过了一会,胡铁拳喝酒的动作一停,忽然道:“莫燃呢?鬼母不是说让王回来少不得莫燃吗?怎么这么多天都没见到她人?”

    他这么一问,众人都哑了,因为他们也都不知道什么情况,只有贾秀才看了看在一边玩自己指甲的艳三娘,若有所思。

    他们是不知道莫燃到底是怎么帮忙的,但鬼王当初是被打进了霊界,这他们都是知道的,要从霊界出来能有什么办法?除了被人类召唤之外,还有别的吗?

    而此时,在鬼医的房间,却是另外一种气氛。

    “你已经在我房间待了两天。”这是鬼医的声音,他依旧坐在那个躺椅上闭目养神,旁边的桌子上倒了茶,正在微微冒着热气,他并不是在自言自语,他房间里真的有人,而这个人、是鬼王。

    鬼王正躺在房间里唯一的一张床上,手里翻着一堆资料,没几下就翻完了,随手一扔,“鬼母的办事效率越来越差了。”

    “你要是不走,那就我走。”鬼医又道,跟鬼王的思路完全不在一起。

    鬼王翻身坐起,又把那一堆资料拾了起来,放在了鬼医旁边的桌子上,“无涯,你也真能忍,你要是把她的事情告诉我,我也不必在这等着,本王纡尊降贵跟你要点消息,何时这么难了?”

    “你可不缺为你办事的人。”鬼医说道,相比起鬼母几人,在面对鬼王的时候,鬼医显然更自在,根本没有所谓的臣下之说。

    鬼王笑了笑,双腿交叠倚在床上,随便的一个动作却是说不出的慵懒和赏心悦目,“但我的那位主人,很不一样呢……这么无聊的东西,怎么可能是她?无涯,只有你知道她从哪来。”

    鬼医的眼神在那些资料上掠过,很厚的一沓,上面有很多照片,看那照片,却都是莫燃!而且是不同年龄段的,看样子,莫燃从小到大的所有事情估计都能在上面找到了,可鬼王就那么随便翻了翻,就断定这些都是假的了。

    倒也不能说是假的,只能说,此莫燃,非彼莫燃而已。

    过了一会,鬼医却只说了两个字:“忘了。”

    鬼王微微挑眉,竟也没有再问,他站起身来,慢条斯理的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眼眸掠过鬼医额头上那颗蓝色的帝陨,拍了拍鬼医的肩膀,“啧,无涯,你竟然有了自己的心事。”

    说着,鬼王慢慢走出门去,边走还边道:“也罢,本王自己的主人,还是自己去探索比较好……回来多久了?本王是不是也该去见见我家主人了……”

    直到鬼王走出去许久,鬼医才拿起桌子上那一堆资料,手中忽然窜起一阵青色的火焰,那厚厚的一沓纸瞬间烧的没了痕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