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07 神之囚牢?
    “你们怎么过来了?来的真是时候!我都快被闷出病了!”柳洋发了一通牢骚,带莫燃和张恪回了屋内。

    “你们……是被禁足了?”等柳洋说完了,莫燃这才问道。

    柳洋郁闷的叹了口气,“对啊,从九眼村回来之后,家里以养伤为名,限制了我们几个的行动,连老宅都出不去了。”

    莫燃疑惑的看了看二人,“为什么?”

    柳洋顿了顿:“不好说……别说是张恪家里,我感觉老宅的气氛到处都不太对……”

    莫燃看向张恪,忽然问道:“你们四个都有妖神族的血脉,你们跟家族提起过吗?”

    张恪却忽然抬头看了看门外,柳洋也顿时警觉了些,他起身走了出去,状似无意的踢上了门,又在房间内设下隔音结界,这才说道:“还没有。”

    莫燃微微诧异,“为什么?”

    柳洋道:“我并不怀疑我是不是有雷鹏血脉,毕竟我是亲眼见到张恪变身的……可是爷爷现在不在家族,我还不敢跟别人提起这件事情。”

    莫燃又问:“苏文哲和秦歌也是?”

    柳洋点了点头,“对,从驼峰岭之后,他们几个老爷子就消失了,我总感觉这事不能随便跟家里人说,我们四个都瞒下了,就连那天你在九眼村的事情我们也没说,反正……就这样了。”

    “到底怎么回事?”莫燃又问,她以为他们家族内应该是很齐心的,可看两人吞吞吐吐的样子,不只是张家,秦家、柳家、苏家也照样如是。

    这时张恪才道:“关于上古妖神族血脉的秘密,家族里几乎每一代只有一个人知道,张家就是这样的,我想,柳家也差不多。”

    柳洋接着道:“九眼村的事情闹的很大,是族里的老祖出面解决的,可真正需要交代的,我们都隐瞒了,家族也想调查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好像忽然间,家族里变的暗潮汹涌起来了,真他妈邪门……”

    说着,柳洋便有些暴躁,因为在他从小到大的意识里,家族都是无比骄傲的存在,这个月里,不但软禁了他,有些事情还避着他去做,这让他有些心寒,也第一次感觉到,大家族里当真是有乱流的。

    莫燃也隐隐皱了皱眉,“那总得有个原因吧?是什么刺激了四大家族?”

    家族里从来都是不太平的,所谓的太平只是控制在一定的范围内而已,而现在他们四个家族却像是已经超过了这个范围,张、秦、柳、苏四个家族向来是华夏的首屈一指的家族,有什么能刺激的他们失了常态?

    如果真的有,那就不简单了……

    张恪和柳洋相互望了一眼,两人眼中好像都有些忧虑,像是真有大事一般,半晌,张恪才道:“这一次,也许各大家族真的要有大动作了。”

    莫燃看着二人,等着他们释疑,却听张恪继续道:“几年前,我们几个刚刚筑基的时候,爷爷他们就曾很郑重的告诉过我们,四大家族的命运并非如此,不会再华夏这个地方永远待下去。

    我们的家族迟早会‘回归’,只是在等宿命中的人出现而已,而一旦这个人出现了,我们需要全力辅佐他。

    我们并不知道所谓的‘回归’是什么意思,更不知道那宿命中的人到底存不存在。”

    闻言,莫燃道:“如果你们都是妖神族的血脉,那么有朝一日解开封印,做回妖族,也许那就是回归了。”

    “如果只是如此,爷爷何必瞒我那么久……”张恪若有所思的说道,他看了看莫燃,虽然并不知道‘回归’意味着什么,但他越来越肯定,莫燃就是那个他们宿命中的人,可他还是不打算说,相信柳洋也不会,他们深知,莫燃并不愿意背负这些看似莫须有的宿命,而他们再也不想让她烦恼这些。

    “按理说,九眼阵被破坏,家族要追查的话,应该早就查到我这里的,这也是你们从中掩护了吗?”莫燃问道,其实她之前也是这么想的,所以才会放心的在家里养伤。

    “我们还没来得及做什么。”张恪的语气忽然微微沉了沉,接着才道,“不是我们掩护,也不是查不到你,而是根本就没查!家族忽然盯上了西南镇,苏文哲说,很有可能是因为九眼阵的变化,让神之囚牢的入口出现了。”

    “神之囚牢?”莫燃惊道,华夏五大禁地,地下城,浮空岛,神之囚牢,梦之荒原,魔之禁地!虽然众所周知神之囚牢就在西南镇,但是神之囚牢却是五大禁地之中唯一一个自上古以来就一直被封印的地方!是真正的禁地!上古之后,人类从来没有过踏足过!

    据说,神之囚牢真的封印着上古的神!如今,神之囚牢的入口出现了?!

    莫燃眼看着张恪点头,他的表情自是凝重,“苏文哲对华夏的一切修炼资源都很清楚,他这么说了,十有*是真的,而如果这个假设成立的话,九眼阵就根本吸引不了家族的注意了!因为,神之囚牢也许就有华夏各大家族的来历,或许妖神族封印的秘密、所谓‘回归’到底指的是什么,在神之囚牢当中都有答案!”

    莫燃愕然的望着二人,半晌才道:“你们……已经准备好怎么办了,是吗?”

    “对。”张恪的语气那般肯定,“我们必须弄清楚所有的事情,但我们现在又什么都做不了……所以,装作不知道才是我们应该做的,就算家族想去神之囚牢,也要好好筹备一番,等他们的注意力彻底离开我们,就是我们行动的时候。”

    “我还是不懂,为什么你们四个会被家族排除在外。”莫燃说道,他们四人一直以来都是家族里最优秀的人,被这样对对待,看上去真的很没道理。

    “呵,我们四个的确是家族的宠儿,但那都是在爷爷他们在的时候,从小到大,爷爷他们做的很多事情都是背着家族的,我们四个也不能在家族中露了口风。

    爷爷他们本就对家族有所保留,看来,家族对我们亦如是,而这一次……爷爷他们消失,看来并不是什么巧合,也许,不是他们不出现,而是他们没法出现……”

    张恪的声音越来越沉,到最后,那声音几乎含在了嘴里。

    莫燃也皱起了眉头,“你们是说,三爷爷他们出事了?”

    柳洋道:“出事可能算不上,凭爷爷他们的本事,华夏还多少人能把他们怎么着,可绊住他们的脚步,也不是做不到……”

    莫燃沉默了,她在想张恪四人现在的处境,本以为回到他们家族之后,四人应该会很安全,可是现在看来,危险算不上,但煎熬却有。

    莫燃虽然也是出自大家族,但是莫家庄上下齐心,她是在无比自在的环境中长大的,可她见过江湖中家族内的争夺引起的腥风血雨,她断然不想张恪他们被困在这样的家族里。

    “那你们想离开吗?”过了一会,莫燃问道。

    许是觉得这班上的气氛太过低沉了,张恪慢慢笑了笑,“想,但现在就离开断然不行,起码要弄清楚到底怎么回事,起码要找到爷爷他们,还有……有些人,也必须安顿好。”

    “是啊,现在走算怎么回事,我还有很多事情不明白,家族不就是想让我安分点吗,我憋在老宅里一个月没出去,不照样忍住了吗,有什么大不了的……”张恪也道,嘴上说着没什么大不了,可脸上却一脸郁闷。

    “张恪,那你闭关、有把握吗?”莫燃又问。

    张恪点了点头,“我本来就是妖兽血脉,晋级并没有什么危险,更何况,家族照样会派人给我护法。”

    莫燃也笑了,“好,你们如此打算也好,既然你们行动不便,有什么事情尽管通知我就好。”

    莫燃知道,她应该相信张恪他们的能力。

    三人又闲聊许久,在莫燃快走的时候,张恪才忽然问道:“鬼王……可有为难你?”

    柳洋也同时盯着莫燃,等着她的回答,也许,他们早就想问了,只是清楚这其中的厉害,而在犹豫是不是该向莫燃提起。

    莫燃倒没有张恪和柳洋那般紧张,只笑了笑,说道:“没有,鬼王的事情有点复杂,但总的来说我,他跟我并不是一路,没什么好为难我的,日后……再慢慢跟你们解释吧,最近你们还是多关心自己吧。”

    张恪和柳洋相视一眼,都有些诧异,他们很清楚的感受到,莫燃对他们的防备……几乎没有了!话语之中也不经意带着关切,简直让他们有点受宠若惊了!

    “那好,没什么事情你也不要专门来老宅了,我们用传讯符联系。”张恪道。

    莫燃点了点头,快到中午的时候才离开老宅。

    一路上莫燃都在想着张恪四人的事情,想着西南镇,想着神之囚牢,莫家也是上古的神族,那神之囚牢、会不会也跟莫家有关?

    一路开车回到公寓,莫燃一进门便看到正在看电视的鬼王,一双大长腿自在的交叠着,手垫在脑后,靠在沙发上,看起来别提多舒适了,小黑还坐在原来的位置,一动没动,他也盯着电视里不断闪过的画面,也不知道能不能看懂。

    “亲爱的主人,你回来了!”

    莫燃淡定的换了鞋进来,在进门的时候她就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了,果不其然,迎接她的真是这句话。

    “你没出去吗?”莫燃随口问道。

    “我既说了要等你回来,在这之前,怎么会踏出家门一步呢?”鬼王笑道。

    他是没踏出‘家门’一步,就算短短一个上午他把西南镇转了一遍,那也是踏破了虚空去了,根本没走门……

    莫燃没怎么在意鬼王的话,她放下东西后径自去了书房,在神识中召唤地缚魔回来,不一会,地缚魔幻化的人形便忽然出现在书房之内。

    瘦高个子,那微微凸起的眼睛里是与生俱来的凶恶,被蓬乱的头发遮盖住了,地缚魔一身麻衣,不情不愿的向莫燃拱了拱手,“主人……有何吩咐?”

    莫燃坐在椅子上,神色淡淡,“你看起来很不服气的样子。”

    “不敢。”地缚魔顿时说道。

    莫燃却冷笑一声,“地缚魔,愿赌服输,现在你的命就在我手里,我知道你视人命为草芥,但打从今日起,你若再滥杀无辜,我会让你尝到真正的失去自由的味道,永远不见天日!”

    地缚魔猛的一惊!顿时弯腰说道:“主人,这一个月我一直在西南镇奔走,并没有滥杀无辜!只、只杀了两个盗贼,他们也是该死……”

    “地缚魔,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你以为凭你的能力能挣脱我的契约吗?如果不服,你大可以来试,可既然敢试,每一次都应该付出代价!我不管你以前怎么修炼,杀人害命这种不入流的方法,别再让我看到第二次!”

    地缚魔更加惊疑不定,听她的语气如此笃定,西南镇距此几千公里之遥,她是怎么知道他杀了人的!

    “我只派你去阻止灵兽不要伤人,没叫你杀人!”莫燃忽然说道,猛然站了起来!

    而那地缚魔却不知道怎地猛地跌坐在了地上,身形变的虚幻,在人性和本体之间来回变化许久,灵魂在一瞬间受到的煎熬令他痛不欲生!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那疼痛才陡然消失,而地缚魔仍然坐在地上大喘着气!

    “现在相信我的话了吗?”莫燃忽然开口。

    地缚魔抬头望向莫燃,那双本是凶恶的眼睛里此时满是震惊,“你知道我的想法!”

    “我并不屑于知道你的想法,但也更不会养一个杀人机器。”莫燃冷漠的说道。

    地缚魔这才缓缓低下了头,神色变化莫测。

    “呵呵……”忽然传来一人低沉的笑声,莫燃回身一看,却见鬼王抱着双臂倚在门口,一脸兴味的看着她,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来的。

    “亲爱的主人,你刚才好威风。”鬼王笑着说,信步走了进来,“我只是想来问问你,要不要吃点什么?可不是来看热闹的,不过……主人的性子还是太随和了,如果换做是我,能杀则杀,不能杀,就取了他的妖丹,小惩大诫……对这种妖物,可没用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