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08 冷羽
    闻言,那地缚魔猛地抬头看向鬼王,没有什么比拿掉一个妖兽的妖丹更狠的了!他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才会遇到这样的主人,才会遇到这样的鬼王!

    莫燃看了看鬼王,他仍然笑着,可那语气却绝对不是开玩笑的语气!

    “鬼、鬼王……您是、是在跟我开、开玩笑吧……”地缚魔结结巴巴的说道,眼神在莫燃和鬼王之间不断来回,紧张的很,好像在害怕莫燃真的听了鬼王的话。

    “地缚魔,本王的样子看起来像是在开玩笑吗?”鬼王瞥了一眼地缚魔,那一眼虽平淡,可直让地缚魔狠狠抖了抖,他看向还没说话的莫燃,猛的就磕下头去。

    “主人我知道错了!从今往后我一定会死心塌地的做您的契约兽,万死不辞!我发誓,从今天开始,再不滥杀无辜,若有违背,定遭天打五雷轰,不得好死!还请您手下留情啊!”

    地缚魔是真的害怕了,如果只是契约,最多受一些煎熬而已,可若是妖丹被人拿在手中,那就是任人搓圆捏扁了!

    鬼王垂眸去看莫燃,却见那一双狭长的眼眸深深的望着他,也不知道在想什么,鬼王并未在意,视线转移到莫燃的手上,直接伸手拉住了莫燃,将她从座位慢慢引了出来,在地缚魔身前站定。

    地缚魔吓的直往后退,“鬼王,鬼王!我可从来没有冒犯过您,更从来没有在鬼域的地盘上做过恶事,我既已发了誓,您也可以放心了吧!”

    见莫燃不说话,地缚魔急急的劝鬼王改变主意,可鬼王根本没理他。

    地缚魔一咬牙,身形一闪便消失了!

    鬼王和莫燃都没动,并没有去管跑掉的地缚魔,鬼王只看向莫燃,嘴角轻轻掀起,笑了,“亲爱的主人,你若想看我,什么时候都行,但是现在,你还是应该先办正事呢……”

    说着,语气一转,“既然要出手,就要必杀,不给它希望,不给它反击的机会。”

    莫燃眼神微微一凛,她不是发愣,更不是犯傻,她只是发现,鬼王果然是鬼王,他表现的再云淡风轻,再妖孽不羁,骨子里都是令人战栗的狠意!

    而这种狠,完全不露痕迹,被完美的隐藏在这副更加完美的皮囊之下,他强的不只是力量,更是城府!也许,你什么时候被他悄悄的扼住了命脉都不得而知,这才是他可怕的地方!

    莫燃转开了视线,心中起伏不定,却是在瞬间,召回了地缚魔。

    地缚魔重新出现在书房之内,再面对莫燃和鬼王时,那双凶狠的眼睛里出现了不顾一切的疯狂!他大吼一声,就要化出本体!

    这是在京城之内,他的本体一出现,这栋公寓还不得顷刻间夷为平地!莫燃及时抑制住了他的变化,可是神识中还是传来激烈的反抗!是地缚魔试图挣脱莫燃的控制!即便他也会因此受到巨大的折磨!

    无法幻化本体,地缚魔的手掌却是猛然兽化!遍布坚实的麟甲和锋利的指甲!挥掌便向莫燃攻来!

    这么近的距离地缚魔突然发难,如果单纯是从实力悬殊的角度来看,莫燃可能无论如何都挡不住这一击,可别忘了,地缚魔现在是莫燃的契约兽!就算莫燃的动作反应不及,心念一动,地缚魔也再难向前一步!

    却见地缚魔的兽掌停在了莫燃头顶,任凭他使劲浑身的力气,却怎么都拍不下来!狰狞着一张脸,浑身的杀气让书房内的许多东西都变了形!

    半晌,只听“砰”的一声!地缚魔猛的跪在了地上,汗如雨下!地板都裂开了长长的裂纹!

    鬼王慢慢的牵起唇角,他看向莫燃,好像一点都不意外这忽然发生的事情,“我的主人这么聪明,定不会做那个试图饲养毒蛇的农夫吧?”

    说着,鬼王牵着莫燃的手放在了地缚魔的头顶,前后也不过几秒钟而已,在那地缚魔猛然一声大叫之后,一颗漆黑的妖丹从他眉心射了出来,缓缓漂浮在了莫燃的掌心之上,至此,鬼王才若无其事的收回手。

    莫燃盯着那颗妖丹,漆黑的眼眸中流转着妖丹幽幽的光华,此刻,也不知道她在想什么,可下一瞬,她的手掌便猛的合上,将她妖丹攥在手中,漆黑的光华从她指缝中微微泻出。

    而地缚魔猛的跌坐在地上,脸色煞白,刚才的凶狠也在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仿佛接受不了妖丹离体的打击。

    在他这个修为,妖丹离开体内虽然不会致命,只会稍稍影响修为,但真正让他绝望的是,就像那颗被攥在莫燃手中的妖丹一样,他地缚魔也翻不出莫燃的掌心了。

    半晌,地缚魔才垂头丧气的磕头,“主人……”

    除了一声彻底服从的主人,再说别的已是毫无用处。

    莫燃将地缚魔召唤回了契约空间,转身看向鬼王,却见鬼王一笑,指了指书房里毁坏了不少的东西,“得找人来修啊,我这就去……”

    转身走了几步,却又回过头来,那侧脸带笑,同样的惊艳,“对了,刚才就是要问你,要不要吃点东西?好像是午饭的时间了呢。”

    “吃。”莫燃道,说了这半晌以来的唯一一个字。

    “好,那我就去点菜了,反正亲爱的主人不挑食。”鬼王说着,便漫步走出去了。

    莫燃站在原地,看着门口半天,视线才又回到自己手中,看向那颗蕴藏着极大力量的地缚魔妖丹,她从来不觉得自己是一个优柔寡断的人,但就在此刻她才明白,这与狠无关。

    论起狠,她跟鬼王差了十万八千里!鬼王是在教她,什么叫做诛心!

    ……

    自取了地缚魔的妖丹之后,地缚魔‘乖’了很多,再也没有向莫燃释放出一丝敌意,莫燃暂时没有用他,直到收到柳洋的消息,说是张恪已经闭关,而四大家族已经派了少许人以处理九眼阵后续为由,去了西南镇。

    莫燃这才派地缚魔出马,让他在西南镇盯着,有任何异常都一并汇报给她,而地缚魔像个忠仆一般,立刻去了。

    莫燃也专注在修炼当中,她本想再找一个修炼的地方,上次就是因为找地方而找到了九眼村,结果这么小的一件事情牵扯出现在这么大的一摊乱子,莫燃正在查地图的时候,鬼王慢悠悠的,状似随意的问她在琢磨什么。

    也不是什么大事,莫燃就说了,可鬼王竟噗哧一声笑了。

    “你又笑什么?除了整日偷笑,你还会干什么?”莫燃埋头在地图上,跟鬼王在一个公寓里朝夕相处已经有四五十天,鬼王虽然高深莫测,可莫燃却没什么理由怕他。

    只要不提鬼域的事情,他们之间的相处就毫无障碍,从这一点上来看,鬼王有那一副妖孽的伪装也是相当好的,起码不会让莫燃的生活里充满尴尬。

    而莫燃这个人,又是很会拿捏尺度的人,你若不想在她面前显山露水,她也绝对不会刨根问底,说到底,就是聪明。

    “呵呵……”鬼王的笑容更大,“有趣才笑,这也是情趣,怎么到你这里,便成了偷笑?”

    莫燃没有抬头,“只有你觉得有趣,在我眼里你就是在偷笑,除非你说出个所以然来。”

    鬼王这才从沙发上晃悠起来,成天看看书,遛遛狗,偶尔也会溜溜小黑,再照顾着莫燃的一日三餐,不知道什么时候,这就是鬼王的日常了,将军、小黑、莫燃也都无比自然的接受了这样的模式。

    就连物业偶尔有什么事情,上来也会直接找莫先生,这位莫先生可不是他们搞错了莫燃的性别,而是因为,鬼王就是那么告诉他们的,他也姓莫,只是名字不详而已。

    鬼王便这样一边养尊处优,一边养莫燃一家子的人,毫无违和感,看上去也快活的很,不过,他倒是没有追究,当初找上门来是让莫燃养的,现在却反了过来这件事。

    眼下,鬼王走过去,直接扯走了莫燃桌子上摆着的地图,莫燃还想来拿,问他这又是在干什么,可鬼王直接将那地图团成一团仍在垃圾桶里了。

    莫燃皱眉,正待要问,鬼王却道:“我笑亲爱的主人何须舍近求远?”

    “舍近求远?”莫燃问他,睁着眼睛满脸疑惑,在她周围会有合适的地方吗?她已经想了好几天都没有想出来。

    “是啊,舍近求远。”鬼王肯定一般点了点头,看着莫燃,她银色的长发在脑后松散的扎着,不少银发掉下来,似有若无的徘徊在她的耳后、颈侧,鬼王的眼神不着痕迹的划过,语气不变的接着道:

    “我能制造一个鬼镇,连一个区区修炼的地方都弄不好吗?亲爱的主人,我之于你还不够近吗?你说,你怎么就想不起我?嗯?”

    莫燃微微挑眉,顿时明白了,鬼镇那么厉害的结界都是出自鬼王之手,更别说那个重力空间了,也许鬼王真的信手拈来!

    不过,对于鬼王的问题……她不是想不起来,而是根本就没有想,可她也不会照实说。

    现在鬼王主动提起,那就另当别论了。

    “也对,穷酸的日子过习惯了,倒是忘了我身边还有一个了不起的鬼王呢。”莫燃玩笑道,耸了耸肩,四下看了看,直接便道,“那鬼王大人,您看看,该从哪里着手呢?”

    鬼王回答的也快,“当然不能这间公寓,我们还要在这里住不是?”说着,鬼王微微一顿,嘴角的笑意也似乎有瞬间的凝滞,快的让人无法察觉。

    他转过身径自出门,莫燃怀着一丝好奇跟了上去,却见鬼王出门之后径自走到了2202,莫燃的房间是2201,二十二层也就两个公寓而已。

    却见鬼王拿出一把钥匙,开门走进了2202,莫燃紧走了几步进去,却见里面空荡荡的,偌大的公寓什么都没有,莫燃奇怪道:“你怎么会有这间公寓的钥匙?”

    虽然没怎么留意,但她也记得,她是有邻居的,也就是说,这个公寓本来是住着人的啊,怎么忽然就空了?

    鬼王随意道:“前段时间这个公寓的主人转让房子,我就买下了。”

    “你去抢银行了吗?”莫燃随口问道,纯粹是开玩笑的。

    “我要弄些钱花办法有的是,还需要抢什么银行?”

    闻言,莫燃也没有追问,她自然知道,鬼王想要在世俗界里过的自在,那简直太容易了。

    鬼王走到一面墙跟前,伸手笔画了一下,“这堵墙对面就是你的书房。”

    说罢,鬼王便隔空在化出了一个两米高,一米宽的方框,轻轻一挥,那能量方框便猛然嵌入了墙面之内!而那墙面顿时出现一个整齐的长方形切面,鬼王用掌力一吸,与那切面等长等宽的厚实墙体便被移了出来,他这是打通了这个公寓和她的书房!

    “这里可好?”鬼王转头问莫燃。

    莫燃顿时明白了,“再好不过!”

    “那真是太好了,亲爱的主人,你可以先回去等等了,我弄好了你再过来参观。”鬼王也道,不过,他倒是并没有什么惊喜或者意外的神色,好像这样的结果多么顺其自然似的。

    “那可就要辛苦鬼王大人了。”莫燃说了一句,正打算通过那道新开辟的门回自己的公寓时,鬼王却叫住了她,莫燃疑惑回头,问道:“有别的事吗?”

    鬼王道:“有,是件小事,但不纠正的话似乎也不太好。”

    “你说。”莫燃等着他继续说,其实心里有点诧异,能有什么事情是能让鬼王欲言又止的?

    “你可是我的主人,‘大人’二字,可不该从你口中听到。”鬼王说道,让莫燃顿时噗哧一声笑了出来,她笑的不是别的,而是鬼王明明这么一个城府和手腕兼具的人,却来一板一眼的纠正她跟他之间的称呼。

    就算鬼王觉得新鲜,一口一个主人叫习惯了,莫燃也绝对不相信,堂堂鬼王会真心向谁俯首,鬼王叫莫燃一声主人,她一直当做一个开了很久的玩笑而已。

    莫燃不怎么在意的玩笑道:“那该怎么叫?叫你莫先生吗?”

    鬼王摇了摇头,慢慢笑了,半垂的眼眸仍旧慵懒,那眼角的泪痣仍旧魅惑,“那不是,凡人在世,总有个代号才是,我也有,虽然很久不用,但确实有那么一个,主人可以叫我冷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