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09 器灵?
    只用了两三天的时间,莫燃新的训练室便横空出世了,用鬼王的话说,既然是专门给莫燃做的,那针对性当然要更强,全部都是针对莫燃要训练的项目重新设计的,而且随着莫燃实力的提升,训练室升级的空间也无限加大了。

    而对于这个新的训练室,莫燃当然相当满意,将军也终于不用整日无所事事了,它很喜欢跟着莫燃训练,不像小黑和风狸,训练的时候直接就睡觉了。

    这天,莫燃拖着疲惫的身体从训练室出来,刚刚走出书房,便隐约听到客厅有人在说话,起初莫燃并没有在意,只是那说话声音却似乎因为她开门的动作而停了。

    莫燃这才探身向客厅望了一眼,这一看却是惊讶了,那个坐在沙发上的人怎么会是鬼医?

    看来刚才是鬼王和鬼王两人在说话,二人此刻都看到了她,趁她愣神的时候,鬼王说道,“主人,你有客人了。”

    鬼医淡淡的看了鬼王一眼,那一贯淡漠的眼神里好像什么都没有,只是,鬼王却微微挑了挑眉,那颗褐色的泪痣也仿佛跳跃了一下。

    鬼王这话说的有讲究,看似那么自然的的说鬼医是客人,可无形中便把自己划拉到主人那一边了。

    莫燃走出几步,但只靠在墙上,并没有过来,她刚刚从训练室出来,出了好几身的汗,现在也累的很,并不打算就这样过去,便远远道:“真的是我的客人?”

    别说鬼医根本没有来过她的公寓做客,就是鬼医从解开封印开始,除了上次去九眼村迎接鬼王,再没有离开过鬼镇,莫燃会有那么大的引力把鬼医引过来?

    莫燃不信,她很定,鬼医是来找鬼王的。

    “当然是真的,你若不信,可叫无涯说说,他来找谁?”鬼王双腿交叠着,慵懒的靠在那里,此时他意味深长的一笑,看上去当真妖孽非常,莫燃嘴角抽了抽,移开了视线,这只妖孽也太惑人了一些。

    “你不去沐浴吗?”鬼医却是说道,抬眸看了看莫燃,很是自然的忽略了鬼王刚才的话。

    本来就是因为鬼医的到来,莫燃才站在那里那么久,其实现在累的很,当下便道,“好,你们有事慢慢说。”

    莫燃并没有把鬼医来找谁这件事情放在心上,倒是因为后知后觉的想起刚才鬼王好像说了什么……忽然回头看向鬼医,“你也有名字?你叫……无涯?”

    在莫燃的视线下,鬼医点了点头承认了,莫燃顿时笑了,“真是个好名字,真适合你……既然你都来了,就别急着走了,我还有点事情想问你。”

    莫燃看着鬼医,好像在等他回应一般,直到鬼医点头,她才转身离去。

    “啧啧……”鬼王轻轻拄着头,意味不明的看着鬼医,“让我猜猜她找你能有什么事情?总不至于是男女之间的私话吧?就算我那亲爱的主人有这样的情趣,无涯你也不见得配合……

    要是别的事情,有什么是你能解决的了而我办不到的?真是好奇,无涯,你说说为什么?难道这也是女人的心思?她就喜欢拒人于千里的那一款?”

    鬼王的话却并没有引起鬼医明显的情绪变化,他只是淡淡的说道:“你不用试图用这种办法动摇她。”

    “动摇谁?莫燃吗?”鬼王的语气微微上扬,好似没明白一般,“无涯何出此言?我为什么要动摇她?又用了什么办法?”

    鬼医终于迎上了鬼王的视线,鬼医眼中是茫茫的荒芜,仿佛天地都无一物,鬼王眼中却是深深的漩涡,只有浅浅的妖异浮于表面,长长的睫毛就像一层朦胧的纱,将那双眸子遮掩,那慵懒的眼眸,好像从来没有掀开过。

    鬼医缓缓的、一字一句清晰的说道:“别想控制她,你会后悔的。”

    鬼王半垂着眼眸,好保持着方才那戏谑的笑,只是,那白皙的指缝中却是轻轻飘出一丝粉末,那好像是他刚才端着的陶瓷茶杯!

    “无涯,该怎么做,还需要你来教本王吗?”霎时间,那人嘴角眉梢都好像透露着一种触不可及的森寒,鬼医下颚微微收紧,眉宇微动。

    可也就是一句话的功夫,快的让人察觉不到,鬼王取出一张手帕若无其事的擦了擦手,笑道:“无涯你多虑了,我只是多关心一下我的主人而已,有什么可后悔的?”

    鬼医没有继续执着于这个话题,因为鬼王的态度他已经明确了,他只是道:“我知道了。”

    说着,鬼医站起身来,看样子是结束了跟鬼王之间的对话,鬼王却道:“我的主人可是在沐浴。”

    鬼医的脚步不停,可并不是去卧室的方向,而是中途拐进了书房,推开门进去,他把桌子上摆着的书都看了一遍,又全部放回了原位,这应该是莫燃最近经常翻动的。

    都是很少见的古籍,莫燃自己是没有这些的,想必都是那几个家族的男子帮她收集来的,那几个家族树大根深,保存着这些年代久远的东西也并不意外。

    鬼医慢慢的看完了莫燃做了标记的地方,她果然在研究西南镇了……

    过了许久,大概有两个小时的样子,莫燃才出现,站在书房门口的莫燃已然换了一套家居服,背心和长裤。

    虽然莫燃很认可这个世界的短裤,方便又舒服,关键也并没有伤风败俗的说法,莫燃很喜欢那么搭配,可是自从鬼王总是盯着她的腿啧啧直叹,偶尔还会说什么她穿那么少真的很考验人之后,莫燃就不再穿短裤了。

    她的头发已经干了,长长的银发柔顺的披着,这身打扮让莫燃整个人都看起来恬静了许多,她似乎有点高兴的说:“你还真没走啊。”

    鬼医放下书看向莫燃,“难道不是你让我等?”

    虽是问句,可那语气却是平淡,莫燃笑道:“是,是我让你等的,你不出来坐吗?”

    鬼医盯着莫燃看了两秒,似乎明白了莫燃的意思,却若无其事的走出去了。

    莫燃耸了耸肩,她可是把鬼医当朋友的,可鬼医所有的心事都不会说出口,就连鬼医的行事风格莫燃都摸不准,可她现在似乎可以确定一点了,起码鬼医不会无视的她的话了。

    鬼医刚坐下便看着莫燃,那眼神似乎就在说,你要说的事情是什么一般。

    莫燃还真有事情要问鬼医,她道:“灭神弓……难道不只是一把弓吗?”她已经疑惑很久了,之前跟地缚魔打的时候,曾经连射两次灭神箭,虽然灭神弓的威力非常,可以她现在的本事,并不能在任何情况下都能灵活运用,一旦近战,便没了作用。

    可那日也不知道是为什么,情急之下,那灭神弓却是变成了一把剑!让她得以施展出了破空斩!回想起当时的威力,她自己都不太相信,好像做梦一般。

    可她只记得当时的情况危急,并不记得灭神弓是怎么变成剑的,这简直匪夷所思!而且,她这几天在训练室也尝试过几百次,无论她如何用,灭神弓都是弓!

    闻言,鬼医道:“何出此言?”

    他们两人就在客厅的飘窗上站着,并没有避着鬼王,鬼王自然也听到了,微微挑了挑眉,却没说话。

    莫燃这才道:“我记得,那天灭神弓变成了一把剑,可后来我又试了很多次,灭神弓终究是弓,所以奇怪。”

    “剑吗?”鬼医重复道,像是呢喃,那略带冷意的眉心竟然微微皱了起来,“你确定吗?”

    “我确定。”她当然确定,这个问题她自己也思考过很多次了,绝对不是她的错觉!现在她比较好奇的是,为什么鬼医的表情会是这样?好像带着一股她所不知道的凝重,莫燃不由的问道:“怎么了?”

    鬼医不知为何看了鬼王一眼,莫燃的眼神在两人之间稍稍来回,笑了笑说道:“你们两个不要总是眉来眼去的好吗,现在不明白的人是我。”

    鬼王顿时看向莫燃,“呵呵……亲爱的主人,此言差矣,无涯在想什么,我也不知道。”

    “灭神弓就只是弓,这世上有化形法器,可灭神弓不是,这一点你不用怀疑。”却听鬼医说道,他的声音低沉好听,带着笃定,不等莫燃发问,他自己便道:“之所以变成剑,可能是它在帮你。”

    莫燃顿了顿,“鬼……无涯,你把我说糊涂了,你既说了灭神弓只能是弓,又为何也信它能变成剑?又说什么它在帮我?是灭神弓在帮我?这算什么……”

    “灭神弓如果变成剑,只可能是幻化的,你应该知道,有器灵的法器,器灵是能让法器幻化的。”鬼医却不急不缓的解释了,可不说还好,这一说,却是丢给莫燃一个重磅炸弹!

    “器灵?!这、这不可能!我契约灭神弓的时候并没有感觉到灭神弓中有器灵!到现在也没有这种感觉!”莫燃惊讶的说道。

    “灭神弓被打下层层封印,如果有器灵,你也无法感知到。”鬼医又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