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12 跋扈唐甜
    赵菁也在第一时间发现了莫燃,那本来还矜贵的笑容立马一滞!瞳孔一缩,她的反应似乎要比莫燃大的多!

    紧接着,赵菁很快看到了张恪几人,微微垂了垂眸,那一瞬间也不知道想了什么,但是却没有在第一时间跟他们打招呼。

    这不像是赵菁的风格,依赵菁的性格,就算跟人结仇,也不可能表露的这么明显,表面功夫还是会做的,现在这一言不发的样子倒不像她了。

    “还不快给本小姐滚回来!傻站在那里干什么?还嫌不够丢人吗?”先前那执鞭的女子又道,怒气冲冲,似乎是因为那被打的男子连续被抽了好几次都没反应,她有些恼羞成怒了。

    那男子倒是听话了,他只沉默的往前走了走,但也只站在那女子三步外的距离,见他就那么停住了,那女子一咬牙,蛇皮鞭上散发出一阵绿光!再次扬起,狠狠的甩了下来!

    莫燃本是要走过去的,那女子看上去就是个跋扈的小姐,这种欺负人的戏码在哪里都有,跟赵菁在这相遇,本就是冤家路窄,既然赵菁装作不认识,莫燃也不想在这种场合停留。

    可偏偏,那跋扈的小姐这一次是在那蛇皮鞭里灌足了灵力!那蛇皮鞭裹挟着一股劲风,撕扯着空气便下来了,而且,那小姐看似瘦小,实力竟然不弱!这一鞭子,不打的人半死才怪!

    最重要的是,这窄窄的过道之内,她的鞭子根本没有避人,或许她根本就就不在意,那鞭尾直直的扫向莫燃的脸!

    莫燃眉心一皱,那鞭子已到近前,只得出手去挡,灵力集中在手上,稳稳的接住了那来势汹汹的鞭子!

    这一鞭子没有落下,那跋扈的女子抽了抽,竟然没有动弹!脸色顿时更差!冲着那男子便喊道:“狗东西!你做了什么?!”

    原是那男子挡住了莫燃的身形,而那跋扈的女子从始至终都是怒气冲冲,根本没有注意到旁人,更没看到就站在那男子身后的莫燃,还以为是那男子在反抗。

    闻言,那男子只是让到了旁边,而抓着鞭子的莫燃也自然暴露在了那女子的视线中。

    “小姐,你教训自家人可以,但伤及无辜就不太好了吧。”莫燃淡淡的说道,随手松开了鞭子,任谁被平白无故的殃及都不可能无动于衷,这种人本就令人生厌,能绕开则矣,绕不开则着实令人讨厌,可莫燃不想生事,只是不冷不热的说道:“你继续,我只是借个道。”

    本来莫燃都这样说了,任何一个明白人都应该就此揭过了,能上这二十五层的人,谁不知道都是背景不凡的,一不小心就会招惹到什么了不起的人,日后再见面就尴尬了。

    可女子偏偏就不是那个明白的人!听到莫燃这么说,非但没有放莫燃走,反而紧接着又是一鞭!这一鞭子比刚才那一鞭子来势更猛!而且目标明确,就是冲着莫燃来的!

    那女子更是满口鄙夷的说道:“本小姐想打谁就打谁,轮得到你来说三道四吗?还有,那个狗东西只是本小姐养的一条狗,一条不听话的狗而已!一条狗也配做本小姐的自家人吗?”

    莫燃刚刚接下那一鞭子的时候就发现,那蛇皮鞭虽然看着普通,可材质绝非一般,方才接着就有些怪异的灼痛感,再加上,莫燃虽仔细观察过了,却没有看出这女子的修为,不禁确定,这女子的修为竟是比她高的!

    这一次莫燃没有贸然去接,只是在那鞭子落下的一刹那,莫燃一诡异的速度躲开了,可莫燃身后摆着的一个一人高的盆景却立刻遭殃了,登时被从中间劈开,沙土落了一地。

    这边的动静早已引的众人抬眼望来,见发生冲突的是几个女子,有些有心想来劝架的男子也不轻举妄动了,女人之间的冲突向来难以捉摸,说不准架劝不成,自己也不落好,只得做壁上观。

    “这位小姐,你一口一个狗东西,可据我所知,也只有疯狗才会见人就咬,这醉仙居竟然容得疯狗进来撒野,让这满座的客人脸往哪搁!”

    莫燃也有些被激怒了,无缘无故被一个疯子逮着咬,看那女子长得秀气,怎么性格如此讨厌!莫燃从不主动招惹什么人,但却不是什么人都能招惹她的!

    “你竟然敢说本小姐是疯狗!你算什么东西!”那女子顿时喊道。

    莫燃冷笑一声,“你还不算完全疯,竟然还知道我说的是谁。”

    莫燃和那跋扈的女子在这来回几句,可也不过眨眨眼的功夫,二十五层到处都是服务生,却没有人敢过来收场!

    而给莫燃他们带路的那个服务生,见此情况,早已吓的一脸煞白,他紧张的站在原地,不知道该如何交代。

    柳洋几人回头看到了这一幕,脸色都是一沉,尤其是柳洋,醉仙居是柳家的,在这个地方遇到这种人,柳洋自己都觉得脸上挂不住,更别说现在被欺负的人是莫燃!他都想杀人了!

    柳洋抬脚就揣在了那个挡在前面踟蹰不前的服务生身上,用的力气不小,那服务生高大的身体顿时趴在了地上。

    “醉仙居的掌柜的是谁,马上让他给我滚过来!”柳洋紧接着说了一句,从那服务生面前走过的时候,那气势吓的那个服务生一抖,还没反应过来自己怎么就被踹了。

    而另一边,莫燃的话音刚落,那跋扈的女子扬起鞭子便抽,连连十几次,打坏了许多盆景,还有一个陈列宝物的柜子,这一小片天地顿时变的狼藉不堪。

    莫燃灵活的躲过了那许多鞭子,正寻思着这女子欺人太甚,正待拔剑的时候,却见一道紫色的影子闪过,直直的迎上了那蛇皮鞭!

    却是柳洋的九节鞭!那紫色的鞭子缠绕着那蛇皮鞭,那女子乍一看到九节鞭眼神就有些变了,果然,下一刻她手中的鞭子便脱手飞出!

    柳洋动作迅速的收回鞭子,好些人都没看清楚他的九节鞭到底长什么样子。

    众人看着那蛇皮鞭,直见它从敞开的窗户里直接飞出去了,这会儿估计已经从二十五层落到底了,柳洋眼神不善的看了看那女子,“疯狗年年有,今年特别多,醉仙居以后必须在门口立个牌子,上面就写疯狗禁入,我看也不用找画像,就把这个女人的照片往上一贴就行了。”

    柳洋这个人向来嘴损,而且对于他不喜欢的人,从来不管男人女人,这不,听他这么一说,那女子满脸通红,不是羞的,是气的!整个人都快冒烟了!

    可她还没说什么,张恪他们也都返身回来了,乍一看到这么多出色的男子站在一起,不管是视觉冲击还是气势,都是让人心头一震的!

    任谁看到他们,也都不会相信这样气质的人会是什么泛泛之人,而那女子虽然怒极,可这一瞬间,那眼睛一沉,竟然稍稍有些冷静了!没有立马就破口大骂!这倒是奇了!

    却见那女子回头看了一眼,看的正是赵菁和其他几个女子。

    而那女子立刻上前,赵菁更是微笑着迎了上来,像是刚刚看到张恪他们几人似的,说话间带着写惊喜和意外:“原来是京城来的几位公子,方才没有注意,真是不应该啊。”

    闻言,那跋扈的女子冷笑一声,整理了一下衣服,看了赵菁一眼,“哦?京城来的公子?那又是谁?赵菁你不给本小姐好好介绍一下吗?本小姐也得知道知道,这有这种胆识打落本小姐的鞭子,还敢用本小姐的画像比作疯狗。”

    赵菁却一脸安抚的笑意,走到那女子面前,说道:“唐小姐请息怒,这都是误会,这四位公子就是我之前跟你说过的张恪、柳洋、苏文哲、秦歌,您不是之前还说想见见他们吗?今天这也算是不打不相识了,唐小姐跟几位公子都是性格直爽之人,应该不会介意这种小事吧?”

    闻言,那女子挑了挑眉,“原来如此,看来还真是京城的几位公子呢,那她呢?”

    她的眼神看向莫燃,赵菁也立刻解释道:“哦,这位小姐……是四位公子的朋友。”

    那一秒的停顿,可真是耐人寻味,那女子问的肯定是莫燃的身份,可她只字未提,虽然赵菁的确不清楚莫燃的身份,可就算知道了,她估计也会这么说。

    果然,那女子的表情立马就不屑了很多。

    “赵菁,我不常在京城走动,跟几位公子也不熟,你还不快引荐引荐?”那女子说道。

    “是,是我疏忽了。”赵菁说着便介绍起来,“几位公子,这是唐……”

    “赵菁,我们跟你很熟吗?轮得到你来引荐吗?”不等赵菁继续说什么,柳洋就不耐烦的打断,柳洋是绝对不愿意做表面功夫的人,尤其是在面对赵菁的时候,她那点肮脏的人品和所作所为,柳洋看见她就犯恶心,别说跟她废话了。

    “还有,你们当本少爷说话是放屁了吗?醉仙居从今往后要有疯狗禁入的牌子,就按照这个女人来画,喔,还有这个。”柳洋接着说道,最后手指一指,指的正是赵菁。

    那女子和赵菁的脸色顿时都变了,一片乌青!那女子还没想到柳洋做事这么绝,赵菁更没想到柳洋真的敢!

    而被赵菁一介绍,那些服务生也都听到了,一时更加吓的脸色一白!而给莫燃他们带路的那个人已经找了此处醉仙居的掌柜的过来,是个沉稳的中年男子,刚刚走近便听到这样的话,也是一惊!

    “柳洋何时来边堂了?怎么也不跟你六叔提前打声招呼?”

    一个声音渐渐临近,来人正是掌柜的,也是柳家的六张老,名叫柳鹤,专门负责边堂醉仙居的一应事宜,也多亏得他的出现,才让刚才那干燥到可怕的火药味稍稍熄了一些。

    柳洋自然先跟柳鹤打招呼,“六叔别来无恙啊,我们几个刚刚到这里,还没来得及歇歇脚,本想说先在这里吃点饭再去见您,可没想到在自家地盘上也会被外人欺负,六叔,您说这事该怎么办?

    我怎么不知道,醉仙居什么时候成了能够任人打砸的地方了?这以后是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来这撒野了?”

    柳鹤已经到了近前,在来的时候他就已经听那个服务生说过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情,倒也没有被柳洋这噼里啪啦一堆说的变了脸,只是先向那跋扈的女子点了点头,这才又跟柳洋说道:

    “六叔知道这么回事了,可今天这事也确实是误会,你们相互不认识,有些小摩擦的没什么不能解决的。

    既然你们刚到边堂,更不应该站在这动气了,快进雅间,六叔已经吩咐人给你们准备了接风宴,有什么事也要等到养足了精神再说,是不是?”

    这个时候那些服务生手脚倒也利索,已经飞快的把刚才满地的狼藉清理的差不多了。

    说着,柳鹤转向那跋扈的女子,沉稳的笑道:“唐小姐,我家柳洋说话有不中听的地方,你权且担待,他口快心直,可并无恶意。

    我看这雅间也不能继续招待几位了,我马上吩咐人给你们换地方,今天所有的消费都算在柳某身上,您看如何?”

    那唐小姐笑了笑说道:“柳掌柜都把话说道这个份儿上了,我要是再不同意岂不是不知好歹了?不过,我唐甜可不是喜欢白吃白喝的人,我知道柳掌柜也不差这个钱,但今天醉仙居损坏的所有东西我随后都会命人如数奉还。”

    说着,那自称唐甜的女子看了看柳洋,又道:“我今天还有别的事情,也就不待了,你们叔侄相见,好好聚聚吧,改日有机会,再跟几位一一见过。”

    说着,那女子颇为爽快的转身就走,眼神掠过莫燃的时候却是暗了一下,再看向她身后的那个男子,沉着声音说了一句“还不跟上?”

    那男子则一言不发的跟了上去,只是在路过莫燃的时候微微停顿了一下,也只有那么几不可查的一下而已,很快便目不斜视的走了。

    ------题外话------

    哎呀唐甜这个名字好好听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