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16. 白矖!
    待选的弟子虽说都安排在这座峰上等候测试,但日子也过的相当消遣,天一门并不限制他们下山,而那个作为考验的天梯,也只有初次上山的时候才会出现,再次出入山门时便是宽敞大道了。

    在峰顶没人分配了一亩灵田,也有供人修炼的演场地,该有的倒是一样不缺,男女分开,但相隔不远,莫燃刚刚走到自己门前,向对面一看,却见柳洋他们的房间就在对面。

    柳洋跟莫燃招了招手,喊了一句:“一会我去找你!”

    莫燃无奈的摇了摇头,见左右闲暇的女子嬉笑着讨论柳洋,自己则开门进去了,门内的房间不大,只有一间卧室和一个书房,倒也干净。

    莫燃稍微收拾了一下,还没坐下,就听到外面一阵喧哗,许多女子嬉笑的声音传来,隐约听的到搭讪的话,莫燃走过去开门,果然,刚打开门就看到举着手正欲敲门的柳洋和插着口站在一旁的张恪。

    “嘿嘿,是不是心有灵犀?我还没敲门你就来给我开门了。”柳洋笑着说道,不等莫燃让开就侧着身挤进来了,外面围观的女人太多,他还是早点进门为好。

    莫燃转身回来,张恪进来后顺便带了门,视线在屋内扫过,他问道:“鬼王呢?”

    莫燃摇了摇头,倚在书房的桌子上,柳洋和张恪则是坐下了,“不知道,他一向神出鬼没,想出现的时候自然会出现了。”

    “他有让你做什么事情吗?”张恪看着莫燃。

    “没有。”莫燃道,过了一会她又道:“他……是上古时期的鬼王,这你们是知道的,当初他手下的人也一直没散,我从莫家村离开就是被鬼母带走的,修为也是在他们的帮助下突飞猛进的,条件就是我把鬼王从霊界召唤出来。”

    莫燃早就说过,有合适的机会会把这些告诉他们的,“他将来,是要返回鬼域的吧,他要做的事情我不想参与,但除了他是我的霊,我别无选择之外,我将来也有一处必定会有求于他……”

    张恪和柳洋闻言,都有些惊讶,返回鬼域,那意味着要推翻现在的鬼域!他们身在世俗界,对于无间界的事情实在太过陌生,但无间界的凶残是三界之最,可想而知做成这件事的难度!

    “是什么事?”柳洋追问道,张恪也盯着莫燃。

    莫燃沉默了半晌,才道:“有朝一日,我还要去找我的家人。”

    这一次,柳洋和张恪却是惊了!两人都愣了一会,这是莫燃第一次这么直白的跟他们说起她的家人,他们都知道,莫燃说的不是莫家村,是他们曾经在六面阴阳阵之中看到的那一幕,那些早已被杀死的人们,才是莫燃真正的家人!

    而她说,她有朝一日要取找他们!

    张恪一双墨眸变的深邃无垠,他问道:“你是说,你要复活他们?”

    莫燃点了点头,淡然之中带着不容置喙的坚决。

    张恪和柳洋相觑一眼,这个想法确实很疯狂,自从他们知道莫燃的身世之后,已经能够猜到,莫燃如此急于变强是因为仇恨的缘故,她定是要找那些人报仇的。

    可万万没想到,报仇竟还说小了,她竟是要复活她的家人!生死轮回乃是天道,想要从鬼域复活一个魂魄,那就是逆天的大事!

    静默良久,张恪才道:“我陪你。”

    柳洋一愣,紧接着便道:“必须也有我一个!”

    莫燃看了看张恪和柳洋二人,这一瞬间,心里有点复杂,对于这个答案,莫燃有一丝隐约的期待,但也有那么一点点希望他们不要这么快决定。

    说实话,自从战罢地缚魔之后,一起在生死边缘挣扎过,莫燃私心里便希望他们能够永远站在她这边,可这到底是她的希望,未来那么长,谁知道会不会渐行渐远,她又有什么理由把他们留在身边?

    可听到他们如此肯定的附和,张恪那沉稳的声音带着她的心一块落在地上,莫燃心里有不可否认的雀跃,但也有不可忽视的负罪感。

    “这很危险,你们应该去做你们自己的事情,如果有需要你们帮助的地方,我不会客气的。”半晌,莫燃说道。

    张恪却笑了笑,“莫燃,你好像到现在都没弄明白一件事情,你的事就是我的事,并没有帮助不帮助一说。”

    柳洋好像成了张恪的应声虫,立马接道:“对啊,哥早就说过了,你的事就是我的事!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以后找到咱爹咱妈就是我的终极目标了!”

    张恪立刻瞥了柳洋一眼,莫燃也看向柳洋,柳洋斗志昂扬的话音刚落,就被两个人盯着,干咳一声说道:“呐我跟莫燃出生入死,有福同享有难同当,莫燃的亲人就是我的亲人不对吗?反正我也没爹没妈。”

    张恪没说什么,但柳洋的心思他怎么会不明白?倒是莫燃说道:“我有一个爹爹,三个娘亲,一个弟弟和一个妹妹。”

    柳洋一愣:“哦,那更好了,那我也有三个……张恪你推我干什么!”

    柳洋的话被张恪一推强行打断了,张恪轻咳一声说道,“都来了天一门,就出去转转吧。”

    “转就转,那也不用动手动脚啊。”柳洋哼了一声,好不容易等到莫燃亲自开口跟他们说她的身世,柳洋肚子里有一大堆的问题想问,就拉着莫燃一块出去了。

    路过其它房间的时候,许多人在窗户边上望了出来,见两个俊俏公子和一个绝色佳人,其中不乏好奇的讨论和酸溜溜的艳羡之语。

    三人去了后山的灵田,灵田的土质倒是不错,莫燃没有种过灵植,对这些倒是很陌生,可如果真能拥有自己的灵田的话,以后珍贵的灵药和种子少不得会用到的。

    “莫燃,你有种子吗?”柳洋问道。

    莫燃摇了摇头,她平时还真没注意收集灵植的种子。

    “有些种子市面上很常见,也很便宜,但是吃这些灵植对于修者却是大有裨益的,这个是茶树果的种子,只需浇水三次水就能结果,你要不要试试?”

    柳洋捧出一把种子递向莫燃,那双眼睛亮晶晶的,不像是拿着什么种子,倒像是拿着玩具。

    莫燃把种子接了过来,笑道:“好啊。”

    柳洋很快有道:“先不要乱洒,种灵植也有种灵植的门道,这是口诀,你先记下。”说着便将种植的口诀传给了莫燃。

    莫燃默念了几次,便亲自尝试了,手中的种子像是有自觉一般整齐的没入了土壤之中,莫燃又施法浇了一次水,那土壤之中便长出许多小嫩芽,顿时一片新绿!

    莫燃看着不禁笑了,眼睁睁的看着这些灵植在你面前快速的生长起来,确实是一种很奇妙的体验,怪不得柳洋一片玩心,的确很神奇。

    “莫燃你要记得隔三天浇一次水,再浇水两次,你就可以吃到自己种的茶树果了。”柳洋说道,接着又道:“刚才我跟这里的人打听过了,天一门也有专门交易的市集,就在东边那座山上,我们一块去看看吧,最好能多买一些种类的灵植。”

    三人这才离了灵田,向市集行去,一路慢行,一遍聊一边看风景,倒也不无聊。

    张恪看了看莫燃,见她心平气和,刚才斟酌了许久的话还是问出了口,“莫燃,你的家在哪里?”

    莫燃微微顿了顿,抬眸看了看张恪和柳洋,两人眼中是探寻,但更多的是关心,这个问题他们一直闷在肚子里,要不是她今天主动提起自己的身世,他们也不会问,真难为他们小心翼翼了。

    “在另一个位面,我现在还不知道这个位面在哪里。”莫燃只停顿了一会便道,“那个位面,也许跟几百年之前的华夏相似吧,有朝廷,有江湖,我出身天下第一庄、莫家庄之中,十八岁那年死的,在我死之前,一直都不知道有修者的存在……”

    莫燃也是第一次向别人提起自己的过去,如果不是绝对的相信,她断然不会把这么大的秘密告知。

    更何况,她的过去就是她身上一处刻骨铭心的疮疤,每回忆一次,都是在亲手揭起这些疮疤,血淋淋的疼。

    可虽然如此,莫燃心中却有种轻松的感觉,好像说出了这些,那么在黑暗中挣扎、在噩梦中惊醒,就都不会是她一个人了……

    莫燃把自己的遭遇三言两语的说完,她尽量淡然的说,可张恪和柳洋两人听完之后还是一副恨不能回到那个雨夜救人拼命的神情,面上的神色也深沉的让莫燃看不懂。

    “你们放轻松一点,我要是成天都想着报仇,早就走火入魔了。”过了一会,见柳洋和张恪都沉默不语,气氛太过压抑,莫燃只好说道。

    柳洋回头,看着莫燃颇为认真的说道:“莫燃,我不如你……但是,以后有我,你所有的痛苦和不快,我都要跟你分担,不管是八十年、八百年、八千年,你身边都有我!”

    说这话的时候柳洋眼中是钉子一般的坚定,曾几何时,柳洋还是个只知道今天过了还有明天的纨绔,要让他认真谈起多少年后的光景,他连那个脑子都不愿意动。

    莫燃一愣,不知想到了什么,她道:“八千年那么久,我们能活到那个时候吗?”

    柳洋也是一愣,但很快就笑了,他很肯定的点了点头,“当然能!我们要修炼到与天同寿!哈哈……”

    莫燃也笑了,张恪手插在口袋里,也缓缓的笑了。

    几个月前吧,张恪和柳洋送莫燃回鬼镇的时候,莫燃就曾开玩笑的问过,八千年那么久,他们能活到那个时候吗。

    当时张恪的回答很肯定,他说能,柳洋却是一片茫然,如今,柳洋竟也变了,是什么让他变的如此坚毅,他自己知道,也许张恪也明白,也许,莫燃也知道……

    ……

    闲逛至天一门的市集,街道两旁的店铺竟也不少,却见不管是店铺还是小摊,看管的都是身穿道袍的天一门弟子,偶尔见到一些穿常服的倒是稀奇,不用问也都知道是新来的。

    “对了,唐甜的那个霊你们知道是什么吗?为什么她说那个霊很特别?”莫燃忽然记起不久前的事情,想到那个魅惑的男子,还有唐甜对他格外狠的态度,莫燃忍不住有点好奇。

    “唔……莫燃你快看这个!这是心愿籽!是一种很特别的灵植,虽然不能吃也不是茶饮,但是太可以随着主人的心情开出颜色不一样的花来,而且芳香馥郁,每一种颜色都代表一种味道,所以它可是炙手可热的香料,既有观赏性又有实用性,女孩子好像都很喜欢,给你也买一些回去吧!”

    莫燃接过那小小的种子,奇道:“真有这么神奇?”

    柳洋立刻道:“当然!就跟凡人用的香水似的,这心愿籽也有专门制作熏香的商家,而且心愿籽有很多品级,我看这个店内最好的也就只有四品,品级越高的心愿籽味道越好,也越是金贵呢。”

    莫燃点了点头,“那买一点吧。”顿了顿又问:“你们还没说唐甜那个霊特别在哪里?”

    柳洋一愣,忽然喊了店家过来,拉着他去买种子了。

    莫燃看向张恪,却见张恪也正打算上楼去,莫燃一把拉住了他,左右看了看,顿时明白了,两人这是在躲她呢,“不就是个小问题吗,你要是不回答我,我随便找个人问了。”

    张恪看了看莫燃,把刚刚迈上台阶的脚收了回来,“今天那个霊好看吗?”

    莫燃奇怪的看向张恪,“怎么问这个?”

    “好看吗?”张恪却又问,那眼神并无戏谑,倒是有些探究。

    莫燃挑了挑眉,点头,“好看。”在张恪隐隐要变脸的时候莫燃才道:“但跟张小爷一比,那就不能看了。”

    张恪笑了笑,嘴角勾起,那一瞬间可真是妖孽倾城,在莫燃怔愣的时候,张恪嗤笑一声:“真是,好久都没听你说‘真心话’了。”

    莫燃摸了摸鼻子,虽然那个霊是有一股子很怪异的魅惑,但论起颜值,他们真的难分伯仲,各有千秋啊……

    却听张恪接着道:“那个霊是白矖,传说中女娲按照自己的本体捏出的妖兽,可是在成型的时候却没有给他选择性别,所以白矖出生的时候是没有性别的,在它们成年的时候它们会自己选择自己的性别。”

    ------题外话------

    正常的二萌:嘤嘤好担心能不能显示出白矖这两个字,应该是可以的吧

    精分的二萌:万一系统菌不认识那个字呢

    乱入的系统菌:谁说哥不认识!白矖念三声!

    正常的二萌:嘿嘿系统菌好机智!啊啊啊今天好鸡冻!晚上回家,实在高铁上码的字,但是没时间了所以卡住了但是宝宝好事好鸡冻!

    精分的二萌:不要打错字,会带坏小朋友的

    正常的二萌:啊啊不管不管!预感我会写出一个很喜欢的白矖怎么办哈哈哈哈哈(≧▽≦)~┴┴

    精分的二萌:你在剧透吗?

    正常的二萌:好像是呀(*^^*)

    精分的二萌:你不怕被打吗?

    正常的二萌:不怕!

    吃瓜读者:二萌你给偶们站住!

    乱入的系统菌:下面插播一则最新新闻,妖**评区发生了恶性斗殴事件,疑因卡引起,后续情况我方记者还在持续跟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