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21. 首峰
    涟漪三人精致朝着莫燃这里走过来,围在外面的众人也颇为差异,远远的看着。???

    三人停住,涟漪看着苏雨夜笑道:“想必,这位就是苏少将吧?常听人言及苏少将年少英才,一直未曾得见,今日一见,果真传言非虚啊。”

    苏雨夜也是一笑,“听闻天一门十三峰之中涟漪峰主才貌双绝,今日一见,亦甚幸然。”

    莫燃看着两人客套完,涟漪只简单介绍了祝奇然和水星就说起了她的来意,“我竟不知道苏少将跟莫燃也是相识的,如有打扰之处就请海涵了。

    不过,我三人是来送一个好消息的,说完就走,也不妨碍二人叙旧,莫燃今日测试成绩优异,掌门已经决定收入首峰,而且由掌门亲自教导。

    莫燃,这可是天大的机缘,我三人一刻没有耽搁就来送消息给你,也幸好你没有走远,即日回去便可收拾东西,自有人带你安顿。”

    莫燃稍稍意外,她就这样成了天一门掌门的坐下弟子?这是不是太草率了?“涟漪峰主,您不是跟我开玩笑吧?”

    涟漪笑了笑说道:“呵呵,这么大的事情,我怎么能随便跟你开玩笑,这等机会千载难逢,你好好把握吧,日后定有大机缘啊。”

    莫燃点了点头,“多谢三位峰主特意告知。”

    涟漪则道:“我们话已带到,这就告辞了。”

    说罢,三人又一同离开,苏雨夜一直看着三人走远,才慢慢收回了视线,那之前还满是笑意的眼睛里一片深沉,莫燃不禁问道:“怎么了?”

    苏雨夜说道:“三位峰主还真是着急,测试还没结束就亲自来做信使了。”

    莫燃不太明白他的意思,但她说道:“你现在不是应该先恭喜我,我已经成为天一门掌门的弟子了吗?”

    苏雨夜却道:“首峰的弟子不在少数,受掌门教导的也不少,你不曾拜师,刚才那三个峰主也没有承诺什么,混一个首峰弟子的名号,现在恭喜还有点早,如果这点小恩惠就能让我家小朋友满足了,那我也能给你。”

    莫燃闲闲的支起身体,“怎么不满足?你瞧瞧他们的眼神。”

    果然,刚才涟漪的话有不少人听到了,由三个峰主亲自传话,又是首峰弟子,简直是令人羡慕嫉妒恨的存在!

    见莫燃就这么走了,苏雨夜跟了上去,“莫燃,张恪他们不能在天一门,他们跟你分开你才会更安全,天一门可以暂且安身,你这么聪明,自然懂得如何利用环境。”

    莫燃这才回头看了一眼苏雨夜,颇为奇怪苏雨夜会这么一本正经的跟她说话,只是刚这么想了,苏雨夜就笑道:“可如果在天一门吃的不好或者住的不好,随时都可以投入叔叔的怀抱。”

    莫燃一顿,正经什么的果然是浮云,她只问道:“张恪他们现在在哪里?”

    “为了避免让你们见到之后那几个小朋友改变主意,我已经让人送他们下山啦。”苏雨夜道。

    “……那你想的还挺周到。”莫燃顿了顿说道。

    “这都是应该的,莫燃小朋友,这段时间我会住在醉仙居,你有任何事情都可以传讯给我。”苏雨夜又道。

    莫燃点了点头表示知道了,但看她的样子,有事麻烦苏雨夜这种情况一定很少见。

    两人一直走到莫燃暂居的山峰之上,一路上都是苏雨夜在有一搭没一搭的挑起话题,可最后都会终结在莫燃口中,一直到了莫燃放门口,莫燃一进屋就简单收拾了一下自己的东西,苏雨夜高大的身体倚在门口,等到莫燃收拾好东西了,坐下来问他:“你不下山去吗?”

    “唔……是该下山了,可是莫燃小朋友这么说就好像在催促一样,这样就走,叔叔不甘心呐。”

    莫燃的奇怪的看他一眼,“这山不是我的山,路不是我的路,你当然想待到什么时候都可以,我催你干什么?”

    苏雨夜向前走了几步,一直停在了莫燃面前,已经是不能再近的距离,他慢慢俯下身,双手撑在莫燃的椅子上,这个距离……再往下一点几乎都能亲道莫燃了。

    莫燃眉心微动,感觉这次见到苏雨夜……他好像很反常……

    莫燃向后靠了靠,可后面是椅背,也没离开多远,“苏少将,有话你就说,我耳朵好的很,你就是站的远一点,我也能听清楚。”

    莫燃的意思是他离的太近了,可苏雨夜却没有动,他摇了摇头:“莫燃小朋友,这个时候不要说这么扫兴的话,我问你,你是不是生气了?”

    莫燃顿时一笑,“我为什么生气?苏少将是”

    苏雨夜盯着莫燃嘴角的笑,“当然是因为我把张恪他们几个弄走的事情。”

    莫燃继续笑道:“苏少将多虑了,你带他们走自然有你的考量,况且,张恪他们几个又不是小孩子,他们自己也有判断,我何必生气?”

    苏雨夜盯着莫燃看了好半晌,快把莫燃看的坐不住的时候,他才缓缓直起了身体,“那你好歹要叫一声叔叔才行,叫少将太见外了。”

    “苏大叔。”莫燃很干脆的叫道,苏雨夜却是一愣,看向莫燃道:“要叫苏小叔,大叔和小叔可有着本质的区别。”

    “苏大叔。”莫燃闲闲的坐着,好像没有听到一样重复了一边,苏雨夜先是皱起了好看的眉头,莫燃多少有点知道苏雨夜为什么要在意一个称呼。

    虽然他总是以长辈自居,但不得不说,苏雨夜这个人很自恋,他的生活方式很讲究,跟别人相处的时候也喜欢让别人跟着他的讲究来,就好比一个称呼,‘小叔’能让他舒坦,大叔却不行了。

    “莫燃小朋友,你不听话哦。”苏雨夜慢慢的说道,“不听话的小朋友是要受到惩罚的呢。”

    莫燃只看了一眼他微微眯起的双眼,在他还没有重新靠近的时候,站起身来毫无预警的闪身越过苏雨夜,从阁楼之上直接跳下去了,只向后挥了挥手,“再见了苏大叔!”

    苏雨夜走到门口,看着莫燃渐渐走远了,才看似有些头痛的揉了揉眉头,“糟糕,蓦然小朋友是不是以为我是坏叔叔了……”

    等早就看不到莫燃的身影,苏雨夜才站直了身体,一步一步走下楼去,隐约听到他说:“这么离开,还是不甘心……”

    ……

    却说莫燃,离开房间后先是绕到了后山,把她这些天在灵田种的东西都收了,路过张恪他们的灵田时,见里面的灵植长的正茂盛,顿了一会,索性一块收了。

    等她去找新弟子的负责人时,那人先是问了莫燃的姓名,在知道眼前这个女子就是莫燃的时候,语气顿时就热情了不少,“原来你就是莫燃啊!知道知道,涟漪峰主亲自命人来通知的,我本想再过些时间就去找你,没想到你这么快就回来了,可还有需要收拾的东西?我帮你去收拾。”

    莫燃道:“不必了,我的东西已经收拾好了。”

    那人连连笑着点头,“既然如此,我这就带你去首峰。”

    这里距离首峰甚远,下山之后那负责人便租来两只坐骑,二人并行前往首峰,那人一路上的话都没停,刚开始是在说天一门的一些趣事,后来便旁敲侧击的打听莫燃的身份和来历,莫燃只轻巧的揭过去了。

    “你可真厉害,历年来都不曾见这么爽快就被收进首峰的弟子,多半是一波三折,过了几位峰主那道坎,还不一定能够得到掌门的首肯,看来,你今天的测试一定异常出色了!”

    那人有些兴奋的说道,看着莫燃一脸的好奇,莫燃道:“只是正常发挥,也许是运气。”

    那人却道:“话不能这么说,光靠运气哪能进得了首峰?定是有真本事的,就像我,这辈子都只能做个外门弟子,修习一些平常功法而已……”

    莫燃随口安慰了她几句,好不容易挨到了首峰,那人将莫燃送至半山腰,那里有看守的弟子拦下了二人,那人跟他们说明了来意,几人顿时打量起了莫燃,其中一人道:“原来是新来的师妹,我这就带你上山。”

    莫燃回头看了一眼送她来的那人,那人正半哈着腰,见莫燃回头,顿时露出一个大笑,那人趁机向莫燃喊道:“我叫赵四,仙子日后若有差遣,尽管使人找我!”

    莫燃点了点头,虽然并不当真,但也算谢了他送她一场得了,那人脸上却笑的跟朵花似的。

    回过头继续走的时候,跟前那穿着道袍的弟子却嗤笑了一声说道:“师妹不必理会这些人,这些都是他们分内的事情,日后还是不要随便应承什么的好,他回去之后,要是逢人就说认识首峰的弟子,这事情可就够他吹一阵子了。

    若只是吹牛倒也罢了,要是拿着你的名号做了恶事,日后少不得麻烦。”

    莫燃微微愕然,看了看说话的弟子,却见他眉目之间有些鄙夷,这鄙夷自然是针对那赵四的,莫燃当然知道那赵四也是想巴结,这种人她又不是没见过,虽然烦了点,但那也仅止于烦而已,每个人都有努力的方式,即便身份高低有别,也没必要如此将人看扁……

    听此人一番话,莫燃心中好笑,却并没有表现出来,只道:“原来如此,多谢师兄指点了。”

    那人听了似是很满意,脸上顿时见了笑容,这才问莫燃:“我听说你们今天才测试,可你这么快就进入了首峰,今天我当值,你还是头一个上山的,不知,你是出自哪个一流家族?”

    “呵呵,师兄抬举我了,我只是一介散修,并非出自家族。”莫燃说道。

    那人显然很意外,“这怎么可能?不是出自家族,那可是出自炼药亦或是炼器工会?”

    莫燃摇了摇头,她都说了是散修了,可这人竟然还是不信……“也不是,我当着只是一个无名散修而已。”

    那人惊讶的把莫燃又看了一遍,想是觉得如此气质又这么快进入首峰的人,不可能背景这么普通吧!半晌,那人好像才接受了这么事实,之后再跟莫燃说话的时候,言语间已经带着些冷落,也并不热切的寻找话题了。

    对此,莫燃只看着两边的风景,淡淡笑了笑。

    “以往并没有这么快的先例,掌门也不再山上,不过,早就有为新弟子准备的洞府,你且先挑一个住下,等掌门回来之后,自然会召见。”

    那人说道,带着莫燃来到了山的南侧,隔几百米便是一座洞府,修建的也极为讲究,那人给莫燃指了几个可供挑选的。

    一直走到山路尽头,影影绰绰的树木之后,还有一座两层的木屋,背后便是悬崖,现在还是下午,太阳还高高的挂在头顶,可还是能看到木屋背后浓重的雾气。

    莫燃知道,那个地方背后就是悬崖,在那个地方建了房屋,莫燃倒是有些好奇了,随口便问道:“那个地方是谁的洞府?”

    那弟子道:“哦,那里并没有人居住,倒是有些时候,会罚一些犯过小错的弟子在那里禁足,只因那里紧邻悬崖,一天到晚的风都如刀子一样,即便修者有灵气护体,也受不得整天如此,怎么,师妹难道喜欢那个地方?”

    “那倒不是,只是好奇而已。”莫燃说道。

    “好奇?我看师妹还是省省吧,若是日后被关在那里禁足,你肯定就不会好奇了。”虽是劝诫,可那语气却总感觉带着些轻视。

    莫燃看他一眼,那人猝不及防迎上莫燃的视线,那狭长的眼眸之中神色淡淡,那人却不知怎么愣了一下,一时间竟然说不出话来了,心中竟也有些就惊惧,还是莫燃先移开了视线,手指向远处一指:“那就那间吧,麻烦师兄带我过去。”

    虽是如此说,莫燃却先一步走过去了,那人尤自愣了一会,才后知后觉的应了一声跑了过去,他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跑,难道是因为……刚才那淡淡的眼神里夹杂的警告吗?是他看错了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