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24. 凤求凰
    厉鸣犴走后,莫燃回到了房间,关好门,走到窗户旁边,稍微支起一些窗户,便能看到蜿蜒向下的山路,那里已经没有了厉鸣犴的身影,可是厉鸣犴那玩味的眼神却反复徘徊在莫燃的脑海。

    若是放在别的地方,莫燃也不会烦恼这种事情,纵使对方真的是个死缠烂打的好色之徒,莫燃也有的是办法对付,只是……这个厉鸣犴着实不一样。

    天一门作为华夏根深蒂固的一个大门派,可谓是卧虎藏龙,莫燃初来乍到,要是就这么去得罪掌门的入室弟子,那么,被逐出天一门可能都已经是轻的了。

    更何况,才二十三岁就已经是驭物期八层!这等修炼天赋,放眼华夏,确实是凤毛麟角啊!她若真要去挑战一个驭物期八层的修者,不管输赢,都会是一场恶战。

    想着,莫燃走到了另外一边,把房间后面的窗户也支了起来,傍晚山中的空气格外的清新,这山上的温度也舒适,在莫燃的房间,隐约能看到悬崖边上的那个小屋,还有山路尽头的悬崖,笼罩着一层从早到晚都不散的大雾。

    莫燃调整了一下心情,取了一些书来看……

    转眼到了第二天,今天是莫燃来到天一门之后开始的第一堂课,天刚刚亮,莫燃便已经出门了,因为最早的一堂课就是从太阳还未升起的时候开始的。

    莫燃到的时候已经有很多弟子在了,上课的地点是在一处宽敞的室外,专门修炼的讲堂,在正北方向,有一座略高的讲台,竹帘半垂,已经有一个中年男子在那里打坐了。

    莫燃悄悄的坐在了人群后面,没想到她来的还算晚的,刚刚坐下,便听到讲台上的中年男子说道:

    “日月交替之时,天地之灵气,日月之精华汇聚,此地为天一门中独一无二的灵脉,天精地气浩灌其中,在此修炼,可比寻常地方的三倍还多,每周一二我会在此讲道,新入门的弟子需谨记,若是晚了,便不用来了。”

    莫燃刚刚坐定便听到这番言语,没有睁开眼睛,也许那个老师是因为看到她来的这么晚才想到出言提醒的,但所有人都在静心打坐,莫燃也渐渐入定。

    诚如那个老师所说,这个地方的确是块宝地,莫燃明显感觉到,经脉中的灵力比平日里活跃了很多!随着太阳一点一点的升起,她体内的灵力也好像被渐渐煮沸的水,一点点的沸腾起来!

    这一入定,竟不知不觉过去了几个小时,等莫燃体内的灵力恢复平稳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是烈日当空了。

    此时已经有不少人从入定中醒了过来,那讲台上的老师走了下来,慢慢在人群之中踱步,轻咳了几声,把所有弟子都唤醒,这才开始了他今天的讲道。

    “今日要与你们的讲的是心境,修真既是修身又是修心,你等须谨记,杀生害命、违丧天伦之事切不可大意,此等业报终究会被上天记得……”

    之前打坐之时众人还静悄悄的,都在安静修炼,轮到那老师讲道的时候,多数人就已经心不在焉起来,在那老师看不到的角落纷纷窃窃私语起来,一个个不安分的坐在蒲团上,盼望着中午的到来。

    早晨在这里打坐确实很享受,可等到太阳一点点升高的时候,被太阳一直烤着的滋味却不太好了,但这样的课都是从大早晨一直到中午的,谁都不能中途离开。

    莫燃挑挑拣拣的听了一会,也忍不住有些分神了,不管是前世还是今生,这样一本正经的老师,就算她逼着自己听,也实在是听不下去啊。

    莫燃一手拄着下巴,半垂着眼皮,也有些打瞌睡了。

    忽然间,却见莫燃闪电般的抬手,轻巧的一握,睁开眼睛看时,却见莫燃手中已经躺着一个小小的纸团,莫燃左右看了看,却见其他人都在若无其事的做自己的事情,并没有发现她这里的动静。

    莫燃展开纸条,却见那上面用很小的字写着“师妹不乖”。

    莫燃皱了皱眉,看着那略带硬朗的字体,脑海中最先出现的人竟然是厉鸣犴!莫燃随即向讲堂外面看去,果然,在讲堂门口的兽形石像背后,厉鸣犴抱胸闲闲的靠在那里,见莫燃看到了他,立刻送上了一个略带邪气的微笑。

    莫燃攥着那张纸条,手心悄悄的窜起一簇火苗,再松开手时,那纸条已经变成了点点灰屑,莫燃回过头来,继续听她的课。

    远处的厉鸣犴挑了挑眉,取了一张纸条又飞快的写了几个字,指尖一弹,便飞到了莫燃的腿边,莫燃捡了起来,这一次却没有看,更没有回头,拿在手中便毁了。

    之后又飞来几个纸团,莫燃都用同样的办法处理了,远处的厉鸣犴不禁愉悦的笑了,高大的身体靠在石像上,手中拿着一支笔和一张单薄的纸条,半晌,嘴角高高的扬起,快速书写完之后,转头看向莫燃,阳光下莫燃那长长的银发格外耀眼。

    “莫燃师妹,你会怎么办呢……”厉鸣犴低声说着,眼中的笑意愈发玩味。

    过了半晌,才将手中的纸团弹了出去,那小小的纸团准确无误的落在了一双脚边,可那脚却不是莫燃的!

    “……昔日多少高阶修者、甚至圣人,都在晋级的紧要关头被心魔所缚,功亏一篑,一身修为锐减,甚至一命呜呼的都……”

    那老师的声音戛然而止,而他此刻正好停在莫燃旁边!莫燃下意识的转头去看,却见那老师面色不善的低头盯着某处,莫燃往那一看,却见那里正孤零零的躺着一个小小的纸团!

    莫燃心中咯噔响了一下,有种不太好的预感,这种预感几乎立刻就应验了!

    却见那老师弯腰捡起了纸团,慢慢打开,本就不善的脸色更加恼怒,众人纷纷好奇看了过来,有些人甚至从后面站了起来,一跳一跳的想看清那枝条上写的是什么。

    “有一美人兮,见之不忘,一日不见兮,思之如狂,吾妹莫燃,盼今夜相见。”

    那中年老师竟然将枝条的内容念了出来,顿时响起一大片的哄笑声。

    “是凤求啊……一日不见兮,还思之如狂!昨天也不知道干了什么呢,哈哈哈……”

    “盼今夜相见,为何青天白日的不见,非要等到晚上?”

    “这还用说吗,有些事情哪能在青天白日的做?哈哈哈……”

    这讲道的课正上的枯燥,忽然间来了这么一出,众人的好奇心简直爆棚,纷纷活跃了起来,而那中年老师的脸色却是越来越难看,手中捏着那张纸条,半晌,抬高了声音问了一句:“莫燃是谁?”

    “对啊……莫燃是谁?”

    “诶这名字怎么听着有点耳熟呢……”

    “我好像也在哪里听过……”

    在众人好奇的窃窃私语中,莫燃缓缓站起身来,看了一眼那中年老师手里的纸条,心里已经是一片冷然,“我就是莫燃,但那……”

    不等莫燃把话说完,那老师就把纸条往莫燃面前一摊,怒问:“这是谁给你写的?”

    “哦,我想起来了!她就是那个昨天才入门的弟子啊!在朝云殿的时候,掌门曾经点过她的名!”

    “是啊,让我瞧瞧啊……”

    “好、好美的人啊……我想,我也要一日不见兮,思之如狂了……”

    “哈哈哈……”

    周围惊讶者有之,看热闹者有之。

    那声音或多或少的进了莫燃的耳朵,不消说,那中年老师自然也能听到,见莫燃迟迟不说话,怒道:“不像话,简直太不像话!到底是谁给你写的!首峰之上怎能容你们这等鸡鸣狗盗之事!方才刚进首峰便是这样,日后还了得!”

    那老师似乎被气的不轻,弟子在自己眼皮子底下**,让他这个老师的脸往哪放!何况,这个老师在首峰之上也是出了名的古板,听说他是三百多年前的华夏的秀才,因缘际会修炼之后留在了天一门,他的思想还像当初秀才时那样保守。

    首峰的多数弟子,尤其是女弟子,最避而远之的老师就是他了,莫燃今天竟然直接撞在了他手上,很多女弟子都向莫燃投去幸灾祸亦的眼神。

    而在那老师说完之后,莫燃的眼神蓦地一凛!“老师,我是莫燃,但这纸条是谁写给我的,我并不知道,而所谓的鸡鸣狗盗之事,根本就是莫须有,这顶帽子太大,还请老师不要给我乱扣。”

    莫燃的声音很平,像一根绷直的线,不是她不说出厉鸣犴,而是说了也没用,没人会相信她才刚刚来到天一门就‘勾搭’上了掌门的徒弟。

    况且,她还不清楚为什么厉鸣犴要这么做,让她当众难堪!如果她说出来,厉鸣犴矢口否认,那她的处境岂不是更糟?那就成了诬陷天一门的天才弟子了……

    “我且问你,你是莫燃吧!”那中年老师按捺着怒气,显然,他也感觉到了莫燃的不敬,作为一个寒门出生的秀才,在这一方面他一直都敏感的很,有人对他稍有不敬,他立刻就能察觉到。

    况且,莫燃站的笔直,回答他的问题时,连一声尊称和自谦之语都没有!

    莫燃点了点头。

    那中年老师抖动着手中的纸条,“这上面明明白白写着,吾妹莫燃,还会有错吗!”

    “既然老师说有错,那就有错吧。”莫燃淡淡的说道,在众人的围观之下,已经懒得再说些什么。

    而听到这样的话,那中年老师简直要气炸了!一双眉眼倒竖,像是立刻就想把莫燃丢出去一样,相比起莫燃的淡定,这中年老师倒是气的够呛。

    而其他的弟子却是看的津津有味。

    那中年老师又问了几次,到底是谁给莫燃些的纸条,莫燃不说话,他便转问众人,众人自然纷纷摇头,过了半晌,在热闹之中,山中响起一声厚重的钟声,接着又是几声,这是下课的钟声。

    见众人都蠢蠢欲动起来了,那中年老师深吸一口气,将那纸条甩在了莫燃身上,怒道:“不成体统!罚你禁足三日,我会让律刑司记上的,休要蒙混过关!”

    说罢,去收拾了他的几本书,怒气冲冲的离开了。

    而那中年老师走后,众人自然就解放了,纷纷跳起来往出走,只是一路上那眼神却是紧盯着莫燃,为此,许多人撞在一起的也比比皆是,众人的议论声一直走出很远都在继续。

    才刚第一天开始首峰的修行,莫燃就这么出名了,而且是以这样一种很狼狈的方式出名的!

    莫燃站在原地,低垂着眉眼,路过的弟子们虽好奇,但也没有真的走过来瞧的,而半晌,两人停在了莫燃跟前,其中一人道:“莫燃你还好吧?听说方老师就是这样,你别往心里去。”

    那人的声音里带着些关心,莫燃却只冷笑一声,并不领情,因为说话的人是赵恒,她抬眸看了一眼,正是赵恒和赵菁站在她跟前,“我没往心里去。”

    听到如此冷然的回答,赵恒微微一顿,随即笑道:“那便好,既然如此,我就先告辞了。”

    赵恒比赵菁聪明的地方就在于,即便知道莫燃跟赵菁已经是水火不容了,可他依然能在明面上保持着中立,而他比赵菁危险的地方却在于,即便他心知肚明莫燃的存在对他来说迟早都是威胁,却依然能够表现的若无其事。

    赵菁没有立刻跟着赵恒走,她轻笑着看了看地上的纸条,笑道:“莫小姐的魅力果然不凡,才刚进天一门几天,就有人约莫小姐月夜相会呢。”

    赵菁留下来绝对是落井下石的,可她还是不了解莫燃,莫燃要是心情好,跟她绕点弯子打个哑谜也是常有的事,可要撞上莫燃心情不好,那就是她倒霉了。

    “赵二小姐过奖了,要说有魅力,当然是赵二小姐当仁不让,毕竟跟两个老男人颠鸾倒凤这种事情,我不如你。”

    莫燃甫一说完,赵菁的脸色立刻就变了!由满脸的笑意变得一片刷白,又转作一片漆黑!那拳头都捏的咯吱咯吱响,半晌,赵菁气息不稳从莫燃身边走过,留下一句阴沉沉的话,“边堂是我的地盘,天一门中更没有你的靠山,等着瞧吧,莫!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