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05. 约会?
    等莫燃离开的时候,石像后面早就没有了厉鸣犴的身影,莫燃把这一笔记在了心里。

    天一门这么大的门派,十三座峰,弟子几千,门派之中自然有着相当森严的体系和管理,而负责天一门上下秩序的,便是律刑司,听起来很正式,实际上也很正式,不论大错小错,记在律刑司就不能马虎了。

    那方老师临走前说会把今天的事情记在律刑司,他果然没有在开玩笑,众人刚刚散去不久,便有两个身穿另类道袍的男子出现在了门口,他们二人一眼就看到了莫燃,两人似是呆了一下,其中一人才扬声问道:“你是莫燃吗?”

    莫燃点了点头,昨天罗莘才刚刚提醒过她,穿这身衣服的人都是律刑司的人,见到他们也要躲远一点,虽然不一会做坏事,但摊上他们就没好事,没想到,她这么快就摊上了。

    莫燃走了过去,那两人相视一眼,从彼此的眼中都看到了掩饰不住的惊艳,等莫燃走到了跟前,两人才回过神来,“哦……那个,我要先看看你的身份铭牌。”

    莫燃从腰间取了出来,这铭牌是每个天一门的弟子都拥有的,它的作用可不小,除了最基本的身份信息之外,在天一门中,几乎没它不行。

    门派的山门平日里是关闭的,只有在周个月的中旬和月末才有一天的时间开放,其余时间所有弟子都不得下山,而修炼所需的东西,自然都是从门派之内换来的。

    天一门虽然是门派,但是一个城池所拥有的,天一门一样不少,十三峰本来就是福地洞天,周围的山中更是有着无数的修炼资源,除去日常的课业之外,天一门的弟子可以在门派之内历练。

    有专门的部门负责安排历练的事宜,叫做常务司,天一门的弟子可以到常务司领取历练的任务,如果任务达成,可以换取相应的积分,而这个积分几乎在天一门处处都会用到,借阅书籍、参加历练,这些宝贵的东西,都是与积分相挂钩的。

    昨天罗莘专门给慕容安讲的很详细,如何赚取积分,又会在什么时候消耗,积分的信息都会显示在天一门弟子的铭牌里。

    而如果犯了错,根据相应的规定,莫燃是要被扣去一定积分的,所有新弟子都有一百分的初始积分,能够保证在天一门正常的上课。

    “这一次是方老师亲自吩咐的,根据规定,你会被扣去两百的积分。”这时,那律刑司的其中一人略带同情的跟莫燃说道。

    莫燃当然明白他那可怜的眼神是因为什么,扣去两百分就意味着,莫燃才刚刚进了天一门,她的积分就已经是负数了,连基本的课都上不成了。

    闻言,莫燃也只点了点头,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倒是那两个律刑司的人颇为奇怪,这个新弟子还真是淡定,她难道不知道这有多严重吗……

    那两人似乎很同情莫燃,对她还算客气,虽然是‘押送’她去禁足的,但是一路上两人也跟她聊了不少,跟她说了很多天一门的规矩,让她日后小心。

    一直到了目的地,也就是莫燃住处后面的那个悬崖边的小屋,在她房间里看的时候这里只是整天大雾,还没有别的特别的感受,可站在这里,悬崖下的风却是时时刻刻都在呼啸,雾气笼罩中有种阴冷的感觉。

    其中一人打开了门,莫燃并没犹豫的走了进去,见那两人还站在门口,莫燃总算开口,此时也冷静下来,便说道:“多谢二位的忠告了,我会谨记的。”

    那两人闻言,倒是有些不放心的说道:“你被罚禁足三日,这地方夜晚的时候格外寒冷,你需多家注意身体,切不可提前出来,否则惩罚会加倍的。”

    莫燃点了点头,“多谢,我知道了。”

    说完,那两人便走了,门被从外面反锁上了,只用了普通的锁子,只是起一个警示的作用而已。

    “哎,那方老师的心肠难道是铁打的不成?也不懂得怜香惜玉,这么娇滴滴的一个女弟子在这里禁足,他竟然眼睛都不眨一下!”

    “我看啊,他就不应该修道,而是应该去当和尚,在他眼里,哪有什么男女之分……”

    那两人一边聊着一边下山了,莫燃却在打量她未来三天都要待着的地方。

    这小木屋跟她住的地方格局差不多,但空旷的很,只有一个房间的架子,里面什么都没有,而且遍布灰尘,值得一提的是,这小屋并非完全建在地面上,而是有一半都是悬空的!而在那木质的地板下面,便是万丈悬崖!

    莫燃稍稍惊讶,这小木屋平日里根本不住人,几乎成了律刑司征用的地方了,前几天莫燃还在好奇,没想到现在,她就用这种方式进来了。

    莫燃站在门口不远处,眼睛看着地板,有些地方的木板破损了,悬崖下的风呼呼地灌了进来,从哪缝隙中能够看到浓浓的白雾,小木屋是被十几根粗壮的木桩支在悬崖上的,莫燃观察了好一会,才慢慢向里面移动。

    律刑司并不修葺破损的地方,那一处处破损的地方,加之下面就是万丈悬崖,让人心理上便有一种畏惧之感。

    现在还是中午,莫燃寻了一处还算好的角落坐了下来,心想若是入定打坐,三天的时间也不难过去。

    想着,莫燃盘膝坐好,手中掐诀,渐渐沉入了修炼。

    不知过了多久,莫燃是被冻醒的!猛的睁开眼睛,莫燃浑身打了个寒颤,眼前一片漆黑,几乎伸手不见五指!莫燃定了定神,才想起来自己现在是在被禁足,也才想起来自己身在何方。

    周围的温度不知道何时下降到比寒冬腊月还要冷的地步!加之悬崖下的风剧烈的撕扯,从破损的木板挤了进来,这小木屋一点都不挡风,几乎跟置身外面一模一样了。

    想不到这里这么冷!现在的天气已经很暖和,纵使是深山,夜晚的温度也很舒适,可这悬崖上的冷却是刺骨的!莫燃已经很久没有体会过这种感觉了。

    无法,莫燃给自己设下了一个挡风的结界,可是这一醒,却是无心在安静修炼了,漆黑的屋子里什么都没有,只有悬崖下撕扯的风,在夜晚的寂静之中无限的放大!就这么听着,竟然有种千军万马在下面厮杀的错觉!

    小木屋甚至都被吹的摇晃起来,好像随时都会被吹落悬崖一样。

    据说这悬崖底下还没人下去过,天一门十三座峰,首峰最灵秀,也最险峻,而这个悬崖,还没有通往崖底的路,也就是说,要真掉下去,就算不死,恐怕也永远回不来了。

    怪不得在这里禁足会被列为惩罚项目,半条命都悬在这里了,要是小木屋下面哪根木桩不结实,小命也许就这么交代了。

    更何况,夜晚的悬崖风声肆虐,犹如鬼哭狼嚎一般,的确不是什么美妙的享受,总让人胡思乱想,自己也会把自己吓的够呛。

    也许是真正的鬼见多了,莫燃身处黑暗中,竟不觉得害怕,只是觉得时间难熬了一点。

    不知过了多久,小木屋后面的窗户好像传来轻微的响声。

    虽然一直被风吹的晃悠,可窗户拍打的声音时轻时重,并没有什么规律,而现在那窗户却动了几下之后似乎猛然被掀开了!

    莫燃眯眼看去,黑暗中还看不到什么,那窗户就在悬崖的那一边,是从外面钉死的,但是那钉子似乎也被吹的松动了,可现在却被完全打开了,感觉上、并不像是被风吹开的。

    莫燃豁然站了起来,她的视线早已适应了黑暗,脚下绕过那些破洞的木板,快速的来到窗边,她站在那里,却见窗户被高高的掀开,紧接着,一个人影飞快的闪了进来!

    也就在这个时候,莫燃猛的出手,一掌打了过去!那么窄小的窗户,那人一躲,一手抓着窗户边缘,整个人都吊在了外面,下面就是深不见底的悬崖,那人长长的墨发被风吹的狂乱,衣衫也被吹的猎猎作响。

    那人反应倒也快,手臂用力,脚下一蹬,顿时又钻了上来!可莫燃牢牢的守在窗边,等他想进来的时候又将他打了出去!

    两人就在那窄小的窗户里外动起了手,两人都施展不开,但谁也不打算相让,那人进不来,莫燃也打他不走,僵持了许久,那人再度钻进窗户的时候却猛的伸出一只手牢牢抱住了莫燃的腰!

    那人的力气很大,莫燃顿时被拽到了窗边,若不是她紧紧的抓着窗沿,很有可能自己都被他拽出去!

    而那人似乎终于找到了让莫燃消停的办法,那只手臂紧紧的环绕着莫燃的腰,另一只手抓着窗沿,整个人依然吊在外面,可是却不着急进来了。

    “放手!”莫燃冷声道。

    “不放,我要是放手,掉进这吃人的悬崖,焉有命在?”那人却笑道,黑暗中那声音听起来仍然吊儿郎当的,没什么正经,说着这么严肃的话题,却并没有一丝害怕的感觉。

    僵持了一会,莫燃把手放在抱着她腰的那只手上,猛的使力掰开了,同时也飞快的后退,站在了小木屋里,那人似是知道莫燃要是要退让,便也没有死抱着不放,在莫燃向后的时候他就自觉松开了,同时轻巧的翻身跳了进来。

    被打开的窗户被风吹打着咣咣直响,那人回身,将几个钉子重新钉了回去,这才回身,稍稍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头发和衣服。

    黑暗中依然能看到那人高大的轮廓,有种莫名的压迫感在,莫燃却走回了她之前坐着的那个角落,好歹那里还算完整,比其他地方御寒。

    “师妹下手可真狠,师兄好心来看你,险些被你打落悬崖啊。”那人说道,即便莫燃看不到他的脸,也依然能想象到他说话时眼中的兴味。

    “师兄‘好心’把我送到这个地方,我不拿出点回礼怎么对得起师兄?”莫燃不冷不热的回了一句,没错,来人正是厉鸣犴。

    莫燃在天一门中并没几个认识的人,那个善意的罗莘师姐,也仅止于认识而已,她也许还不知道莫燃这么快就被禁足了,而知道的,似乎也只剩下赵菁、赵恒、厉鸣犴了。

    而这三个人里,不管是谁来,莫燃都不欢迎,刚才一交手,莫燃就知道是厉鸣犴了。

    “呵呵……”黑暗中,厉鸣犴笑了起来,低沉的笑声让这个一直以来只有风声呼啸的小木屋多了几分人气,厉鸣犴朝莫燃坐着的角落走了过来,高大的身体一步步接近,踩着那本就不太结实的木板咯吱咯吱的响。

    不等他走近,莫燃就道:“你别过来。”

    厉鸣犴站住了,停在了原地,顿了一下,似乎好奇的问道:“难道,师妹是怕了?”

    莫燃反问:“我怕什么?”

    厉鸣犴笑道:“虽不是花前月下,但这样的地方也别有一番趣味,难道师妹是怕我对你做什么?”

    说着,那语气愈发的轻挑,莫燃却没有怒,只是冷淡的回道:“师兄也看到了,这木屋年久失修,说不定什么时候风大了就吹垮了,师兄还是站在那里比较好,如果你踩坏了哪块木板,我可不想被拖着去崖底。”

    厉鸣犴挑眉,感情莫燃这是在嫌弃他脚步重了吗?

    可厉鸣犴只笑了笑,然后继续往前走,一直在莫燃面前停下,也盘膝坐在了地上,跟莫燃的视线顿时平行了。

    “看来师妹是生气了,师兄一整天都无心修炼,就等着晚上来见你,你却用这种态度迎接师兄,你知道这多伤师兄的心吗?”

    厉鸣犴说道,那刻意放软的声音,好像真是那么回事似的,莫燃却微微眯起了眼睛,在黑暗中打量对面的人,她不太明白,她怎么就引起了这个厉鸣犴的注意?

    “厉师兄,我现在是在被禁足,不准任何人探望的,要是被律刑司的人知道了,我的惩罚可是要翻倍的。”莫燃岔开话题,以此提醒他不要多说没用的废话,他该走了。

    而厉鸣犴却只笑道:“师妹放心,不会有人发现的。”

    “听起来,师兄倒是胸有成竹,难道也经常在这种地方约会女弟子?”莫燃反问道,本是想讽刺他的,可厉鸣犴却道:

    “我们这算是约会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