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26. 常务司
    “当然不是。哦亲”莫燃冷漠的打断了厉鸣犴的兴味,她没什么耐心跟厉鸣犴打哑谜了,尤其是放着自己舒服的家里不能回而被禁足在这里这种情况下。

    “师妹脾气很大嘛……这里四下无人,你我孤男寡女,这的确不算约会,准确一点叫做幽会。”厉鸣犴却是说道,黑暗中那双炯炯的目光看着莫燃愠怒的神色。

    莫燃微微眯眼,也盯着厉鸣犴,她对厉鸣犴的了解很少,也只有那天罗莘跟她说的那么一点而已,除了他的天赋和他好色,其余的莫燃一概不知,因此在应付起来,莫燃竟有种力不从心之感。

    两人之间一时安静非常,只有悬崖下的风一刻不停的撕扯着,半晌,莫燃才道:“师妹愚钝,不如厉师兄明示一下,你希望我做什么,否则,承蒙师兄垂青,我很惶恐啊。”

    听着莫燃没什么起伏的声音,厉鸣犴忽然靠近,莫燃却敏捷的向旁边躲开了,厉鸣犴手撑在地上,稍稍停顿片刻,听到他笑了几声,然后靠着墙壁坐下了。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师妹当真不解风情,师兄都已经追到了这里,你却还在问我这些,你让师兄感到很挫败啊。”

    闻言,莫燃却很不给面子的嗤笑了一声,根本没有当真,“师兄的喜欢可真特别。”

    “如果师妹还在为今天的事情生气的话,师兄道歉,或者你说,要怎么样才能原谅师兄?”厉鸣犴终于肯提起他今天到底做了什么惹毛了莫燃的事情了。

    “如果你能马上离开的话。”莫燃立即开口。

    “师妹就原谅我?”李明轩问道。

    “我可以当你没来过。”言下之意便是,你我桥归桥路归路,还是不要来骚扰她比较好。

    可厉鸣犴却是一笑,“那师兄岂不是不能走了?”

    莫燃微微皱了皱眉,“厉师兄就是这样追求女子的?”

    厉鸣犴却想了想,半晌道:“不是,师兄这可是头一回。”

    莫燃没有说话,甚至有些不想开口了,不管她说什么,厉鸣犴都很圆滑的跟她绕,一句实话都对不上,软硬都不行,莫燃闭上眼睛,开始让自己努力忽略厉鸣犴的存在。

    “师妹……”厉鸣犴唤莫燃,可唤了几次之后,他发现莫燃是铁了心不开口了,呼吸平稳的似时睡着一般。

    厉鸣犴靠在墙壁上,侧着头看莫燃,半晌,他设下一个防风结界,把两人一起笼罩在内,看样子倒是一时半刻不会离开的样子。

    虽然不知道厉鸣犴有没有别的意图,还是单纯看上了她这身皮囊,可莫燃还是留了一丝警惕的,而之后厉鸣犴再也没有说什么,更没做什么,就那么坐在莫燃旁边整整一夜。

    第二天,天亮之后莫燃睁开眼睛,厉鸣犴已经走了,莫燃知道,但是也没送他,根本没那个必要,终于走了,莫燃高兴还来不及。

    小木屋里终于亮了起来,白天的时候悬崖的风也‘温柔’了很多,莫燃站在窗口,从窗口的缝隙向外看去,外面依旧是大雾笼罩,厚重的仿佛白布一般,遮挡的什么东西都看不到。

    莫燃也只能在小小的木屋里踱步一会,便又回去打坐了,不过这一次,莫燃在整个小屋都设下了结界,纵使晚上厉鸣犴再来,莫燃不闻不问就是了。

    事实上晚上厉鸣犴真的又来了,他飞跃到了小木屋的屋顶,可在靠近窗户的时候却发现,木屋被设下了结界,虽然这种防打扰的结界不难破除,但这是对主人的一种敌意,是修者所忌讳的。

    厉鸣犴伏低身体保持平衡,狂风将他的头发吹的凌乱起来,那双炯炯有神的眼睛盯着下面许久,低笑了一声,“看来真的把这个师妹惹恼了啊,有趣……”

    说完,厉鸣犴转身向来时的方向飞回,闪身进了树林,不一会就没了影子。

    莫燃是在第三天的晚上醒来的,在连续两天的乌云遮月之后,今夜总算有了些许月光,小木屋也不是那么伸手不见五指了。

    莫燃站起来,稍稍活动了一下腿脚,抬头看了看,单薄的月光从屋顶的破洞穿了进来,在地面上留了许多小小的光影,想着明天她的禁足就解除了,莫燃开始考虑她该怎么赚一下她的积分了……

    第二天中午,律刑司的人来给她开门,仍旧是送她来的其中一个,那人本来还想安慰莫燃几句的,结果莫燃被关了三天,竟一点都没有焦虑,这是在以往的弟子身上不曾见过的。

    那人向小木屋里看了看,不禁有些怀疑这小木屋的‘魅力’了。

    没走多远莫燃就回了自己的住处,洗了个澡,换了一身衣服,依旧是天一门统一的道袍,现在时间还早,莫燃也就没有休息,直接去了常务司。

    天一门所有的课程都是在上午,下午的时间比较自由,而常务司下午也很热闹,莫燃到的时候,常务司的大厅和内院都有不少弟子,都是来打探任务的。

    当莫燃出现的时候,人群中有明显的安静,很多人都感觉到了,好像都在有意无意的注意着这个忽然出现的人、美人。

    虽然同样是身穿白蓝的道袍,白色的外衫,蓝色的底衫,可有些人穿着就毫无特色,有些人却能穿远远超出它本身格调的美感。

    莫燃向来不喜欢繁琐,不会精心打理那一头质地极好的银发,一直都是像男子一样高高的束在脑后,可这样一来却是多了一种独特的女子的英气。

    加之那张足以颠倒众生的脸,即便莫燃在知道自己的容貌‘杀伤力’有点大之后就尽量不苟言笑了,可事实上这样做并没有给她的容貌和气质减分,瞧瞧那一张张怔愣的脸就知道了。

    “这个女子是谁?天一门何时出现了这么美的女子?我怎么不知道?”

    “被说你了,我也不知道啊!我不是做梦了吧,这不是我梦中情人的形象吗!”

    “得了吧你,才刚见人家就成了梦中情人了!你的梦中情人换的可真勤,之前不还是昭月仙子吗?”

    “反正是梦中的,你管我换不换……”

    “你也就只能白日做梦……”

    莫燃走过去之后,人群之中响起不少议论,即便莫燃不想听,也依然有不少声音钻进了耳朵,不过这些天她对这些声音已经有了一定的免疫力了,基本上都是左耳朵进右耳多出,不会给她带来什么影响了。

    莫燃观察了一下常务司的结构,找到了颁布任务的地方。

    这里所有的任务都是根据天一门弟子的积分等级来领取的,积分的等级越高,能够做的任务级别也就越高。

    而莫燃现在的积分是负数,现在更没有一点等级……能够领取的任务范围越来越小,最终,莫燃的视线停留在几个木牌上,看上去这些任务也不怎么受欢迎,一直都被放在角落里。

    这些任务的内容都是收集药材的,而且任务的定位也都是一些练气期的外门弟子。

    莫燃现在没得选择,转身走到了领取任务的柜台,负责登记任务的是一个中年男子,等到办理了前面任务,轮到莫燃的时候低着头机械的说道:“铭牌给我,要接哪个任务?”

    莫燃却是问道:“这里的任务是否限量?”

    “那要看你接的是哪个任务了,如果是五星的任务,只要你有本事,做多少常务司都收着,可要是一星的任务,你觉得常务司收那么多有意义吗?”

    那中年男子头都没有抬的说道,语气倒是不客气。

    常务司的任务级别跟佣兵工会的任务级别是一样的,从一星道五星,星级的递增代表的是难度系数的上升。

    莫燃倒是想说,你这也没有五星的任务啊,可她自然不会傻到在这里开玩笑,便问道:“雪津草,要多少?”

    闻言,那中年男子总算抬头看了莫燃一眼,他扔下了等级用的笔,靠在那张竹制的椅子上,满脸的胡渣,都快看不出这人长什么样了,那人皱着眉头,在看清莫燃的时候竟然没有像别人一样呆愣,而是略显不耐烦的问道:

    “你是新来的吗?就算你是新来的,你也应该知道雪津草生长的环境吧,想要找到雪津草,要在雪山之上呆至少一周的时间,那还是你运气好的时候才能碰上,怎么,你还有把握雪津草都自己出现在你脚下让你带回来吗?”

    那人明显是在说莫燃不自量力了,莫燃看了看那人,却见那人瞧着腿一抖一抖的,周围已经有很多人在笑声抱怨那个中年男子了,有机会跟美女说话还这种态度,真是太不知道珍惜了!

    而莫燃却只淡淡道:‘“我只是在问你,雪津草的任务是否限量?”

    “哟,还挺有脾气的啊,雪津草的任务是不限量,但你也要……”

    那人还没说完,莫燃已经把铭牌放在了柜台上,直接道:“我要领雪津草的任务。”

    那人一瞪眼,硬生生的被打断了话,那人的面色不是很好,他拿过铭牌道:“常务司要备份你的任务期许。”

    “老何得了吧你,别欺负人家初来乍到,常务司什么时候有这规矩了?”这时另一个人从那老何手里抢过了莫燃的名牌,有点看不过去老何为难莫燃了。

    “常务司一直都有这规矩!是你们不按规矩办事!”那老何却道。

    “好了好了,有有有行了吧,刚才我看到程老那里有人送来一颗六十星的狂虎妖丹,正在等着鉴定呢……”

    “六十星?现在吗?”不等那人说完,那老何就精神一振,眼睛都亮了不少。

    “是啊就现在,这不刚上去吗。”那人道,而那老何闻言,立马就转身跑了,他穿的也是常务司特定的灰色道袍,可仍然被他穿出了不修边幅的感觉,脚上似乎还是穿着木质的拖鞋,跑起来啪嗒啪嗒的声音很响。

    那人看着老何离开,摇头叹了口气,很快便转过来跟莫燃道:“你好,我刚才听你说,你是要接雪津草的任务吗?”

    这个人的态度明显比刚才那个老何好了太多,莫燃点了点头确认,“对。”

    那人帮莫燃登记了任务,然后递给她一张详细的任务内容,说道:“这是雪津草的信息,虽然仙女峰上没有高阶妖兽,但那里荒芜,单独前往很容易迷路,你不如在这里等等,最好是有同伴一块去。”

    莫燃接过了那张任务卡,道了声“谢谢。”但也没有多说是否要找人一块去。

    莫燃正打算出门,却被一个声音迎面拦住了去路,抬眸一看,一行人很是气派的走了过来,人群都在自觉的避让,这几这么多人,那人却偏偏这么快的看到了莫燃。

    “咦?这不是莫燃吗?真巧,你也来做任务吗?”那声音带着笑意,还有些惊喜,仿佛真的很意外有很高兴见到莫燃一般,可一切放在赵菁身上的话、就显得虚伪了。

    莫燃看了看那几人,他们之中随便拎出来一个都有让行人避让的资格,别说几个人凑在一起了,那可真是巧了,来人正是唐甜,连城,许昭月,厉鸣犴,赵菁,赵恒,还有一个男子和两个女子,那三人莫燃倒是不认识,但看那三人的气质模样,也定是非富即贵。

    莫燃的视线在赵菁身上稍作停留,下一瞬便若无其事的移开了,她看向唐甜,说道:“唐小姐,别来无恙。”

    唐甜笑着走了过来,唐甜本就长的格外好看,只是因为她跋扈的性格,让那灵秀的五官上都带着一种女子的强势,可她这么一笑,也让不少男子侧目。

    “我过的倒是很好,不愁吃不愁喝更不愁玩,不过,倒是听说莫小姐遇到些小挫折,现如今可是无恙了?”唐甜道,听她的口吻倒是自然而熟络,虽然此人深不可测,但是听她说话可是比赵菁顺耳多了。

    “呵呵,小事一桩而已,没想到还能传到唐小姐耳中。”莫燃笑道。

    一行人站定,厉鸣犴的眼神毫不掩饰的放在了莫燃身上,那炯炯有神的目光和兴味的探寻,一点都不怕别人看出来他对莫燃感兴趣。

    那许昭月一双大眼睛在几人身上看了看,似乎还不清楚几人之间是什么关系,而连城,他只微微瞧了瞧莫燃,便安静的站在那里,似是在等他们。

    赵恒转过头跟连城说了几句话,唯独赵菁一人面上有着掩饰不住的尴尬,她刚才过来的时候跟莫燃说的话几乎是所有人都听到的,可莫燃看都没多看她一眼,直接跟唐甜搭话去了!这让她脸上还怎么挂的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