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28. 傀儡蚂蚱
    “噗嗤……”是唐甜先没忍住笑了,意识到打断了两人,唐甜立刻说道:“你们不用管我,继续,继续……”

    事实上,厉鸣犴作为掌门的入室弟子,头顶有太多的光环,更被说他本身也有着一种狂野不羁的外形,综合起来,他几乎是所有女性都无法拒绝的男子,可莫燃却这么干脆的否定了!

    别说一向自信的厉鸣犴有些意外,一旁的观众也受惊不小。喜欢网就上l。

    “那我倒想听听,莫燃师妹喜欢的是什么类型的男人了……”厉鸣犴慢慢的说道,那双专注的眼睛也慢慢眯了起来。

    莫燃看了看几人,有些为难的说道:“这不太好说吧。”

    厉鸣犴却道:“如果莫燃师妹不说个清楚,师兄心里可不甘心啊……”

    唐甜这时也道:“这有什么要紧的,莫燃你就说说,我也想知道呢,若是有机会遇到那样的美男,我也好投其所好送给你。”

    莫燃这才想了想,说道:“那我可就说了,世人皆爱美,我自然也不能免俗,而古语有云,所谓美人者,以花为貌,以鸟为声,以月为神,以柳为态,以玉为骨,以冰雪为肌,以秋水为姿,以诗词为心。”

    莫燃说完,几人都是一愣,唐甜更是好笑的说道:“莫燃,你莫非不知这是说女人的?”

    显然,几人看着莫燃的眼神都有这个意思,莫燃却不疾不徐的摇了摇头说道:“话不能这么说,美人就是美人,无所谓男女,谁说没有男人如此?”

    “如果有,那真是奇闻。”赵恒说道,他摇着一把扇子,似乎想象不出莫燃所描绘的‘美人’会是什么样子。

    “那么……”唐甜的游移到了厉鸣犴身上,眼神已有所指,“厉大公子的确不是你的菜。”

    想想那狂野的身躯,好像跟花容月貌、冰肌玉骨八竿子打不着啊……

    听了莫燃的话,别人反应都挺大的,反而是厉鸣犴一言不发了,只是那眼神隐隐有些古怪。

    “莫非莫燃喜欢的是……”唐甜说着,声音有些顾虑的低了下来,不过,那表情却像是懂了什么似的。

    “嗯?唐甜莫非又知道了?”莫燃挑眉问道。

    “呵呵……就是不知有没有猜对你的胃口,不急不急,我印象中倒是有这么一个人,改日定要给你引荐一番……”唐甜有些暧昧的笑道。

    莫燃只笑着点头了,事实上她根本不觉得唐甜会给她介绍一个什么对胃口的男人,准确来说,她刚才那一番话也只是胡诌而已,若不是如此说,怎么能让他们转移注意力?

    “厉师弟?”许昭月唤了一声,厉鸣犴这半晌一直在沉默,她有点担心,难道是被莫燃的话打击到了?

    其他人顿时也看向厉鸣犴,作为这个话题的主人公之一,厉鸣犴当然备受关注,而厉鸣犴嘴角一笑,仍旧是那样狂放,他看向莫燃,“真实可惜了,我没有莫燃师妹喜欢的那样一身皮囊,所以……我只能想别的办法来打动师妹了呢。”

    闻言,众人才有种‘这才是厉鸣犴’的感觉,毕竟,厉鸣犴看上的女子,似乎还从来没有失手过呢。

    莫燃也笑了笑,被人这么直白的宣布追求了,莫燃却并没有羞涩亦或是骄傲,她表现的很平静,倒像是把整件事情当做了一个笑话一般,笑过了,也就完事了。

    “我就不再逗留了,几位也好去忙正事,过几日再见。”说着,莫燃就站起身来,打算告辞了。

    唐甜也没阻止,说道:“也好,等我们各自回来再见。”

    ……

    莫燃离开常务司之后就径直回了自己的住处,稍微收拾了一点东西,只修整了一晚上,第二天一早便直接踏上去仙女峰的路。

    仙女峰虽然名字叫的很好听,但在天一门,仙女峰并不是一处理想的历练所在,因为仙女峰很高,而且山顶一年四季积雪,几乎没有什么灵兽会在这里栖息,也很少有耐寒的灵草。

    雪津草算是很特别的一味灵草了,作为回血丹的一味主要,而回血丹又是修者当中嘴平价的丹药之一,因此雪津草也是常务司长年悬挂在外的任务了。

    但要在偌大的仙女峰上找到雪津草,绝对是件苦差事,也就修为低的外门弟子会接,莫燃这一次也算是倒霉,运气好的话,可能在雪山之上待个七八天就会有收获,可要是运气不好的话,来一趟都不一定能有收获。

    莫燃一早出发,到达山顶的时候就已经是下午了,山顶只有漫无边际的大雪,松林,根本没有落脚的地方,一脚踩下去,半个身子都会被陷进去。

    不得已,莫燃唤出了风狸,让它驮着她走,风狸在这样的环境里倒是很自在,自从上次莫燃晋级到筑基期之后,它也晋级了三个星级,现在是八十五星,之前它一直在巩固修为,现在实力也是打涨。

    “主人,我们现在去哪?”

    风狸一遍伏低了身体在雪地上嗅着,一边问莫燃,它在嗅雪津草的味道,可是在雪地里,任何气味都会被淡化,即便是嗅觉极为灵敏的妖兽也很难找到踪迹,而现在天色已晚,等到完全天黑之后,肯定不能继续走了。

    莫燃抬头看了看,“去那边看看。”

    风狸抬头一看,却见视线中出现一片凸起的雪山,风狸顿时飞奔了过去,绕着那里走了一圈,不负所望的在那里找到几个小冰洞。

    莫燃从风狸背上跳了下来,神识延伸进去观察了一会,见里面没什么异常便矮身进去,这个山洞倒还挺大,跟旁边几个山洞都是连通的,虽然里面也很冷,但到底可以遮风挡雪,晚上也可以在这里休息。

    风狸把身体变小,进了山洞之后抖了抖浑身的雪,慢慢踱步起来,似是也在观察洞中的环境。

    莫燃拾了些树枝,堆在山洞内点燃了一个火堆,又在洞口设下了防风结界,坐在火堆旁,顿时也温暖起来了。

    莫燃把小黑和将军都叫了出来,小黑一双眼睛还有点朦胧,好像刚才实在睡觉一样,而将军一出现就精神满满的到处跑,从这个洞钻进去,不一会又从另外一个洞钻出来,玩的不亦乎。

    “呵呵……”看着小黑难得的可爱模样,一双小手揉了揉眼睛,那双紫色的眸子慢慢变的清醒,然后慢慢变的呆呆木木的,莫燃不由的笑了。

    小黑盯着莫燃看了一会,忽然道:“莫莫……”

    “嗯。”莫燃点了电头,小黑就像是在牙牙学语的小孩一样,但是他本身学习的**似乎并不强,所以到现在都没有进步多大,只有莫莫这俩字叫的最顺口了,这就是他对莫燃的称呼了。

    莫燃自然不会对小黑有什么要求,就听之任之了。

    小黑从怀中取出了莫燃当初给他编的那个蚂蚱,小手拿着递给莫燃,莫燃接住,当即意外的看向小黑。

    这还是她当初送他的那个小玩意吗?明明她当初只是用杂草随手编的,可现在那蚂蚱却好像活了一般!两条前腿高高抬起,隐隐在动,那米粒一般的眼睛也泛着幽幽的紫色。

    “这是怎么回事?”莫燃奇怪的问小黑,不明白小黑是怎么把它变成这样的。

    小黑却点了点那个蚂蚱的头,一缕魂魄不情不愿的钻了出来,正是傒囊。

    “傒囊,你知道是怎么回事?”莫燃问道。

    傒囊点了点头,“我是魂兽,能温养没有魂魄的东西,时间长了,这东西也会被我同化的,而小黑主人是尸王,准确来说他并没有生命,只要他稍微分一点力量在这个蚂蚱身上,就能把这个蚂蚱培养成一个傀儡。”

    傒囊自从被封印在这个蚂蚱里之后日子就过的非常非常的苦逼,鬼王在的时候有事没事就找它出来问话,小黑倒是不说话,可每天就盯着它,它知道小黑是等着它把这只蚂蚱同化。

    虽然当初被封印在蚂蚱里面它是一千个一万个不愿意的,可要是这个傀儡培养成了,谁知道小黑又会把它放到什么奇怪的容器里面!

    所以傒囊整天提醒吊胆的,生怕自己的剩余价值就这么被榨干了,那它对于他们来说也就没什么价值了,那它的小命不知道还能不能保住……

    莫燃很惊讶的看着手中的蚂蚱,它现在的颜色已经不是那种枯黄的杂草色泽了,当初一根根的杂草现在看起来倒像是质地奇特的皮肤一般,莫燃很奇怪小黑为什么那么早就花心思弄这么一个小傀儡?

    “那它现在是?”莫燃问道。

    “它已经是一个傀儡了。”傒囊委屈的声音说道,都快哭了。

    “它能干什么?”莫燃看了看傒囊,心里好笑,但也没有立刻说什么。

    “它、它能做的可多了,目前为止,它能探路。”傒囊洗了洗鼻子说道。

    “探路?这倒是个有趣的能力……”莫燃自言自语,忽然又道:“那如果是找东西呢?它能不能找到?”

    “当然可以!别看它小,它可是半个魂兽!再加上小黑主人注入的一点点力量,它的应变能力可是很厉害的!”

    “哦……”莫燃点了点头,笑道:“这东西来的可真是时候,可是……”

    莫燃的眼神看向傒囊,傒囊的魂魄飘在半空,一看莫燃的眼神就有点着急了,不管不顾的就哭道:“大主人你千万不要抛弃我啊!我、我还很有用的,我能制造梦境,我博古通今,我还能再帮小主人培养好多好多的同化魂兽啊……”

    傒囊真的觉得自己很苦逼,它堂堂一个上古魂兽,竟然落得如今这步田地,竟然为了生存去做温养同化魂兽这种鸡毛蒜皮的小事,真是丢尽了魂兽的脸啊……

    “我又没说要抛弃你,只是我现在要用这只小蚂蚱了,你得换个别的窝待着了。”等傒囊哭够了,莫燃才不紧不慢的开口。

    傒囊打着嗝一愣,“换、换个窝吗?”她能不能要求换个档次稍微高一点的……

    “嗯。”莫燃点了点头,就在傒囊纠结该怎么开口提要求的时候,莫燃已经拿出了一块乳白色的灵石递给了小黑,“把它封印到这里吧。”

    傒囊简直要痛哭流涕了!看着莫燃手里的那块灵石,眼睛都快转不动了!虽然说这块灵石还不能跟它原来栖身的晶石相比,但跟那蚂蚱一比却已经是豪宅了!对于魂兽来说,也就起身环境这么一点点追求了,它已经很久没有享受过浸泡在灵力中的感觉了!

    小黑倒是没有反对,大概是因为傒囊暂时也没用了,所以很干脆的把傒囊从蚂蚱里转移到了灵石里,而傒囊刚被转移,就迫不及待的钻进了灵石不出来了,莫燃见它那么急切,总算没有再吓唬它了。

    莫燃抬起手,眼睛看着那个已经是傀儡的蚂蚱,却见那双小眼睛泛着紫色,一闪一闪的,气息很微弱,不仔细锁定它的话基本上不会察觉到它的存在。

    “就试试看你好不好用……”莫燃低声道,又看向小黑道:“我怎么让它听话?”

    小黑看向莫燃,那双紫色的眼睛仍然呆呆的,他指了指自己,“告诉小黑。”

    莫燃明白了,这蚂蚱是小黑的傀儡,自然是小黑控制它的,莫燃找出了雪津草的资料卡,在小黑面前展开,“我现在要找这个东西,它能出去找吗?”

    小黑把资料卡上的东西从头到尾都看了一遍,莫燃还在怀疑小黑到底识不识字,小黑却已经点了点头,把那只蚂蚱拿过去,只定定的盯着它的眼睛看了一会,那蚂蚱就蹭的跳了出去!直奔洞外去了,那么小一个傀儡,一进了雪地,几乎就找不到了。

    莫燃对那只蚂蚱是抱了些期待的,不过,就算它一无所获,晚上她也不能行动,不如就看看效果。

    “将军。”莫燃把到处撒欢的将军喊了回来,将军抖了抖身上落的血,跑到了莫燃跟前,莫燃笑眯眯的摸了摸将军浑身蓬松的金毛,“有你在,出门在外都不用带被子了。”

    将军似乎习惯了莫燃的这个动作,乖乖的趴在地上了,虽然让它一动不动的待着实在有点煎熬,但如果是小主人要休息的话,它是一定不会动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