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35. 这样的鬼王
    “现在已经不早了。”莫燃倚在卧室的门口,没有进去。

    “是啊,亲爱的主人,你累了这么多天,是该早点休息了,呐,被窝我都给你暖好了。”鬼王看向莫燃,笑着说道,身体却是丝毫没有动。

    “这种小事我自己来就好了。”莫燃抽了抽嘴角,她刚才那么说已经是赶人的意思了,可是鬼王显然并没有听懂,也许,听懂了也装作没懂。

    再看一眼那铺好的被子,鬼王暖的被窝,她还敢睡吗?

    “那可不行,亲爱的主人,大事你不用我,这种小事如果还让主人费心的话,我这个霊岂不是做的太失败了?”

    “你最近怎么变的这么自觉?”莫燃问到,本来是不想深究的,可是鬼王最近好像对于‘霊’这个身份的认同感飞快的飙升,张口闭口就是霊应该怎么样,莫燃并不觉得这有什么好的,因为放在鬼王身上,不管他做什么都很诡异。

    “原来主人也知道我变了很多。”龟王说道,虽然语气没有什么变化,但那意思好像是说莫燃对他的关注让他也很意外一样。

    莫燃微微皱眉,那根本就很明显好不好!

    “亲爱的主人,你打算一直站在那里吗?”这时,却听鬼王问道,那慵懒的语气里带着些轻轻的嗤笑,像是知道莫燃为什么不敢走进来只站在门口而在笑话她一样。

    莫燃索性直言:“你占了我的地方,我只能站在这里了。”

    鬼忘却笑着看了看那偌大的床,“主人这话就不对了,这么大一张床,主人想怎么睡便怎么睡,怎么能说我占了你的地方?”

    “有什么事情你不妨直说。”莫燃捏了捏眉心,跟鬼王说话真是费脑筋的很,你想知道什么,他偏偏不说什么,而且每句话都说的你张口结舌无言以对。

    莫燃忽然觉得,跟鬼王相处最难的不是要面对他高高在上的身份,而是、跟他讲理永远都讲不通,只会把自己弄的很无奈。

    鬼王这才站起来,几步来到莫燃身边,径自牵了莫燃的手把她往卧室里带,“主人,我只是想伺候你休息而已,这么简单的事情主人难道看不出来吗?”

    莫燃稍稍落后一点走在鬼王身后,因为她心里有点抗拒接近那张床,以往他们共处一室的时候也不是没有,可从来都是秋毫无犯,就算鬼王会开玩笑,也只是点到为止而已。

    可现在,莫燃心里却不知为何有点害怕了,她不知道鬼王在抽什么风,但直觉上会很不好……

    “伺候?”莫燃不禁脱口重复,这两个字现在听起来不知道为何异常敏感,莫燃脚步都慢了下来。

    鬼王笑着看了看她,牵着莫燃的手,几乎是把莫燃拖上床的。

    刚刚坐下莫燃就弹了起来,口中说道:“我看伺候就算了吧,睡觉这种事情我从小到大都是自己来的,有别人伺候我睡不着。”

    鬼王站在莫燃对面,正好挡住了卧室的灯光,一大片阴影从莫燃头顶笼罩了下来,带着一种窒息感

    “呵呵……”鬼王盯了莫燃一会,却是忽然笑了,“亲爱的主人,你可真诚实,这么说,以前还没有人伺候过你……”

    莫燃脑海中一时有些转不过弯来,虽然前世是有这个条件,但是莫燃屋子里从来不留伺候下人,鬼王有必要为此笑的如此意味深长吗……

    鬼王把手放在莫燃的肩膀上,硬是把她按坐在了床上,他的手伸向了莫燃的衣服,莫燃才猛然回神,下意识的抓住了自己的衣服,可也一并把鬼王的手抓住了。

    莫燃干笑着把他的手拿开,“鬼王,这些我自己来就可以了,如果闲着没事,可以找别人消遣。”

    开玩笑,她刚洗过澡,只穿了这么薄薄的一层衣服,如果被扒了,几乎就赤身**了,莫燃愈发觉得跟鬼王的相处模式诡异起来。

    虽然她以往交朋友倒是不可以选择男女,但相处的模式大多很自然,而且,也没有哪个男子像鬼王这样,可以日夜不分的出现在莫燃面前。

    鬼忘却微微掀开眼帘,纤长的睫毛划过慵懒的弧度,他微微俯身,在被莫燃拍开了手之后就没用变换姿势,“亲爱的主人,你觉得,我可以找别人消遣?”

    莫燃没有钻研他说着话的意思,只是点了点头,在她眼里,鬼王想干什么她都不干涉,可点头之后,那空气中就好像冻了霜一样,静悄悄凉飕飕的。

    等莫燃看向鬼王的时候,好像又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

    “前几日我在弄月楼待了两日。”鬼王微微直起身来,靠在了床头,那无形中的压迫感稍稍变淡,莫燃正疑惑弄月楼是什么地方的时候,鬼王自己解释道:“弄月楼是个妓院。”

    莫燃稍稍惊讶,上下扫了鬼王一眼,那眼神有点古怪,心想鬼王难道是寂寞了,所以在面对她的时候也这么……不正常?

    莫燃没有接话,因为她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总不能跟鬼王探讨怎么帮他排解寂寞吧是吧?

    “在那我刚学到不少东西。”鬼王却接着道。

    “这个就不用跟我汇报了。”莫燃脱口说道。

    鬼王却笑道,“亲爱的主人,不是汇报,只是有点不明白的地方,想跟你请教。”

    莫燃愣了一下,妓院这种地方,前世虽然也去过,但也仅仅是去过而已,指教什么的她绝对不擅长啊!“你还是换个人问吧,我恐怕回答不了。”

    鬼王却道:“主人你急什么,我还没有问,而且,这个问题只有你能回答。”

    鬼王不这么说还好,这这么说莫燃的感觉更不好了,就在她想着要不要直接把鬼王轰出去的时候,却听鬼王已经问道:“在弄月楼我听说,一个霊如果能在床笫间令主人满意,他才不至于失宠,那么,亲爱的主人,我是不是失宠了?”

    这问题着实问的莫燃目瞪口呆,而不等莫燃说什么,鬼王竟然在……在脱衣服了!那双白皙的手放在衣襟上,微微一转,已经解开了衣衫的前襟,莫燃真的吓了一跳,跳起来阻止了鬼王。

    “你、你还是去那个什么弄月楼吧,要是没钱的话我这里有!”莫燃说着,现在她恐怕真的觉得鬼王是发情期到了,要不然怎么会突然莫名其妙的吻她,而且三番四次的引诱她?现在更过分,直接在她面前脱衣服了!

    “亲爱的主人,你为什么这么抗拒?男欢女爱不是人类的本能吗?明明别的女人都那么热衷……”鬼王半垂着眼眸,背着光,莫燃看不太清楚他的神色,也是这个时候不想去直视鬼王,因为他们之间的气氛越来越奇怪了。

    鬼王的语气没有变,慵懒中带着笑意,他的手任由莫燃抓着,而一心想赶紧让鬼王消失的莫燃说话也没怎么过脑子,直接便道:“我可能性冷淡,你还是换个目标吧,我已经说过了,你不需要把你自己当做我的霊,你想干什么我也管不着。”

    这回倒是换做鬼王一愣,随即眼神微动,视线停留在莫燃的唇上,轻轻笑了,很明显能听到那声音中的愉悦,“主人,这个毛病可不好……也许,我可以帮你治好呢。”

    莫燃无奈的看着鬼王,“谢谢了,我这样挺好的……你到底出不出去。”

    鬼王盯着莫燃看了几秒,半晌,才慢慢的叹了口气,“罢了,既然主人这么不情愿,我又不愿意为难主人,我出去就是……”

    闻言,莫燃总算松了口气,松开了抓着鬼王的手,可还有些防备的站着没动,像是生怕鬼王突然改变主意似的,鬼王把衣服重新整理好,当真打算离开了,只是在走之前却说道:“亲爱的主人,如果觉得冷,一定要叫我,我来给你暖被窝。”

    莫燃点了点头,现在只要他能走,说什么都行,可很快就意识到这头不能点,又马上摇了摇头,“这个绝对不会的。”

    鬼王没说什么,只踱着步走出去了。

    莫燃的住处除了她自己的卧室和一个书房,还有一个客厅之外,再没有别的房间了,当然也就没有鬼王的卧室了,莫燃自是没有管鬼王去了哪里,她现在正在整理自己的思绪。

    鬼王一走,莫燃才有些精疲力尽一般的坐在床上,安静了许久,刚才的画面在脑海中回放了好几遍,愈发觉得自己刚才几乎没有理智可言了……

    什么性冷淡,这种话是她说出来的吗?

    莫燃当真是第一回遇到这种阵仗,简直是小白兔遇到了老狐狸,输的彻彻底底了!

    翻身倒在床上,莫燃不禁想着,不知道鬼王是在戏弄她的,还是说真的?总之,不管是哪一种,身边放着这么一个妖孽,她以后的日子别想清净了……

    闭上眼睛,脑海中却又回想起鬼王那个蜻蜓点水的一吻,莫燃有点烦躁的双手盖在脸上,心想她两世以来算是清心寡欲,为何今天却无论如何都静不下来了。

    搓了搓脸,莫燃想让自己安静下来,粗糙的触感划过脸颊,莫燃睁眼,这才看到左手上缠着的布条,这还是白天的时候鬼王给她缠上的。

    想起那只跑了的麒麟,又想起今天发生的那么多事情,还有她手上多了的那只诡异的眼睛,莫燃心中一凉,刚才的纷乱的思绪终于散了个干净,注意力顿时全部转移到了手上。

    莫燃皱着眉头,鬼王还没有告诉她那只眼睛到底是怎么回事……

    慢慢解开那缠着的布条,莫燃本以为会看到那只诡异的绿色眼睛,可当最后一圈布条也拆下来之后,那白皙光滑的掌心,根本什么都没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