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42. 弄月楼【二更】
    虽然莫燃有了心理准备,但是当她站在弄月楼门口的时候,还是被一群热情的男女弄的头晕眼花。

    弄月楼是个妓院,而且是边堂最大的妓院,它的奢侈几乎仅次于醉仙居,而这里的生意吗……你看看这十几层高的楼上,处处欢声笑语、锦瑟声声便知道了,当真是莫燃两世一来都不曾见过的盛况。

    把妓院做到这个水平,也真是行业中的奇迹了。

    莫燃倒是并不意外唐甜把地点约在了这里,如果是什么地方是最适合玩的,最容易让人放松警惕的,当然是这种纸醉金迷的地方。

    也许是修炼的世界太过残酷,妓院或者酒坊就成了很多修者最为青睐的消遣地方,不过,像这种男倌和女妓不加区分的妓院,莫燃还是第一次见。

    所以,当一群花枝招展的女人和男人一同迎上来的时候,莫燃几乎寸步难行了。

    女人还好,虽然每个人整的都差不多,辨识度极低之外,好歹还算正常,可那些男倌也轻纱薄履的话……莫燃就敬谢不敏了。

    “呵呵……这位美女长的可真俊,第一次来弄月楼吗?快进来快进来,呵呵呵……”一群人笑嘻嘻的推搡着莫燃往进走,这些人都是成天混在各种修者之中的,最会察言观色,也没有什么羞涩一说。

    几人不管莫燃那不太愿意被人碰的脸色,纷纷往莫燃身上靠,一个个笑的别提多妖艳了。

    “哟,姑娘们,你们这是干什么呢?快带客人进来。”这时,里面有一个听起来不男不女的人说道,嗓子有些尖锐。

    “呵呵呵……樱妈妈,可不是我们不带客人进来,这位小妹妹估计是第一次来,还有些害羞呢……”一个女子掩唇笑道,拉着莫燃终于走了进去。

    莫燃抬眸,也看到了刚才说话的人,听声音不男不女,看样子竟也是不男不女,半长的头发,身上只穿着绛紫色的纱衣,罩着一个长及地面的深紫色马甲,脸上画着很浓的妆,手中端着一根老式的烟枪,可任由那烟枪里的烟冒着,也不抽。

    个子很高,身材……略显魁梧,哦,原来是个男人,莫燃心想,起码,生理上是男人吧。

    “哟,还真是个俊俏的妞儿,您想要什么样的小倌,还是喜好什么样的姑娘,尽管说,樱妈妈我都能给你找来。”那樱妈妈围着莫燃转了一圈,笑呵呵的说道。

    “樱妈妈!您说什么呢?这可是我们迎进来的客人,您不先着我们伺候吗?”一个女子拉着莫燃的胳膊,撒娇的说道。

    而那樱妈妈拿着烟枪在那女子头上轻轻一敲,“也不害臊!你都不知道这位客人喜不喜好磨镜,就敢说这样的话。”

    而那女子揉了揉被敲打的脑袋,看向了莫燃,双眸勾引,“小姐,小玉的功夫可是很好的,保证你……”

    莫燃眉心跳了挑,使劲的、不容拒绝的掰开了那个女子的手,也不等她说完,看向那个樱妈妈,说道:“唐甜在哪个房间,烦请带个路。”

    闻言,那一直笑盈盈看着他们的樱妈妈明显的直了直腰,显然对于莫燃说出唐甜这个名字比较意外,然后挥着烟枪赶走了围在莫燃身边的人们,“去去去,这个客人你们可伺候不了,招待别人去……”

    那些人倒也识趣,知道那樱妈妈是真的在赶人,也就遗憾的离开了,刚才那粘着莫燃不放的女子,一直看着莫燃和那樱妈妈乘坐直梯上了高层,才有些失望的收回视线。

    莫燃站在直梯里,看着每一层热闹的气氛和表演,那樱妈妈却端着烟枪隐晦的打量莫燃,一直道直梯停下,那人才收回了视线。

    “呵呵,您请,这一层是唐小姐包下的,您要早说是唐小姐的客人,我就直接带您上来了。”那樱妈妈说道。

    莫燃没说什么,在直梯门打开的时候抬脚走了出去,可刚一跨出,后脚还没跟上来,迎面就飞过来一件不明物体,莫燃虽察觉到了,但也来不及闪开了,任由那不明物体落在了头上。

    “阿嚏……”

    莫燃拿开了那不明物体,鼻子却抽了抽,忍不住打了个喷嚏,再一看手上拿着的,却是一件浅绿色的小衣服,柔滑的质地,是丝绸做的,看起来是里衣之类的东西。

    可上面的香味太浓了,熏的莫燃一阵不适。

    “哈哈哈哈……”

    瞬间的安静后,爆发出一阵笑声,那樱妈妈也端着烟枪在她身后笑,“小姐真是好福气呢,刚一进门就遇上这等好彩头。”

    莫燃微微挑眉,她才不相信这是什么好彩头……

    抬眸扫了一眼,金碧辉煌的一个大包间,左右似乎还连着好几间房,地面上铺着厚厚的手工地毯,正前方有一个三米多长、两米多宽,专门提供表演的小舞台。

    陈设倒像是古代的宴客厅,长条桌,众人则席地而坐,当然,现在屋子里乱成了一团,所有人都歪歪斜斜的,还有一些人干脆是麻花一样扭在一起的,纸醉金迷,声色犬马。

    空气中散发着浓浓的酒精味道,热浪滚滚,气氛正嗨,这楼里跟楼外,根本就是两个世界。

    现在还每天黑,弄月楼已经是这么热闹,可想而知,要是到了晚上,这里简直是‘天堂’。

    只大致的一眼,莫燃已经找到了唐甜,手里拿着那件绿色的小衣走了进去,径直朝着唐甜所在的方向。

    那小舞台有六七个舞娘,她们只稍微停了一下,就再次舞动起了曼妙的身体,一侧的师也弹奏起来,其它人则打量着莫燃、这个新来的生面孔。

    见莫燃走了过来,唐甜抚掌笑道:“莫燃啊莫燃,你迟到就罢了,可为何来的这么巧?你说说,你是不是有预知未来的能力,算好了点过来的?”

    说着,唐甜还赶走了身边伺候的两个小倌,那两个小倌有点不太情愿的让开了地方,他们没听过莫燃这号人物,虽然想伺候唐甜,但更不敢违抗她的命令,否则有很多前车之鉴,够他们受的……

    唐甜拍了拍身边的位置,示意莫燃就坐在那里,而莫燃也没有客气,随意坐了下来。

    “此话怎讲?”莫燃这才问道。

    唐甜笑道,眼神暧昧的看着莫燃手里拿着的衣服,“这件衣服可不得了,我们许多人争抢不到,最后却是被你轻轻松松拿到了。”

    “呵呵,唐甜,你不如直说,也好让我知道是怎么回事?”莫燃又道,虽然表现的平静,可实际上,她已经觉得这衣服烫手的想扔了。

    唐甜神秘的笑了笑,手指到了一个方向,莫燃看去,却见那小舞台上跪着一个人,他身上披着一件不怎么蔽体的纱衣,裤子却是浅绿色,很显然,她手里的小衣跟那裤子是一套的,也就是说,这小衣的主人就是那个人。

    那人长长的墨发在略显纤瘦的身体上散开,把他整个人都包了起来,那头发倒是比那件纱衣更厚实,而且看得出,那人似乎在努力的把自己的身体缩小,从而让自己藏在那有限的空间里面,虽然这么做实在没什么效果。

    他就跪在一群妖娆的舞女中间,刚才那些舞女舞动的时候挡住了她,莫燃走过来的时候并没有看到。

    而现在,不知道是不是他也察觉到有人盯着他瞧,那纤细的身体微微瑟缩了一下。

    “看到了吗?”唐甜问道。

    莫燃点了点头。

    唐甜却忽然站起身来,走到那小舞台上,把那个跪着的人拽了起来,那人似乎真的很弱,被唐甜一拽,险些踉跄的摔倒,脚步不稳的被唐甜拽着走了几步。

    他光着脚,白玉似的脚面在地摊上格外醒目,还有走动间不停摆动的薄纱,露出了白皙的上身,一双形状美好的小腿也格外好看。

    那人使劲低着头,光看身形,是个不可多得的美人,只是这般纤瘦的美人、却是个男人。

    莫燃似乎听到了有人吞咽口水的声音,眼眸稍动,却见不仅是许多女子,连一些男子也紧盯着那人隐隐约约的身体移不开眼,有的男子更过分,直接按着身边的人便揉捏啃咬起来。

    很快,唐甜便拉着那人到了莫燃的桌子前面,一松手,那人便又跪在了地上,身体缩了缩,好像很害怕似的。

    唐甜却好像看不到那人的小动作似的,也许,就算看到了,也只会更开心而已,她捏着那人的下巴,强迫他抬起头来。

    莫燃顿时看清了那人的长相,很美,跟他的身体一样,一双水光潋滟的眸子,不过,那眼神却不太好,带着点害怕,还有点屈辱的味道,嘴唇上似乎涂了一层胭脂,脸上似乎也擦了粉,本就白皙的皮肤更加白的不正常,让一个纤瘦的美男子生生的多了几分俗气。

    “呵呵,莫燃,这个霊可是我专门买来的宝贝,今天是念着你来,我才拿出分享的,谁叫你迟到了,本想着你是没这艳福了,没想到就在这个节骨眼上,你竟然来了,还接到了这件衣服。

    要知道,我们刚才可是在玩游戏,要谁抢到了这衣服,今晚这小美男可就归她了,呵呵,看来是你的还真逃不掉,要给了这里任何一个人,我还舍不得呢,毕竟,我可是怕他们不懂怜香惜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