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47. 回山
    “咚咚咚……”

    门外传来几声敲门声,拉回了莫燃的神智,也吓了一直在门口蹲着的可青一跳,可青猛的抬头,却见莫燃也正好向莫燃看来,她看到了可青,并没有可青预想的意外之色,只是无声地冲他招了招手,似乎在让他过去。&&&

    可青心中复杂的站起身,慢慢挪到了里面,却不太敢继续往进走了,即便鬼王没有对他施加什么压力,他也下意识的畏惧,而莫燃似乎能理解他的这种畏惧,并没有再强求。

    “谁阿?”莫燃扬声问道。

    “是我,莫燃,虽然我也不太愿意打扰你,但我不得不提醒你,今天你必须回天一门了。”说话的人是唐甜,而且她的语气中带笑,屋里屋外,莫燃却好像能看到唐甜戏谑的笑脸。

    “好我马上出来。”莫燃说道。

    “呵呵呵,那你可要快点,不要让我们等太久啊……”唐甜笑道,听得出跟她一块走的还有几人,他们说笑着走远了,可莫燃却还是听到了他们的话。

    “看来莫燃很满意你送的礼物,我以为我就算晚的了,没想到她折腾的更晚呢……”

    “昨天那个霊看起来胆小,不知道床上如何?不知道莫燃是怎么调教的哈哈……”

    “要我说,根本不用调教,以莫燃的姿色,任何一个男人恐怕都把持不住吧,我看,根本就是那个霊捡了便宜!”

    莫燃的房间里一阵安静,而且安静的有点不同寻常,莫燃坐在床尾,鬼王躺着,可青站在稍远一点的地方,三人都没有说话,可好像却能感觉到,三人都在听那渐行渐远的调笑。

    可青的脸不知怎么变的通红,又忽然唰的变白,短短几秒钟之间,脸色不断变化,而鬼王嘴角噙着笑,好像并没有什么反应,可莫燃就只剩尴尬了。

    半晌,鬼王翻身站了起来,眼神在屋子里环视一周,笑着说道:“亲爱的主人,这里是弄月楼吧?没想到,主人你也喜欢来这种地方找子呢。”

    莫燃呵呵干笑了两声,“我不是来找子的,我是来找唐甜的。”

    鬼王的眼神似是意有所指的在可青身上掠过,看向莫燃,有可青在这里,好像很没说服力啊……

    莫燃本想解释,可话刚到嘴边就打住了,她有点郁闷的暗忖,她行的正坐得直,别说她不是来寻欢作的,就算是,那也是她的自由,她解释这个干什么?

    莫燃也下了床,稍稍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轻咳一声道:“我该回天一门了,你呢?”

    鬼王笑了笑,没有追究莫燃就这么跳过了刚才的话题,说道:“亲爱的主人,既然你屋里有人伺候,我就不凑热闹了,不过,我随时等你招寝。”

    那慵懒的眼眸淡淡一瞥,却莫名带着令人窒息的妖孽之感,那眼角的泪痣似乎也生动起来,明明是很纯洁的一句话,却说的莫燃张口结舌,到底是她这几天接触的人有问题导致了思想也总是跑偏,还是鬼王真的在妖孽的路上一去不复返了?

    总之,在她还没想通的时候,鬼王已经消失了。

    莫燃抓了抓头发,这才看向可青,却见他还是穿着那一身单薄的绿色里衣,伸向显得很瘦弱,莫燃心里叹了口气,这人也是她招来的麻烦,怎么着也得安顿好了再说。

    莫燃走到门口,开门跟门外的小厮吩咐了几句,又转身走了进来,可刚一进门就看到可青一脸苍白的站在门口,双手搅着衣服,那仅有的里衣都快被他撕碎了,见到莫燃进来,那双胆怯的眼睛里似乎闪过惊喜,脸上的苍白也顿时褪去了。

    莫燃有些了然的问道:“你以为我走了?”

    似乎被洞悉了心思,可青有点尴尬,但还是点了点头。

    莫燃则道:“你放心吧,我说过的话会兑现的。”

    可青有点安心的低声“嗯”了一声,就在这时,刚才门外的小厮过来敲门,送过来一身衣服,莫燃拿回来之后递给了可青,可青怔怔的接过衣服,才反应过来刚才莫燃是帮他要衣服去的。

    “先穿这个,以后慢慢再买吧。”莫燃说完,就走到门外去了,而屋里的可青愣了一会,眼神有那么瞬间的复杂,然后才快速的换好衣服跟了出去。

    等莫燃和可青出去跟唐甜一行汇合的时候,众人看他们的眼神都饱含戏谑,莫燃只是浅笑以对,很是从容,而听着几人毫不避讳的调笑,倒是穿戴整齐的可青满脸通红。

    唐甜的眼神在莫燃和可青之间来回了几次,笑着挨到莫燃身边说道:“可以啊莫燃,我以为你是百年难遇的禁欲系呢……瞧瞧小美男的脸色,昨晚战况很激烈啊……”

    莫燃心里是无比冷汗的,昨天晚上她的确折腾的很晚,可那是真的死去活来,差点要命的!跟什么风阿月啊一点关系都没有!可事已至此,莫燃必然不会否认,她只当做没听到,随她们说,莫燃一句都不回。

    可青就走在莫燃的左后方,他偷偷看了看莫燃的神色,却见她始终都能从容应对,可青混乱的心忽然就安静了许多,在昨晚莫燃进了弄月楼之后,一直到他被送给莫燃,他都没有看出莫燃跟这些人有什么区别。

    如果真要说区别,那就是她很美了,可那有什么用,不还是人类?不还是即将奴役他侮辱他的人?可一整晚发生的事情已经足够让他知道,莫燃跟她们不同,是本质上不同。

    对于这个认知,他格外的坚定,甚至不需要做更多的证明,只是,她不在意自己的名声,跟这些人如此混在一起,却让他不理解,看不懂了……

    可青有点忐有点期待的埋头走着,莫燃说了,让他自己决定去向,他真的可以自己决定吗?天大地大,以霊的身份,他真的可以立足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