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48. 一言不合就脱
    莫燃一行回到了天一门,各自分开,莫燃站在自己的院子里,望着前面的小楼,虽然是小楼,但只是房间被竹子支了起来,并没有一楼,她在寻思着,她得加两间房了,起码得给鬼王备一间,不然等他回来,又得蹭到她的房间了,还有就是可青的了。

    “一下午的时间……应该够了吧。”莫燃自语道,可青站在莫燃身边,几次都想主动找莫燃说话,可是每次要说的时候都说不出口。

    “可青。”这时,却听莫燃唤道,可青立刻就应了一声,莫燃边往外走边道:“出去砍些竹子吧,抓紧的时间,你今晚上就有地方睡了。”

    可青一愣,看着莫燃往外走的背影,反应过来之后快速跟了上去,一直到砍回柱子,莫燃本来是想帮可青搭建房子的,可可青说什么都不让。

    莫燃也没强求,她本来是觉得可青太弱了,尤其是他单薄的样子,看上去一阵风都能吹跑似的,可没想到可青做起事情来也有模有样的,好像也并不是什么都不会做。

    起码,那房子是搭的相当顺利的,莫燃把将军唤出来帮可青,虽然说是帮,但将军多数情况下是捣乱的,莫燃告诉了可青搭几间房之后就甩手回去了。

    她能看出可青的不安,那是因为对周围环境的不确定,莫燃没法安慰他,也知道说什么都没用,不如让他自己有点事情可做,也不至于胡思乱想。

    结果到太阳落山的时候,原先的小楼旁边已经又多了一座竹楼,而且两座竹楼的回廊之间多了一个走廊连接,当可青有点期待的让莫燃出去看的时候,莫燃果真很满意。

    “很好啊,以后你就住这里吧,这些东西你先用着,还缺什么东西以后再慢慢添置吧。”

    莫燃参观了一圈,把一些日用品放在了可青的房间,不知道是因为劳动了一下午,还是纯粹高兴的,可青的脸上一直红红的,那双眼睛里的胆怯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没了,现在都是满足。

    “莫、莫燃。”可青唤道,不知道是不是莫燃的态度让他有了胆量提要求,总之,他鼓起勇气问道:“能不能、能不能让将军陪我?”

    莫燃看了看将军,它正在房间里到处乱转,似乎也在欣赏这个刚刚搭建起来的小楼,莫燃笑道:“只要将军愿意,怎么样都可以。”

    可青的眼神亮了一瞬,“谢谢你!”

    他的语气有点激动,虽然知道自己的表现很奇怪,但可青顾不上了,他真的很满意这个新房间,也很满意这个风景优美的地方,他有点迫不及待的想感受一下这个小天地,这是他在霊界时,几乎每天都会做的梦。

    现在真的实现了,他真的抑制不住自己的高兴……

    将军很好客,对于可青这个新的伙伴,它同样是很快就接受了,而且晚上也真的去陪可青了。

    “对了,昨晚你一直喊冷,那个时候你等的那个人来过……”莫燃出门的时候,可青忽然说道。

    莫燃一顿,稍稍一想,便知道他说的是白矖,莫燃点了点头,便回自己的房间去了。

    夜深之后,莫燃一直待在书房看书,并没有睡觉的打算,而在白矖走进来的时候,莫燃也并没有惊讶。

    莫燃放下书,抬头看去,却见白矖长身立在那里,长发束起,那对特别的尖耳朵一览无余,一双碧绿色的眼睛如琉璃一般,剔透明亮,精致的五官之中透着莫名的妩媚,即便他的神色很麻木,那妩媚之感也丝毫不减。

    “你来了。”莫燃说道,并不意外白矖会来,莫燃知道他不会失约,尤其是可青告诉她,他出现过,虽然莫燃没有追问,但她也能猜到,白矖昨晚不禁出现过,而且跟鬼王碰过面了,不然不可能又消失了。

    “昨天,是唐甜……”白矖似乎想解释一下昨天为什么那么晚都没有出现,可莫燃却打断了他,“你不用跟我解释,我既然约了你,就等得起。”

    白矖看着莫燃,点了点头,“你没事了吗?”

    莫燃稍稍一顿,见他的视线停在她手上,莫燃顿时就明白了,摊开手,莫燃问道:“你知道那是什么?”

    白矖点头,“嗯。”

    莫燃苦笑了一声,“暂时是没事了。”

    其实莫燃觉得找白矖这种事情多少有点不够光明正大,她是想从白矖这里打探一点唐甜的事情,可她利用的是白矖对唐甜的杀心和对她的好感。

    而她现在还跟唐甜是不咸不淡的‘朋友’,所以莫燃对自己的行径多少有点不齿,在心里默默跟唐甜说了声对不住,她问白矖:

    “为什么你想杀唐甜?”

    这个问题是莫燃第一次正面问白矖,而白矖看着莫燃,那碧绿的眼睛当中似乎别有深意,他没有直接回答,而是说道:“我可以告诉你为什么,但你准备听吗?”

    两人的眼神相触,莫燃似乎明白了白矖的意思,她要真的听了,那就代表着接受白矖的诚意了,起码,在她跟唐甜目前的关系上,她先一步做出破坏了。

    莫燃稍稍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是,我洗耳恭听……不过,我只是听听而已。”言下之意便是,白矖如果有什么要求,她可不做承诺。

    白矖点了点头,“如果我是自由之身,不仅是唐甜,唐家上下,我会一个不留。”

    闻言,莫燃微微挑眉,却见白矖眼中划过冷意,似乎并没有夸张,却听白矖继续道:“可我不能,如果你肯契约我,我可以不动唐家,也可以不杀唐甜。”

    “难道整个唐家都跟你有仇?”莫燃不禁问道,且不说白矖有没有这个实力,就只说他这种杀人不眨眼的语气,也叫人心惊。

    这一次白矖没有说话,双手放在了腰带上,那白玉的卍形对扣一下子打开,衣服顿时松散起来,白矖抽走了自己的腰带,当着莫燃的面宽衣解带起来。

    “你这是干什么?”莫燃惊讶道,有点傻了,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该回避一下,一言不合就脱,这是什么道理?难不成他还打算色诱?

    ------题外话------

    嗷嗷是不是想打我(⊙v⊙)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