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50. 不请自来
    莫燃皱眉,这的确是个问题,神之囚牢她也必须去一趟,更何况,她与张恪几人约定在先,现在连他们具体在什么地方都不知道,她怎么能立刻就走?

    再说了,此行若是回到大齐王朝,与张恪他们见面谁知道是不是就遥遥无期了……

    “关于神之囚牢,你知道多少?或者说,唐甜是冲着什么来的?”莫燃顿时问道。小

    “神族。”白矖说道。

    “神族?”莫燃惊讶道,白矖带来的信息还真是够厉害,“什么意思?你说清楚点。”

    白矖道:“神之囚牢是上古战场时候遗留下来的,具体没有神族被囚禁在那里还没有人知道,但是,在那个战场上,当初损失的神族可不在少数,如今如果要开启,凡是去的人,自然都是冲着神族去的,只不过,具体的动机就不得而知了。”

    “你是说你也不知道吗?”莫燃问道。

    “我早就说过,唐甜是个很谨慎的人,不管是对谁。”白矖道。

    莫燃点了点头,这些已经够多了,“那,唐甜是带着隐士家族的人来的吗?”

    白矖却摇了摇头,“据我所知,这次唐家只有唐甜一个人来,但是,隐世家族却不止唐家派人出来了,另外两家唐家和花家也派了人,只是即便是隐三族,也只有书信往来,很少走动,况且,隐三族并不在同一个位面,到现在为止,唐甜应该也没有跟另外两个隐世家族的人见面。”

    “这就怪了,唐家还真放心,让唐甜单枪匹马的进神之囚牢……”莫燃低声说道,唐甜虽然能力不错,但是在神之囚牢那种地方,光有头脑也是活不下来的。

    “唐家只派了一个唐甜,但并不意味着唐甜会单枪匹马的进神之囚牢,我想,唐甜应该已经有了合作的对象,她很善于借刀杀人。”白矖却道。

    “合作对象?”莫燃微微挑眉,“如果是这样,那这个所谓的合作对象就是在华夏,可是在华夏,唐甜能用的人会是谁?”

    “也许是你意想不到的,关于神之囚牢,所有的事情唐甜都是亲手做的,不会用我,这些也是我猜到的,如果你想知道,我倒是可以调查一下。”白矖道。

    “咳,你做这些不是很危险?”莫燃终于良心发现的关心了一下白矖。

    白矖看了看莫燃,却只是说道:“不会。”

    又聊了一会,白矖趁着夜色离开了,莫燃坐在椅子上,慢慢梳理着这些复杂的信息,想着想着,她愈发意识到,明明她是想离这些复杂的势力远一点,到头来却偏偏搅和了进去。

    起码,想到以后再见唐甜,就有点头疼了……

    第二天,莫燃把可青和将军留在了家里,她自己去上课了,今天上的是剑术课,人很多,莫燃到的时候,好的位置已经被人抢先占去了。

    之所以这么多人,是因为剑术课是首峰之上所有课程之中,唯一一门不限制弟子的课,也就是说,这节课是唯一一门新弟子和老弟子可以一起上的课。

    “莫燃!这里!莫燃看这里!”

    走着走着,莫燃忽然听到人群中有人喊她,转头看去,却见一个小姑娘在人群后面一跳一跳的,莫燃顿了几秒,才想起来那人是谁。

    脚步一转,莫燃走了过去,也因此蹭到了一个好位子,“罗莘师姐,好久不见了。”

    “哈哈,莫燃师妹,见你一面可真不容易,我去你的住处找了两次都扑了空,要不是你来上课,估计都见不到你了,你最近都在忙什么呢?”

    罗莘说着,要不是罗莘如此熟悉热情的话,莫燃都快忘了这个热情的师姐了,莫燃说道:“除了上课,多半在藏书阁,真是对不住了,师姐找我有事吗?下次直接传讯给我,我去找你。”

    罗莘却笑着挥了挥手,“哈哈那倒不用,没什么大事,我就是去看看你过的怎么样……看来你适应的不错啊。”

    罗莘说话的中间顿了顿,有些欲言又止,莫燃大概知道她忌讳什么,虽然刚来的时候那情书风波是风过聊无痕了,但毕竟闹过,罗莘许是在担心这个。

    莫燃笑道:“多谢师姐关心,改日换我去看师姐。”

    罗莘也笑道:“好啊,欢迎,正好我可以带你去认识一些人,下次历练的时候我们可以一起去。”

    罗莘对莫燃是真好,能提出这样的邀请,对于一个新弟子来说是非常难能可贵的,反倒放莫燃有些不好意思了,这几天因为各种事情,她确实吧罗莘忘在九霄云外了。

    两人正说这话,人群之中却忽然传来一阵骚乱,二人看去,却见有几个人在众人的眼神簇拥下走到了前面,即便来的晚,也依旧能坐在最好的位置,来人正是连城、许昭月、厉鸣犴。

    莫燃只看了一眼就收回了视线,只是在她收回视线的瞬间,一双野兽一般的眼神顿时射来,那黝黑的的双眸直直的看向莫燃,过了一会才收回视线。

    许昭月看了看莫燃的方向,转过头笑道:“呵呵,原来如此,真是奇了,这里这么多人,为什么你就能一眼找到莫燃师妹?”

    厉鸣犴一笑,嘴角勾起,即便是笑,也带着几分狂妄的味道,“因为我的心在她那,她在哪,我自然能知道。”顿了顿,厉鸣犴看向许昭月,邪笑道:“就像许师姐,任何时候都能找到连师兄一样。”

    许昭月面上一红,顿时瞥了瞥连城,可连城就好像没听到他们两个说话一样,目不斜视的看着前方,许昭月的眼神暗淡了一瞬,小声道:“厉师弟你别瞎说……”

    “呵呵……”厉鸣犴笑了笑,忽然站了起来,跟许昭月换了一下地方,把许昭月推到了连城旁边,双腿交叠,闲适的坐着,神识中说道:“许师姐,男人可都不会拒绝主动的女人。”

    许昭月瞪了连城一眼,尽量自然的坐在连城身边,虽然他们三人同为掌门的弟子,但是她跟连城相处的时间却很少,连城跟厉鸣犴截然相反,连城很醉心修炼,身边也没有什么女子,他的话很少,往往许昭月跟他说不了几句话就会因为没有话题而中断。

    可许昭月喜欢连城,即便厉鸣犴常常开玩笑,可连城就好像会自动屏蔽一样,好像从来没有听到过,没错面对许昭月的时候,也只有淡淡的‘许师妹’三个字而已,让许昭月挫败无比。

    把许昭月推到连城身边,厉鸣犴收回了笑容,时不时向莫燃那里看看,在他眼里,仿佛人群之中只剩下莫燃一人,只有她银色的头发和不时淡笑的脸,这么久不见,她好像真的一点都没有想他啊……

    上完课之后,罗莘说择日不如撞日,改天再约的话谁知道莫燃是不是又没空,虽然是在开玩笑,可莫燃最近的事情的确挺多,罗莘直接拉着莫燃去了常务司,见了几个朋友,也是天一门的弟子,而且约好了过几天一起历练。

    莫燃回到自己住处的时候,却见将军无聊的趴在小楼的走廊上,尾巴一拍一拍的,见莫燃回来之后顿时撒开腿跑了过来,上蹿下跳的在莫燃身边蹦跶。

    “可青呢?没有跟你玩吗?”莫燃摸了摸将军的头,向楼上走去,脚步在门口微微一顿,才走了进去。

    却见屋内可青站着,厉鸣犴大爷一样坐着,莫燃刚进门,厉鸣犴那眼神便紧紧的锁定在莫燃身上。

    “不知道厉师兄不请自来是有什么事情?”莫燃没什么表情的问道,这么久不见,再见到他的时候,那种头痛的感觉仍然没有消失。

    “莫燃你回来了。”可青说道,他动作很利索的给莫燃到了茶,看起来很高兴的样子,除了厉鸣犴来的时候让他稍微有点紧张,今天一天他都过的很不错。

    厉鸣犴看了一眼可青,转而冲莫燃笑道:“听师妹的意思,是不欢迎我?”

    “那倒不是,只是我以为,厉师兄那么忙,不用专门花时间在这里等我而已。”莫燃说道。

    “呵呵,可如果不这样,就见不到师妹呢……再说了,在师妹身上花时间,不管多少,我都不觉得浪费呢。”厉鸣犴却笑道。

    可青站在一旁,眼神在厉鸣犴和莫燃之间稍稍一转,似乎看出了什么,但始终没有插嘴。

    “厉师兄,你这样说话我会忍不住想送客的。”莫燃直接说道,反正之前更直接的话也说过。

    厉鸣犴摇了摇头,似乎有些怅然的说道:“莫燃师妹,你可真是伤我的心,我忍了这么久没来见你,你竟然一句软话都没有,你是不是觉得师兄的心是石头做的,不会疼啊?”

    莫燃虽然想说你疼不疼跟她有什么关系,但终究忍住了,她深吸了一口气,干脆站起来,面上仍旧很客气的说道:“既然厉师兄这么忙,我就不多留师兄了……”

    厉鸣犴坐着,那双炯炯有神的眼睛似笑非笑的看着莫燃,过了一会才站起身来,他微微逼近了莫燃,笑道:“莫燃师妹,你有没有发现,每次你见到我,都在很着急的赶我走呢,你是在怕我?还是因为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