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52.
    厉鸣犴也看向门口,却见一个身穿蓝色华服的男子出现在门口,身上的每一处都那么一丝不苟,就连头发都听话的垂在身后,好像一张精致的画卷,画里的人就那么突然的站在那里。小

    如此美好的人,那漠然的气质却叫人望而却步,一双眼睛仿佛没有丝毫感情,也没什么能让那眼睛停留的。

    厉鸣犴眼神微微眯了眯,莫燃却惊讶的瞪大了双眼,诧异的看着门口的人,她不是幻觉了吧?

    “鬼……无、无涯?”莫燃迟疑的唤道,顺势推开厉鸣犴走了过去,直到走进一些,她才确定,没错,就是鬼医,不是她幻觉了,是鬼医真的来了!

    莫燃有点反应不过来了,鬼医怎么出现在这里了?这里可是天一门,人多眼杂,鬼医平时连鬼镇的人们都不愿意见,更别说这么热闹的地方了,在莫燃的印象里,鬼医似乎是不太喜欢有人气的地方的。

    莫燃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尤其是还有厉鸣犴在场的情况下,莫燃都不知道是该藏一下厉鸣犴还是该藏一下鬼医还是该继续尴尬厉鸣犴刚才表白的事情,她是指望有人来给她解围的,不是来添乱的……

    “不请我进门?”是鬼医先打破了沉默,他看向莫燃,一双眼睛冷漠而荒芜,可眉间的帝陨却剔透晶莹,阳光下微微闪烁着微冷的蓝色。

    莫燃往旁边让了一步,人来都来了,想那么多没用,再说了,鬼医自己都不担心,她在瞎操心什么?

    “进来吧,你来这里怎么也没跟我说一声?”莫燃问道。

    “以后要问吗?”鬼医走了进来,阳光被关在了门外,鬼医的面容似乎更加清晰,而他的气息也好像更加冷峻了。

    他的话很平淡,一点疑问的起伏都没有,莫燃稍稍一顿,好像除了她去找鬼医之外,每次见鬼医都是意料之外的,他们根本就没有那种相互知会的习惯。

    “不用了,我随便说说的。”想着,莫燃如此说道,她看向厉鸣犴,还没说话,厉鸣犴却是一笑。

    莫燃那一眼,着实有点赶人的意思,厉鸣犴看向鬼医,正待说话,却听鬼医问莫燃:“他是谁?”

    莫燃一愣,虽然厉鸣犴是一个大活人,而且是一个存在感很强的大活人,但莫燃还是很意外,鬼医会‘看到’他,毕竟,莫燃一直觉得,鬼医的眼睛里根本容不下什么人,尤其是不相干的人。

    “他叫厉鸣犴,是我的师兄。”莫燃简单介绍道。

    厉鸣犴眼神一凛,整个人的气息都好像深沉了许多,他也看向莫燃,道:“莫燃师妹,他又是谁?”

    莫燃看了看厉鸣犴,她不知道厉鸣犴现在心里在想什么,但她知道,天一门有没有鬼医这号人物,山门今天有没有来人,这些东西厉鸣犴很轻松就能查到。

    而莫燃敢肯定,鬼医一定不是从山门进来的,她本来想让自己尽量保持低调,可显然,又不凑巧了……

    “他是我的朋友。”莫燃如此说道,再没有多余的介绍了。

    厉鸣犴笑了,显然,他并不满意莫燃这样不公平的介绍,连个名字都没有,他转向鬼医,直接问鬼医道:“阁下如何称呼?”

    鬼医坐着,莫燃和厉鸣犴都是站着,而在厉鸣犴问完之后,那莫名的安静就在几人之间蔓延开来,莫燃在鬼医和厉鸣犴之间左右看看,仿佛老僧入定的鬼医,暴风雨前的平静一般的厉鸣犴,让莫燃夹在中间一阵无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