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85. 四箭连发!
    “就算本太子告诉你,你又能做什么?”离火嗤道。》>》

    “至少我要让她知道,有我陪着她。”厉鸣犴说道。

    离火隐隐哼了一声,不用他传达,莫燃已经听到了,“原来,你喜欢那个女人,只不过,她已经是本……”

    “闭嘴!”莫燃忽然喝道。

    离火哪里被这样命令过,顿时道:“你这个女人凭什么让本太子闭嘴!”

    离火在跟莫燃说话的时候都是刻意避开厉鸣犴的,可是刚才那条件反射下的一句话却忘了这一点,结果在他话音刚落下,厉鸣犴便似有所悟的说道:“她能听到我说话?”

    虽说是问句,但看他的表情却是肯定的,莫燃看向厉鸣犴,那双狭长的眼睛中闪烁着些许复杂,但也只是瞬间,莫燃的视线便转向了手中的灭神弓,她默默呢喃,“能不能出去……就看你了……”

    离火本来还想说些什么,却看到莫燃再一次仔细的观察了那剥魂镜所营造的空间,开始谨慎而认真的后退。

    其实,弓的威力只有在远处的时候才能发挥,这是常识,但是,常识也有被奇迹打破的时候,那就是在灭神弓,尤其是在刑天手里的灭神弓,即便是面对面,那种看似完全无法发挥的距离,只要刑天张弓,对手也没有躲避的余地!

    刑天,灭神弓,只是这两个名字,自古以来在天界的各门仙客耳中那都是噩梦,即便他们已经消失了数万年,这个噩梦依然存在。

    对于灭神弓竟然落在了一个人类女人手中,而且是那么弱的一个女人手中,离火是想破脑袋都想不明白的,所以他好奇,而且这种好奇随着时间的推移在不断的叠加,他想知道,凭什么,莫燃能够拿到这把让无数人闻风丧胆的弓!

    他曾见过刑天张弓杀人,只是瞬间的事情,没有血腥,无所谓华丽,箭羽所到之处,便是命丧黄泉之时,那种死亡才最让人恐惧,快的让人怀疑、这一生的修为难道也敌不过那一根箭?细细想来,真叫人寒入心底。

    可此时,离火很期待,没有了刑天,灭神弓是什么样的?莫燃是不是能张开弓弦?剥魂镜所营造的空间也只有十几平米就而已,在那么狭窄的地方,她又如何发挥弓的长处?

    而莫燃此时也在想,她的脑子正在飞快的转着,空间太狭窄了,距离太近,这样一来射出去的箭很可能会浪费,而以她的修为,能够连续射出的箭有限,一点都马虎不得……

    她再一次看了一眼灭神弓,弓头处高傲的仰着,往下一点镶嵌着五颗颜色各异的珠子。

    只能如此了……

    莫燃心中说着,在跟地缚魔一战那次,灭神弓曾在她手中幻化成剑,可那次是偶然,莫燃并不知道灭神弓是否还能幻化,如果可以,她现在也不必如此束手束脚……

    既然没得选择,那就背水一战吧!

    莫燃运起浑身的灵力,灭神弓顿时更加漆黑如墨,一股磅礴的气息围绕在灭神弓周围,莫燃目光如炬,脚下飞快的移动,向前冲去,同时拉满弓弦,一根漆黑的箭羽忽然出现,而莫燃已经冲到了剥魂镜空间的一角,瞄准了对角的位置,猛地放开!

    莫燃连看到来不及看那一箭,身形便快速的闪开,朝着另外一个方向奔去,再次弯弓搭箭,朝着另外一个角落射出!同样,莫燃再放出第二箭之后,立刻便闪身跑向另外一个方向!

    莫燃的速度已经快到了极致,连放四箭,明明是有先后的,可它们射向剥魂镜的时间,却好像是完全同步的!

    莫燃落在地上,于此同时,只听玻璃碎裂一般的声音传来,随即整个空间都好像震颤起来!

    忽然间,空中悬浮的无数晶石也跟着崩碎,细小如冰雹的小石子落了一地,小黑加诸在这片空间的能量也瞬间消失了!

    莫燃紧握着灭神弓站着,脸色惨白,她看了一眼厉鸣犴,却见厉鸣犴惊讶的看着她,随即大步走了过来。

    “你怎么样?”厉鸣犴问道,他盯着莫燃的脸,手中递过来一瓶丹药,“这是玄元丹,你先吃了再说。”

    厉鸣犴何尝看不到莫燃手里的灭神弓?在刚才的变化发生后,莫燃出现的一瞬间,他就看到了,但显然他跟介意莫燃为何一脸惨白。

    莫燃定了定神,连续使用灭神弓还是让她有些力不从心,好在,她做到了,看了眼厉鸣犴递过来的丹药,莫燃道:“我有。”

    正打算自己取的时候,厉鸣犴已经打开了玉瓶的盖子,倒在手上几颗,只问莫燃:“你自己吃还是我喂你?”

    莫燃一愣,她看了看厉鸣犴,放弃了那自己的丹药,伸手从厉鸣犴手里取过丹药,喂入口中,玄元丹入口即化,这是补充灵力的丹药,药效很快,莫燃立刻便感觉灵力充盈了许多,身体也轻松了许多。

    莫燃的手从厉鸣犴的手心划过,似有若无的触碰,莫燃全无所知,厉鸣犴却盯着自己的手心看了一会,才慢慢握起了手收回。

    “算你有几分本事。”

    这时,却听离火那高傲的声音响起,那声音很真实,不像是刚才那种虚无,莫燃顿时循着声音望去,却见不远处站着一个男子,他抱着双臂,随意却高贵的姿态,一双眼眸似火,嘴角勾起,带着一抹轻嘲。

    他的头发是火一般的红色,长长的落在身后,似是未经打理,却依旧柔顺,只有几缕红发落在身前,似有若无的轻拂过那张精致却高傲的脸庞。

    一身宽松的红衣,腰间随意的系着一根腰带,白皙的胸膛若隐若现。

    离火,离火,名字如此,再看他真人,当真如火一般,从里到外都散发着灼热逼人的贵气。

    “见过离火太子。”厉鸣犴说道,事实上只有口头上的一句话,他并没有任何行动上的表示。

    莫燃则更不会说什么了,她累,身体累,心也累,今天发生的事情和获取的信息,足够她消化很长时间了。

    离火嘲讽的笑了笑,眼神从厉鸣犴身上转移到了莫燃身上,最后看向那把漆黑的灭神弓,火一般的眸子暗了暗。

    莫燃的确让离火意外了,刚才她连射四箭,快如闪电,连眨眼的功夫都不到!他真的没想到,这个女人真的做到了!而事实也证明,灭神弓就是灭神弓,它再一次,有了一个对的主人。

    莫燃不动声色的收回了灭神弓,而恰在此时,一个人影忽然出现在莫燃跟前,他径直推开了离火,一把抱住了莫燃,高大的身体配合的弯下了许多,脸颊在莫燃耳边蹭着。

    “莫莫。”他道,声音低沉,带着某种无言的专注,异常好听。

    莫燃愣了,厉鸣犴愣了,离火也愣了!

    被一个大男人抱着,还抱这么紧,还一个劲的在她脸上蹭,他这么扑过来,莫燃差点都站不稳!视线里摇曳着幽幽的紫色,等他终于蹭够了,抬起头看向莫燃时,莫燃才看到那张白皙的有点过分的脸,红润的嘴唇轻启,他又唤了一声:“莫莫。”

    他的手在莫燃脸上摸了摸,像是很习惯似的,可莫燃才忽然间回神,望着眼前这张俊美不凡却又有点陌生的脸,莫燃在心里暗示了自己好几遍,这是小黑,这是小黑,这是小黑之后……才勉强笑了笑。

    她把他的手从自己脸上拿下来,小黑经常会这样安慰她,可那时候是在她怀里的婴儿,是两只小小的手,可不是现在这样……

    那双紫眸不像小黑那般呆滞,却是一份琉璃一般的纯净,他自然领会不到莫燃为什么拿开了他的手,为什么试图跟他拉开距离,他很自然的往前了一步,让莫燃退后的一步成了徒劳,同时再度把手放在莫燃脸上,轻轻抚摸。

    “莫莫,受伤了。”那双紫眸里有点暗淡。

    看着那细微的神色,莫燃忽然就不动了,她愣了一下,略显苍白的嘴角却是勾起了笑,她也摸了摸他的脸,用她熟悉的姿势,“没事,我不疼。”

    莫燃只是忽然觉得,眼前的人明明就是小黑,她怎么那么笨?亏她还以为,小黑和这个人是两个人!明明那双紫眸里的专注一如既往!

    只是这终究太过离奇了,那个瘦小的婴儿,如何能变成如此高大英俊的男子?

    似是因为莫燃的举动,也许是因为莫燃的宽慰,他笑了,白皙的脸上轻轻的绽放了一抹微笑,那涟漪一般的微波,却晃到了莫燃心里。

    莫燃不禁有些感慨,她的小黑,怎么也走上了祸国殃民的不归路……

    “哥哥……”终于有人说话,打破了莫燃和小黑之间的温馨,莫燃和小黑各自看去,却见离火慢慢走了过来,他光着脚,红衣摇曳之间,白皙的脚若隐若现,他并没有踩在地上,而是在离地面很近很近的地方,凌空而行。

    离火看着小黑,脸上的高傲奇迹般的没有了,却是多了几分委屈,“哥哥,你都没有看到我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