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93. 弃子
    莫燃摸了摸阴童的头,“你什么都知道。”

    阴童下巴一扬,“那当然,这点小伎俩怎么能逃过童童的眼睛?”

    “亲爱的主人,有件事情,得跟你提个醒。”却听鬼王说道。

    莫燃看去,“你说。”

    “华夏几个世家不可信,如若遇到,你需多加提防。”鬼王道。

    莫燃心中一顿,有点惊讶,“你为什么这么说?”

    “他们都是所谓的大家族,家族的利益胜过一切,为此他们有可能做出任何你想不到的事情你的那几个朋友,不就是例子吗?”

    莫燃皱眉,她盯着鬼王,“你是不是知道什么了?难道张恪他们怎么了吗?”

    鬼王踱步到莫燃旁边坐下,胳膊慵懒的支在桌子上,先是看了一眼在莫燃怀疑不停乱动的阴童,竟不急着回答莫燃的问题,而是慢慢道:“阴童,你不是小孩子了,不要总让人抱。”

    阴童一滞,大眼睛望着鬼王,似在察言观色,鬼王大人为什么要这么说见鬼王半垂着眼眸,可那注意力却始终在他身上,阴童才知道自己必须从莫燃怀里离开了。

    慢慢爬出来,阴童小小的身体坐在椅子上,闷闷的想着,明明他就是小孩子,他也没有总让人抱

    没有了阴童在,这样看上去顺眼多了,鬼王这才说道:“看来主人并不知道,你那几个小朋友已经被家族遗弃了。”

    “遗弃?”莫燃惊讶的重复,这怎么可能?众所周知,张恪、柳洋、苏文哲、秦歌,这四人可是华夏年轻一辈当中最出色的几人,是家族的未来之星!家族怎么可能舍得遗弃!

    鬼王漫不经心的点了点头,“亲爱的主人,这种事情你若见多了,就不会这么意外了,会变成这样,只能说,你那几个朋友之于他们家族的价值,已经远远不够了,成为弃子也是理所当然。”

    莫燃的眉头皱的更紧,他还是不敢相信,“那苏雨夜呢?他们现在在哪里?”

    自从半年前分开之后,莫燃一直没有直接收到张恪他们的消息,仅有的几次也是经过苏雨夜转达的,莫燃根本不知道他们好不好。

    他们又知不知道家族对他们的态度?如果知道对于那四个天之骄子来说,这会是多大的打击!

    那苏雨夜是在帮他们?还是只是在隐瞒着她?可隐瞒她又有什么意义?

    “这个苏雨夜嘛倒是有点胆色。”鬼王嘴角一勾,慢慢道。

    莫燃眼中亮了几分,鬼王会夸一个人,说明苏雨夜一定是做了什么让他欣赏的事情!也就是说,苏雨夜应该是跟张恪他们在一起没错的!

    果然,却听鬼王继续道:“苏雨夜必是早有准备的,所以在四个家族想要对你那几个朋友做什么的时候,他才会先一步有所行动。”

    “早有准备?”莫燃道,“这怎么可能?照你这么说,苏雨夜是对家族早有提防?”

    这无论如何都讲不通啊,苏雨夜一直掌管着第三军团,四大家族多年来风平浪静,现在张恪他们到底为什么触犯了自家家族的利益都还不知道,苏雨夜怎么会在几年前、家族尚在太平时期就有所准备?他还能预测未来不成?

    “呵呵”鬼王笑了笑,“亲爱的主人,这就要等到进入神之囚牢,见到苏雨夜和那几个家族之后,才能知道了。”

    莫燃看了看鬼王,“你怎么也对华夏的事情感兴趣了?”

    鬼王捂着心口叹了口气,“亲爱的主人,你怎么就看不到,我这是想你所想啊。”

    莫燃抽了抽嘴角,“那真是辛苦你了。”

    “辛苦倒是不会,不过,如果主人今夜能让我侍寝”鬼王笑道,眼角流溢着漫不经心的邪气,莫燃不等他说下去就蹭的站了起来,同时道:“今天不早了,明天我还要继续赶路,如果你们没什么事情的话,都回各自的放假去吧!”

    那个都字被莫燃咬的极重,而且是盯着鬼王说的,鬼王这厮,越来越没正行了难道是她太没有主人之威了?

    虽然自己的提议被直接推翻了,但鬼王似乎并不在意,他笑了笑,站起身来,“既然主人要休息,我离开便是。”

    鬼王先走了,然后是鬼医,阴童玩着自己的手指,黑葡萄一般的眼睛咕噜噜的转了一圈,抬头看向莫燃,“大姐姐,侍寝是什么意思?”

    莫燃脸色一沉,看着阴童那天真无邪的小脸,真不知道他是真不懂还是装糊涂,可不管怎样,这么好学的阴童她一点都不喜欢!

    “去问鬼王吧。”莫燃说道,见阴童坐在那不动,艳三娘是绝对不可能抱着他走的,莫燃只好抱起他来,往小黑怀里一塞,让小黑把他带走。

    可没想到阴童却瞬间炸了毛,小小的手掌一挥,两道掌风就直逼小黑身上去了,亏得小黑敏捷,放开阴童之后化解了他的掌风,小黑看了看阴童,又看了看莫燃,并不吱声,倒是离火冷了脸。

    “阴童,如果觉得活腻歪了,本太子可以帮你!”离火沉声道,很不高兴阴童对自家哥哥出手,而且自家哥哥还这么让着他!

    “哼,谁帮谁还不一定呢!”阴童飘在空中,抱着手臂,一副小大人的样子,他看了一眼小黑,肥肥的小脸拉的更长了,一眨眼就消失了,完全道歉的意思。

    莫燃一愣,有点反应不过来,阴童这是怎么了?他看向小黑,却见小黑看着他,一双紫色的眸子清清亮亮,相比起婴儿模样的小黑不那么呆滞了,可依旧那么简单。

    就好像以前,不管是阴童抢他的东西还是打骂他,小黑从来不计较一样,那是因为莫燃说道,他不能对莫燃身边的人动杀气,只一次,他能记一辈子。

    这时,艳三娘走了过来,涂着红指甲的手轻轻放在莫燃的肩膀上,笑的戏谑,“呵呵,莫燃啊,你可这没叫我失望啊”

    那语气意味深长,反正莫燃猜不出她是几个意思,只听艳三娘又道:“哦,别管那个死小孩了,他只是看到小黑哦、看到魂落忽然长这么大,他接受不了而已。”

    本来艳三娘也是顺口叫小黑的,可感受到一道极具压迫性的视线之后,她立马就改口了,离火拿莫燃没办法,可不代表拿别人也没办法!

    别说阴童了,就连艳三娘当初知道魂落就是小黑时,也是晴天霹雳一般,想不到那个又黑又小的干尸,竟然是当年名贯三界的尸王魂落!

    “你没事吧?”莫燃看着小黑,还是问了一句,她知道阴童有分寸,但看到小黑这样,莫燃却忍不住心疼了,她仔细看了看小黑。

    这样俊美的小黑让她很难跟婴儿时的小黑联想起来,可不能否认,这的确是同一个人,在知道小黑和离火的关系之后,莫燃是真希望离火把他哥哥带走的。

    她竟然真的那么想竟然也不管,小黑是想跟着她的,而且她也说过,除非死,否则他们不会分开的!她是不是太自私了?

    小黑摇了摇头,表示自己没事,还摸了摸莫燃的脸,“莫莫休息。”

    在小黑的手收回去的时候,莫燃却忽然抓住了他的手,一直一来轻轻松松就能握住的小手忽然变成了一只比她大了两圈的手,莫燃还真有些不太适应

    莫燃看向离火,忽然道:“离火,你以后必是会再回天界的吧?如果到那个时候,小黑不会跟你走的。”

    莫燃是头一次跟离火如此正面的说话,而且是如此认真,那双狭长的眼眸看着离火,虽是一贯的云淡风轻,可离火好像也是头一次仔细看莫燃,这时候的她好像对一切了然于心一般!

    离火嘴角一勾,显的有点轻蔑,“凭什么?”

    莫燃虽跟离火相处不久,但也习惯了他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的模样,只是回以一笑,可语气中的笃定却让离火稍稍意外:“就凭,如果那天界是个好地方,你就不会被关进天一门的塔楼里,我也不会在乱葬岗遇到小黑。”

    一双火一般的眸子眯了起来,离火眼神有点犀利的望向莫燃,半晌,又看了看自家哥哥,却见他的注意力并不在他和莫燃之间的谈话上,而是垂眸看着他和莫燃握在一起的手。

    离火微微一顿,他扯了扯嘴角,转身走了,没有说以后。

    莫燃目送他离开,半晌收回了视线,“小黑也去吧。”

    小黑点了点头,有点依依不舍的放开了莫燃。

    莫燃关上门,只剩她一个人的时候,很多事情才纷纷涌进脑海,她有点不可抑制的担心起了张恪他们,此时她更希望赶紧去神之囚牢了,只有亲眼见到他们,她才能放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