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95. 谁误会谁
    第二天,天还没有大亮,莫燃一行便出城去了,莫燃骑着风狸,其他人的坐骑也不逊色,清一色的高阶灵兽,这个时候自然不会有人藏着掖着。

    他们此行目的地是神之囚牢,赶路要紧,根本不会在途中停留,纵然点仓山内有不少好地方,他们也只是路过。

    高阶灵兽开路的结果便是,他们一路上畅通无阻,即便深入点仓山的内围,也没有什么灵兽出来拦路。

    就在他们行过一处陡坡时,扬尘落处,树影之中飘下两人,这两个人只是身穿简单的行装,一男一女,男的身形壮硕,女的却有些瘦骨嶙峋,高高突出的颧骨和深深下陷的脸颊,让那张脸看上去有点恐怖。

    “二哥,天一门也来了!”那女子说道,声音也略显尖锐。

    “天一门,张家,柳家,苏家,秦家,赵家,李家,炼药工会都来了,就连牧北那个蜘蛛门也有动静,无风不起浪,看来他们是真的在秘密搞什么了……”那男子说道。

    那女子又道:“他们先后分头进入点仓山,而且来的都不是一半人,天一门刚才领头的那一男一女小妹可是见过,就是天一门二十峰主之一,如此匆匆赶路,我才不信他们没打什么如意算盘!二哥,我们现在怎么办?”

    那男子略作沉吟,说道:“马上给大哥他们传信,就说我们已经到了点仓山,让大哥定夺,我们现在尽量跟住天一门!”

    那女子笑了一声,“是,小妹这就通知大哥。”

    待那干瘦的女子送出一道传讯符之后,两人也不召唤灵兽,身形一闪,先后飞射出去,远远的缀在天一门众人的后面。

    那女子传声道:“二哥,半年前西南镇结界动荡之后,虽是复原了,但一直有传言,因那次动荡,神之囚牢出现在了西南镇,只是一直没人知道地点而已,你说,他们此次都来点仓山,是不是奔着神之囚牢来的?”

    那男子说道:“极有可能,哼,这些一流世家,将几个禁地全部控制在自己手里,若是这神之囚牢真的出现了,恐怕以后也没咱们的份儿!

    神之囚牢可是上古就留下的秘境,指不定有多少宝物就埋没在内,小妹!你我打起精神,别跟丢了!”

    ……

    三天后的晚上,莫燃一行宿在一处山脚下,各自搭起帐篷,入夜后的森林是一种带着危险的静,偶尔会传来灵兽嘶吼的声音。

    正巧今夜也是莫燃和厉鸣犴守夜,两人靠在一棵古树上,面前不远处是一堆被掩埋起来的火堆,微微冒着些白烟。

    风狸卧在莫燃身边,尾巴有些惬意的一摆一摆的,许是因为回到了久违的森林,它的心情不错。

    “你睡一会吧,有我守着就行了。”厉鸣犴道。

    莫燃看了看天色,她抚摸着风狸雪白的毛发,显得有点心不在焉,“我不困,而且用不了多久就天亮了。”

    “还有好几个小时,你确定吗?”厉鸣犴却道。

    莫燃只是点了点头,厉鸣犴看向莫燃,忽然道:“你是不是有心事?”

    莫燃抬眸,“我能有什么心事?你怎么这么问?”

    厉鸣犴一笑,“这还用说吗,你的心事都写到脸上了,你是在想神之囚牢的事情吗?你我现在可是并肩族战的师兄妹,不会连这个都愿意跟我说吧?”

    莫燃看着厉鸣犴,见他嘴角带笑,这人笑起来的时候其实很开朗,有一股子不拘一格的豪气,再加上他立体深邃的五官,的确很迷人,单凭这副皮囊,在天一门拥有那么高的的人气也不意外。

    只是他跟莫燃从认识开始,便带着一股子侵略性,才让莫燃那么反感,可多了解一些,莫燃发现,她对他的确有一点偏见,但莫燃并不承认那是她的问题,而是厉鸣犴自找的。

    不知是故意转移话题,还是莫燃突发奇想,却听她忽然问道:“厉鸣犴,听说你伤害过不少良家少女,欺骗过不少女孩儿的感情,是不是真的?”

    厉鸣犴看这莫燃,慢慢笑了,显然,莫燃主动说起了一个他很喜欢的话题!那双凌厉的眼中都带了笑意,“怎么忽然问这个?”

    她在介意吗……厉鸣犴想问,但又克制住自己不能问的这么直白,否则这难得话题就会终止了。

    “我只是好奇。”

    莫燃无所谓道,感觉上,厉鸣犴不像是传言中那么风流的人,这一路走来,他们这群人可一点都不低调,明里暗里对厉鸣犴献殷勤的女修者更是不少,其中不乏姿色出众的,但厉鸣犴好像根本没正眼瞧过。

    如果他真的像传言中那般,至少也要像阳炎那样,拈花惹草信手拈来才是。

    可如果不是,那些传言又是怎么来的?

    “你这么问,定是因为怀疑传言不实,我们认识这么长时间,你觉得、那是不是真的?”厉鸣犴问道。

    莫燃耸了耸肩,笑道,“我就是不知道才问你的,你直接告诉我不就好了?不管你摧残过多少良家少女,我又不会说什么,反正你在我印象里也就那样了。”

    “呵呵,那样是哪样?难道传言会比你看到的更有说服力?我明明那么洁身自好,除了想摧残你……别人我可是连想都没想过。”

    厉鸣犴嘴角一勾,见莫燃神色古怪,说完后立刻补充道:“虽然,到目前为止还是你在摧残我。”

    莫燃却依旧眼神古怪的看着厉鸣犴,不由的说道:“如果说要相信眼见为实,那我就没什么话说了……”

    厉鸣犴却是一怔,莫燃那一副她懂了的样子让他莫名的不安,直觉上她想的完全不对,厉鸣犴顿时道:“你想到什么了?”

    “咳,没什么。”莫燃摇了摇头,转过头去把玩风狸的毛发了,她总不能告诉厉鸣犴,她可是听过他墙角的吧?而且从头听到了尾,在房梁上待了那么久……

    厉鸣犴心思电转,他在想是不是有什么被他忽略了?见莫燃不太自然的模样,厉鸣犴心中一顿,忽然问道:“我身材怎么样?”

    “还不错。”莫燃脱口道,那天刚开始没看到脸,但那身体却没少看,却是很有看头。

    空气忽然间就安静了,莫燃抚摸风狸的动作也是一顿,反应过来之后差点咬掉自己的舌头!她这不是不打自招了吗?可是……厉鸣犴怎么会忽然问这个!

    而在莫燃背后的厉鸣犴却笑了,笑的邪肆无比。

    莫燃不太敢回头看厉鸣犴,她慢慢站起来道:“呵呵,我、我忽然觉得挺困的,你先守着,下半夜我来,哦,风狸留着陪你。”

    说完,莫燃便直奔自己的帐篷去了,那脚步比正常时候快了许多。

    厉鸣犴的视线一直追着莫燃,直到她进了帐篷,他才慢悠悠的收回,摸了摸下巴,他对今晚两人的谈话满意极了……

    风狸睁开眼睛,悠悠的看了一眼厉鸣犴,又闭上了,哎,恋爱中的人都喜欢傻笑吗……人类的感情可真复杂……

    厉鸣犴一个人守夜,到了下半夜时,厉鸣犴方才把风狸留在那里,自己去找莫燃了,他倒不是要叫莫燃去接替他,只是因为惦记着两人不久前的谈话,厉鸣犴越来越觉得,一定是莫燃对他有了好感,所以才会过问这种事情。

    这让厉鸣犴很高兴,他有点等不及天亮了,如果莫燃睡了,他就只看一眼便好。

    只是他走近莫燃帐篷的时候,却微微顿了顿脚步,恻然听了听,为什么他好像听到一些异样的声音?他绝不相信那是呻吟,而且是来自莫燃的帐篷?

    脚步不可抑制的加快,厉鸣犴掀开帐篷走了进去,刚刚踏进的脚便踩到了一件衣服,而且从门口开始,散落着好几件衣服,看起来有男有女。

    厉鸣犴几乎愣在了门口,一双鹰隼一般的眼眸瞬间锁定了不远处那厚厚的被子下纠缠的两人,厉鸣犴的脸色顿时青的不能再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