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96. 非礼勿视
    此情此景,任谁都不会往纯洁的方向想!凌乱的衣服,被子里隐隐传来的呻吟,他来的不是时候吗?

    厉鸣犴不知道正常人遇到这种情况应该是什么反应,反正他一动都动不了,胸口窜起一阵无名火,他真的很想去掀开那张被子,看看下面到底藏着什么人!既然既然她需要,为什么宁愿找别人也不去找他!

    可一双脚却像是被钉在地上,厉鸣犴的眼中冒着火,拳头握的咯吱响,他就那么死死的盯着那团被子,都不知道过了多久,直到被子下面传出一个虚弱的声音,他才渐渐有了反应。樂文

    “怎么是你?”这是莫燃的声音,只是听起来很虚弱,声音很低。

    “怎么不能是我?”这是一个男子的声音,略显低沉,厉鸣犴确定他没有听过这个人的声音,他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可不管他是谁,厉鸣犴现在只想先打了再说!

    “你先放开我。”莫燃又道,如此无力的声音,听在厉鸣犴耳中却是无比的香艳和暧昧,虽然他想过莫燃可能跟他的霊有过那种关系,可想象的跟见到的却是完全不同的两码事!现在他简直嫉妒的想杀人!

    “下次办事,能不能先把门关好了。”厉鸣犴终于忍不住出声,咬牙切齿的说道,亏他还在满心欢喜的等了半夜,结果就让他看到这个!简直是一盆凉水当头浇下,从头凉到了脚,心口也隐隐作痛。

    那被子方才掀开少许,露出了里面的人,那个男子雌雄莫辨的脸显得有些妖异,长长的头发铺在身下,露出了一双尖尖的耳朵,一双碧绿色的眸子看了过来,他掖了掖被子,似在挡着莫燃。

    可厉鸣犴还是看到了,莫燃趴在他身上,漂亮的银色长披散着,没有抬头。

    厉鸣犴眼眸一沉,“白矖?”

    厉鸣犴自然知道白矖,他是唐甜的霊,经常跟着唐甜,却好像从来不开口说话,厉鸣犴现在根本想不明白为什么这个人会出现在莫燃床上!唐甜向来荒唐,难道是唐甜送给莫燃的?

    本就很不爽的厉鸣犴立刻迁怒了,唐甜怎么样他管不着,可带坏莫燃就是不行!

    “大半夜钻一个女子的帐篷,你倒也理直气壮。”白矖反唇相讥,看到厉鸣犴怒气冲冲的样子,他就知道他想歪了,但他并不打算去纠正他。

    “唐甜知道你在这里吗?”厉鸣犴直接道。

    “那你是觉得我们在暗通款曲吗?”白矖反问。

    厉鸣犴鼻子里哼了一声,他终于动了,一步一步的往前走去,“平时不见你说话,我还以为你是哑巴,没想到,你还挺能说。”

    白矖看着他走近,道:“我不仅能说,还能打,而且我想我有必要提醒你,你打不过我。”

    厉鸣犴嘴角轻蔑的勾了勾,这是他第二次听到这样的话了,第一次对他这么说的人也是莫燃身边的男人、鬼医,“谁打不过谁,那要打了才知道。”

    这时,却听莫燃说道:“出去打。”

    那语气依旧虚弱,可却有种置身事外的感觉,厉鸣犴盯着那银色发顶,气的胃疼,他在这气的没处发泄,她却一点都没当回事?厉鸣犴真想撬开莫燃的脑袋看看,她到底是怎么想的!

    而撬开莫燃的脑袋他是做不到了,可是被她那无所谓的语调气的直接上前掀开了两人的被子!结果立刻便是一愣!

    他本以为,被子下面一定是非常香艳的情形,他就是做不到转身离开也做不到当做没看见,反正都伤心了,更刺激一点他也不会有感觉了,可结果、香艳是挺香艳的,可好像又不是他想的那么回事!

    莫燃是趴在白矖身上,淡薄的里衣也凌乱不堪,可再凌乱,那也是穿在身上的!白矖也是一样,并没有像他所想的那样光裸着。

    “你们”厉鸣犴开口,却不知道想说什么,他总不能说,难道你们什么都没做?

    白矖却是皱了皱眉,感觉到莫燃的身体敏感的颤抖着,他把被子重新盖在她身上,可他自己却是出来了,吧莫燃放好之后,他才捡起地上的衣服,当着厉鸣犴的面慢慢穿了回去。

    厉鸣犴这时才看清了莫燃的脸色,她闭着眼,似是疲惫之极,可她并没有睡着,因为那眉头始终不舒服的皱着,脸色也惨白异常。

    厉鸣犴顿时上前,摸了摸莫燃的额头,触手冰凉,比正常的体温低了许多,厉鸣犴不由看向白矖,“她怎么了?”

    白矖看了他一眼,却没有说话。

    “她怎么了?我问你话呢!”厉鸣犴又道,顿了顿压低声音道:“刚才是我误会了,这件事回头再说,你先告诉我她这是怎么回事?明明前半夜还好好的!”

    白矖已经穿好了衣服,他又从被子下拿出莫燃的手探了探脉,确定她已经没有大碍,才转向厉鸣犴,“我凭什么告诉你?”

    厉鸣犴皱眉,仔细看了看白矖,他在唐甜身边的时候,厉鸣犴还真没有多注意过,除了有点好奇唐甜会契约到这么强大的霊之外,再没有别的想法了,可他万万想不到,白矖竟然会跟莫燃扯上关系!

    而且,他感觉得出来白矖对他的威胁,也就是说,白矖对莫燃,根本不是粗浅的皮肉关系,至少,他喜欢莫燃!

    作为一个有了主人的霊,白矖到底是什么意思?唐甜又知道多少?

    停顿半晌,厉鸣犴才慢慢道:“凭我能随时出现在她身边,而你不能。”

    这话正中了白矖的难处,没错,他的确不能随时出现,可白矖却道:“用不着。”

    就算他不再,也有鬼王和鬼医,今晚要不是他算准了时间一直等着,莫燃也许就会叫鬼王回来了,好在,莫燃她自己也有点躲着鬼王,要不然有鬼王和鬼医两人一起拦着,还真轮不到他。

    厉鸣犴对莫燃什么心思他又不是不知道,人脆弱的时候很容易依赖一个人,莫燃身边有他们几个就够了,他犯不着再招一个人过来。

    厉鸣犴还想说什么的时候,却见白矖的身体闪了一下,而白矖皱着眉,看着他快速说道:“不要打扰她,让她睡一觉就好了。”

    堪堪说完,白矖就消失了,厉鸣犴看着他离开的地方,他想,白矖是被唐甜召唤回去了。

    半晌,厉鸣犴看向莫燃,只一会的功夫,她的神色已经好了很多,厉鸣犴坐在地毯上,看着莫燃的睡颜,竟有种没来由的无力感。

    他的手轻轻挑起莫燃的银发,垂下眼帘,心道:你到底还有多少事情,是我不知道的

    厉鸣犴当真寸步不离的守了半夜,第二天清晨,莫燃刚一正眼就看到了拄着下巴悠悠看着她、也不知道那个姿势维持了多久的厉鸣犴,莫燃脱口道:“你不用去守夜吗?”

    厉鸣犴道:“你都这样了你觉得我可能放心去守夜吗?”

    莫燃顿了顿,她想起昨天晚上怎么回事了,灭之麒麟给她打下的灵魂印记昨天晚上出现了,是白矖帮她封印的莫燃拧起了眉头,不由得伸出手看了看,那手心光滑依旧,此刻什么都没有。

    可这个鬼东西,到底什么时候才能消失?

    自从那次她自己从噩梦中走出来之后,灭之麒麟似乎觉得自己的力量受到了挑衅,往后每次出现,带给她的痛苦一次更比一次剧烈,每次醒来莫燃都有种劫后余生的感觉。

    也许是因为她自己的修为有所长进,心境也有所提高,鬼王帮她封印了灵魂印记之后,再次出现的时间延长了,这也让原先本来还算规律的半个月变的不稳定起来。

    所以这两天她都在担心,那个灵魂印记又该出现了,果然,是昨晚

    “告诉我莫燃,你怎么了?”却听厉鸣犴问道。

    莫燃看向他,却见那双凌厉的眼睛里一丝不苟,他在很认真的问,如果得不到答案,后果也许有点严重

    “没事啊,你看我,现在很好,而且不能更好了。”莫燃道,她坐了起来,伸了伸胳膊。

    可厉鸣犴的眼神却顿时转向她的身体,被子从莫燃身上滑了下去,露出了只穿了里衣的莫燃,柔软的衣料贴在身上,勾勒出相当美好的上围,领口歪着,露出了半边性感的锁骨和大片白皙的肌肤,银发略显凌乱,美人晨起,无处不透露着慵懒和性感。

    莫燃注意到厉鸣犴的视线,抽了抽嘴角,顿时抓起一件衣服往厉鸣犴脸上扔去,厉鸣犴慢悠悠的取下盖在脸上的衣服,还拿近了闻了闻,一笑,“这是你的衣服。”

    莫燃眨眼睛已经站在地上,而且披上了备用的道袍,正系着扣子,厉鸣犴有点遗憾的看了看莫燃,心想这衣服穿的真快

    莫燃则道:“厉鸣犴,如果你没有这么变态,我们还能好好相处。”

    厉鸣犴也站起来,“我哪里变态了?哦,我喜欢的女人那个样子站在我面前,难道我还不能多看两眼?”

    “你不知道非礼勿视吗?”莫燃道,虽然早已见识过厉鸣犴的厚脸皮,可他把这话说的这么理直气壮,还是让她自愧不如。

    “当然知道。”厉鸣犴道,“可是刚才那么突然,我怎么可能想得起来?”

    莫燃眯着眼,看着厉鸣犴不语,厉鸣犴察觉莫燃快生气了,立刻道:“好吧,刚才是我的错,下次,我争取想起来,非礼勿视。”

    虽然他认错了,可这话听着怎么也那么不对呢?哪里来的下次?什么叫争取想起来?!

    见莫燃似乎还不满意,厉鸣犴只好道:“刚才那是意外,我又什么都没看着”

    厉鸣犴觉得自己是冤枉的,他守在莫燃床前几个小时,可是一点歪心思都没有的,刚才莫燃无意间展现的模样,他忍不住多看几眼不挺正常的吗?他能控制住自己不对莫燃动手动脚就不错了

    越听越不对劲,莫燃也不指望厉鸣犴主动跟她保持距离了,天都亮了,她还是快点出去,一会让其他人看到他们两个都没守夜而是在她的帐篷里,指不定又要传什么绯闻了。

    可莫燃刚一转身,厉鸣犴又道:“你不肯告诉我昨天晚上是怎么回事也罢,既然让我知道了,我就一定会弄清楚的。”

    顿了顿,厉鸣犴又道:“对了,昨天晚上来找你,本来是想告诉你,你上次听的不是我的墙角,看到的人也不是我,我的身材的确很好,如果你愿意看,我随时可以脱干净让你欣赏,而且不需要非礼勿视,你可以看个够,不用躲在房梁上那么麻烦。”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