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02. 救莫非
    莫燃也是一愣,如果只是为了解她的尴尬,莫非完全没有必要这么说……“我可以这么说吗?”

    莫非道:“当然可以。”

    莫燃一顿,莫非这么说,是把她当妹妹看吗?

    听着两人的对话,厉鸣犴更觉奇怪,又看了看苏雨夜,只有他一个人听不懂吗?

    正在这时,许多人都向着平台中央走去,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到了那里,几个家族的人也开始聚拢。

    苏雨夜适时的解释道:“是要合力破阵。”

    “合力破阵?所有人吗?”莫燃道,因为所有人都动了,这个阵法是有多大,要这么多人合力破之?

    “是。”苏雨夜点了点头,刚才李家老祖已经说过要众人如何配合,莫燃没注意,他却听到了。

    “我得去前面了,一会千万不要自己闯进去,等着我!”莫非说道,他说话的时候直视着莫燃,直到看着莫燃点头答应,他才转身往前走去,莫非会这么说是因为,他还记得在地下城之时,莫燃孤身闯进去的时候那毫不留恋的背影……

    莫燃和厉鸣犴也转身往回走,打算返回天一门的阵营,只是刚刚走了几步,脑海中就忽然出现一个平稳而低沉的声音:

    “这个阵法名叫万灭阵,是祭祀用的阵法,阵法有九个祭区,需要九个祭区的人一同吟诵祭词才能开启阵法,但歘、氺、風三个祭区是死祭,在死祭之中的人是万灭阵的祭品,会随着阵法的开启灰飞烟灭。”

    莫燃脚步猛的停下,厉鸣犴奇怪的看向莫燃,却见她只直直的站在原地,脸色莫名的有些冷凝,那双狭长的眼眸则是变的深不见底。

    “你怎么了?”厉鸣犴问道,可莫燃没有说话。

    那个声音、是鬼医的,莫燃抓住他的神识问道:“也就是说,在那三个祭区的人一定会死是吗?”

    “嗯。”鬼医肯定的回应。

    莫燃知道鬼医一定在人群中的某处,但她根本没心思去找了,更来不及问这个万灭阵的细节,只是猛的掉头往回走,挤开人群一直朝着石台中间走去。

    厉鸣犴皱了皱眉,他四处看了看,只是觉得疑惑,却也没想通怎么回事,只是没怎么犹豫的跟上了莫燃。

    莫燃一边走视线一边在底面那些符文上搜寻,果然,这里有明显的区域划分,每个区域上面所绘的纹路都不一样。

    莫燃找到了歘、氺、風三个祭区,同时也看到了站在歘那个祭区的莫非!她直奔着莫非过去,当她抓住莫非的手时,莫非很意外的看向莫燃,“小燃,你怎么过来了?”

    “咦,这是你那妹子?怪不得刚才见不着你。”金刚寂就站在莫非前面,听到动静时回头看过来,见到莫燃时显的有点意外。

    与此同时,另外一个阴毒的视线也锁定在她身上,却是天目山老巫。

    此时众人差不多都已经各自就位打算破阵了,很多人都看到了莫燃和厉鸣犴两个本该在天一门阵营的人跑到了散修的阵营。

    莫燃无法在这么多人面前跟莫非解释什么,她只是说道:“莫非,你跟我走。”

    莫非、厉鸣犴、金刚寂甚至更多的人都奇怪的看着莫燃,不管金刚寂的名声是怎么样的,莫非可是金刚寂的徒弟,现在也是一副僧人打扮,莫燃就那么拉着莫非的手让他跟她走,这副情形看在众人眼中可就有点变味了……

    厉鸣犴的眼神也不由的在他们紧握的手上掠过,就算你俩是兄妹,牵牵手什么的,也最好不要吧……

    “怎么了?”莫非问道,隐约觉得莫燃来的很急。

    莫燃还没说什么,主持阵法的李家老祖便问道:“怎么回事?”

    莫燃看向说话的人,那老祖真实年龄且不说,可他看上去也只是中年男子的模样,他的神情平静无波,可莫燃不相信,他会不知道这是什么阵法,这个阵法凶险在哪里……

    如果不知道,怎么会那么巧合的……歘、氺、風三个祭区的人都是散修?所以,家族之人突然改变主意让这些散修都留下,只是正好需要一些祭品而已?

    莫燃微微垂眸,怕泄露了眼中的不屑,她平静的说道:“前辈,进入神之囚牢之后还不知道会不会传送在同一个地方,他是我兄长,我希望他跟我一起。”

    那李家老祖只是淡淡的看了莫燃一眼,道:“这个你可以放心,这个阵法是定点传送,所有人都不会分散。”

    莫燃握着莫非的手紧了紧,许多人都盯着她,就连恒清圣人也站出来几步,说道:“莫燃,鸣犴,回来。”

    厉鸣犴看了看莫燃,虽然不知道莫燃为什么这么坚持,但既然是莫燃希望的,他就希望能如她所愿,于是说道:“师傅,莫燃师妹跟她的兄长分别已久,就是让他们一起,也无甚要紧吧?”

    这时,天目山老巫那沙哑诡异的声音却道:“原来是兄妹,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什么狗男女呢,一个和尚和一个女子拉拉扯扯,成何体统……”

    虽然很多人都误会了,可天目山老巫说出来却极为难听,而在她说完之后,顿时感觉好几道极为凌厉的视线停在了她身上,那危险的气息很轻易的传给了天目山老巫,天目山老巫握着拐杖的手都顿时紧张起来!

    她抬起头,那双浑浊的双眼警惕的四下望去,却一点痕迹都没找到!天目山老巫心中惊疑不定,那种危险的感觉深入骨髓,她知道,刚才盯上她的,绝对是修为远远高于她的人!天目山老巫隐藏在乱发下的双眼变幻莫测,最终握着拐杖向后退了几步,此行,她大概得万分小心了。

    “想去就去,你不是来找妹子的吗,难道你这小子这个时候反倒惦记起你师父来了?”金刚寂说道,那大嗓门根本不需要别人如何努力就听的清清楚楚,他倒是根本没考虑天一门会不会再带一个外人。

    “老和尚……”莫非皱了皱眉,正想说什么的时候,莫燃却接过了他的话,对金刚寂说道:“大师,还请您跟我哥随我一起走吧,进入神之囚牢,我自保尚且吃力,定然顾不了我哥,您……”

    莫燃笑着,意思不言而喻,她当然是要金刚寂也离开这里的,虽然是金刚寂逼莫非做了和尚,可他待莫非却是真的好,她知道,以金刚寂的身份和性格,让他跟在恒清圣人屁股后头是肯定不行的,即便恒清圣人威望更甚,可他也有他的骄傲,所以莫燃才以拜托他的口吻说。

    恒清圣人却是看向莫燃,那双淡漠的眼睛似乎并无变化,可涟漪和祝奇然两人却上前两步,对莫燃道:“莫燃,快回来!”

    涟漪的口气已经有点严厉了,可莫燃并没有放开莫非。

    “小子,愣着干什么?快点去!别在这耽误事。”却听金刚寂说道,他大手拍在莫非肩膀上,转而又对莫燃道:“哪里都是一个样,和尚我可不想跟一群年轻娃娃混,一会自会再见,这小子也是我徒弟,和尚我不会让他这么早死的,他还没接我衣钵呢,你就放心吧!”

    莫燃抬头看向金刚寂,她在犹豫……可僵持在这里,她可能连莫非都救不了了。

    “多谢大师。”莫燃垂眸,沉声说道,说完便拉着莫非走了,不顾涟漪和祝奇然不赞同的视线。

    “小燃……”莫非皱眉唤道,莫燃拉着他的手用了极大的力气,那跟她面上的淡定全然不符,他不知道莫燃在紧张什么。

    “莫燃。”这一声是涟漪叫的,她拦住了莫燃,意思很明显,天一门哪能允许带一个外人?

    莫非看了一眼涟漪,他在哪里倒是无所谓,只是他现在不懂,莫燃为什么这么坚持?他觉得其中有隐情,所以对于涟漪的不欢迎他选择了忽略。

    “涟漪峰主,我不会影响门派的阵法的,可我哥在我身边,我才能安心。”莫燃抬眸笑道,没有表现出不满,她在尽量让涟漪平静的接受。

    闻言,莫非却是低头看了看莫燃,狭长的眼眸微微闪烁。

    涟漪还是很喜欢莫燃这个弟子的,她知道莫燃做事情向来有分寸,也觉得莫燃说的是实话,可在这件事情上,可不是她能做的了主的,于是下意识的看了一眼恒清圣人。

    “啧啧,莫燃,你家哥哥为什么也这么……特别?而且你的嘴巴可真够严的,有这么俊的哥哥也不早点跟我说一声。”

    这时,唐甜走过来,勾着莫燃的脖子说道,她的眼神戏谑的看着莫非,又凑近莫燃耳边悄声说道:“莫燃,你哥哥真的是和尚吗?戒色吗?”

    闻言,莫燃脸上顿时有些黑线,也只有唐甜才会把话说的这么绝,那脑子里装的也永远是带颜色的东西,和尚要戒的多了去了,你为什么偏偏问起是否戒色?

    “唐甜,你可别动我哥的歪心思。”莫燃也沉声说道,唐甜这个人真的是个坏人,从里到外都是蔫坏的,可她从来不粉饰自己的坏,她毒害多少人莫燃都可以当做没看见,可唯独对莫非,她想都不能想!

    “呵呵,莫燃,你想到哪里去了?我只是想提醒你,你家哥哥如果戒色,是不是得注意一下,男女授受不亲?”唐甜笑道,下巴轻点,斜睨着莫燃和莫非握在一起的手。

    莫燃一愣,低头一看,顿时有些尴尬的放开了……所以,她现在才知道众人关注的到底是什么,也才反应过来,她跟莫非刚才一直是手牵手的……

    “涟漪峰主,就要开始破阵了,莫燃带来的是她的亲哥哥又不是什么外人,我们还是不要因为这点小事耽搁了正事吧。”唐甜转而对涟漪说道。

    而这时,恒清圣人已经转身回到了天一门所在的阵营,这便是默许的意思了,莫燃想,也许是唐甜的话起到了作用……而涟漪也自然不会再阻拦,几人这才一同返回。

    站在人群中,莫燃向对面欻那一区,金刚寂高大的身影很显眼,在她的能力范围内,她选择了只救莫非一个人,莫燃的心沉了沉,她也是个坏人。

    “亲爱的主人,有我在,你想做坏人都做不了。”忽然,鬼王的声音在莫燃脑海中响起,像是知道莫燃此刻在想什么一般,莫燃这才一怔,立刻回道:“你可以救金刚寂?”

    “当然,这可是亲爱的主人希望的。”鬼王慢慢道,莫燃沉默了,她早已习惯了自己的事情自己解决,所以在刚才两难的时候,压根就没有想到鬼王。

    鬼王他们几个定是混在散修当中的,他们想要从那三个死寂的区域离开,定然是有办法的……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