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04. 莫非,你别认错人!
    “我们传送到一处也是有缘,敢问几位如何称呼?”张家的六长老站出来问道,他问得是鬼王几人,他的修为是元婴期一层,而鬼王几人表现出来的修为却高于他,他自然不能怠慢。

    “呵呵,你是在问我们吗?”艳三娘说道,她的表情很不好,笑起来有些阴森的味道,那六张老看在眼中,以为是艳三娘对他们有意见,顿时脸色也冷了一些,殊不知,艳三娘这样完全是因为手勒着她脖子挂在她背上的阴童。

    “正是,这神之囚牢危险重重,我们还是一起走为妙,既如此,我们总得知道几位如何称呼吧?”那张家六张老说道。

    艳三娘的表情并没有好转,只是不耐烦的应了一声,然后道:“叫我艳三娘便可,这几位嘛,大公子、二公子、三公子、四公子。”

    而她的手也依次指向鬼王、鬼医、小黑、离火。

    “童童是小公子!”艳三娘刚说完,阴童就探出一个脑袋补充,可是,童童你不知道你已经把自己的名字暴露了吗!

    张家六长老的脸色更冷了,这算是什么介绍?莫非让他们堂堂家族中的长老去叫那几个人公子?

    那边张家六长老在鬼王他们那里碰了钉子,其他人却是已经开始研究这个荒芜的地方了,一点生气都没有,沉闷的令人窒息,有冷静的人已经先一步意识到,万灭阵只存在于神之囚牢之外,这里根本没有出口!

    莫燃的视线却是转向另外一边,那里站着几个打扮怪异的人,他们统统披着黑色的斗篷,大大的帽檐几乎把整张脸都埋在下面,莫燃几乎能肯定,那是血杀和他蜘蛛门的人,他们、果然也进来了。

    “小燃。”这时,莫非叫了她一声,莫燃看向莫非,眼神询问他怎么了,莫非却摸了摸莫燃的头,道:“是不是把你哥当傻子了?”

    略带些无奈的语气,那双狭长的眼睛里却是宠溺和温柔的神色,莫燃微微仰着头,当时就愣住了,半天都没有回神,过了一会,她才道:“莫非,你没认错人吧?”

    莫非却笑了笑,他是莫非,莫燃很清楚,可他的眼神却让她恍惚,她曾经被许多这样的眼神包围着,那是她的爹爹、娘亲,还有家中的许多长辈,莫燃是在他们所有人的纵容下长大的,可这些、早已在她前世死的那天,一起消失了,再也没了……

    “莫非,你别认错人!”忽然,莫燃又说了一遍,可跟刚才却是全然不同的语气,刚才是小心而恍惚的,这一次却是冰冷而清醒的,她绝对不会把自己的幻觉跟现实混淆。

    某种时候,莫燃是一个理性到变态的人,要不然,她也不会在家中遭遇那么可怕的变故之后,还能一步一步坚定的走到今天!

    所以,如果莫非只是想让她来充当一下他的正牌妹妹莫燃,那她是绝对不会配合的!而那样的莫非,即便莫燃能理解他,也会对他失望透顶。

    被莫燃冰冷的话一激,莫非放在莫燃头顶的手一顿,紧接着就加大了力道揉了揉,那雪白的头发也被他揉的凌乱起来,莫非更有些无奈的说:“所以,你是真当我傻了……你血脉里跟我流的是不是同样的血,现在还重要吗?我没有了家人,而你叫莫燃,做我莫非的妹妹你很不愿意吗?”

    莫燃刚刚清醒的脑子顿时又浆糊了,莫非这是什么意思?

    而莫非笑了笑,似乎是在笑那么精明的莫燃为什么偏偏在某些时候变的很呆?他伸手抱住了莫燃,道:“做彼此的家人吧,你想干什么,都有我陪你。”

    如今的莫非跟几年前的莫非早已不一样了,他修了道,也许、也可以说是修了佛,虽然金刚寂压根就没把他往得道高僧那个道上引,可他到底是离开俗世了

    不同于那些从小就在修炼的环境中出生长大的人,莫非可是个根正苗红的新世纪的青年,他以为自己会完成学业然后立业成家,生老病死,过完人生匆匆几十年,然后人死灯灭、尘土一粟。

    可他所有的认知却在二十二岁那年颠覆了,他以为会一辈子在一起的父母就那么突然的离开了,他一脚踏进了另一个世界、一个跟他二十二年来构建的世界观完全不同的地地方!

    他也兴奋过,为可能会拥有的力量狂热过,可在经历过几次死亡的绝望、看过了前一刻还说笑的同伴下一刻便死于刀剑之下后,他再也不觉得那是一个美好而友善的世界了。

    他开始想回到那平凡的二十二年,有家人,有朋友,有无忧无虑。

    在他从苏雨夜那里得知他的妹妹在找他之后,他曾想不顾一切回去找她,可他却很害怕,如果把唯一的妹妹也拉进了这个可怕的世界,那该如何是好?他妹妹虽任性,可到底是他的亲妹妹,他希望她有平法而完整的一生。

    去地下城找莫燃,那是因为从苏雨夜那里得知,他本以为的平凡的妹妹、早已那么耀眼了,他再也等不及,找到了她。

    可是,命运再一次耍了他,那不是他的妹妹,即便有着很相似的容貌,即便所有人都叫她莫燃,那也已经是另外一个魂魄了,他活在世上唯一的一点小希望也破灭了,他、没有家人了。

    离开地下城的时候,他没有告诉莫燃,他不喜欢这种尔虞我诈、刀光剑影的修炼世界,更不想跟着疯和尚金刚寂念一辈子经,当一辈子不伦不类的和尚。

    他父母的仇莫燃已经报了,他已经没有遗憾了,与其不快乐的活着,不如死了……

    当他站在雪山之巅,差一点就迈出去的时候,金刚寂却告诉他,世间万物皆有因果,你就不想想,此莫燃与彼莫燃,真就没有丝毫关系吗……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