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14. 莫燃很生气
    面对如此变故,最震惊的莫过于莫燃了,她了解星圣,别说是给一个人下跪了,就算是口头上服软,都绝对不可能!可是现在,他却对离火如此近乎卑微的恭敬!

    而莫燃还是鬼医给他解释过之后,她才知道二十八星辰使跟离火之间的关系。

    事情总是这样巧合,一环套一环,根本来不及让她选择,不久前她还在回避着离火作为青门太子的身份,现在又猝不及防的知道了、他这个太子,原是废太子。

    莫燃揉了揉眉心,“无涯,难道你没想过,这种事情我并不想知道吗?”

    鬼医看了看她,“可你总会知道的,躲过今天,还有明天。”

    莫燃看向鬼医,“你好肯定,你是不是什么都知道?难道你还有特殊的能力,比如预知?”

    鬼医却道,“我只是比你知道的多。”

    莫燃点了点头,笑道:“没错,你比我知道的多,你们都比我知道的多,我不否认,但是,这种感觉并不好。”

    鬼医看着莫燃,她笑的很随意,可是却带着些许嘲讽,她很少表现自己的负面情绪,甚至会让人觉得,她根本就没有负面情绪!现在这般,实在是罕见。

    鬼医微微抿唇,却是没有说话。

    鬼王把这些都看在眼里,纤长的手指轻轻摩挲着下巴,心想无涯这是撞枪口上了,莫燃对于鬼域、天界的戒心很重,就连他平时都尽量让莫燃忽略他的身份,主动跟莫燃去聊,那必然是没有好结果的。

    不过,看到无涯如此,他怎么会承认,他乐见其成呢

    “起来吧,领什么罪?如果你现在仍然有困杀刑天的能力,本太子便承认你是星辰使,可现在,本太子饶你一命,但这危月令”

    离火说着,伸手虚空一取,那危月令便从星圣手中飞到了他手里,离火捻着危月令,继续道:“本太子收回!”

    星圣顿时抬头看向离火,面露震惊,但很快,脸色唰的变白,他盯着离火手中的危月令,失神不已,半晌,他颓然的跌坐在地,“属下明白了。”

    那样子,更像是经历了什么晴天霹雳一般的打击,莫燃从来没想过,星圣那样的人也会有如此颓丧的时候,整个人沉闷的几乎了无生气!莫燃不由的想,那危月令对于星圣来说,难道这么重要?

    刚这么想着,却见星圣忽然手握成掌,举手便想自己的头顶拍去!莫燃惊了一下,瞬间闪身过去,劈手挡开了他,不可置信的喊道:“你干什么?你竟然想死?!”

    莫燃看着星圣,眼中聚集着愤怒,“我救你一回,你他妈现在却想自我了结?”

    这恐怕是所有人第一次听到莫燃爆粗口吧,也是第一次见她如此愤怒,那逼问的气势让本来失魂落魄的星圣也有瞬间的愕然。

    “莫燃,我”星圣看着莫燃,好像这个时候才想起还有其他人在场,刚才那一心寻思的心思也冲淡了些,可他依然痛苦的解释:“莫燃,你不懂”

    可莫燃根本不打算听他说,她只是冷笑一声,道:“是,我不懂,我不懂你星圣为什么没有了危月令就生无可恋,我不懂你作为危月使有什么禁忌,但你这条命是我救下的!你想死可以啊,麻烦你滚远一点再死!最起码不要在我面前!”

    星圣被莫燃吼的有点慌,莫燃不曾这么对一个人吼过,可那眼中流露的轻视和失望,却足以让星圣心慌不已,那感觉就好像,即便他还活着,在她眼里,他已经一无是处了!

    “莫燃,你听我说,这是规矩,星辰使是死士,一旦我没有了星辰令,等同于”

    星圣语速很快的解释,他脑子里也很乱,从他出生起,他就拥有很多不属于他的记忆,那些记忆不管不顾的储存在他的脑海里,随着他的成长,他也很早就知道了,他是危月使,是青门太子的死士。

    可没有人告诉他,在小小的华夏,他该如何去修炼,如何如找主人,如何继续当这个危月使?他也想过,忘记危月使这个身份,在华夏简简单单的过一辈子,可一旦产生这种想法,他便会生不如死,那身份就好像是紧箍咒一样,无时无刻不提醒着他,他是谁。

    可到底是经过了不知道多少代的传承,危月使早已今非昔比,他根本不知道他能不能等到二十八星辰使重聚,能不能等到太子回归,有时候他比谁都迷惘,也许只是等到哪天,他死了之后,危月令传承给下一代,而在那之前,他除了等,什么都做不了,因为他的命、不是自己的。

    所以在离火刚刚收回危月令的时候,脑海中根深蒂固的死士守则告诉他,他已经没必要活着了,就好像一种条件反射,他根本来不及去想,在这个世界,他还有没有留恋的人,有没有留恋的事。

    可在莫燃冲他吼的时候,他慌了,他还不想死,莫燃是他的第一个朋友,第一个对他说我信你的人,只有在跟莫燃在一起的时候,他才会觉得自己是有生命的,无论是高兴不高兴,都是有自己的情绪的。

    他跟莫燃真的是两个极端,莫燃有过第二次生命,她失去了太多重要的人,所以才把生命看的比什么都重,她把星圣当朋友,所以才会出手救他,也是因为如此,她才会这么生气!

    也许,正是因为莫燃活的太真实了,才会让星圣格外的想要靠近,人总是想靠近自己没有的东西,以求慰藉。

    莫燃却是看向黑漆漆的谷底,鬼王忽然走过来揽住莫燃的腰,笑道:“亲爱的主人,这神之囚牢的入口开启可是有时限的,我们是否要下去?”

    鬼王没有安慰莫燃,他知道莫燃不需要,所以很聪明的转移了话题,而星圣的话也就那么被打断了。

    莫燃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冷静下来,她好像很久没有这么激动了,目光转向谷底,眼眸深处是谁都无法动摇的坚定,“去,为什么不去?这一刻,我等很久了。”

    “呵呵”鬼王不禁笑了,他侧头看着莫燃,他发现,他真的很喜欢看这样的莫燃,他的心,似乎别烫到了

    鬼王身体前倾,带着莫燃一块从悬崖边上跳了下去,风声在耳边呼喝,鬼王的凑到莫燃耳边,语带笑意,“亲爱的主人,我们像不像在殉情?”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