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32. 夺契!
    在唐甜的鞭子追过去之前,莫燃的箭已经离弦而出!因为太快,那黑色的箭羽尖端所过之处,像是将整个空间都撕扯开来!发出一阵呜呜的低鸣!

    灭神箭已出,任谁都不可能快过它!

    唐甜惊愕的瞪大了双眸,她只来得及感受到那濒临死亡的煞气!那仿佛被世间最强的禁制捆缚的惊慌!她来不及做出反应,更来不及动!在那细微的脸眨眼都来不及的时间里,她唯一能有的只是一个绝望的意识、其命休矣!

    “轰——”

    盛世滔天!灭神箭深深的没入那大理石铺就的地面,势尤不减,冲出了一个巨型的坑!尘土碎屑下雨一般落下,众人不由向远处撤去,目瞪口呆的盯着灭神箭落下的地方。

    莫燃也飞身落在地上,面无表情的看了一眼前方,又低头看了看手中的灭神弓,那黑气依然丝丝缕缕的缠绕在表面不肯退去,灭神弓气势凌然,莫燃竟感觉到这弓此时有着一股类似畅快淋漓的感觉,对于这一次的‘活动筋骨’,也许它很满意。

    而此时,莫燃已经有了很清晰的感觉,灭神弓可以是弓,也可以是剑,甚至只要她想,它可能还会幻化别的形态,莫燃不清楚怎么会忽然有了这样的转变,但她自己给自己的解释是、也许这灭神弓本就是可以幻化的。

    莫燃将灭神弓收回了轮海,这才看向唐甜。

    没错,的确是唐甜,她此时正站在那灰尘渐渐散去的深坑边缘,半垂着头,看不清神色。

    灭神弓箭无虚发,莫燃的箭术亦无需置疑,刚才那一箭本来可以轻轻松松要了唐甜的命,可是就在她拉弓的瞬间,她已经在神识中让鬼王救唐甜了,虽然那时间短的不可思议,但莫燃知道,鬼王能做到。

    她不杀唐甜,只是要兑现诺言。

    莫燃开口,看着那几十米神坑对面的人,“唐甜,我赢了。”

    她肯定的宣布,这不需要丝毫质疑,所有人都知道,唐甜更明白,她缓缓抬起了头,眼神中混淆的凶狠退去了许多,多了些复杂,最终她只是讥笑一声,“没错,你赢了。”

    唐甜的眼神讥讽的瞟向白矖,继续道:“这个霊,也归你了。”

    说罢,她盯着莫燃,似乎在等着看,莫燃要如何将白矖和她之间的契约解除。

    莫燃点了点头,径直朝着白矖走去,而白矖直挺挺的站着,那双早就变成深绿的眸子一眨不眨的看着莫燃,看着她一步一步的走近,白矖觉得,这里所有的人都不见了,所有的声音都消失了,只剩下那个浴血的女子,缓慢而坚定的朝着他走过来。

    他听到了咚咚、咚咚——有节奏的起伏,那是什么声音?白矖想了几秒中,恍然而惊讶的发现,那是心跳声,他的心跳声。

    莫燃在白矖面前站定,她微微抬起头看着白矖,她的眼神他应该能动,她来兑现诺言了,白矖动了动手指,嘴唇也动了动,但脑海中空白的很,不知道该做什么,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是莫燃先开口,她问:“你愿意我的霊吗?做我不离不弃的伙伴?”

    白矖点头,他道:“我愿意。”

    他等这一天已经很久了,这似乎就是他预想中的结果,可又有哪里不一样,白矖想了想,如果非要说,那也许是心情,现在的他,比想象中的更兴奋,更期待。

    莫燃深吸了一口气,忽然掐诀,口中也快速念着咒语,而莫燃的脸色也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苍白着!很快,从莫燃心口的位置飞出一滴红!莫燃的脸色几乎退成了青色,身体也晃了晃。

    “莫燃!”

    “大姐姐!”

    “小燃!”

    几声重叠的叫喊,众人惊讶而惊恐的盯着莫燃,她在做什么?竟然在引自己的心血!

    没错,此刻那漂浮在莫燃眼前的一地鲜红的血液,正是莫燃的心血!心血对于任何人来说,都是难以估量的珍贵,一般来说,没有人会草率的引自己的心血出来,陪着元气大伤不说,修为都有可能倒退,失一滴心血可能需要十几年甚至更久的时间来补回!

    而莫燃现在竟然做出取心血这么疯狂的事情!

    离的最近的白矖瞳孔猛缩,不可置信的说道:“莫燃,你……”

    可莫燃只抬了抬手,制止了其他人的担心和白矖要说的话,她只对白矖道:“你不要反抗我。”

    白矖深深的看着莫燃,点头,“好。”

    莫燃正了脸色,用法术将那滴心血送入了白矖的眉心,她的掌心贴上他的额头,缓缓的念出了契约的咒语。

    轮海中漂浮着的妖禁仿佛被唤醒,契约篇慢慢打开,一道金光从天而降,打在了白矖和莫燃两人身上,契约之力源源不断的涌入了白矖的神识之中!

    然而,那契约之力刚刚进入,便受到了强硬的阻拦!那是白矖跟唐甜早已缔结的契约,它像个守护领土的野兽,凶狠的亮出了獠牙,不让莫燃的契约进入!

    而莫燃也根本没有却步,催动神识和灵力,一点一点的推进!

    冷眼观察着的唐甜也受到了波及,她清晰的感受到她和白矖之间的契约在不安的颤动,连带着她的脑海中也传来一阵阵的钝痛!

    莫燃一鼓作气的往前推,根本不敢分心想别的,她要契约白矖,就只能快!

    她取心血又不是闹着玩的,也当然知道失去心血也会让她元气大伤,可是她要面对的、一个是世间最霸道的霊之封印,一个割断已经成型的契约,另外一个,是本身就强悍异常的白矖,这抢夺一事,是万万不能马虎的!

    契约是以鲜血为媒介的,可高级的契约,却只能是以心血为媒介,因为心血的稀有和纯粹,它有着更加强悍的搭桥能力,在她修为不足的情况下,这是她必要的手段!

    妖禁的契约决计是世间最霸道的!即便缓慢,莫燃的契约之力也毫不停滞的一点点的取缔着原有的契约!

    莫燃、唐甜、白矖三人都在经受着煎熬,可白矖仿佛没有感受到疼一般,在金光之中,他依然一瞬不瞬的看着莫燃,看着她毫无血色的脸,看着她凝重的神色和紧紧皱起的眉,他想,这一定是他见过最美的风景。

    对于旁观的人来说可能只过了几分钟,可对于当事人来说,却漫长的无法计算,莫燃的契约之力攻城略地,直至完全替换了唐甜原有的契约!

    唐甜晃了晃,杏眼幽深的望着莫燃,而莫燃和白矖之间那金光忽然大放!耀眼的让人几乎看不清被笼罩在其中的两人!

    二人脚下出现了契约阵纹,一阵浩浩荡荡的天地之力降下,符环绕,契约已成!

    白矖的眼神一直钉在莫燃身上,在契约结成的一瞬间,他还顾不得整理体内波涛而至的力量,便双臂伸出,接住了终于脱力的莫燃!

    跟唐甜打了一场,又用了一次灭神弓,其实用灭神弓倒也不会对莫燃造成多大影响,只是在中途她用神识操控灭神弓金蝉脱壳、反败为胜的时候,才真正耗费了大量的神识,再加上引出心血、契约白矖,莫燃的神识几乎耗尽!

    契约虽结成了,可契约之力仍然源源不断的来往于白矖和莫燃之间,白矖的力量不停的蹿升,莫燃体内更是翻江倒海!

    白矖虽然之前和唐甜有契约,可唐甜的契约太狭隘,无法纵容白矖全部的力量,使得他的一半力量几乎都被强行冻结,而妖禁的契约之力广博浩瀚,在让白矖的力量得以释放。

    契约之力反馈给莫燃的是横冲直撞的修为,可莫燃此刻精疲力尽,即便知道要马上整理体内的灵力,可依然力不从心!

    白矖扶着莫燃坐在地上,双手快速的贴上莫燃的胸膛,帮她疏离经脉。

    看到这里,唐甜冷冷的勾了勾唇角,双拳紧握,可她深知愿赌服输的道理,此事已成定局。

    转而看向苏雨夜的阵法,此事阵法已经完成,宏达的禁制出现子在所有人的脚下,龙隐肚子上的四个兽口喷出了强烈的光!一道呈白色,一道呈蓝色,一道呈青色,一道呈金色!

    此事几个家族老祖已经是一脸死灰,而本该同样绝望的唐甜却诡异的勾了勾唇角,她看向后方,一直不曾动过的血杀,她开口,无声的说道:“该你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