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34. 两不相欠
    张恪穿着一件白衫,有着长长的衣摆,那衣摆之上绣着的是精致的孔雀翎,而一头长长的墨发更是快到腿弯了!至于那张脸,一双凤眸深邃,薄唇微扬,美的令人窒息!

    以前的张恪温柔里带着邪气,是个表里眼中不一的人,可现在就好像披上了一层神光,翩翩公子,高贵脱俗。

    再看柳洋,精干褐色衣衫,长长的头发被一个金色的束冠高高束起,一双眼睛亮若星辰,熠熠生辉,即便换了一副装束,也没有影响他那满身的英姿勃发。

    秦歌的变化该是最大的吧,青衫绿发,仙气出尘,比之原先那总是时尚考究的穿着,恍若变了一个人。

    而苏哲,墨发及腰,用一根青色的带子简单的系着,紫衣华贵,腰间的素带将那劲瘦的腰际够了出来,衬得他英武不凡,以前的苏哲多数时候都规规矩矩的穿着西服,又加之低调,莫燃一直觉得苏哲身上的墨气息很重,可当真是人靠衣装,但是换了装扮,这气质就大不相同。

    “你们回来了。”愣了一会,莫燃笑道。

    柳洋低头迅速的看了看自己,接着立马跑到了莫燃跟前,大笑不已,“哈哈哈,是啊,我回来了!小爷我回来了!莫燃你快掐掐我,我该不会做梦吧?”

    柳洋看起来很兴奋,把脸凑到了莫燃跟前,束起的发尾从身侧垂了下来,他抓着莫燃的手放在自己脸上,示意她快点掐。

    而莫燃也如她所愿,在那棱角分明的脸上掐住一块肉,手中用力。

    “嘶——疼疼疼,莫燃你真掐啊!”没想到莫燃下手还挺狠,柳洋顿时直起了身体,摸了摸自己的脸,不过脸上的笑容却丝毫不减,就那么盯着莫燃不懂了。

    众人忽然见到这忽然出现的四人,仔细一看,似乎也都认出这四人了,几个老祖的老祖此时像是霜打了的茄子,已经彻底绝望了。

    而其他人则是看着柳洋咋咋呼呼的跟莫燃亲近,然而拉着莫燃的小手不懂了,就差执手相看泪眼了。

    厉鸣犴先是皱了皱眉,又是摸了摸下巴,好嘛,原来潜在的情敌还不少,他真是放松的太早了……

    就在莫燃也被柳洋笑的一头雾水的时候,柳洋总算停了,他放开了莫燃的手,却忽然倾身抱住了莫燃,长长的手臂将莫燃拥进怀里,抱的密不透风,柳洋埋首在莫燃的脖颈,低沉的声音道:“莫燃,再见到你真好。”

    莫燃一怔,柳洋的话中带着莫名复杂的情绪,细细算来,他们分别半年,可那感觉却像是沧海桑田!孤寂的让人心颤。

    莫燃忽然用力的推开了柳洋,想看看他的表情,可呈现在自己面前的脸依然是干净明亮的笑脸,是她的错觉?

    “卧槽!为什么我的头发变成了绿色?这问过我同意吗?卧槽难看死了!我要染头发!我要剪头发!我要我帅气无比的金发!”

    不等莫燃再细细探究,忽然听到一阵崩溃的大叫,莫燃循声望去,却见秦歌扯着自己的头发,一副深受打击的模样,仙气十足的模样顿时荡然无存。

    莫燃抽了抽嘴角,柳洋却落井下石一般的大笑着过去,“哈哈,我刚才就看到了,秦歌,你可是树妖,不绿你绿谁?不过,你要是顶着这一头绿草出去,那不就等于昭告天下你家里出大事儿了?哈哈哈……”

    “出你大爷的大事!你才出事了呢!”秦歌愤恨的大吼,这厮教养良好,很少说脏话,可这会都连续两次怒骂了,可见他对现在的发型是真的不满意。

    莫燃抽了抽嘴角,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这头顶的绿色在悠久的历史长河里也是有深刻的寓意的,可明明那么漂亮的头发,象征着生命的绿,偏偏被这么扭曲了……

    “让你久等了。”

    正在这时,身边响起一身问候,莫燃侧头看去,却是张恪,他的发丝从肩膀上倾泻下来,把那张美如冠玉的脸衬得温柔缱绻,他笑着,嘴角和眼里都是暖意,莫燃想,这个时候他心里所想和表现出来的、是一致的。

    “回来就好。”莫燃道。

    这半年来他们经历了什么,现在又是什么情况,这些都不急知道,重要的是,她再次看到他们了,不用担心他们是不是被家族困住甚至暗害了,不用瞎猜他们遇到了什么困难,不用担心一别之后后会无期了,这就够了。

    就在这时,地面忽然晃动了起来,头顶本来快止住的落石忽然掉的更欢快!那些微缩版的江河忽然决堤,山川崩裂!空间很快就激烈的动荡了起来。

    “这里怕是要崩溃了。”莫燃稳住身体,沉声说道,这里的核心禁制已经被摧毁了,也就没什么存在的必要了。

    而鬼王等人也一起聚拢了过来,他垂眸看着莫燃,“亲爱的主人,该走了。”

    莫燃点了点头,她看了看其他人,视线在触及到努力降低存在感的赵菁和赵恒身上时停住了,她道:“稍等一会,出去之前,还有点小事得办妥了。”

    莫燃向赵菁走去,而赵菁左躲右闪,最后藏到了那个散修身后,不敢迎视莫燃,事到如今,她已经悔的肠子都请了,她以为只要在神之囚牢,动手杀莫燃的机会肯定一抓一大把!

    可她万万没想到莫燃已经那么厉害了!她身边的深不可测的高手又那么多!心中陡然升起强烈的嫉妒!凭什么?凭什么她一个籍籍无名的散修能被那么多强者青睐?还有那么多美男环伺?

    莫燃冷笑了一声,看向那个连跟她对视都不敢的女人,“赵菁,你不是一直在等今天吗?现在怎么,怕了?”

    经过莫燃跟唐甜的那一场比试,虽然不愿意承认,但是赵菁知道,她不是莫燃的对手,李家的老祖已经被那个野兽一样的男人扭断了脖子,她已经没什么人可指望了。

    思及此,赵菁掩去了眼中的怨毒,抬头看向莫燃,她道:“莫燃,你这是说的什么话?我们之间即便有些误会,但现在我们是同门弟子,那些误会就让它过去吧。”

    那语气竟有些讨好,到了这个时候,她除了求莫燃饶她一命已经别无她法了,识时务者为俊杰,先保命再说……

    ‘唰——’

    莫燃手中陡然出现一把长剑,“别惺惺作态了,我没空跟你废话。”

    等了半年,已经够久了。

    说罢,莫燃猛的刺向赵菁!而赵菁眼中的怨毒汹涌而出,狠狠的看了莫燃一眼之后转身便跑!而站在她前面的那个散修竟然劈手接下了莫燃的招式!

    一击即退,莫燃提剑打量着眼前的散修,也不废话,“既然你出现了,那就陪你的徒弟一起吧,五毒老祖。”

    那散修眼中闪过惊讶,显然没想到莫燃竟然知道他是谁!下意识道:“你怎么知道?!”

    他的下意思反应已经承认了他的身份。

    “你不必知道了。”莫燃冷冷道,五毒老祖其实是赵菁的师傅,这件事外界并不知道,赵菁杀赵芳菲也是毒杀,这些在地缚魔查到五毒老祖的踪迹时,莫燃就猜到了七八。

    五毒老祖脸色一沉,他深知,今天免不了拼死一搏了,他知道,就算没有徒弟赵菁惹出来的麻烦,他们今天也不可能顺顺利利的离开神之囚牢,没有人会给他们这个机会。

    五毒老祖伸出了手,不,准确来说是爪子!那人类的手像是鹰爪一般,而且满是淬了毒一般的黑色,忽然杀向莫燃!

    “地缚魔。”莫燃只低声叫道,而就在五毒老祖以为能打到莫燃的时候,一个身影鬼魅般出现在莫燃跟前,抓住了那只丑陋的爪子,那乱蓬蓬的头发之下露出一双血腥的眼睛,稍稍一动,五毒老祖的胳膊已经生生被拽了下来!然后被地缚魔像垃圾一样扔了。

    “快点处理干净。”莫燃在地缚魔身后吩咐,地缚魔说了声“是”之后,就在五毒老祖毫无准备的情况下,只手穿透了他的轮海,拔出沾满血腥的手之后瞬间就追到了逃走的赵菁面前,如法炮制。

    五毒老祖和赵菁死时的表情都是一模一样的,惊恐和不可置信,他们绝对想不到,两人会死的这么没有准备!

    “莫燃我可以把今天发生的事情都忘了,不,是今天以前所有的事情,我都不记得了!我没害你,求你饶我一命吧!”

    这时赵恒忽然喊道,他惊恐的望着莫燃,全然没有了以往那高高在上的李家三公子的模样,不过他仍然是比赵菁聪明的,知道逃跑无用,咚的跪在了地上,竟然朝着莫燃砰砰砰的磕起了头。

    而莫燃,看都没看。

    那求饶的声音也很快被地缚魔掐断了。

    李家三人都死在了这里,莫燃之前惹下的麻烦算是解决了,他们想在神之囚牢伺机杀她,她又何尝不是?

    不知道是不是这些天接受的信息太多,再面对赵菁时,莫燃已经没有了耐心,什么栽赃嫁祸、什么家族恩怨,莫燃忽然觉得无聊至极。

    莫燃想,在鬼王他们眼里,这些人应该都是跳梁小丑吧?连眼神都懒得施舍的那种。

    “哈哈哈哈,你们都去死吧!谁也别想离开这!”忽然,粗嘎阴冷的大笑声传来,莫燃看去,才发现入口处不知道什么时候站着一个人,说话间她双手掐诀,忽然朝着那些江河湖海连连击出!

    本就摇摇晃晃的空间顿时地动山摇!这回不只是落石头了,整个穹顶都发出细细密密的轰鸣声,灰尘如大雾一般笼罩下来!‘天’要塌了!

    莫燃皱眉,发现那个发疯一样的老妪却是天目山老巫!她以为她死在别处了,没想到竟然也进了这里,而且不知道在入口处守了多久了!

    “地缚魔!杀了她!”莫燃喊道。

    “是!”地缚魔身影一闪,飞快的窜了过去,煞气凝成了剑,将天目山老巫从头到脚劈成了两半!

    “轰轰轰……”

    忽然间,整个穹顶都压了下来!莫燃正抬头看着,视线却忽然被一双华丽的翅膀挡住了!那翅膀通体漆黑,冷峻而高贵,莫燃腰间一紧,只见那翅膀稍稍一振,掀起了排山倒海一般的能量!

    而鬼王硬是在密闭的阵法中撕开了一个口子,无形的能量门被强制打开,只一会,莫燃便再次落在地上,只是已经没有了什么地动山摇,她盯着那双翅膀收不回视线。

    “呵呵……亲爱的主人,你喜欢我的翅膀。”鬼王在莫燃耳边说道,肯定的语气,虽然如此,他还是收回了翅膀,不愿让过多的人猜测他的身份。

    “咳。”莫燃轻咳一声,相比起妖孽无比的鬼王,那翅膀太华丽太炫目了,的确很惊艳,可她并不愿亲口承认这点,故意转移注意力向别处看去。

    果然,她已经不再刚才那迷宫阵法中了,这里青灰色的天,仍然在神之囚牢,许是刚才鬼王在无序的空间里强硬的打开了虚无之门,其他人都跟着出来了,包括四个家族的老祖和恒清圣人,当然还有赵菁、血杀。

    不远处忽然出现几道气息,莫燃看去,却见忽然多了是一个人,长墨已经激动的迎了上去,他们看了看众人之后,向鬼王一拱手,正要说话,鬼王却忽然抬手制止了,“有话以后再说。”

    那十一人相视几眼,便一个字都没说。

    “你先放开我。”莫燃道,奇怪的看着鬼王,他抽什么风,不但死死的箍着她的腰,还用那双谜一样的眼睛注视着她,她想动都动不了。

    “阴童,做事。”鬼王没有听莫燃的,他依旧盯着她,却是吩咐阴童道。

    阴童努了努嘴,“是”,然后闪身去了几个老祖面前,

    想到刚才死了的几人,四个老祖以为阴童要杀人灭口,顿时也杀气凛凛的祭出了法器我,阴童哼了一声,懒得解释,他倒是想杀人,可是大姐姐希望留着这四个人的狗命,他就大发慈悲,不杀了,可他们的记忆、却得留下来!

    鬼医亲自走向了恒清圣人和唐甜,二人都是聪明绝顶之人,当然知道鬼医为什么而来。

    唐甜眼眸一沉,忽然喊道:“莫燃!你我朋友一场,我厌恶霊,白矖给了你我也不会说什么,你若真讨厌我,帮我这一次,从此两不相欠!”

    莫燃顿时看去,却见唐甜一双杏眼沉沉的望着她,她是着急的,可也是冷静的,她知道自己加上恒清圣人也不是那个男人的对手,而她唯一的希望、就是莫燃!

    莫燃皱眉,这个要求真的让她为难了,今天的事情鬼王是打定主意不让任何外人知道的,唐甜不是什么省油的灯,放着多少是个威胁……

    莫燃看向鬼医,不知道他原本打算怎么做?

    鬼医似乎看出莫燃的疑问,略带冷意的声音淡淡道:“醉梦。”

    醉梦是蛊,是消除记忆的蛊,将蛊虫放进对方的脑海中,随着蛊虫的成长,记忆会被不停的吞噬,被下蛊之人的记忆会慢慢倒退,一年、两年、三年、十年……一直退化到初生婴儿时的空白。

    这蛊虫莫燃知道,唐甜也知道,而唐甜比莫燃更着急,“神之囚牢内不该说的我一个字都不会透露!莫燃,我发现重誓如何?”

    唐甜的眼神始终盯着莫燃,她的目标很明确,就是要从莫燃身上要那一线生机!否则被下了醉梦,就算留着命,还有什么用!

    说着,唐甜也不等莫燃点头,径自举起两指发誓:“天地道法,玄黄诸神,地狱幽冥,人间游魂,列者俱睹,修者唐甜在此发誓,神之囚牢内所见所闻一个字都不会向他人提起,如若违背誓言,永绝轮回,身投地狱,魂入火海,永世不得翻身!”

    话落,却见一束黑色的光打在了唐甜身上,带着威严的天道,汇聚成一个烙印一般的符,隐入唐甜体内不见,而唐甜目光灼灼,“莫燃,这样可好?”

    莫燃看了一眼鬼王,却见鬼王只看着她,好像别的事都跟他无关一样,莫燃有转向唐甜,重复她的话:“两不相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