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43. 打架斗殴
    这口诀充满着正义之气,凛冽的战意只是念着口诀都能够震撼人心,莫燃反复的念着,她很想体会到那种为了族人战斗到最后一刻,守住最后一片领地的战意!可是她想不出来,即便反复的让自己假象那种环境,依然无法做到!

    莫燃知道她遇到了瓶颈,而且是功法上的瓶颈,没有人会给她答案,她只能自己去找!

    血龙吟,血龙吟……她该如何做,才能让那些游离在世间的龙魂为她所用?

    血龙吟是音攻,也是召唤术,用起来极其耗费神识,即便她是在意识中,也依然如此,莫燃一遍一遍的尝试着,她已经能够发出龙吟,可也仅此而已,完全没有达到血龙吟的真意!

    莫燃疲惫的坐在了地上,连意识形态都感觉到了疲惫,她的身体一定更糟糕!这血龙吟她已经练习了不下一百遍,可除了龙吟之外,再无突破了!

    莫燃深锁着眉头,她看向了漂浮在识海深处的妖禁,就不能再多点提示吗?每次在她觉得她已经可以召唤血龙的时候,在那千钧一发之时却是功亏一篑!她始终想不出她到底欠缺在哪里……

    她想继续练习,可是现在的状态连龙吟都快维持不了了,别说是召唤血龙了,莫燃盘膝打坐了起来,想让自己稍微休息一会,而且她也只能休息一会……

    不知道过了多久,也不知道在多少次的失败之后,莫燃累的趴在地上,她已经有点焦虑了,因为她在意识形态中的确待的太久了,像是开启了一个死循环,在找不到破解的办法时,她自己已经很抗拒这种不断重复的练习了。

    莫燃知道这种想法很危险,对她现在的状况一点帮助都没有,可依然无法克制那种情绪的滋生和不断扩大,以至于让她越来越疲惫,意识形态的她竟然也感觉到窒息一般的难受!

    她试过几次离开识海,可根本出不去!

    就在莫燃趴在地上昏昏沉沉的时候,神识中却传来一阵波动!莫燃睁开眼睛看去,视线中似乎冲过来一个人,可是她以为自己产生了幻觉,在她自己的识海中,怎么可能出现别人?

    然而有人在扶起了她,不停的叫她的名字的时候,莫燃的视线好不容易聚焦,有点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的人,“白矖?怎么是你?”

    “别说那么多了,先跟我出去!”白矖说道,他的语速很快,像是很着急一样。

    莫燃还是很奇怪,白矖怎么可能进入她的识海?可此时,白矖已经搀扶着她站起来了,手中掐诀,莫燃只感觉眼前一闪,紧接着身体一软,乏力的感觉充斥着四肢百骸,那是很真实的感觉,她已经从识海中出来了,在自己的身体里醒过来了。

    “白矖,怎么回事?”莫燃问着眼前的人,可后知后觉的发现,既然白矖在她跟前,那身后抱着她的人是谁?

    而很快,后面那人就说话了,“蠢女人,只晋级了那么点而已,就差点把自己弄死,还有没有比你更蠢的人了!”

    这嫌弃的语气,除了离火没别人了。

    莫燃没力气跟他斗嘴,而且,就算他语气不好,莫燃仍然知道,刚才怕是白矖和离火救了她。

    “你晋级结束之后已经又过了快二十天,非但没有醒,而且状况越来越差,我发现你的意识并不在身体里,才冒险让离火配合我,送我进你的神识找你,还好找到了,你是怎么回事……算了,现在先别说这个了,你先睡一觉,你的身体太虚了。”

    而白矖刚刚说完,莫燃就歪着头昏睡过去了,她实在太累了。

    “蠢女人!”离火叫了一声,发现莫燃是睡着了之后,那火红的眼睛奇怪的波动了一下,然后看向白矖,“你还冷着干什么?快把这个出女人从本太子身上弄走啊!”

    莫燃靠在离火怀里倒是睡的全然忘我了,可离火不自在了,明明之前这个蠢女人还跟他蹬鼻子上脸,他还没有找她算账呢,结果回来就救了她一命,现在她竟然还这个舒服的睡在他怀里!这买卖亏大了!

    白矖看了离火一眼,小心的抱起了莫燃,把她放在了她自己的床上,盖好了被子,这才走出去。

    此时离火已经舒舒服服的靠在了沙发上看电视了,电视里正在播放某个古装电视剧,男女主正在相爱相杀,虽然那剧情可算是狗血的很了,可离火竟然连续看了好几天了。

    白矖坐在了另外一边,他没说话,却一眨不眨的盯着离火,虽然离火的注意力在电视上,可被那么明显的视线盯着,是跟木头也发现了。

    “别用那种眼神看着本太子,有话就说,有屁就放。”离火眼睛都没动,不耐烦的开口。

    “难道不是你有话说吗?”白矖却道。

    离火这才施舍了他一眼,嗤笑一声,“怎么?本太子刚刚救了你主人,你现在就想过河拆桥了?未免也太晚了点吧?早知如此,刚才别求我啊。”

    白矖的表情没什么变化,在发现莫燃的意识深陷识海的之后他就很着急,可进入另一个人的识海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他自己倒是其次,莫燃更容易受到伤害,他自己一个人无法保证平安将莫燃带出来,才叫了离火帮忙。

    可那也并不是离火所说的‘求’,他只是稍稍提了一下小黑,离火就答应了。

    “离火太子,你跟我何必兜圈子,如果你真的那么讨厌莫燃,你又何必赖在这里不走?”白矖说道,在离火皱眉反驳之前,他就接着道:“是因为小黑?不仅如此吧?难道你就不想调查一下当初你被废太子的真相吗?莫燃是莫家的后人,莫燃当初为了保你而受牵连,你觉得,是你欠了她吗?”

    “啪!”

    遥控器被摔在了地上,砸的四分五裂,离火蹭的站了起来,一双红眸危险的眯起,嘴角勾起毫无温度的笑,“你只是个坤门妖神而已,你以为你有资格跟本太子这么说话吗?”

    白矖看了看明显恼羞成怒的某太子,对他的怒气不以为意,“太子还真是如传言一般狂妄无知,也难怪太子之位会易主了。”

    “你是不是找死!”离火的笑容更大,可那杀气却是更浓,红发无风自动,大有立刻动手的架势。

    “你要想打架我也可以奉陪,但不是现在,我只是要奉劝你,如果你真那么惦记你哥哥,如果你还念莫家曾襄助于你,关于莫燃的事情,你最好三缄其口,尤其是今天的事。”

    闻言,离火却是很不屑的哼了一声,他居高临下的看着白矖,“如果你今天没有这番话,本太子还懒得管那个蠢女人,可不巧,本太子最不喜欢被人危险,现在嘛,本太子做不到,你又能如何?”

    白矖盯着离火看了一会,碧绿的瞳仁波澜不惊,他也站了起来,“那就只好用离火太子喜欢的方式解决了。”

    离火喜欢用什么方式?自然是暴力,非暴力,不合作。

    “正好,本太子很久没有活动腿脚了。”

    “我也是呢。”

    碧绿的眸子跟火红的眸子相遇,已经有杀气交织,只是两人都很清楚,在这动手的话把整个京城夷平都有可能,两人不约而同的走向了书房,鬼王留下的结界、是个好地方。

    莫燃感觉自己输了很久,而且睡着之后便毫无知觉了,连醒来之后都是过了好一会才清醒过来,渐渐会一起发生了什么事情。

    莫燃快速的冲了个澡,换了一身衣服走出卧室,却见离火白衣红发,抱着一个抱枕坐在沙发上看电视,莫燃四处看了看,而厨房里白矖探出头来,“莫燃你醒了?等一会吃饭。”

    白矖的脸只是在厨房门口一闪而过,依旧麻木的像是面瘫了一样,可莫燃分明看见了他手里抓着一把青菜,是在……做饭?而且,她刚才没有眼花吧?为什么好像看到白矖脸上挂彩了?

    奇怪……

    莫燃走到客厅坐下,她看了眼电视,正在播放一个古装电视剧,而且一个白衣男子正在抱着不知道是昏迷了还是死了的女子歇斯底里的大喊:“我泱泱大秦,能容下九州十六国,能容下五族蛮夷,却容不下本太子喜欢的女人!我要这太子何用?要这江山何用?!”

    说完,那个男子抱着怀中的女子从高高的瞭望台上跳了下去,这一集便结束了,也不知道那两人死了没有。

    “嘁——”离火轻嗤了一声,拿起遥控器来熟练的换了台。

    莫燃转头看了他一眼,离火今天换了一身白衫,穿起来竟然也有些道骨仙风的味道了,只是那火红的头发依然张扬,更别说他只要一开口,这仙气一准就漏光了。

    不过,莫燃还是说了一句,“你比刚才那个太子帅多了。”

    离火拿着遥控器的手顿了一下,他看向莫燃,理所当然的笑了,“那只是一个愚蠢的人类而已,自然不能跟本太子相提并论,作为一个太子,竟然走到了自杀那一步,真是可笑,人类的想象力都这么无聊吗?”

    莫燃很想说既然无聊你还看的目不转睛,但她忍住了,这厮刚救了他,她可以让他嘚瑟两天。

    不过……“你的脸怎么了?”

    那俊美的脸上竟然也多了几处不太和谐的淤青。

    一阵香味传来,却是可青和白矖端着饭菜出来了,可青还在喊他们,“快来吃饭吧!”

    离火扔了抱枕站了起来,他看了一眼白矖,然后对莫燃道:“被一个发狂的畜生挠的,不过本太子也没让那头出生好过。”

    说着,离火慢悠悠的踱步到了餐桌,白矖给莫燃摆了餐具,却唯独落下了离火的,离火却依然心安理得的一坐,无比顺手的捞过了莫燃刚刚拿起的筷子。

    白矖看了他一眼,转身又给莫燃重新取了一副筷子。

    莫燃默默的注意着两人之间的暗涌,猜测在他不知道的时候他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事情?明明不久前不是还合作救她吗?

    而且她刚才还真没看错,白矖脸上也挂彩了,莫燃的视线在白矖和离火之间来回几遍,两人埋头吃饭,莫燃忍不住问:“你俩打架了?”

    两人快速的看了对方一眼,白矖没做声,离火却不屑的哼了一声。

    得,还真打了。

    “你们娱乐可以,但没把我的结界打坏吧?”莫燃又问,两人要动手的话,除了书房的结界,她想不到别的地方了。

    离火顿时看向莫燃,“就那种破结界,坏了本太子陪你十个!”

    莫燃停顿了一会,“既然如此,那你们尽兴就好,但十个结界别忘了先准备好。”

    闻言,离火顿时觉得刚刚吃起来还不错的饭菜立刻没有了味道,这蠢女人心怎么那么大呢!她不问问他和白矖为什么打架也就罢了,还鼓励他们打架吗?

    还有,他为什么要跟白矖一样在脸上留下这个可笑的淤青?

    “蠢女人,原来你不仅蠢,还小气的很!”

    ------题外话------

    今天还是小访谈,请来的是傲娇太子离火(⊙v⊙)嗯

    记者萌:离火太子啊,你真的觉得莫燃很蠢吗?

    离火:何止是很蠢,是蠢的无药可救,蠢的病入膏肓!

    记者萌:你酱紫你的亲妈很难做啊,你还想不想上位了?

    离火:嗤,本太子已经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还上什么位?所谓访谈就是这么无聊吗?以后不要再来烦本太子了

    记者萌:诶你别走啊!你不要装糊涂好不好!你以为谁都能来二萌直播间吗,那是亲妈内定的男主才有的特权好不好!既然你这么不想……

    去而复返的离火:有话快说有屁快放,要不是回去还要对着那个蠢女人和那个乱发疯的畜生,你以为本太子想在这?

    记者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