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44. 作别
    后来问了白矖之后,莫燃才知道张恪几人找到莫三爷他们了,而且就在三天前往了,莫燃又问他们去了哪里,才知道竟就在莫家村。

    莫燃愣了好一会,忽然道:“我们也准备一下,去莫家村。”

    去莫家村没什么好准备的,但是这一次离开京城,也许就永远离开了。

    莫家村是莫燃第二次生命开始的地方,走之前回去看一看也好。

    莫燃没有大摇大摆的在村子里走,她来到莫家村之后避开村民直接到了莫三爷家里,站在那个熟悉的院子里,此时正值秋天,莫三爷院子里竟然有不少已经成熟的蔬菜,刚进门就迎上来一只藏獒,冲着莫燃一个劲的叫。

    莫燃定睛一看,却是笑了,“库巴,你该不会不认得我了?”

    那只藏獒叫声拖长了一些,似乎在疑惑,莫燃却是召唤出了将军,“那你还记不记得将军?”

    库巴围着将军绕了一圈,然后很快蹭了上去,果然,它是认得将军的,而将军再见到这个小伙伴也很高兴,咬着库巴的脖子跟它玩,两只狗不一会就一起跑出去撒欢了。

    其实在莫燃晋级之后,将军也晋级到了三十二星,其实将军现在就已经可以口吐人言了,只是莫燃还没来得及去试试,而将军好像也更热衷于做一个随时随地撒欢的大型犬,而不是按照妖兽的思维慢慢开启灵智修行。

    “呵呵,库巴又跟着将军跑了。”熟悉的声音传来,莫燃抬头看去,正是莫三爷坐在那颇有些年代的矮窗下,窗户用一根竹竿支着,他向外看来,正好能看到进门时的情形。

    “三爷爷。”莫燃唤了一声,跟白矖走进屋去了,本来离火是跟他们一起来的,但是离火并不想见这些人,所以没有跟来,不知道跑去哪了。

    莫燃知道张恪几人在这里,但却很意外,除了他们,她竟然见到了另外一个不在预料中的人!

    “十一爷爷?”莫燃有点诧异,可他没有看错,这里多了一个人,正是莫十一。

    “哈哈哈,十一,你果真跟莫燃见过了啊。”莫三爷笑道。

    莫十一先是对莫三爷说道:“难不成我还能跟你扯谎?我早就见过这丫头了,只是但是我嘱咐她不要将我的行踪告诉你,这丫头也守信,当真一个字没有说。”

    说罢,莫十一又看向莫燃,赞赏的点头,“才短短一年半的时间,你的修为竟然已经是筑基期六层后期了,了不起啊!”

    而且,莫十一可没忘了,当初莫燃只是炼气期的时候,就已经能够与筑基期的修者一战了,那么现在这个修为、肯定也不只传统所认为的那样。

    莫燃笑了笑坐下,问起了这段时间以来发生在莫三爷几人身上的事情。

    莫三爷说道:“神之囚牢封印着六族妖气,如今总算是放出来了,用不了多少年,六个妖族就会再度回归了,张家虽不知道莫家的渊源,但是我知道神之囚牢的秘密,张家焉能放任我去神之囚牢?索性我就自己消失了……

    你们去神之囚牢之后具体的细节张恪已经我们几个说过了,好啊,现在是你们年轻人的天下了,我们几个老头,看来以后也不用瞎操心了。”

    莫燃不禁问道:“三爷爷,您这话是什么意思?”

    莫三爷笑了笑,“我们几个老头的任务已经结束了,看到你们如今都已经继承了家族的传承,就算我们几个死了,见到家族的列祖列宗,也能有个交代了。”

    莫燃不禁又道:“三爷爷,您不要咒自己死啊,别的不说,您至少能等到……莫家堂堂正正回归的那天。”

    闻言,不只是莫三爷,莫十一也有些惊愕的望着莫燃,那瞬间他们的瞳孔都是放大的!莫燃点到为止,剩下的,他们彼此都懂了。

    一趟神之囚牢之行,已经让莫燃接触到了莫家的秘密,莫燃无比的肯定,要解开笼罩在莫家消失几万年的这层浓雾,她要面对的,可能是她现在完全无法想象的阻力。

    可是莫燃已经决定面对了,既然越卷越身,那逃避就已经不是办法了,若是她压根就没有踩进这个泥潭,那她抽身而退还有可能,可如今、她身边的哪个人不是深陷其中?

    鬼王鬼医自不必说,小黑、离火,张恪、柳洋、秦歌、苏文哲、苏雨夜,他们……他们,哪个她能坐视不管?

    “莫燃……你,可决定了?”莫三爷看着莫燃,无比认真的问。

    “三爷爷,我是莫家人,莫家的接力一跑就是几万年,您手中这一棒,该交给我了。”莫燃笑了,可眼神却无比认真的看着莫三爷。

    其实,也许莫燃比莫三爷知道的更多,莫燃现在竟然明白了,为什么莫三爷当初不提倡莫家的晚辈修炼,为什么瞒着她那么多事情,要不是疯老九,她可能也没有今天。

    莫家之事事关重大,稍一差池,可能就是莫家庄就是莫家村的前车之鉴,莫三爷怎会透露给她一个初出茅庐的晚辈?

    现在,反倒是莫燃不愿意透露更多信息给莫三爷了,同理,莫三爷操心了大半生,她更希望从今往后,莫三爷能闲散的生活,他想在莫家村养老就在莫家村养老,他想云游就去云游,他不想回到张家就永远不用回去。

    莫三爷沉默着,那个永远挺直背脊的老者,此时身上竟萦绕着说不清的复杂感觉,张恪几人对视了一眼,他们也许知道莫燃跟莫三爷之间的哑谜,但可能并不清楚解下背了大半辈子的包袱、会是怎样一种心情。

    张恪几人陆续出去了,屋里就剩下了莫三爷、莫十一、莫燃。

    许久,是莫十一开口打破了沉默:“呵呵,老三啊,我们有谁想过,在有生之年,会有一个晚辈对我们说出这样的话?”

    莫十一许是想轻松的说,可话到嘴边时竟然有些哽咽,这样一个离家几十年,被众多杀手围着依然面不改色的人,竟表现出如此感性的一面。

    只能说,莫家真的潜伏了太久,久到,每一辈知情人都是饮憾而终,在他们用尽一生来保守和传承一个秘密之后,只能看着它依然是个秘密,被时间带去越来越远的未来,他们谁都不敢奢望这个秘密能在自己手中大白于天下,甚至有人去解开它!

    在莫燃说出这样的话时,两人的心情,也许只有他们自己能懂。

    后来,莫燃也从屋里出来了,莫三爷也没跟她说什么,只是交代了一句,要回莫家村来看他,如果他不在了,就去他坟头看一眼。

    莫燃知道,莫三爷是想等到她那句话实现的那天,即便是死了,也等着。

    莫燃回了村口上自己的家,有些生锈的铁门上了锁,莫燃直接跳了进去,也没开门,院子里虽然没什么人气但也并不荒凉,莫燃猜,肯定是莫家宝有空了就过来打扫的。

    不一会,将军也跑回来了,她的两只前爪搭在门上兴奋的摇尾巴,它高兴极了,因为回答了它从小长大的家,此时像是在奇怪,为什么莫燃不开门一般。

    等了一会,见莫燃真不打算开门,将军往后跑了一会,后肢一蹬,自己也跳进去了,可跟在它后面的库巴就郁闷了,那么高的门它是怎么跃过去的?可兴奋中的将军却完全把小伙伴给忘了。

    莫燃坐在沙发上想事情,听到有脚步声,还以为是张恪他们跟过来了,便说道:“你们有收到金刚寂的消息吗?已经过了一个月之期,莫非怎么还没回来?”

    莫燃自顾自的说完,却发现没人回应她,抬头一看,却见一人站在门口看着她,红色的内衫外罩着一件轻薄的黑色轻薄长衫,腰间绣着红色云纹的素带,领口也是一圈精致的红色纹路,墨发竖起,发间的红色绸带若隐若现。

    他依然带着一张黑色的面具,面具上红色的交织着复杂的红色纹路,一只瞳孔是深邃的黑,一只瞳孔是魔魅的红。

    他今天的穿着似乎是很随意了,而且也没有可以掩饰他的眸色,莫燃稍微有点意外,她竟然在这里见到了血杀?

    “你……是跟十一爷爷一起来的?”莫燃猜测着。

    血杀点了点头,即便这里没有任何威胁他的人和物,他身上的煞气依然很重,莫燃忽然道:“我还在想要不要去找你,没想到你倒是来了莫家村,这样也好,我不用专门跑一趟牧北了。”

    血杀掀起眼帘看向莫燃,虽然觉得也许不妥,可莫燃还是没放弃这个难得的直视那一对魔魅的异瞳的机会,还记得在六面阴阳阵中看到的……血杀的异瞳天生如此……

    不知道是不是莫燃的错觉,在她盯着血杀看时,有一瞬间狂暴的杀气逼近,只是不等莫燃奇怪,那杀气就没了。

    “找我做什么?”却听血杀问道。

    ------题外话------

    今天的小剧场……我有一点怕怕,虽然我是亲妈,但我还是很担心手撕二萌这样的惨剧出现……

    瑟瑟发抖萌:那个,血杀啊,我其实是代表广大吃瓜读者来、来……好的我长话短说……你到底在搞什么事情嘛,什么事情还能比未来媳妇重要是吧……

    血杀:什么媳妇

    心直口快萌:就是莫燃啊

    血杀:……

    胆大包天萌:别的男主都在奋力的追,只有你在搞自己的事情,小心你打光棍哦!

    血杀:2017年5月11日,妖禁完结

    瑟瑟发抖萌:你大逆不道!我是你亲妈啊亲妈!以后再也不做你的专访了嘤嘤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