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10. 做个大人物!【二更】
    虽然莫燃已经尽量长话短说了,但是等她说完的时候还是口干舌燥了,她看向江潮,“我能不能喝点水?”

    江潮拿起了茶壶,“这里只有凉茶。”

    他动作流畅的给莫燃到了水,放在莫燃跟前,莫燃顿时笑了笑,“你心疼我啦?”

    江潮没有说话,可是他明显比刚见莫燃的时候态度好多了,他垂下眼帘喝了口水,“看来,死了一回,你也长大了。”

    莫燃顿时道:“我什么时候幼稚过?”

    二人之间一时无言,莫燃不想江潮因为她的事情太费神,便说道:“我都说完了,现在该说说你了吧?你是怎么来长安城的?你在为皇帝做事?还是借皇帝的手做事?”

    江潮道:“互惠互利的事情罢了,当年我高中探花的时候,皇上就曾问过我如果西征会如何,北征又如何,他早有一统天下的野心,有没有我都是一样的。”

    莫燃不太满意江潮这样避重就轻的回答,“你应该说的是,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是因为我?”

    江潮笑了笑,“好歹你追着我叫了几年大哥,你家里出了那么大的事情,我岂能坐视不理?”

    莫燃抽了抽嘴角,那都是多久以前的事情了?都怪那个时候年幼无知……“那还真得谢谢你了啊……”

    “客气。”江潮没什么压力的接受了。

    莫燃这时却正了脸色,“本来……我只是想回来找找线索,那日见陈辉舅舅和博弈舅舅来找你,我就一并跟来了,你为什么会说,北疆圣主泄露了莫家有宝物一事?”

    “你先等会吧。”江潮却道。

    莫燃看着他站了起来,眼睛跟着他转,江潮一回头,就看到那黑漆漆的眼眸一眨不眨的望着他,不禁笑了笑,“天色不早了,我让人去安排晚饭。”

    “喔。”莫燃点了点头,不知不觉,她在国师府上都待了一下午了。

    江潮没一会就回来了,很快便有人端来了热茶和点心,莫燃一边吃着一块点心一边想着,也不知道柳洋和张恪回客栈了没有。

    “在想什么?”江潮问道。

    “没什么。”莫燃道。

    江潮却若有所思的看了看莫燃,转而继续了刚才的话题,“两年前莫家庄出事之后,我赶过去已经是五天后了,在那里,我见到了一个人。”

    “什么人?”莫燃好奇道。

    “一个修为很高的人,也是我见到的第一个修者。”江潮说道,莫燃愈发奇怪,吃东西的动作也停了,而江潮继续道:“他是个修习诅咒之术的人,他用莫家人的血让我看到了莫家庄出事时的情形……

    血洗莫家庄的人的确是一群修者,而且他们要找的是藏音四弦环,只是在哪都没有找到,最后放了一把火烧了莫家庄,又在废墟里找了许久,仍然没有结果,才放弃离开的。”

    闻言,莫燃却是彻底震惊了!诅咒之术!的确有可能!诅咒之术都是用超强的神识施法的,以鲜血为媒介,又是极为逆天的,莫家庄几百口人惨死,怨气颇重,重现死前的画面也不是不可能!

    莫燃脱口问道:“那你看到了什么!”

    江潮知道莫燃要问的是什么,并没让她着急,“他们很小心,组织性也很强,没有留下什么蛛丝马迹,我只记得他们身上有类似蜘蛛的刺青。

    藏音四弦环你对北疆圣主用过,他惦记着这件宝物,本想雇人来夺,却不知道怎么,消息传到了那些杀手的耳中,也就有了后来莫家的灭门。”

    莫燃顿时握紧了拳头,“当年就该让他把命留下的!而不是一只胳膊!”过了一会,她又道,“既然如此,我等不到大齐北征,我必须先去北疆一趟!”

    “你先别急。”江潮却道,“那些人虽然伪装成杀手去了莫家庄,可他们的目的性很强,也许他们知道、藏音四弦环真正的意义,或者说,这都是其次,他们要杀的,本就是你们莫家人。”

    莫燃的眼眸深了下去,“你发现了?”

    “嗯。”江潮点了点头。

    莫燃知道江潮聪明,可每次他的脑袋转这么快的时候依然令她惊讶,她刚不久才说过莫家村的种种,他就能把所有的事情综合在一块想了。

    却听江潮又道:“既然如此,北疆就不是主要的目标了,只是,北疆圣主这笔账,还是要算的。”

    这时,江潮安排的晚饭也准备好了,下人把十几个菜一一摆在桌上,莫燃的注意力也被转移了一些,她看了一圈,江潮已经给她摆放了碗筷,这本来也该是下人做的,但莫燃知道江潮有这个毛病,自己的碗筷从不让别人碰,跟他一起吃饭的次数多了,江潮不拿她当外人,索性也不让别人碰莫燃的碗筷,都是他亲力亲为的。

    “这是凤凰归巢,这是油焖大虾,这是荷叶鸡,这是豆腐酸汤……”莫燃一一报了菜名,最后一笑,“这些都是我爱吃的,江潮,还不承认你心疼我。”

    江潮却道:“也是我爱吃的。”

    莫燃无趣的撇了撇嘴,她先盛了一碗豆腐酸汤,慢慢的喝着,这个汤很可口,也很开胃,以前吃饭的时候是她必点的汤,有时候什么都不吃,能喝好几碗。

    江潮只吃了几口菜,便在那剥螃蟹了。

    “江潮,大齐的国事我不太懂,但是如果博弈舅舅心中有顾虑,你可不可以听他的?”莫燃说道。

    “你的确不懂,你舅舅是镇北大将军,不可能全身而退的,这一仗怕是在所难免,皇上想要北疆,不管有多少人反对都没用,也包括我,他是天子,没有人能改变他的想法。”江潮说道。

    莫燃想去拿螃蟹,可江潮把她的手拍回去了,转而把自己剥好的给她,莫燃不太满意的说道:“蟹壳更好吃,你这种没吃过的人根本不懂。”

    江潮不理她,只是依旧问道:“你既然回来了,不去见见你的两个舅舅?”

    莫燃摇了摇头,“不能见,郑家和陈家能过着太平的日子,比什么都重要,莫家庄两年前就没了,就让他们以为已经没了吧。”

    江潮抬头看了看莫燃,而莫燃正准备去拿蟹肉的时候,江潮却把盘子拿开了,他忽然道:“将军呢?”

    他的话题转移的太快,莫燃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他说的将军是谁,莫燃把将军唤了出来,下午江潮拉着她就跑了,她只得把将军召唤回契约空间了。

    将军抖了抖蓬松的金毛,跑到了莫燃跟前蹭了蹭,又抬头看向江潮。

    却听江潮道:“将军过来。”

    将军很高兴的跑过去了,更高兴于江潮认出他了。

    眼睁睁的看着江潮把盘子里的蟹肉倒在了将军面前,莫燃的嘴角狠狠的抽了抽,“那点东西给将军塞牙缝都不够……”

    江潮却看了看她道:“可将军也挺喜欢吃的,而且我这是犒赏它的,要不是它,我也会跟你那两个舅舅一样,以为你死了,莫家也没了。”

    得,原来是在计较这个……

    “对了,你现在是什么修为?”莫燃忽然问道,江潮明显也修炼了,只是她没有看出来,这就有点奇怪了,难不成他的修为也比她高?这不可能吧,两年的时间,他能修习到什么程度?

    “筑基期,九层。”江潮道。

    “那为什么我看不出来?”莫燃问,他的修为,也就比她高那么一点点而已。

    “我修习的是诅咒之术,掩盖一下修为,对我来说不是什么难事。”江潮道。

    莫燃点了点头,她认识的人当中,修习诅咒之术的人只有天目山老巫了,她的诅咒之术已经很厉害了,只是她时运不济,碰上的都是一个个的妖孽、并非凡人。

    莫燃又问:“莫非你拜那个神秘人为师了?对了,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莫家庄?”

    江潮道:“他不收徒弟,只是传了我修炼之法,那个人……也许跟你父亲有些关系,只是他只字不提此时,我试着问过几次,都没套出话来。”

    莫燃皱了皱眉头,竟然还有这么一出……

    江潮许是知道莫燃在想什么,于是说道:“此事你不必多想,那人既然肯传我功法,想必是想借我的手完成一些事情,比如说……我现在等回了你,也许有朝一日他还会出现的。”

    “那我舅舅们到底怎么办啊……”莫燃趴在了桌子上,打仗也会死人的,莫燃怎么可能不担心。

    江潮却道:“我来办,这仗是要打的,陈家主不上战场,不管什么时候他抽身而退也不算是难事,至于郑将军,他会平安归来的,再往后,你操心也没用了,人各有命,你无权干涉。”

    “当了国师果然不一样了,说起话来一套一套的。”莫燃不禁打趣。

    “呵,不当国师,难道你就不服我?”江潮笑了,拿过手帕擦了擦手。

    “我只服你比我长的漂亮,其它的一概不论。”莫燃却挑眉道,这话她以前也经常说,夸男人漂亮并不是什么好词,她总是以此为玩笑。

    江潮却上下打量了一下莫燃,扫视的目光很明显,因为在吃饭,莫燃干脆将那薄纱做的袖子卷了起来,将手臂完全露了出来,她似乎并不知道她今天如此打扮,再加上她不时灿笑的脸,这个阁楼里最美的风景已然是她了。

    江潮笑了,“你现在还能这么说,那是我的荣幸。”

    莫燃这才反应过来,他这算是侧面夸她现在更美了吧?

    莫燃跟江潮待了许久,他们聊了很多,聊这两年发生的事情,聊各自的修炼,莫燃一时也感慨万千,今天见到江潮,她的心好像才从某个飘忽的地方落在了地上,自己前一世再次变的如此清晰,他像是打通了莫燃两世的桥梁,她忽然就明白了,前世是真,后世也是真,也许,她就是莫燃,从来都没有变过。

    前世像是她走过的一段路,该抹去的要抹去,该留下的她要守护,而现在她应该做的,是继续往前走了。

    “你真觉得可以逆天改命,让你的家人都起死回生?”江潮问道。

    莫燃无比肯定,“对,一定可以,也必须可以,否则,我会走不下去。”

    江潮又道:“你已经吃了这么多苦,不怕以后还有更艰难的路等着你?”

    莫燃却道:“以前,我觉得江湖就够大了,门派纷争,正邪较量,可若现在看来,整个江湖也许都敌不过一个元婴期的高手,莫家……一夜之间便消失了,到底是谁有这么大一只手?

    我既然已经一脚踩进了这个泥潭,不把这潭水弄清了,我是不会罢手的,既然做个小人物会被大人物随意抹杀,那我就只能选择、去做大人物了!”

    江潮看着莫燃,慢慢笑了,“你真的长大了。”

    莫燃正经的脸却是一垮,“我没幼稚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