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13. 世间没有双全法【一更】
    莫燃换好了衣服出门,从楼梯上往下一看,离火不见了踪影,张恪坐在一张太师椅上,手里把玩着一个魔方,柳洋也不在,莫非正捧着一个竹简钻研。

    “吃午饭吗?我让伙计送过来?”听到有人下楼,莫非抬头一看,语气平常的问。

    莫燃摇了摇头,“不用了,我要去找江潮,他不会少了我的口粮的。”

    莫非点头,“那你去吧,早去早回。”

    莫燃应了一声,走出门的时候也没见张恪抬一下头,没听到他说话,更没有柳洋吩咐她不要夜不归宿,这很好……明明是她想要的。

    莫非说的对,既想抓紧,又想远离,这谁都做不到,所以即便会不舒服,也要快刀斩乱麻,是不是?

    莫燃从口袋里翻出了昨天在路边小摊上买的紫色发带,这个本来是想送给柳洋的,可现在想想是不可能了,拘了一把头发,莫燃把它绑在了自己头上。

    她到国师府的时候江潮并不在,但是他许是早就吩咐过了,门口的侍卫见到她直接就放行了,莫燃径直到了湖边的阁楼,这阁楼之上也有不少书简,莫燃一边看,一边等着江潮。

    不久,江潮便回来了,先冲上来的是将军,瞧这精神头,它昨夜过的比她好多了,随后江潮才慢慢上楼。

    “你带着将军进宫了?”莫燃问道。

    “嗯。”江潮点了点头。

    莫燃不禁摸了摸将军的头道:“我进皇宫还得偷偷摸摸的,你倒好,大摇大摆的来回了一趟。”

    闻言,江潮笑了笑,而莫燃则是说道:“皇帝对你可真好,他就不奇怪我这个来历不明的人?还有,那天我夜闯皇宫,他最后查的怎么样了?”

    江潮道:“我说你是我的旧友,他还怎么怀疑?就算怀疑了,他也什么都查不到,无所谓了……至于那天晚上的事情,还在查,但既然是你干的,最终肯定是个无疾而终。”

    “啧啧,你倒是什么都能想明白。”

    江潮坐下之后,过了不久,下人就送来了一堆折子,再不久,午饭也一并准备好了,江潮看向莫燃,“你今天怎么换了一副打扮?”

    “我什么时候不是这样打扮?”莫燃下意识的回道,她穿的都是她平日里常穿的衣服,轻便又舒服。

    江潮却道:“昨天。”

    “昨天不一样。”

    “有什么不一样?莫不是,昨天你是去过火树节的?”

    莫燃顿了顿,昨天是因为柳洋和张恪想让她出去转转,也许让她换衣服也是换个心情而已,“也不算,怎么,我偶尔打扮一下就不行了?”

    江潮笑了笑,不再说话。

    午饭后,莫燃找了一本书来看,江潮则是批阅一些奏折,吃饱了的将军趴在一块阴凉地上,惬意的摆着尾巴。

    江潮虽在看折子,但也会不时注意莫燃在干什么,许久之后,江潮放下一本折子说道:“你是专门来我这发呆的?”

    莫燃眼睛直直的,心思早就没在书上了,闻言,一动未动,“嗯”了一声。

    江潮也不理她,继续看他的折子去了,一下午的时间就在江潮的工作和莫燃的发呆中度过了,日头偏西,斜阳照进了阁楼,江潮放下了最后一个折子,给自己倒了杯茶,“说吧,你怎么了?”

    莫燃像是还沉浸在发呆里,反应慢半拍的说道:“没怎么啊?我能怎么了?我好得很啊。”

    江潮不由得嗤笑一声,“你的心事都写在脸上了,这也叫没事?”

    莫燃却道:“既然都写在脸上了,你就自己看吧。”

    江潮喝了口茶,忽然道:“你为情所困了?”

    莫燃那发直的眼睛顿时一晃,惊讶的看向江潮:“怎么可能?”

    江潮迎上莫燃的视线,握着杯子的手微微一顿,“看来是了。”

    女孩子的心事能有多复杂?更何况是莫燃,她不是一个多愁善感的人,再大的事情,转眼都能忘记,即便是必须面对的,就像莫家的无底洞一样的谜团,她选择的也是迎头之上,不会发着呆去想怎么办……

    “不是!我才没有为情所困!但我的确在想,情这个东西到底是什么。”莫燃否认道,她忽然像是想到了什么,脱口问江潮,“你跟我说说啊,你可是江湖第一美人,当初掷果盈车的盛况我到现在还记得,那独龙堡的千金、南国的宫主,当初不都为了你寻死觅活的吗?你怎么一个都没看上?”

    江潮看向莫燃,“这有什么为什么,难道我非得看上一个?”

    莫燃点头,“是啊,我也这么觉得,又不是非得选一个……但重点不是这个,重点是……他们为什么喜欢你?”

    “呵呵……”江潮顿时笑了,而且像是听了一个很好笑的笑话,光顾着笑,也不回答莫燃的话。

    莫燃却皱了皱眉,“我问的问题很好笑吗?”

    “当然,是她们喜欢我,我怎么知道为什么?你该去问她们。”江潮终于止住笑,说道。

    莫燃当然不可能去问那些人了,“那我换个问法,你喜欢过一个人吗?”

    江潮动作缓慢的转着茶杯,一双桃花眼看着莫燃,“你直接说,是你喜欢谁,还是谁喜欢你了。”

    “我就不能好奇一下吗?”莫燃却道。

    江潮只看着莫燃,那眼神太通透了,莫燃想回避都回避不了,却听江潮道:“这种事情,不是随便什么时候都会好奇的,除非你遇上了。”

    莫燃泄气的趴在了桌子上,“是又怎么样,为什么会有人喜欢我?我承认我很优秀,也承认我很漂亮,当然我还很善解人意,像我这么完美的人,可能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但是……”

    “你是想让我把午饭都吐出来吗?”江潮忍无可忍的打断了莫燃,“像你这么说,岂不是全天下的男人都得排着队来喜欢你了?”

    莫燃看了看江潮,“你急什么啊,我这不是还没说完呢吗?但是做朋友不是一样的吗?我们还是能一辈子不分开,照样可以过的很开心吧。”

    莫燃说着,可瞧着江潮的眼神怎么越来越不对了,那双桃花眼里满是鄙视,莫燃不禁指着他道:“我哪里说错了?”

    江潮却道:“你以为喜欢是件很高尚的事情吗?那你爹爹和你的三位娘亲怎么不做朋友,却要结成夫妻?而且你爹爹为此九死一生,郑老将军受累而死,你三娘判出北疆,只有你二娘稍微幸运一些,可当初也是饱受折磨,你以为,那是为什么?”

    莫燃皱了皱眉,“你怎么拿我爹娘说事?”

    江潮道:“不是你问我的吗?”

    莫燃沉默了,过了一会才道:“爹爹和三位娘亲那是特例,世上那么多夫妻,不都是平平淡淡吗?”

    江潮却道:“那你就找个平平淡淡的男子结婚,生子,过平平淡淡的日子,喜欢你的人自然会找到另外一个值得他倾注热情的女孩,他们会有一场轰轰烈烈的爱情。”

    他停了盏,打开折扇轻轻的扇着,眼眸望向窗外,似是想要结束这个话题一般。

    莫燃却是被他说的愣住了,好像是这样没错,可为什么心里那么难受?像是不甘一般?

    过了一会,莫燃才道:“你有那么多喜欢你的人,你都是怎么拒绝的?”

    “不喜欢就是不喜欢,我的眼神,语言,动作,每一样都会传达我的情绪,谁还能强迫我不成?”江潮慢慢道。

    “这样吗……”莫燃道,过了一会又喃喃自语一般道:“你还是与我不同……”

    江潮这个人聪明的很,也狡猾的很,他在江湖中声望很高,与谁都相交甚好,可他本身却有些薄凉,他对很多事情都很感兴趣,他出入的场合也从来没有什么限制,三教九流他都有接触,有种出世入世随心所欲之感,所以莫燃一直觉得,江潮这个人都快成仙了。

    莫燃以前一直挺担心他的,这样的他潇洒是潇洒了,可万一他哪天堪破红尘了,她岂不是要很无聊了?索性到现在为止,江潮还没迈上那一步。

    也许,莫燃与江潮是不同的吧,如果江潮是水,莫燃一定就是火,她与人相交并不吝啬自己的热情,相对应的,在处理感情问题上,她也做不到真正的快刀斩乱麻。

    所以她下定决心让柳洋和张恪死心的同时,自己却不死心的想琢磨出一个两全之法。

    “江潮,你舞剑给我看吧。”莫燃忽然道,想不通就慢慢想,她就不信这是个死胡同!

    “没空。”江潮只摇着扇子,虽然他的公务已经忙完了,但还是拒绝了。

    莫燃看了看他,“小气,那我舞给你看,你总有空看吧?”

    江潮道:“那要看值不值得看了。”

    莫燃已经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她稍显神秘的一笑,“肯定值得!”

    莫燃从走廊上直接跳了下去,稳稳的落在楼下的空地上,她祭出一把长剑,抬头看了看江潮:“你可看仔细了!”

    残阳如火,荷叶连天,莫燃在湖畔执剑挥洒,动作行云流水,剑意潇洒恣意,落花被剑气卷起,纷纷扬扬,莫燃束发摆动,身姿敏捷如虹……

    江潮摇着扇子的动作慢慢停了下来,扇面落在膝上,赫然是草书写就的四个大字‘无关风月’,桃花眼轻轻的眨动,一颗泪痣嵌在眼尾,垂眸时,不知为何,带过一丝怅然的意味。

    许久,等莫燃收剑而立,那纷纷扬扬的落花却是被剑气震的粉碎,方才的惬意不见,满是肃杀。

    莫燃抬头冲着江潮笑:“你的听潮剑可是被我练成了!值不值得一看?”

    江潮看着楼下灿笑的人,也笑了,“值得。”

    莫燃旋身飞上了楼,她道:“传我心法的时候,你是不是觉得我练不成?怎么样,现在后悔不?”

    江潮却道:“我何时做过后悔的事情?”

    “你的看家本事都被我学走了,我是怕你觉得不平衡,因为我的天分太高了,爹爹从小就这么说的。”莫燃很不自谦的说道。

    江潮好笑的说道:“那我应该嫉妒你一下?”

    “不,你应该夸一下我,好让我有点成就感。”莫燃嘿嘿一笑。

    江潮执扇拍了拍掌心,似是真的在认真的想,“这样吧,既然听潮剑你学会了,作为谢礼,你经常舞给我看就行了。”

    莫燃挑眉,“你把我当乐子了?”

    江潮却一本正经得的摇了摇头,“那倒不是,只是这听潮剑,我早就不会了,能经常看看也不错。”

    莫燃惊讶的看着江潮,可发现他似乎不是在开玩笑,顿时诧异了,“不是吧?听潮剑可是你家传的剑法!你跟我说你不会了?”

    江潮笑她的大惊小怪,“这有什么奇怪的,修炼之后就没有花心思在听潮剑上了,先是生疏,然后忘了。”

    莫燃还是不怎么相信的看着江潮,可江潮却任由她看,面不改色。

    半晌,莫燃似乎确定江潮不是在跟她开玩笑,便道:“好吧,舞个剑而已,小事一桩,只是……这不是可惜了吗?”

    ------题外话------

    咳,反正我的锅盖遁形术已臻化境,做坏事也可以高枕无忧(⊙v⊙)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