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23. 没有下回!
    莫燃带着张恪回到了她在京城的公寓,张恪虽然昏迷不醒,但是庆幸的是,莫燃给张恪塞了那么多丹药,早已止住了血,匕首也没有伤到重要的脏器。

    莫燃拔出那把匕首的时候,还是有些愤恨,这一刀子插下去,心里的伤远比身体的伤严重了无数倍!

    等好不容易把张恪全身上下的伤都处理好了,看着莫燃那一副准备亲自上阵给他擦拭身体的架势,江潮主动把剩下的活揽去了,莫燃则坐在客厅等着。

    她现在能做的只有等,等一个能告诉他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的人。

    不久,公寓的门铃响了,莫燃最快起身去开门,她以为回来的会是离火,却没想道门外站着的是一个她怎么都没料到的人——厉鸣犴!

    他穿着一身黑金色的衣裳,长发束起,在看到莫燃的瞬间,他道:“好久不见,你还好吗?”

    莫燃道:“我很好,你找我有事吗?”

    “我都到了你的家门口,你不请我进去坐坐吗?”厉鸣犴问道,野兽一般的眼神有所收敛,起码目前为止,他还没有触到莫燃的雷。

    “不太方便,有什么话你就在这说吧。”莫燃一点都不客气,也没有把他让进门的打算。

    厉鸣犴显的有点伤心,却依然开玩笑道:“伤了张恪的人又不是我,你把怒气撒在我身上,我岂不是很冤枉?”

    狭长的眼眸一眯,莫燃顿时审视的看向厉鸣犴,“你怎么知道的?”

    厉鸣犴却道:“除了这么大事情,你觉得我有道理不知道吗?更何况,在神之囚牢的时候我就跟你说过,我有你想知道的消息,只是,你竟然这么绝情,走的一点留恋都没有。”

    “厉鸣犴!”莫燃皱眉,那声音立刻便冷下来了,“你老实跟我说,四大家族的事情是不是跟你有关!”

    厉鸣犴又笑了笑,只是那笑容却显得有些讽刺,“莫燃,我是喜欢你不错,我也有把握凭自己的本事追你,而不是绕一个大弯子做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

    说着,厉鸣犴似乎觉得自己的语气有点重了,他稍稍停顿了一会才继续道:“如果你非要在这听,也行。”

    莫燃却侧身一让,让厉鸣犴进门了。

    在看到白矖的时候,厉鸣犴并没有意外,他刚刚坐下,连这公寓都没来得及多看一眼,就直奔主题,“四个家族的事情,是仙界授意,由隐世家族来做的。”

    “仙界!”莫燃拧眉,“怎么可能?华夏之于仙界,连一颗芝麻都算不上,仙界怎么可能把注意力放在这里?”

    厉鸣犴却看了一眼莫燃,“你太小看仙界了,虽然轮回之门掌握在鬼域手中,但自从那次三界大战,鬼王被困霊界之后,青门就有了三界众生的生杀大权。

    青门的三界山之中有小千湖,湖中有三界众生相,由青门太子看管,一旦三界有异象,小千湖之内也必会有所感应。

    所以,就算神之囚牢之事你们处理的天衣无缝,六族妖气重现世间,小千湖也不可能平静无波。”

    “你的意思是……是青门太子授意杀人的?”莫燃听后问道,他知道是青门太子,但那都是过去了,现在的青门太子另有其人,而且听离火的口气,厉鸣犴就是现在的青门太子的手下。

    “可以这么说。”厉鸣犴点了点头,“但是这件事情你也不用想的太复杂,鬼王出现以及神之囚牢如今已经一片空荡,天界不会知道,可六族妖气出现了异常,天界找到六族后人却不是难事。

    妖兽血脉的觉醒上限是人类的三十岁,所以,张、秦、苏、柳,四个家族死的都是小辈,而不是被灭门了。”

    莫燃深深的皱着眉头,“你让我找你……就是要说这件事吗?”

    厉鸣犴却看着莫燃,很多话不是一句两句能说清楚的,而且,她到底知不知道,一旦离开世俗界,她以后每走一步,都是如履薄冰?

    她招惹的都是一个个高危分子,他宁愿让她留在世俗界,也不想让她去看外面的世界,他本想最后劝她一次,可是,莫燃并没有给他这个机会。

    现在,说这些已经没用了。

    “青门不会放任不安定的因素一直存在,我找你只是想提醒你,你迟早也是那个不安定的因素,至于他们,并不在我考虑的范围之内。”

    半晌,厉鸣犴嘴角略显冷淡的一勾,否认了莫燃的说法,这既是他的这是想法,也是不想让莫燃自责。

    莫燃闭了闭眼,虽然很不愿意承认,但她这一次的确做了一个错的判断,如果她去找了厉鸣犴,老宅这一劫可能就可以避免,而且,她太感情用事了……

    许久,莫燃才又问道:“他们还会再来吗?他们知道张恪几人已经觉醒了妖兽血脉并且得到了传承吗?”

    厉鸣犴道:“隐士家族只是奉命行事,他们不会自己判断的,六族妖气重回世间已成定局,小千湖也不会再起波澜,张恪他们几个现在活着,就说明青门太子并不知道事情的进展远比他想象的快。”

    所以,莫燃大可放心了……

    莫燃心中一时有些乱,她忽然站起来,说道:“谢谢你……不过,我要先去看看张恪了,如果你不急着回去的话,可以自便。”

    说完莫燃就去了张恪的卧室,厉鸣犴一直看着她走进去才收回视线,却正好迎上了白矖那双碧绿色的眼眸,白矖忽然道:“你这么做,只是因为喜欢她。”

    厉鸣犴摇了摇头,白矖等着的下文,而他却道:“也许是爱呢。”

    白矖的眼眸微动,“不信。”

    厉鸣犴无所谓的笑了笑,眼神很是犀利,“那么你呢,被莫燃契约,你可准备好献身了?”

    白矖看着厉鸣犴,“这就是你的爱?”

    厉鸣犴哼笑了一声,他似乎知道白矖为什么这么问,他道:“我要的是她的心,她现在还小,涉世未深,任性而为做不得数,你是白矖,又是她的霊,如果你要诱惑她,岂是我能防得住的?”

    更何况,除了白矖,还有鬼王,还有鬼医,还有那几个妖兽,他们每个人都比他近水楼台,厉鸣犴急,可也绝对不会把这种着急摆在脸上。

    所以他只要她的心,也希望她的真心千万千万不要送出去……

    白矖却忽然道:“也许,有个人你应该认识一下。”

    “什么人?”厉鸣犴挑眉。

    白矖往后一看,正好是江潮从张恪的卧室出来了,他关好门之后径自朝沙发这里过来,一边走一遍整理着卷起来的袖子。

    江潮看着多出来的生面孔微微动了动,桃花眼一笑,“你是厉鸣犴吧?”

    厉鸣犴很给面子的站起来了,虽然眼前的这个人修为平平,但是气质出众,只有愚蠢的人才会以修为评价一个人,“正是,你是?”

    江潮自我介绍道:“我叫江潮。”

    二人都坐下后,厉鸣犴好奇道:“你是如何知道我是谁的?”

    江潮道:“听莫燃说起过你。”

    厉鸣犴笑了,也更好奇了,“莫燃说我?我以为,我永远不会出现她的回忆里呢。”

    江潮抬眸看了看厉鸣犴,“莫燃的记忆力很好,她从来不会选择性的遗忘一个人,更何况,她对你的评价很高。”

    这回厉鸣犴倒是意外了,“那我倒是想听听,她如何评价我了。”

    江潮却笑了笑,稍微犹豫了一下然后道:“她说,你很难缠。”

    厉鸣犴一愣,那双犀利的眼睛仔细审视了一下江潮,难道,莫燃把他喜欢她的事情告诉江潮了?这可能吗?莫燃明明那么反感他的追求,对他的评价怎么可能高?

    而且,这个江潮跟莫燃又是什么关系,何以莫燃会什么都跟他说?下意识的,江潮看了一眼白矖,这就是他刚才说的、他应该认识的那个人?

    几秒钟后,厉鸣犴很不掩饰的笑了,“没想到她对我的评价竟然是这样的,你似乎很了解莫燃,没错,我很喜欢她,也用过很多方法追她,可是屡战屡败,你可有什么好的建议给我?”

    白矖也看着江潮。

    江潮却似乎是认真的想了想,“以我对她的了解,不是你的做法不对,而是莫燃本就情关未开,你在不恰当的时候逼她,自然会适得其反。”

    厉鸣犴的眼神果真带着些认真了,“那她的情关何时能开?”

    江潮慢慢摇了摇头,“不知道。”

    “呵呵……”厉鸣犴笑了笑,似乎明白白矖的意思了,这个江潮的确有点意思了,他这番话,到底是为他指点迷津,还是让他别再打莫燃的主意,真是值得玩味了呢……

    而此时,莫燃坐在张恪的床边,刚才江潮已经帮他收拾过身上的血迹,换过了一身衣服,他现在昏迷着,像是睡着一般,只是眉间的郁气似是化不开了。

    张婷的死对他的打击一定很大,何况还有他父亲的逼迫,而柳洋,秦歌,苏文哲他们肯定也好不到哪里去。

    她真的想的太简单了,她凭着一腔热血就想去救家人,可事实上,三界本就是个天罗地网,有太多的危险潜伏着,如果她不早点认清这一点,迟早会栽更多的跟头。

    而她想要回避的人,回避得了吗?事实证明,你不去解决麻烦,麻烦就会来找你!大人物是搅弄风云的,是纵观全局的,缩手缩脚,只会限制自己,还会累了旁人……

    莫燃觉得很乱,但又前所未有的清醒,在厉鸣犴告知她原由的时候,她心中竟然还在庆幸,还好,张恪四人的身份并没有被青门太子察觉……

    在他们和一些不相干的人相提并论的时候,莫燃才知道,她可以毫不犹豫的选择他们,也方才知道,她所走的路,她要做的事,从始至终都伴随着危机和死亡,可她却无比肯定,她要保护的是谁!

    她改变不了这次已经发生的事情,但必须保证,永远没有下回!

    ------题外话------

    卡文……今天没有二更了~(>_<)~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