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24. 牧北寻人【一更】
    柳洋三人是第三天回来的,而这个时候,张恪还是没醒。

    “他是不愿意醒。”柳洋站在张恪的床头说道,经历了这几天的事情,那个总是很浮躁的男子也在短时间内稳健了许多,“张婷是他唯一的妹妹,也是张家唯一把他当家人的人,张婷死了,他比谁都难受。”

    莫燃沉默着,她很不喜欢这样的感觉,因为她根本无计可施,这种绝望她也尝过,她明白那种自虐式的惩罚,比死更难受。

    “你们怎么办?”莫燃看向柳洋。

    柳洋苦笑了一声,“现在,不回老宅就是我们能为家族做的最后的事情。”

    四大家族遭此大难,元气大伤!用不了多久,华夏的其它家族门派都会知道此事,到时候又会平添许多麻烦,既然四大家族的小辈都死了,那么,柳洋他们也该是‘死了’才对。

    “柳洋……”莫燃唤道,欲言又止。

    柳洋却看了看莫燃,“你不用说了,我不会有事的,我要做的事情还有很多,现在这个时候,不会自乱阵脚的。”

    莫燃点了点头,可她还是说道:“柳洋,不管发生什么事情,你都有我。”

    柳洋看了看莫燃,如果是平时,他听到这话指不定要高兴成什么样子了,兴许还会不失时机的顺杆往上爬,只是现在,柳洋知道莫燃的心思,诚如莫燃所说,除了恋人,他们之间还可以有很多种关系,比如朋友,比如亲人,比如战友。

    起码,在他忽然间从云端坠下来的时候,依然有人相伴左右。

    “嗯。”柳洋点了点头,他笑了,真心的笑。

    莫燃出来的时候发现离火和厉鸣犴又不在了,离火明明很反感厉鸣犴,可这几天两人却总是一起消失,好像在密谋什么似的,莫燃没有去管,她只是宣布了一个自己刚刚做的决定:

    “你们都先待在京城,我跟白矖去一趟牧北。”

    “这个时候去牧北干什么?”苏文哲问道。

    除了白矖对莫燃和血杀的关系略知一二外,其他人并不清楚,莫燃如实说道:“我要去找血杀,我得问他点事情。”

    “血杀是蜘蛛门的门主?”江潮问道。

    莫燃点了点头。

    见此,几人并无异议。

    第二天,莫燃和白矖就去了牧北,张恪的伤势需要修养一段时间,莫燃有足够的时间去找血杀。

    牧北很荒凉,处处都是黄沙弥漫的戈壁滩,在这种地方行走,要么得跟着牧北的佣兵,要么就要跟着常年穿梭此地的商队,否则很难从沙漠里走出来。

    莫燃直接去了佣兵工会,她挂出了带路前往蜘蛛门的任务,而且出价很高,只是两个小时后她回来再看时,却发现那个任务根本无人问津!

    “没有人接任务吗?”莫燃问了问负责登记任务的人,难道是她的价钱开的太低?

    那人懒洋洋的抬了抬头,眼睛在那任务上一瞟,像是知道莫燃在想什么,说道:“就算你再把价钱抬高三倍,也没人会接这个任务。”

    莫燃道:“为什么?”

    那人却只顾笑,似乎在笑莫燃这个外来人,一点都不懂牧北的规矩。

    “为什么?”莫燃又说了一遍,她的手往那个人的登记册上一拍,那人不得不停下了手头的事情。

    眼神在那个白皙的手掌上徘徊半晌,他有点猥琐的笑了,“虽然长相欠缺,可这手倒是嫩的很呢……”

    说着,那人把笔一扔,嘿嘿笑着便打算去摸,只是中途就别白矖拦住了,白矖微微皱了皱眉,暗中运转灵力,那人顿时惨叫一声,全身经脉如火炙烤一般疼痛难忍!

    那人跌坐在了椅子上,半晌才回过神来,他眯着本就很小的眼睛惊疑不定的看了看白矖,如此上乘的修为,怎么可能是普通修者!

    这里的动静也吸引了不少人的视线,他们兴趣盎然的等着看好戏,有的还一点都不避讳的大声猜测他们会不会打起来,打起来的话会是谁赢。

    牧北的佣兵都是杀手出身,他们一点都不惧怕血腥,反而某些时候会以此为乐,如果能有血腥的场面当下酒菜,也不错。

    莫燃收回了手,为了行事方便,她也在容貌之上小小的施了个法术,外人看来也只是平凡容貌而已,她自然意识到了情势的僵硬,先开口打破了沉默:

    “我再加三倍的价钱,可有人带路?”

    “嘁,我刚才没有说吗?你这价钱出的再高,这任务也没人接。”那人不屑的说道,他揉了揉手臂,自己站了起来。

    莫燃把一个储物袋放在了柜台上,那里面是一大笔金币,牧北这里不接受商会的通用卡,只接受现金交易。

    那人瞥了一眼储物袋,道:“看来你是听不懂人话?”

    莫燃却道:“这些不是任务的悬赏金,是跟你买个消息而已,说说吧,为什么没人敢接这个任务。”

    那人摸了摸下巴,寻思着眼前的女子也是个通透的人,两人的修为也不简单,他犯不着有钱不赚跟他们对着干,于是很爽快的收起了储物袋,转身朝着旁边的小门走去,“跟我来。”

    莫燃和白矖跟了过去,而那些等着看热闹的佣兵则是无趣的收回了视线。

    那个小门通往佣兵工会的后院,而后院是这个工会办公的地方,那人带着他们走进了一间储藏室,跟里面的人要了点东西后走了出来。

    那人也不拖沓,直接道:“蜘蛛门可不是好惹的,牧北有规矩,佣兵工会不接一切有关蜘蛛门的任务,一旦有人接了,不出一天,这个佣兵团就可以消失了。”

    莫燃挑了挑眉,蜘蛛门竟然已经发展到了如此霸道的地步!为恶一方,还如此高调!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就不好办了,没人敢带路,他们自己找的话肯定是要花费不少功夫的……

    正这么想着,对面的人却递来一个羊皮卷,“虽然没人会给你们带路,但这上面是牧北的地图,运气好的话,你们也许能找到。”

    莫燃正要去接,那人的手却是一缩,“这东西,可是要另外收钱的。”

    莫燃方知他是冲着钱来的,但是现在,只要能解决了问题,花点钱自然无所谓。

    一直到看着两人离开,那人才轻蔑的笑了笑,自言自语道:“这地图我可卖过不少,可没有一个运气好的,所以,不管死在哪,可都跟我没有关系……”

    他摸了摸自己的胳膊,刚才被白矖震了那一下,到现在还疼痛无力,正准备收好钱去工会前台时,却忽然瞥见自己手臂上有个小小的红点,而一直苍蝇一样的虫子正趴在他的手臂上。

    那人不以为然的把那只小虫子拍走了,牧北这地方虫子多的是,他根本不当回事。

    而莫燃和白矖离开之后,莫燃打开地图一边看,一边却道:“不用惦记刚才那个人了,走的时候我给他留了点小礼物。”

    白矖垂眸,“什么礼物?”

    莫燃却笑了笑,“他想让我们死,我不回敬他怎么可以?蝇头虫剧毒无比,被它咬一口,大象都能在一天之内死透,你刚才给他那一下,他的经脉没个两三天是恢复不了的,也就不可能察觉到毒素在经脉里蔓延,等到毒入五脏,他便必死无疑。”

    听着莫燃用这么淡定的语气评说一个人的生死,白矖显的稍稍有点意外,在他们这些杀人无数的人面前,莫燃就显得太过仁慈了,她很尊重生命,下手也常常留有一线。

    对于她这种做法,他们不予置评,可现在,他似乎看到了她果决的一面,她如此轻易的就抹杀了一个人,他其实乐见其成,但这也意味着,她已经领略到了这个世界的残酷,也开始让自己学的残酷了。

    这……却又是他不愿意看到的,很矛盾。

    “这些可以由我来做。”停顿了一会,白矖才道,杀人的事情,他可以代劳。

    莫燃却笑,“由谁来做都是一样的。”

    白矖也不再执着,他转而问道:“地图有问题吗?”

    莫燃道:“地图应该是没问题,但牧北的自然环境很复杂,在加上人烟稀少,即便有地图在手,也不一定能找到蜘蛛门……不管怎么样,先试试吧。”

    莫燃它们现在所在的地方是一个小镇,出了这个镇子就是一望无际的戈壁滩,二人刚要走出小镇的结界,就听有人不耐烦的喊了一句,“终于出来了!怎么磨蹭了这么久?害的大爷我差点就去大沙漠里找你们了!”

    这声音听着很是熟悉,莫燃顿时停下了脚步,却见旁边的巷子里走出一个浑身裹的严严实实的男子,他扯下了围巾,可立马呛了满嘴的沙子,啐了两口才一脸嫌弃的走了过来。

    莫燃看着他,一张清秀的娃娃脸,清亮的眼睛,头发被风吹的有点乱,莫燃惊讶道:“星圣?你怎么在这?你在等我们?”

    星圣道:“当然了!不等你们等谁?你们可真够慢的,我从无双城都赶过来了,你们竟然现在才出发。”

    那脸上,依旧是嫌弃,莫燃忽略了他的语气表情,只问道:“谁让你来的?”

    星圣却道:“大爷我想去哪还要听别人的啊?我自己要来的!”

    莫燃想了想,却自顾自的说道:“是苏雨夜让你来的。”

    离火是不可能主动找这个危月使的,以苏雨夜跟星圣多次的合作关系来看,还是苏雨夜的可能性大一点。

    “你知道还问!”星圣却道,说着,他从莫燃手里抽走了那张地图,撇了撇嘴,“这也算地图?跟瞎着眼上路没什么区别,你们就偷着乐吧,有大爷我带路,别说是蜘蛛门,就是蜘蛛窝,我都能一一给你找出来,还愣着干什么,再不走天都要黑了!”

    莫燃抬头看了看刚刚悬挂在东边的太阳,没有打击星圣自我吹捧的话,能让他带路,这也算是及时雨了,莫燃自然欣然接受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