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28. 不巧的撞见【二更】
    血杀送莫燃回去的时候,有人正百无聊赖的站在门口,一会左右张望,一会停下掰自己的手指,终于见到血杀时,那人精神一震,喊了一句:“门主大哥!”

    莫燃从血杀肩膀上抬头看去,才发现不知道是北北还是西西一直守在那,不等她问出原由,那人就自己上来说道:“门主大哥,我早就准备好了水了,你们来的可真慢。”

    这埋怨的口气,莫燃真没听错,他真的是在埋怨血杀,而血杀竟然没有怪他,只是说了一句,“你可以走了。”

    那人像是等的就是这句话,说了声好就飞奔着离开了。

    莫燃看他跑的那么着急,觉得很有趣,明明有事情,为什么要一直守在这里,非要等到血杀的特设令才走?

    血杀抱着莫燃进屋,径直走到了卧室里面的浴池,把她放在了方便的长椅上。

    这浴室的温度略低,莫燃看了看面前的浴池,里面早就盛满了水,微微冒着白色的雾气,可那不是热气,相反是冷气,因为水里面加了很多冰块。

    莫燃还从来没有泡过这样的澡,如果是平时,这种冰镇莫燃可能会有点奇怪,可现在嘛,想到能进去泡着莫燃就有点迫不及待。

    她看向血杀,那眼神似乎有点‘你可以走了,别在这耽误事’的意思了……

    血杀从善如流的转身,只是临走前还道:“我留在你体内的灵力,你也可以试着炼化,对你来说也并非全无益处。”

    莫燃应了一声,等血杀刚刚走出浴室,就立刻脱掉了被汗水浸透黏在身上的衣服,泡进了那几乎装了一半冰块的水里。

    “唔……”莫燃舒服的呻吟一声,瞬间便有种重新活过来的感觉,莫燃正打算按照血杀所说的,试着炼化一下经脉中残留的灵力,却忽然听到有脚步声接近!

    莫燃一愣,她扬声问道:“还有什么事吗?”

    那脚步声却根本没有止步在外面,而是直接绕进了浴室,“你刚才……”

    四目相对的两人都是一怔,莫燃动作飞快的往水里沉了沉,可原本很宽大的浴池,因为装了一半的冰块显的狭小了起来,莫燃的动作根本没有达到她想要的效果,反而激的水池一阵晃荡,清澈的水徘徊在莹白的肌肤上,水下凹凸有致的身体显的无比旖旎。

    莫燃本来以为是血杀去而复返,可没想到来人是白矖!更没想到发生如此尴尬的场面!

    此时见白矖一双碧绿的眼睛直直的望着她的身体,莫燃恼怒的扬手把水朝他泼去!“还看!马上出去!”

    白矖被泼了一脸的水,眼眸方才眨了眨,她抬头看了一眼莫燃,这才不紧不慢的转身走了出去。

    而浴池里的莫燃简直要疯了!她也是女孩子,可为什么摊上了一群没脸没皮的男人!被强吻,被看光了身体,一次也就罢了,为什么还要三番四次的发生!

    要是搁在一般女孩子身上,哪里还有什么清誉!可她却要逼自己忽略这种事情,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莫燃觉得前所未有的无力,难道她以后都要在这种时不时的惊吓中度过吗?甚至还要慢慢去习惯吗?莫燃简直想爆粗口了,她真的很想拽着他们的耳朵问问,到底知不知道什么叫男女有别!

    就在莫燃有气无处发的时候,白矖的声音从浴室外传来,他并没有走,“前半夜你不在房间里,我是来看看你回来了没有。”

    这算是解释了,可莫燃现在没工夫跟他说话,语气不太好的回道:“现在看到了,你可以回去了。”

    白矖的声音顿了一会,他又道:“我并不知道你会在这个时候洗澡。”

    “所以怪我洗澡没告诉你一声?”莫燃道。

    这么明显了,白矖很肯定莫燃是生刚才的气了,虽然他觉得他也没错,可不能否认,吃亏的人是莫燃,他只是有点担心而已,如果早知道这个时候过来会遇到莫燃洗澡这种事,他一定……多看几眼……不会像刚才那样愣着……错失良机……

    “对不起,我什么都没看到。”白矖说道,如果道歉能让莫燃消气的话,他自然不吝啬道歉。

    莫燃没说话,而白矖等了一会,自动转移了话题,“你为什么泡冰水?”

    可是,这个话题不幸转移到了雷区,你连冰块都看到了,还跟莫燃说你什么都没看到?!

    说完之后白矖也怔了一下,紧接着便听到莫燃颇为压抑的一个字,“滚!”

    白矖叹息一声,这一次不得不滚了,他很歉意的跟莫燃告辞之后,往出走的过程中还在想着,莫燃和血杀到底做了什么……

    莫燃很生气,结果就是经脉之中的灵力运转的更快了,体内更加燥热了,连这冰水都快失去作用了,她拼命让自己冷静下来,别去先刚才那么气人的事情,试着沉入修炼。

    许久之后,莫燃体内的温度才稍稍降下一些,而且冷静下来之后她也发现,血杀说的没错,那火一般的灵力在她体内运转炼化之后,吸收的意外的好,就连莫燃轮海中的灵力,也似是受到感染一般,变的很雀跃。

    修炼事半功倍,等莫燃睁开眼睛的时候,天早已大亮,而她都在这水里不知道跑了几个小时了,水里的冰块早就化没了,地上溢出很多水。

    莫燃步出浴池,穿好了衣服,将那满头的引发束了起来,走出去一开门就看到连个探头探脑的脑袋,“西西北北,你们在这里干什么?”

    两人异口同声的说道:“等你。”

    “等我干什么?”莫燃又问。

    “门主大哥让我给你准备了洗澡水,等你洗完,我还要去收拾,但是,你为什么洗了这么长时间?我已经等了很久了。”其中一人说道,莫燃又分不清他俩谁是谁了。

    “对,我也陪北北等了很久了。”哦,那个是北北,那么这个就是西西了。

    “我自己收拾吧。”莫燃说道,她两个大男人……或许说是大男孩更准确一点,让他们去收拾她的洗澡水,他们不介意,可莫燃觉得别扭。

    北北却很果断的拒绝了,“不行!这是门主大哥交给我的任务,如果我做不好,门主大哥会不高兴,门主大哥不高兴,我就不能喝酒,不能抓猎物,还要看大门!”

    而西西也坚定的站在了北北的立场,“对!西西不喝酒,但是也会不能抓猎物,也会看大门!”

    如此……严重的……后果……

    莫燃抽了抽嘴角,给两个一脸‘不给让就是与他们为敌’的少年让开了路,而刚刚还满脸严肃的人顿时欢天喜地的跑进去了,好像他们去做的不是倒洗澡水这样的小事,而是什么神圣的伟大事业一样……

    抬头时,正看到白矖从他的房间里出来,本来已经淡忘的事情一瞬间被想起来,莫燃也没理会白矖,直接下楼去了。

    白矖眼眸动了动,没有消气吗?

    其实莫燃不光是生气,更多的是憋屈,她实在想不出一个好办法来解决这样的事情。

    前世她没有遇到过这种事,那是因为她虽朋友不少,但是从来没有亲密到日夜相伴的程度,即便是跟江潮也没有,可契约这种关系太独特了,他们有太多私密的空间是重叠的,睡前看到的是他们,醒来看到的还是他们。

    像被撞到洗澡这种事情,根本就不能避免!可是,就因为不能避免,她以后就要欣然接受吗?

    “没休息好吗?”说话的人是血杀,他今天倒没有见不着人影,竟然像是坐在这里很久了,他面前的桌子上摆着一些食物,是甜点和果酒。

    在这种地方还能见到这么正经的食物,也算难得了。

    “还好。”莫燃道,她后半夜一直在修炼的,现在精神很好,她烦的是另外一件事情,但她当然不会说的。

    血杀看了看莫燃,她正拿着一块糕点放进嘴里,那只手异常的白嫩,像是新生婴儿的肌肤,他忽然也想到了,莫燃可能在水里泡了很长时间……

    血杀开口,像是在解释昨晚的事情,“我晋级之后,灵力在你的经脉中消化的太慢,积蓄的灵力会让你产生虚热,但不会有损伤。”

    莫燃点了点头,她也猜到了,上一次那么顺利,这一次却这样,唯一的可能就是……他们之间的差距增大了,莫燃忽然问道:“你晋级这么快,是因为蜘蛛门的功法吗?”

    血杀却道:“是,也不是。”

    怎么还模棱两可了?“那到底是还是不是?”

    血杀看了看莫燃,“有天赋,也有蜘蛛门的原因。”

    莫燃咀嚼的动作稍微慢了一点,她以为她自己的天赋就不弱了,可血杀的天赋更强悍?如果能短时间内晋级,不求历劫期,哪怕是元婴期也好啊!

    莫燃开始思考,是不是她的修炼有问题了……

    白矖坐在莫燃对面的时候,莫燃依旧专注的想着,他看了看莫燃,又看了看血杀,最后问血杀:“你跟她说了什么?”

    血杀道:“修炼天赋。”

    白矖顿了顿,是修炼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