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33. 打一架吧!【一更】
    要不是还想着答应苏武的事情,莫燃从醉仙居出来的时候就想走了!她一言不发的朝苏府走去,苏雨夜和白矖也一言不发的跟着。乐文

    这事跟白矖没什么关系,所以他只是静观其变,那个嘴巴不干净的疯女人,莫燃也自己处理过了,就用不着他出手了,只是,通过今天的事情,白矖算是看明白了一个事儿。

    莫燃的脾气是属弹簧的,她的容忍度很高,可一点超出了她的底线,反弹起来可是谁都拦不住的

    苏雨夜则是一路都在琢磨,怎么顺莫燃的毛,小朋友生气起来也是很难哄的啊

    回到苏府之后,莫燃径自回了自己的房间,苏雨夜则是叫来了苏武,让他去通知炼药工会的人去醉仙居收尸。

    “收尸?少、少将你不是开玩笑吧?你把文薇薇打死了?”苏武瞪大了一双眼睛,心想他家少将什么时候这么暴力了?

    苏雨夜却笑了笑,“不是我打的,是莫燃小朋友打的,你先去吧,现在应该还没死,但去的晚一点,可能就是收尸了。”

    苏武听了,惊讶的不得了,可他来不及去问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立刻就想跑,那可是炼药工会会长的千金啊!要真死在了莫燃手里,麻烦还能少的了?

    亏得苏雨夜还那么淡定!

    苏雨夜却喊住了他,“你着什么急?活着有活着的办法,死了有死了的招,不用这么认真。”

    “少将”苏武一脸悲愤的看着苏雨夜,不管是死是活,跑腿的人都是他和陈斌!能不能多为他考虑考虑?这都什么时候了,你笑的那么开心真的合适吗?

    苏雨夜却拍了拍苏武,一脸鼓励的说道:“好好干吧,记得明天早点来我这里,你不是还要找莫燃聊修炼的事吗,别迟到了啊。”

    说完,苏雨夜就走了,苏武却是摸不着头脑,今天刚刚给他整这么一出,明天就让他扔下这么大个麻烦去找莫燃聊修炼的事?真的不能稍微推迟一下吗?

    苏武还想要不要跟莫燃争取一下,可想着醉仙居那还有个不知道是死是活的人,也不耽搁了,飞快的带人去了。

    而此时的莫燃,她回到房间之后怎么都觉得咽不下这口气,想到苏雨夜在醉仙居大庭广众之下宣布她是他的夫人,莫燃的火气就蹭蹭的往上窜!

    她的脾气是不是真的太好了?被人当成挡箭牌,连商量都没有的!还有那个疯女人,彻底让莫燃体验了一把什么叫狗血,而苏雨夜看了一场大戏,以后不用被疯女人缠着了,不用被逼婚了,收效还挺好?

    正在莫燃沉着一张脸余怒未消的时候,却忽然响起了敲门声,会来找她的,除了白矖就是苏雨夜,莫燃直接去开了门,门外站着的是一脸笑容的苏雨夜。

    莫燃堵在门口,也没让苏雨夜进来,她抱着手臂道:“找我干什么?又有什么女人上门来找你,想带个挡箭牌过去吗?”

    这火药味十足,苏雨夜自然嗅到了,他摇了摇头,“没有的事,我一向洁身自好,从不拈花惹草,哪有什么女人。”

    莫燃冷笑一声,“也对,苏少将不拈花惹草,是花草拈你惹你。”

    苏雨夜在心里对于莫燃的反应拍手称赞,只是不敢表现出来,他赶紧说了正经事,“今天在醉仙居宴请文薇薇没有事先告诉你,是我不对,我道歉,而且愿意承受来自你的所有怒火,如果刚才没打的够的话,打我试试也行”

    莫燃却道:“我可不敢打第三军团的苏少将,我还没那个胆。”

    苏雨夜看着莫燃,又道:“当然,对于当众宣称你是我的夫人,这件事情我也要道歉,下次我一定事先征得你的同意。”

    莫燃的语气明显更冷了一点,“还有下次?苏雨夜,我这个挡箭牌是不是用的很顺手?”

    苏雨夜却道:“虽然今天的事情发展的有点出乎我的意料,但我绝对没有拿你做挡箭牌,只要你点个头,第三军团的少将夫人就是你。”

    莫燃以为苏雨夜在开玩笑,她道:“那我岂不是占了天大的便宜?而你岂不是牺牲大了?”

    苏雨夜否认的很快,“一点都不牺牲,我心甘情愿,甘之如饴,而且,那是我占了天大的便宜。”

    莫燃并不觉得感动,她只是忽然笑道,“苏小叔,我还是个小朋友,你在说什么我听不太懂。”

    苏雨夜却道:“乖,我等你长大。”

    “啪”莫燃祭出了不久前刚刚打过文薇薇的那条鞭子,一甩,长长的鞭身垂在地上。

    苏雨夜一动未动,但他挑眉看向莫燃,虽然刚才他说了如果莫燃没消气的话可以继续打他消气,可是莫燃还真打吗?

    却听莫燃道:“苏雨夜,来打一架吧,你要是赢了我,就算给你做一辈子挡箭牌,我也愿赌服输!”

    苏雨夜一双眼睛猛的眯起,嘴角的笑容都凝固了,“莫燃,这种玩笑可开不得。”

    莫燃道:“你怎么知道我是在跟你开玩笑?”

    苏雨夜认真的看了看莫燃,他知道她现在在生气,但他可不想她拿这种事情开玩笑!因为如果她冷静下来,而这件事已成定局之后,他可不接受反悔!

    “莫燃,你要知道,你挑战的是谁。”苏雨夜最后一次提醒道,他是龙神,不管用不用灵力,莫燃都不是他的对手,他们两个根本就在完全不同的水平线上,莫燃这么做,跟直接宣布嫁给他也没什么差别了!

    “苏雨夜,别费那么多话,我知道我在说什么。”莫燃却道。

    苏雨夜慢慢笑了,他点头,“去演武场。”

    白矖在苏雨夜过来的时候就出来了,他目睹了两人之间的谈话,在看到两人先后去了演武场之后,那张略显麻木的俊脸微微有些阴沉,一双碧绿色的眸子也晃动不已。

    他跟了过去,这个根本赢不了的比试,他一定不能任其发生。

    莫燃和苏雨夜站在演武场的时候,白矖径直走了过来,他站在两人中间,好听的声音显得有点凝重,“我是主人的霊,在主人跟你打之前,我可以先跟你过过招。”

    白矖说的一点都没错,他是莫燃的霊,有权代表莫燃出战。

    苏雨夜挑了挑眉,“乐意奉陪。”虽然赢了莫燃之后会很轻易的得到莫燃,但他也不想让自己显的太欺负人。

    “白矖,你让开。”莫燃却忽然道。

    白矖回头,他皱眉看着莫燃,他是她的霊,他们之间已经有过仪式,她让他眼睁睁的看着她成为苏雨夜的女人吗?“主人,我先替你打,这并不犯规。”

    莫燃却道:“白矖,你让开,这是命令,不是我在跟你商量。”

    这是命令

    一双碧绿色的瞳孔慢慢变的浑浊,白矖看着莫燃,别的玩笑他都可以当做视而不见,可唯独这次不行!她不是不谈感情吗?为什么要匆匆拿自己的一生做赌?她怎知苏雨夜是真心待她?又怎知她的选择是对的?

    莫燃却看向白矖,她的表情忽然轻松了一些,“只是打一架而已,又不是天要塌了,而且,你好像并不觉得我能赢了他?”

    白矖没有说话,两人比试的后果,他想都不用想,根本没有悬念。

    莫燃也发现白矖是绝对不相信她了,不禁有点无奈,她身为主人的气势,就不能让她好好彰显一下吗?她是挺生气的,但是也不至于到了丧失理智的地步,更不可能不自量力的跟苏雨夜比试高低。

    她不解释一下白矖是不会让了,只好道:“我知道他是龙,可我今天要做的,就是驯龙,白矖,你如果真想帮我,就在苏府设下结界,不要让这里的动静传出去。”

    顿了顿,她又道:“实在不行等我快输的时候你再来帮忙。”

    碧绿色的眼眸这才有了些许松动,听莫燃的话,她的确不是冲动为之,也的确不是因为喜欢苏雨夜而下这样的决定。

    白矖点了点头,“好。”

    很快,白矖飞身跃入空中,他闭着眼睛施法,高空之中忽然出现一个巨大的伞状结界,一直向地面延伸开来,不一会,透明的结界便将整个苏府都笼罩在内,完全与外界隔绝了。

    莫燃抬头看了看,她很满意。

    而白矖也退到了一旁,准备时刻盯紧战局。

    莫燃鞭子一甩,闪身向苏雨夜攻去,苏雨夜就站在那里,一直等到鞭子就要当头甩下,他才慢慢伸出手,却奇快无比握住了鞭子的另一端,他笑着看向莫燃,“莫燃,如果你就准备这样跟我打,不如直接宣布输赢。”

    莫燃一甩鞭子,又攻几次,虽然她的招式很精妙,速度也极快,可不论她进攻多少次,苏雨夜站着不动都能轻松化解。

    莫燃飞身后撤,唰的收回了鞭子,看向苏雨夜,“刚才只是热身,接下来才是认真的,而且,苏雨夜,我希望你不要手下留情。”

    “当然不会,你大可放心。”苏雨夜道,他明白莫燃的骄傲,她不接受放水,“不过,我也希望你量力而行,因为虽然我能做到不手下留情,但我会心疼。”

    题外话

    噔噔噔噔谁输谁赢买定离手!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