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35. 张恪苏醒【三更】
    第二天,苏武和陈斌按照约定来找莫燃的时候,顺便领走了一个活,苏府要修缮了,当他们看到已经面目全非的演武场以及附近的两个园子时,都无比的悲愤,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少将是在自家后院试爆了某样绝密法器吗?

    可苏雨夜是不会告诉他们的,他们也只好认命的在自己最近已经条目累累的日程单上又列了一项大事。

    莫燃一边修养,一边跟苏武和陈斌探讨修炼和军团装备改进的事情,除了那天因为文薇薇的到来而引发的一系列事件之外,苏雨夜之后就没什么时间陪莫燃了,一般都是忙到傍晚,才能去找莫燃坐坐。

    莫燃问他为什么忙成这样,他说,他要尽快让第三军团变成一块铜墙铁壁,至少,等他离开之后,第三军团也要坚守在西北镇。

    莫燃认可了他的话,苏雨夜迟早要离开华夏,他这么做,既是要给第三军团一个交代,也是对苏家的,同样包括西北镇几个城。

    莫燃在苏武待满一周的时候,江潮传来了消息,说是张恪醒了,莫燃就再也待不住了。

    “代我向张恪小朋友问好吧。”临走之前,苏雨夜说道。

    莫燃点了点头,“好,我会再跟你联系的,但张恪如果精神还不错的话,我们可能很快就会离开。”

    离开去哪里?他们都知道,是去须弥界。

    上次不辞而别去了大齐,苏雨夜给她准备了一桌子丰胸大餐,她可不希望有下次。

    苏雨夜笑了笑,“你们先走,我会找到你们的。”

    莫燃正满意于这次愉快的再见,苏雨夜却忽然又道:“对了,莫燃小朋友,分别那么久,你记得认真考虑叔叔的建议,做你丈夫这件事,一直有效。”

    莫燃脚下一闪,瞥了一眼笑的从容不迫的苏雨夜,就不能让人多愉快几秒钟吗!

    很快,莫燃就回到了京城的公寓,开门的是厉鸣犴,莫燃不在这段时间,厉鸣犴一直住在这里,他倚在门上,道:“莫燃小师妹,有你这么对待客人的吗?我来这十天,有九天你是不在的,要是张恪不醒,你是不是还不打算回来了?”

    “这是巧合……”莫燃道,其实她也觉得有点不好意思,以前她对厉鸣犴的偏见的确很大,但这一次真不是故意的。

    “那就是怪我运气不好?”厉鸣犴道。

    莫燃忍不住说道,“就算我不在,你不照样也过的挺好吗?”

    厉鸣犴给她气笑了,他能怎么过的不好?难道他还自怨自艾的专心等她回来不成?再说了,就算过的不错,可那心情能一样吗?“莫燃,我真的很怀疑,你有没有良心。”

    莫燃看向厉鸣犴,他的个子太高,他们距离又很近,莫燃得稍微抬着头才能看到他,见他嘴角那一抹略带嘲讽的笑,莫燃不禁道:“如果我没有良心的话,会让你住在我的公寓?厉鸣犴,你都这么大人了,别闹这种脾气好不好。”

    厉鸣犴顿时看向莫燃,那双本就犀利的眼神好像快刺出刀子了,他闹脾气?开什么玩笑?

    莫燃推了推他,“你先让开,我要进去见张恪。”

    这是进她家的们,竟然被拦在门外了,还有没有天理了?莫燃表示自己很无辜,她的良心最近多次受到质疑,这让她的良心很受伤,万一给她逼急了,她就真做个没良心的人,一个个都滚,能滚多远就滚多远,她就不伺候了!

    厉鸣犴盯着莫燃的身形移动,一直到她走进了张恪的卧室,都没有找到自己的声音,莫燃这非但不念他的好,还对他更恶劣了?

    目睹了这一幕的几人平淡的收回了视线,他们也许都不会承认,看到别人碰钉子事件非常愉快的事情。

    莫燃在走进张恪的卧室时,却见张恪站在书架面前,正在整理那些他经常翻开的书,莫燃楞了一下,看了看他依旧带着病态苍白的脸,说道:“张恪,你怎么起来了?”

    张恪回头看了看莫燃,他笑了笑,“我是妖兽,又不是普通人,这点伤会自己愈合的,对我的影响不大。”

    莫燃坐在了对面的沙发上,看着书架上已经空了许多的地方,“你要搬走吗?”

    张恪点了点头,“是啊。”

    莫燃皱了皱眉,正在想着张恪是不是没有从张家的打击走出来的时候,张恪却捧着几本书转过身来,笑道:“不只是我要搬走,我们不是都要搬走吗?你不用因为我再拖延行程了,再过几天,我们就出发去须弥界吧。”

    莫燃看向张恪,这样的张恪是她想看的,可她为什么还是抑制不住的担心?他很平静,他笑着,一如往常的温和,可是,太温和了……

    以前他的温和是伪装,真正的心思却蔫坏蔫坏的,让人琢磨不透。

    现在他的温和依然是伪装,可在他的凤眸深处,莫燃看不到他狡猾的痕迹了,反而蒙上了一层冷漠,莫燃依然琢磨不透,可她似乎并不喜欢他这样的转变……

    “张恪,你想去看看见见你夫妻吗?”莫燃问道。

    张恪顿了顿,他道:“不见,而且,我已经不是张家人了,对了,那我似乎也不能叫张恪了,我得想想,我的新名字了……”

    “那张婷呢?你不打算跟她道别吗?”莫燃又道,他想避开张家的事情,她却抓着不放,她恨张家那么对张恪,可她却不想让张恪把张家看的那么重,张家也绝不值得张恪为它做出改变!

    “张婷已经死了,她在我心里,不必告别。”张恪却道。

    莫燃忽然站了起来,她走到张恪背后,有点质问一般的说道:“你知道你为什么叫张恪吗?也许你知道,可我想跟你再说一遍。

    这个名字是三爷爷给你取的,三爷爷希望你恪守张家的祖训,希望看到你扛下孔雀一族传承的大旗,希望你勿忘莫家的庇护之恩,希望你来做孔雀一族的灵魂,希望张家在你的手里腾飞。

    三爷爷做不到了,也可能看不到了,张家已经没有那个风骨了,你觉得是你害死了张婷,是你害死了张家那么多小辈,可是你又知不知道,孔雀一族从坤门神殿打入人间,又牺牲了多少人!

    他们的英灵不会散,不管多少代,多少岁月,他们都会等着孔雀一族回归!这个过程中一直在死人,你的家人死了,我的家人也死了,可我不信他们真的离开我了,哪怕有一点点的希望,我也要逆天改命!

    你叫什么名字无所谓,反正都是一个代号而已,可你如果丢弃了三爷爷把这两个字给你的意义,那么……你也不必勉强跟我去须弥界了。

    张恪,道不同,不相与谋。”

    莫燃从来都没有想过,有一天会对张恪说这样的话,因为张恪心里向来明白的很,他可以把所有的事情都处理的很完美,可她还是忘了,张恪也只是个涉世二十年的男子而已。

    他的天赋再强大,心性再坚定,也会有被击垮的一天,也许,张婷和他的父亲就是击垮他的人,可不管是莫燃,还是张恪自己,他们都没有时间等他慢慢的去愈合,只能这样残忍的刺激他。

    张恪一直背对着莫燃,直到莫燃说完之后离开了他的房间,门锁轻轻的扣上,房间里顿时安静无比,张恪胸口的伤似乎在隐隐作痛。

    他依旧在慢慢的收拾着书架上的书,转身时,看到桌子上放着的一个魔方,他拿起来,指尖灵活的摆弄几下,那凌乱的魔方顿时变的整齐起来。

    他放下了魔方,不管它被大乱多少次,他都能让它瞬间恢复,可他已经被打乱的生活,还能回到正轨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