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76. 夜半来人【三更】
    一直到深夜,聚会上的人都各自带了霊住在了酒楼,唐甜和莫燃也被安排了房间,但莫燃刚刚进门不久就被唐甜拉着出去了,避开了众人,唐甜架着莫燃把她送回了佣兵工会。

    唐甜知道莫燃酒量不好,虽然她不耍酒疯,看起来跟没事似的,可唐甜知道她已经醉了,而且醉的不轻,听着她一路上都在骂着变态,唐甜好像都听习惯了,无动于衷。

    她把莫燃放在了床上,又去给她倒了杯水,使劲儿把她扶了起来,好不容易让莫燃端过去喝下,她竟然很快就吐了出来,皱眉说道:“这不是酒!拿酒来,我今天只喝酒!”

    “没有了!”唐甜也皱眉道。

    莫燃却又仰头倒了下去,“没有就不喝!别想骗我喝水!”

    唐甜也没再去倒水,只是坐在了床上,看着某个已经喝的醉醺醺的女人,喝醉了也这么安静,耍酒疯都不会……

    许久,唐甜倾身凑进莫燃,她哼笑了一声,“你永远都不会知道为什么的,你就那么想吧,我就是这么变态。”

    说完,唐甜站起身,径直离开了,而莫燃只闭着眼睛,翻了个身继续睡。

    不一会,黑暗之中却是人影一闪,一个男子凭空出现在了莫燃的房间,他身后黝黑的虚空之门慢慢闭合,男子穿了一身睡袍,光着脚,长长的墨发披在身后,还在不停的滴答着水。

    他像是刚刚沐浴之后匆匆披上睡袍就来的一样,他慢慢走到床前,靠在那里看着莫燃,也不动,房间里只有莫燃深深浅浅的呼吸和男子头发上不停滴答的水滴。

    过了许久,男子才动了,他跨上了床,盘膝坐在了床的内侧,屈起胳膊以手支着下巴,另一只手在掐了个诀,在莫燃脸上拂过,那被易容术遮挡的容貌便露了出来。

    男子换了个姿势,歪着头盯着莫燃看,许久,他的视线才慢慢向下移去,最后定格在那个有着黑色翅膀吊坠的项链上,他轻轻的捻起了那个吊坠,嘴角一勾,却是笑了,慵懒而惬意,眼角的泪痣却是愈发妖异起来。

    “啪——”

    似乎察觉到有人在打扰她,莫燃伸手打开了那只手,身体往上蹭了蹭,找到了枕头,嘴里不知道嘟囔了什么,又睡了。

    男子看着莫燃这一系列的动作,她趴在床上,往上一蹭,那抹胸长裙被蹭下来好多,呈现在男子面前的,是女子白皙而线条优美的背,几缕发丝停在其间,性感而诱惑。

    男子的眼皮微微抬起一些,视线在她的背上一寸寸的划过,他忽然倾身,在莫燃耳边道:“主人……”

    莫燃没反应,而男子又叫了一声:“亲爱的主人。”

    莫燃这回动了动,但也只是远离了一点男子,口齿不清的说了一句:“别、别吵!”

    莫燃这么移动,倒是把原先霸占的床让出了一半,男子顺理成章侧躺了下去,他伸手撩开了挡在莫燃脸上的头发,露出了那张满脸泛红,此时还微微张着嘴呼吸的面容。

    她闭着眼睛,可那狭长的眼线依旧动人,修长的手指在她的眉毛、眼睛、鼻子上一一划过,最后停在她的嘴上,指腹轻轻按压,柔软的唇瓣弹性十足。

    莫燃本是趴着睡的,压着半张脸,嘴唇微微张开,此时冷不防流出一点口水,沾在了男子手上,男子愣了一下,“呵”的一声笑了。

    “亲爱的主人,你喝多了……怎么能在我来看你的时候喝这么多呢……”男子说着。

    莫燃只感觉有人不停的在她耳边说话,不让她睡觉,莫燃不耐烦的嘟囔:“唐甜,你、你怎么还不走?我知道、你就是在报复我!报复我赢了你呗……告诉你吧,你就是再灌我一天一夜,我也、我也照样奉陪!”

    男子任由她说,他则抱着她想把她翻个身,让她睡起来舒服一点,可不配合的人摆弄起来可不是那么容易的,莫燃扭来扭曲想挣脱男子的手,最后不耐烦了,干脆一翻身,将身边的人压在了身下!

    “不、不要再动了……”莫燃打了个酒嗝说道,她发现垫在身下的人抱着还挺舒服的,他身上很凉快,衣服很光滑,皮肤也很光滑,她的脸在男子僵硬的胸膛上蹭了蹭,见男子不动了,这才有点心满意足的笑了。

    男子不是不动了,只是他动不了了……

    莫燃的裙子在刚才那一通拉扯之间,几乎完全退到了腰间,仅剩的一件抹胸的文胸也摇摇欲坠,柔软的地方紧贴在他身上,女子的分量虽然微不足道,可他却忽然间觉得胸口重重的、闷闷的,呼吸也沉重了许多。

    男子睁着双眼看向床顶,长长的睫毛掀开,露出那双在暗夜之中幽深无比的瞳仁,眼角的泪痣清晰的点缀在那妖孽的脸上。

    他是怎么到这的呢?只是忽然想来了而已,那个想法一产生,就像有无数个声音在催促着他一样,在他看到鬼医双目泛白的时候,他就知道怎么回事了,他在用他的时空之眼,他看的一定是莫燃。

    他说她已经到了须弥界,他说她救了一条黑龙,她说她又遇到了唐甜……

    他还有很多事情要忙,他还要一点点的拿回他的鬼域,他还要将现在的鬼王和鬼域四使一击必杀,可当他在听判官汇报事情的时候,脑海中想的却是,她到须弥界遇到了什么,她是怎么救的黑龙?她还会信任那个唐甜吗?

    一整天,他都心不在焉,沐浴的时候,那种莫名其妙的烦躁达到了顶点,他忽然想立刻去见她!而事实上他也那么做了,只拽了浴袍就打开虚空之门来找她了。

    当站在她房间,看她四仰八叉的睡在床上,心里忽然就安静了,原来,他真的只是想见见她而已。

    “亲爱的主人……我可不是唐甜。”男子眯了眯眼,似乎终于找回了神智,但他可不太高兴被当做了别人。

    他低头看了看莫燃,入目的是她黝黑的发顶和白皙圆润的肩膀,他轻轻抱住了莫燃,手指在她背上慢慢掠过,带起一阵阵战栗,怀中的人抖了抖,男子的手微微一顿,又继续向下,他摸到了裙子的拉链,低声道:“都这样了,干脆脱掉吧……”

    细微的摩擦声响起,不一会那裙子便被拉开长长的口子,男子搂着莫燃的腰将她稍稍一提,在她不满之前快速的将裙子抽走了。

    果然,虽然被打扰了一下,可没有了碍事的衣服,莫燃只舒服的哼哼了两声就没反应了。

    “亲爱的主人,别睡了。”男子说道,他晃了晃莫燃,真的很想让她赶紧清醒过来,他可这次见面之后在莫燃印象里,只是个朦胧的梦,或者干脆断片。

    “你好烦!”莫燃生气的说道,脸埋在他的胸膛上就是不起来。

    男子闭了闭眼睛,他忽然一翻身,将莫燃压在了身下,一双眼眸半垂,他看着此时几近**的女子,玲珑的**就躺在他身下,毫无防备。

    男子的视线移到了那张微微张开的唇上,忽然俯身吻了下去,她的味道……真的会上瘾呢。

    吻渐渐深入,也渐渐变的不受控制起来,男子在她口中疯狂的掠夺着,带着她的舌尖起舞,而莫燃起初还在推拒,可后来不知道是不是觉得舒服,慢慢回应起来。

    男子一愣,一个吻一发不可收拾起来,许久,等莫燃鼻子里发出了嗯嗯的抗议声时,男子才离开的她的唇,身体轻轻的压在她身上,炙热而急促的呼吸喷洒在她的耳后,莫燃整个人都抖了抖。

    男子看着她有趣的反应,忽然张口轻轻含住了她的耳朵,莫燃的身体抖的更厉害了,双手也去推他。

    “呵呵……”男子不禁笑了笑,他吻了吻莫燃的眼睛,“亲爱的主人,你快点醒啊,万一我控制不住趁你熟睡主动献身,你醒来之后会不会又说我趁人之危?”

    男子抱着她,一边落下一个个细碎的吻,一边不时的跟莫燃说话,他的手臂收的很紧,两人的身体相贴,而他只轻轻抚摸着莫燃的背,没有再去碰别的地方,不是他不想,而是怕碰了之后,真的就收不住了……

    以前也不是没有跟她同床共枕过,更不是没有调戏过她,可**如此汹涌的叫嚣……还是头一回,不断发热的身体折磨着他的理智,一整晚,他似乎头一回知道了,这世上还有这样的煎熬……

    眼看着天就要亮了,鬼域今天还有战事,一夜未曾合眼的男子盯着莫燃的脸,有点报复似的再次攫取了莫燃的唇,辗转亲吻,许久才罢,他在莫燃耳边说道:“亲爱的主人,你还是不肯睁眼看我……”

    说完,他抬头看了看莫燃,慢慢走下了床,将松散的睡袍带子一系,站在床前,他道:“亲爱的主人,下次,就算你真醉,我也不会这么君子了。”

    说完,男子划开了虚空,转身走了进去。

    而在他离开后不久,床上的人却睁开了眼睛,狭长的墨眸清亮复杂,哪有一丝睡意?

    ------题外话------

    哈哈哈哈哈哈咳咳(⊙v⊙)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