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83. 更亲密的结合【一更】
    “你没事吧?”

    一个男子的声音把莫燃的神智唤了回来,她下意识的转头一看,却见一个身着红色大麾的男子站在他身边,立体而精致的五官,锋利的眼神,语气却是友好的。

    莫燃看着他愣了一会,才道:“哦,没事。”

    “你很厉害,单挑豹群,我还是第一次见。”男子又道。

    莫燃却是看了看还留在原地的一些疾风豹的尸体,她不会说……她也是才意识到她杀了这么多疾风豹的……“谢谢,但是,兽潮退了吗?”

    男子点了点头,“天亮了,兽潮不会停留太久,而且刚刚兽宗的弟子也驱赶过了。”

    莫燃稍稍诧异,“兽宗的弟子?怎么驱赶的?”

    男子道:“模拟高阶妖兽的兽语,吹号角让它们撤退。”

    莫燃点了点头,她忽然低头看了看自己沾满了血的双刀,又仔细看了看眼前的人,这才忽然觉得他面熟,稍一思索,才忽然道:“你是临野?”

    男子略显严肃的脸上露出一丝笑容,“你好,我是临野,你既然已经知道我的名字了,是不是也能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

    莫燃道:“我姓莫,单名一个水字。”

    男子道:“我知道了,你是银色闪电佣兵团的成员吧?战事刚刚结束,我还有一些事情要安排,如果你有空的话欢迎来临府做客。”

    莫燃点了点头,目送着临野走了。

    而厉剑几乎是跟临野擦身而过的,他跑到了莫燃跟前,先是欣赏了一下莫燃身上那银光烁烁的铠甲,然后啧啧的赞叹道:“身材真不错……”

    “嗯?”莫燃看着某个一脸不正经的娃娃脸队长。

    而厉剑立刻嘿嘿笑着改口,“我是说,铠甲真不错……话说,莫燃,你这霊是何方神圣?”

    “不告诉你。”莫燃道。

    “嘿,怎么还不告诉我了?我们现在可是一条船上的人!”厉剑说道。

    莫燃却道:“什么一条船两条船的?”

    厉剑却贼兮兮的说道:“我可是知道你的真实身份的,这样、我们还不算一条船上的人吗?你看我多守口如瓶啊,就是苗姐那里我也一个字都不会说的,你就满足一下我的好奇心能怎么样啊?”

    莫燃仍然摇了摇头,“那你去说吧,反正我不告诉你。”

    说着,莫燃也往城门的方向去了,而厉剑被噎了好半晌,气的直说莫燃小气,他追了上去,又道:“莫水,你这家伙真是越来越神秘了,我刚才可是看到了,你打起架来跟个疯子一样,太可怕了!

    你的对手绝对还没打就得被你吓的半死,你跟我说说,你是怎么炼出来的?我瞧你也就二十一岁的模样吧?怎么倒像是身经百战的?”

    莫燃却是忽然站住了脚步,她皱眉看向厉剑,“我刚才很像疯子吗?”

    厉剑一顿,瞧着莫燃的表情不太对,然后解释一般说道:“莫水,我说你疯子可不是贬义词啊,你要不喜欢这个,我就换个词,那是……杀气!对,就是杀气!你怎么会有那么强的杀气?”

    莫燃却道:“我也想知道,要不下次有机会你跟我过过招?”

    厉剑顿时吓的摆手,“别了别了,你要杀成那个样子,我可怕你六亲不认,给我一刀斩了!”

    莫燃继续往前走,没有再理会厉剑了,而厉剑却不屈不挠的继续说道:“对了,刚才那是席泽城的城主临野,他那是亲自去慰问你吗?看来你给咱们佣兵团长脸了啊,哈哈哈……”

    莫燃现在满身都是血,当然,那都是那些妖兽的,并不是她的,她想赶紧回去洗一洗,脚下加快了步伐,不一会,厉剑也被苗副队喊去了,她正好乐得清静。

    刚刚走进城门的时候,却见临野跟几个年轻男女从城楼上走下来,莫燃本是没怎么在意的,可是却在那几个人里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人影,他叫什么来着?哦,良喆。

    分别一个多月,竟然又见面了,看来,那一行人就都是兽宗的弟子了。

    正巧,良喆也看了过来,他与莫燃的视线短暂相接,然后便移开了,莫燃方才想起来,她现在是另外一幅容貌,良喆定然没认出来。

    想着,莫燃也就不上前打招呼了,倒是那临野在看到她的时候微微点头示意了一下,莫燃回以一笑,然后便继续往佣兵工会去了。

    绕过嘈杂的工会前院,莫燃径直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布下结界之后就要去准备洗澡水,可白矖却忽然在神识中说道:“去戒指里,不用麻烦了。”

    莫燃想了想也对,一闪身进了三藤戒,虽然白矖说三叶居后面的池子是灵泉,她可以在那洗澡,可是这个意见刚刚出炉,还没有付诸实施,莫燃可不想洗露天浴。

    所以她还是去了她的房间,一边在池子里放水,一边道:“白矖,你可以解除战斗状态了。”

    白矖却道:“这样也挺好的。”

    莫燃没有多想,她只是说道:“我要洗澡,总要脱衣服的。”

    神识中传来白矖略带遗憾的一声“喔”,随即莫燃身上银光一闪,那些铠甲就不见了,白矖长身立在一旁,看着莫燃忙碌。

    “兽潮没有结束对不对?”白矖忽然问道。

    莫燃点头,“对,按照厉剑的说法,月食之时才是兽潮最凶猛的时候,今天都还只是预热。”

    白矖道:“那我很期待下次兽潮来临了。”

    莫燃也道:“我也是,今天战斗的时候,我好像感觉我的经脉有异……”

    说着,莫燃微微皱起了眉头。

    白矖挑眉,这才正了脸色,“什么意思?有何异常?”

    莫燃看向白矖:“我也说不清楚,就是感觉很压抑,我觉得我可以使出更强的力量,可事实上每次出招都不尽如我意……”

    白矖道:“是因为我跟你战斗合体的关系吗?”

    莫燃道:“可能有,但我感觉,你的力量只是引子,我的经脉里……好像压抑着什么……我也说不清楚,难道真的是我杀的兴起?”

    白矖也皱了皱眉,因为他意识到莫燃好像遇到了修炼上的难题,他上前探了探莫燃的经脉,却什么都没有发现,于是道:“你先洗个澡放松一下,下次战斗的时候我会帮你关注一下你的经脉。”

    莫燃点了点头,也不钻牛角尖了,现在还是把这满身的血迹洗干净再说吧。

    可是过了一会,莫燃看向白矖,“你怎么不出去?”

    白矖却道:“主人,我伺候你洗。”

    莫燃嘴角一抽,“不用了,我不习惯被人伺候。”

    白矖垂眸,他认真的保证,“只是伺候你洗澡而已,我不会做别的,以后我都伺候你洗,你也会慢慢习惯的。”

    这真的不是习不习惯的问题!重点不在习惯,而在‘洗澡’啊喂!莫燃镇定了一下,她道:“这种事情……以后再习惯吧,今天……就算了。”

    白矖看了她一会,终是轻轻叹了口气,说道:“更亲密的结合我们也有过,洗澡也算不得什么了,主人,你真的不给我这个机会吗?”

    莫燃摇了摇头,很坚持。

    白矖只好道:“好吧,我出去。”

    说完,白矖就转身出去了,等听到们关上的声音,莫燃才脱下了衣服泡进水里,精神也慢慢放松下来,她轻轻划着水,却不知怎么忽然想到了白矖刚刚走前说的话“更亲密的结合我们也有过”?

    “什么更亲密的结合!”莫燃惊叫出声,着实吓了一跳,除了那天晚上喝多了差点跟鬼王滚了床单,别的时候她都很清醒,什么时候跟白矖亲密结合过!

    越想越可怕,莫燃很想立刻去问问白矖这话是什么意思,可冷不防的白矖的声音突然在屏风后面响起,“战斗合体啊,主人,不管是灵魂还是身体,我们都很契合。”

    莫燃顿时整个人都沉到了水里,盯着屏风看了好几秒,发现白矖没有走进来之后,咬牙切齿的说道:“你不是出去了吗?”

    白矖的声音再次传来,透过那丝绸所制的屏风,莫燃还能看到他修长的身影,“我去给你泡了点灵茶,可以凝神静气的。”

    莫燃生怕他走进来,急着说道:“不用了!我不喝!你留着自己喝吧!”

    白矖顿了顿,他道:“我要是进去的话,早就进去了。”

    说着,他用法术将茶水送了进来,那茶壶和杯子稳稳的落在了浴池旁边的台子上。

    “我就在外面,你有任何事情都可以叫我,主人。”白矖又道。

    莫燃却一脸的欲哭无泪,隔着一个屏风,白矖站在那里不动了,莫燃哪里还有什么心思泡着澡喝着茶,快速的洗完澡之后就出去了。

    “这么快?”白矖还道。

    莫燃面无表情的看着他,“那还要感谢你‘伺候’的好!”

    白矖碧绿色的眸子微微晃动,那张略显麻木的脸上似乎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笑,“这是我应该的,主人。”

    莫燃深呼吸了一口,她道:“我……”

    白矖道:“如何?有话你可以直说。”

    “我想再试试战斗合体……”莫燃犹豫着说道,可是话没说完就被某人打断了。

    “我也是这么想的,主人。”白矖道。

    莫燃看向白矖,却见那双墨绿色的眼睛只盯着她的身体看,莫燃脸黑了一下,想到这厮脑子里想的都是‘更亲密的结合’,莫燃就觉得自己简直是往枪口上撞!

    而且,以后还能不能愉快的战斗合体了!

    莫燃深呼吸了一口,然后解释道:“你只需要部分合体就够了,依附在我的手臂上,我需要你的力量,我要试试下午的那种感觉还会不会有……”

    白矖看了看莫燃的手臂,他道:“完全合体也不麻烦。”

    莫燃咬牙:“只需要部分合体就够了!”

    白矖稍稍遗憾的叹了口气,“好吧……我也这么想,主人。”

    都怪昨天她多嘴问了那么一句,白矖倒是轻松了,敢光明正大、不分场合的调戏她了,可莫燃却想知道,对于这种油盐不进,软硬不吃的妖孽,她到底该怎么治!

    “对了,你要跟谁打?”白矖问道。

    莫燃一边往出走一边道:“江小帝吧,风狸愿意活动手脚的话也一起来吧。”

    兽潮的时候莫燃总觉得自己的经脉很不对劲,尤其是在她完全陷入战斗的狂热中的时候,每当她以为可以一击必杀的时候,使出的招式却并不满意。

    莫燃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因为从理论上讲不通,她的修为就在筑基期,也不可能爆发出太过脱离她修为的力量,可她依然想试试,是她的错觉还是真的……

    结果接下来两天虽然不死丛林很安静,可莫燃依旧把自己关在三藤戒中不停的打,连前几天热衷的炼丹都放下了。

    ------题外话------

    今天早晨莫燃发布了一条朋友圈,内容如下:

    请问妖孽怎么治?在线等,挺急的……

    以下是秒回党的点赞和评论:

    鬼王:亲爱的主人,这个妖孽是谁?哦,是谁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下次一定上全垒,么么哒

    白矖:水都要凉了,洗澡不要泡太久,我还在等着跟你亲密结合,这个时候就不要发什么朋友圈了,主人

    柳洋:……把我的雷灵鞭拿来!我要抽死楼上!

    苏雨夜:呵呵,柳洋小朋友,要先抽脸

    张恪:已为你加持百分之三十的额外伤害,柳洋,看好你

    江潮:呵,容我问一句,上全垒是什么意思?

    ……

    白矖,柳洋,苏雨夜,张恪:目标鬼王!集火打!

    看high的十万丢瓜水军:不要,不要,不要停!收了填房,包治妖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