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86. 神兽,犼!【一更】
    白矖所说的有点强,事实上远不止如此!它已经很强了!

    莫燃绷紧了身躯,浑身的戒备已经达到了顶点!这是一只犼!一只货真价实的神兽!它弓着身躯,鳞片之中缠绕的火光在夜色之中格外耀眼,霸道的威压直逼莫燃而来,若非莫燃久经磨砺,光这威压就能让她喝一壶的!

    不是说兽潮只有低阶妖兽吗?就算有高阶妖兽,不是说最多也就一百多星吗?这两百四十多星的神兽是怎么回事!

    即便有白矖跟她战斗合体,可主导战斗的人依然是莫燃,莫燃并不觉得自己能战胜一头两百四十多星的神兽!

    “卑贱的人类,你的表演,该结束了!”那只犼呲着牙,莫燃没有看到它的嘴动,嘶哑的声音却是低沉的传了出来,带着宣布死亡的杀气。

    莫燃眯着眼睛,一只犼,她怎么都没想到自己运气会这么好!竟然这么快就遇上了如此棘手的对手!犼是上古神兽,血脉纯正,身怀妖火,而且犼火在妖火榜上可是位列第七的!

    “没想到,神兽也会走出不死丛林,来到你们厌恶的人类领地呢。”莫燃也道,她一边说着,却是一边快速思考着对策,是战是退,战的话胜算几何,退的话退到哪里。

    “过了今晚,这里就不是人类的领地了。”犼嘶哑的声音不屑的说道。

    而就在这时,莫燃身边却是人影一闪,顿时多了几人!

    “莫水!你还好吧?”临野问道,他来不及查看莫燃,刚到这里一双眼睛就盯住了那只犼,他的声音紧绷而充满着压抑的愤怒、甚至是恨意,红色的大麾在黑暗中招展,浑身杀气逼人!

    “总算见到有点挑战性的家伙了啊!”那声音还带着些少年的清脆,隐隐带着兴奋,他摩拳擦掌,双眼放光,全然一副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模样,是离战星!

    “这只犼果然出现了。”良喆说道。

    而风修永略显温和的声音却道:“临城主,你要冷静一点。”

    “又来了几个送死的。”那犼却是轻蔑的说道,一双凶神恶煞的眼睛盯着五个渺小的人类,似乎根本没有把他们放在眼里。

    “我苦等三年,你终于肯露面了!”临野却是说道,他的法器一把长枪,此时那枪头直指向犼,杀气更加肆虐!竟有些不受控制起来,莫燃明显的感受到他身上暴乱的气息!

    一双无情而鄙夷的兽眼看着临野,不屑道:“你是什么东西?卑贱的人类。”

    临野却道:“三年前你杀我父亲,今日我定会让你偿命!”

    “哼,卑贱的人类,死再多都是活该,本座吃过的人类无数,谁知道你父亲是哪个?既然你这么想你父亲,本座可以允许你在本座的肚子里跟他重逢。”那犼却是嘲讽的看着临野,丝毫不把他的杀气放在眼里。

    如此一来,莫燃也算明白为什么临野现在的情绪这么失控了,原来三年前就是这只犼吃了他父亲……莫燃瞬间将手中的双刀换成了灭神剑。

    “你!”在莫燃祭出灭神剑的瞬间,良喆看到了!他惊讶的看着莫燃,“真的是你!”

    莫燃看了一眼良喆,歉意的笑了笑,“抱歉了良喆,日后我再跟你解释。”

    良喆却笑了笑道:“果真是你,原来我并没有看错。”

    良喆本就觉得莫燃给他一种很熟悉的感觉,她的气质很特殊,冷静而优雅,得体的谈吐让人见之难忘,况且,莫燃、莫水本就只有一字之差,良喆虽然心存怀疑,但是也一直没有机会单独找莫燃求证。

    现在却是真相大白,时隔一个多月再见,良喆还是很高兴的。

    “还真的认识啊……”离战星嘟囔了一句,飞快的看了一眼莫燃,良喆没认出她,必定是她伪装过了,那真面目……不知道是什么样的了……

    只有风修永,一双温润的眼睛在莫燃的灭神剑上徘徊许久,才若有所思的看了看莫燃。

    莫燃则是重新将注意力集中在了对面的神兽身上,风修永这几人的出现已经帮她做了决定,一战在所难免!有两个元婴期和两个融火期的修者相助,此战尚有胜算!

    先动手的是犼,他兽口一张,涎液夹杂着风刃如大风一样刮来,莫燃灭神剑一挥,在面前结下一个漆黑色的伞状结界,犼的涎液有很强的腐蚀性,靠着它的涎液,它能轻松的咬断一个高阶妖兽的脖子!

    要是人类的皮肉沾上这涎液,恐怕瞬间就是一个黑洞!

    五人的反应都很快,在犼动手的瞬间,几人也飞快的攻去!

    “攻它的脚、鼻子、眼睛!”临野忽然喊道,看来他对犼的研究不少,已经知道了它的弱点所在。

    可犼的力量异常强大,几人连它十米的范围都接进不了,更别说去攻击它的弱点了!临野和风修永都是元婴期的修为,二人在跟犼正面打,巨大的能量一波一波的散开,犼身上的火焰也随着它的攻击时不时的腾跃,逼的众人无法靠近!

    不愧是排名前十的妖火,简直天衣无缝,五人合力苦战一个多小时,它竟然毫无损伤!

    此时,天空中的最后一抹月光也消失了!那漆黑的幕布完全拉上,月全食!

    犼身上缠绕的那些火焰倒是让漆黑的夜里多了点识别的参照,在跟他们缠斗的空隙,那犼竟然仰天长嘶了一声,而紧接着,此起彼伏的兽吼像是响应一般紧接着响起!

    暴躁的兽群彻底冲开了隔离带,水盾和土墙已经无法再在兽群中竖起来了,所有的修者都不得不在黑暗中与兽群近战!一时间厮杀震天!

    这时,莫燃被犼的一个撞击打飞了出去,身体重重的落在地面上,五脏六腑都颠的疼痛不已,她已经真切的感觉到她与犼力量的悬殊,简直无法对比!

    就是这样,如果不出奇制胜,她根本无法赢过这么强的对手!可是修行的路途如此长远,强者数不胜数,怎么可能每次都给她出奇制胜的机会!没有绝对强的实力,在任何场合都不会有话语权!

    狭长的眼眸一点点眯起,莫燃的下颚紧绷着,很好,犼,你已经让我认真了!

    莫燃重新站了起来,她的手轻缓的在灭神剑上划过,来试试吧!她倒要看看,神兽的战力到底有多强!

    莫燃再次冲了上去,可过了不久,她便再度被甩了出去!犼那可怕的涎液喷向莫燃,在她身边的地面上留下一个个深深的洞,跟白矖战斗合体的地方幸免于难了,可手上,肩膀上却是瞬间被腐蚀出好几个黑洞,依稀可见森森的白骨!

    那漂亮的头发也被削去一截,莫燃沉着眼眸,白矖在神识中道:“你受伤了,主人。”那声音平静,可平静背后却是无尽的杀意,“我可以杀了它,主人。”

    莫燃的手放在了手臂上的白色铠甲上,她道:“不必,白矖,有些事情,总要我自己来完成。”她重新站了起来,“只是,这家伙太恶心了,肮脏的口水到处喷,好想,割了它的舌头啊……”

    白矖道:“然后泡进酒里,犼的涎液跟烈酒融合之后,是它自己都受不了的剧毒,然后再把酒喂给它,挖出它的妖丹,让它看着自己肠穿肚烂。”

    莫燃道:“这个主意不错……”

    说着,莫燃已经再次攻去,只是,这一次她仍然没有坚持多久,很快就仰面倒在了地上,眼前一阵眩晕,莫燃机械的爬了起来,白矖已经不再说什么。

    在某种时候,白矖是很懂莫燃的,就像她自己说的,有些事情,总是要她亲自去做的,白矖可以帮她杀一个犼,可以后修行的路上还有更多更厉害的障碍,就算白矖愿意次次出手,莫燃也不会愿意!

    这是她选择的路,这就是修行!

    良喆自己也很的狼狈,可他仍然有些担心的看向莫燃,他是见过莫燃那毁天灭地的剑术的,他不太明白为什么莫燃不用那功法对付这只犼,而要选择这样硬碰硬,再这样下去,他真的会担心莫燃撑不住!

    几人不同程度的都挂了彩,可犼身上却依然完好无损!讽刺而现实!

    “妈的!我就不信治不了你!”离战星忽然大吼一声,少年暴怒的不停挥剑,少年身形还未长开,可却拿着一把几乎要比他自己个子都要高的巨剑!战斗之时也凶狠异常,像是一头毫无畏惧的幼兽!

    很快,少年的声音再度大吼:“大师兄!良喆助我!”

    “战星不要!”风修永喊道。

    可少年却怒吼,“不行!这样下去什么时候是个头!”

    说着,那少年竟是不管风修永的劝阻,身形一跃,猛地跃上了高空!很快,只听一声剧烈的嘶吼之声从天而降!

    “吼!”

    莫燃诧异的抬头看去,却见少年身形诡异的弓着,而在他背后,却猛然腾起了一个巨大的虎头!虎头之后的半身都连在少年身上,一双金色的眸子睨着下方,竟是无比的威严!

    “兽王之怒!”却听少年暴喝一声!只见他身体猛地绷直,略显稚嫩的脸上表情扭曲,似乎在承受着很大的痛苦,而就在此时,风修永和良喆一起掐诀,各自将一道能量打入了少年体内!

    而几乎就在下一瞬,少年背后金色的虎身忽然彻底的跳出了他的身体,闪电一般扑向了犼!

    而这一扑一咬,竟然生生的将那犼巨大的身体撞翻在地!一犼一虎瞬间撕咬在了一起!

    莫燃怔愣了一瞬,然后很快发现,那虎不是真的!而是少年的一种功法!幻化出了妖兽!也正因如此,撕咬之中那虎竟然没有被犼的涎液腐蚀!

    “大师兄快!我……我坚持不了多久……”那少年咬牙道。

    而风修永此时已经执剑猛的冲向了吼!身形诡异的闪过,忽然间双手执剑从天倒刺而下!

    剑芒在空气中划出一道蘑菇状的气旋,巨大的剑气席卷着周围的碎石,随着风修永的一声轻喝,“云中刺!”

    如果莫燃对风修永再多一点了解,就一定知道这云中刺,那是风修永的成名之剑,当初他就是凭借这一剑打败了上一任的兽宗首席大弟子,从而取缔这个位子的。

    而就算莫燃不知道这一剑里面的故事,在他使出来的时候,莫燃同样感受到了那其中浩瀚的剑意与杀气!

    “吼!”

    这一声嘶吼之中夹杂着无尽的愤怒和痛苦!却是那只犼!它的一只前脚被一把剑牢牢的钉在了地上!那把剑不仅破开了它的护体罡气,还刺穿了它的鳞片!

    更重要的是,脚也是它的弱点之一!

    那犼被这一剑刺的似乎瞬间狂化了!它身上爆发的能量将几人同时掀飞了出去!就连那只金色的虎也瞬间消散了!

    离战星伤的最严重,他倒在地上的时候几乎瞬间就没知觉了,风修永踉跄着跑过去扶起了他,紧张的叫了几声,在探脉时发现离战星只是力竭晕过去之后才松了口气。

    莫燃艰难的撑起身体,咽下了喉中翻涌的腥甜,抬头望去,却见那犼慢慢的站直了身体,它的一只前脚掌仍然被剑钉在地上,浑身却是散发着几乎粉碎一切的暴虐!一双兽眼已经彻底陷入混沌,极为阴沉的兽吼从锋利的牙齿中挤了出来。

    却见它低下头去,咬住了那把剑,一点点的把它从它的脚掌中拔了出来,“卑贱的人类,敢伤我,就要有死的觉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