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96. 入选
    “哈哈哈,巧不巧,真的有人给你把画补齐了!我说舅舅,接下来,是不是也没必要继续比了?”

    而此时,就在同一个酒楼的顶楼之上,一个水晶球内几乎同步直播了初选现场的画面,此时的画面正是莫燃放下毛笔,拉着小黑走出了门。

    而刚才那一阵愉悦的大笑之声,却是来自一个年轻的男子,玉冠束发,额前垂下一抹碎发,显得有几分潇洒,而在他对面的软榻上,斜倚着一个慵懒的男子。

    那男子有着一头极长的墨发,只是那头发随意的淌在身后,如一弯流水,阳光下泛着浅浅的光泽,男子只穿着裤子,修长的腿微微交叠,上身不是没穿衣服,而是没法穿。

    他似乎受伤了,而且伤的不轻,从肩膀到腰腹都缠着厚厚的纱布,身上还披着一件白色的衣衫,他一边转着酒杯,一边百无聊赖的看着水晶球内的测试的人们进进出出。

    这里是临江酒楼的楼顶,虽是楼顶,装点的却是比室内都用心多了,视野开阔,风景更是一绝。

    “来,你倒是说说,这女子是谁?”却听软榻上的男子说道,声音带着些暗哑,磁性而好听,眼眸一转,看向了刚才大笑的男子,那眼眸抬起,这才看清,男子竟然有着一双蓝色眼睛!

    阳光下的蓝清澈透亮,晶莹如玉,配上男子嘴角若有似无的邪笑,一静一邪两种截然不同的感觉糅合在一起,莫名的扣人心弦。

    另外一个男子也看向塌上的人,顿时哀嚎着说道:“舅舅,我又不是谁家姑娘,你不要总是用这么诱人的模样对着我好不好?”

    塌上的男子哼笑一声,“从来没见你跟谁家姑娘走的近,谁知道你是不是喜欢男人?”

    男子更加无语,“也没见舅舅你跟谁家的姑娘走的多近啊,再说了,我就是喜欢男人,也不能对自家舅舅下手不是?”

    塌上的男子却道:“敢肖想你舅舅,胆子也不小了。”

    闻言,男子干脆转开了头,恨恨的道:“我哪敢啊,舅舅,不是我说你,我要是你,一定先找个顺眼的以解燃眉之急,你发情的味道,我隔着老远就闻到了,别说那些女子对你前赴后继,就是男人都要控制不住了。”

    说完,男子忽然一跃而起,而在他离开的瞬间,一个酒杯飞了过去,硬生生将那椅子劈的粉碎,而落在另一边的男子劫后余生一般的摸了摸自己的胸脯,然后笑嘻嘻道:

    “舅舅息怒,我这不是跟你开个玩笑吗?您这是魅力,魅力!当然不是发情了,我这也纯属嫉妒,呵呵……”男子看着软榻上不动声色的男人,笑的一脸谄媚,为了自己的小命赶紧转移了话题。

    “对了,舅舅你不是想知道她是怎么回事吗?我这就告诉你还不行吗,还记得我前段时间跟你说过的莫水吗?就跟二姐关系很好的那个女子。

    二姐什么时候认识的她,她又是什么底细,我后来问二姐的时候二姐一个字都不告诉我,不过我最近自己查到,她可不是什么沧月国的人,而是在两个多月前忽然出现在威尔斯城的。

    而且,咋威尔斯城还惹了点不大不小的麻烦,高达说她偷了他本来要送给皇上的寿礼还阳丹,还下了抓捕的通缉令,后来她加入了厉剑的银色闪电佣兵小队,再后来,他们去了席泽城。

    嘿嘿,再往后也许舅舅你也知道了,就是她杀了神兽犼,并且收服了犼火,连续晋级一个大境界,现如今可是云岚国的风云人物!

    只是她的身份太模糊了,到现在都没人能准确的说出她到底是什么来历,嘿嘿,不过我可是知道,她真正的名字叫做莫燃,在她来云都之前,二姐专门给她弄了一个很详尽的身份。”

    男子说完之后,一脸探究的看着塌上的男子,然后嘿嘿一笑继续说道:“舅舅,你今天这些画,考的根本不是拆解剑招,而是那些画吧?到现在为止,可只有莫燃画了结局,这是不是意味着,你的人选已经有了?”

    听了这么许多,塌上的男子却是没有说话,蓝色的眼眸一转,却是看向了楼下,临江的栈道上,此时正走出两个人,正是莫燃和小黑,一男一女头上佩戴着看似几位般配的花环和藤圈。

    女子的手始终牵着男子,男子一头紫色的长发在阳光下格外耀眼,两人走在一起,美好的都有些不真实……

    “那画可不是她要画的。”塌上的男子忽然说道,嘴角牵起一抹意味不明的笑。

    另外一个男子却道:“不管是不是莫燃主动画的,那答案和您的心意不就得了?舅舅,你要是再不宣布结果,人都走了。”

    塌上的男子这才慢悠悠的转回了视线,他道:“我看,是你自己想见她吧?”

    那男子立刻摇头,“冤枉啊!绝对不是!舅舅,你要相信我都是为您好……好吧,有那么一点点,可那纯粹是好奇啊!她身上这么多谜团,我稍微好奇一下都不行啊……”

    塌上的男子笑了,“既然如此,你去办吧。”

    男子喜出望外,立刻站起身来,叫来了候在楼梯口的小童,吩咐了几句之后,那小童动作利索的跑下去了,而男子回身,挑眉道:“我说舅舅,今晚的龙舟折梅,一定会非常有趣呢!”

    塌上的男子已经闭上了眼睛。

    却说另一边,莫燃和小黑从测试的房间出来之后,沿着临江的栈道往出走,刚刚回到大厅,便被之前为她登记的程主办请去了,当真是请,很明显他变的客气了很多。

    莫燃被请到了一间很是豪华的套间,支起的窗户外吹来带着些湿润的风,江边的景色尽收眼底,那程主办笑着问莫燃:“这是酒楼的高级客房,您还满意吗?”

    莫燃挑了挑眉,称呼都变成‘您’了?“客房自然是好的,只是,您是不是要说说,找我有何贵干?”

    那程主办搓了搓手,立马道:“呵呵,是这样的,今天不是龙舟折梅的初选吗,您……和这位公子已经胜出了,今晚会有船送您二位去三生湖的龙舟之上,今天下去您就可以在这里稍稍休息片刻了,您有任何需要,都可以吩咐,我们会马上为您备齐。”

    闻言,莫燃却是笑道:“你是说,我入选了?”

    莫燃觉得这很诡异,被那么多人吹捧的龙舟折梅,据说拿到一个名额如何如何的困难,结果就这么轻易的落在了她的手里?刚才那剑意也并不是特别难破,难道就没有其他人拆解得了?

    那人笑的更加真诚,“当然,千真万确!我怎么可能拿这种事情跟您开玩笑呢,是吧?”

    莫燃微微思索,总觉得不应该这么简单,可她也想不出别的原因,就安心的接受了这个结果,一切等折梅之时自见分晓。

    等那个程主办离开之后,莫燃才探出窗户瞧了瞧,虽然说她已经入选了,可是测试并没有停止,难道,名额不止一个?

    莫燃回头看向小黑,“小黑,今天晚上要去一个很热闹的地方,你想不想去?”

    小黑没怎么思考就道:“莫莫去,小黑去。”

    莫燃顿时笑了。

    等待的时间对于莫燃来说并不难熬,她看书,小黑发呆,等到人群散尽,日暮低垂,好像也没用多久似的,一直到有人来敲门,恭敬的请莫燃和小黑二人下楼乘船的时候,莫燃才走出房门。

    用来接他们的船也异常豪华,莫燃和小黑过去的时候,却见已经有几个人登船了,他们衣着华丽,似是特意盛装打扮过的,此时高傲的坐在船舱之中,几人之间鲜少有交流。

    在莫燃和小黑进去的时候,几人同时投来暗中打量的视线,然后便兴趣缺缺的收回了。

    莫燃是越发不懂这些人了,穿的如此华丽,举止却是如此小心谨慎……微微笑了笑,收回了视线,也不去看了。

    江上的风景很美,尤其是晚上,沿江的楼宇被金色的烛光点缀,有着一种古典与厚重的美感,灯火映在江面之上,又是一副别致而旖旎的美景。

    江面渐渐宽阔,不时有大小船只相错而过,水流微微变的湍急,船舱内忽然充斥着一抹似有若无的紧张气息,莫燃还在奇怪,可很快她就明白了。

    等江面再次平缓之后,他们的船却是到了一个异常开阔的港湾,这里似乎承载了云都之内最为壮观的夜景!几乎有数不清的船只画舫停泊在那港湾之内,穿上笙箫习习,歌舞频频,硬生生将这安静的夜点缀的躁动起来。

    他们的船一直向着深处划去,最终朝着一个明显众星捧月一般的水域而去,远远的,莫燃便看到了那个比任何一只船都要豪华的船只,颇具存在感的横霸在水面之上。

    露出水面的船身高约几十米,似乎有三层,此时灯火辉煌,船身三头巨龙盘绕,能够看得清清楚楚,在那船的周围被清理出几十米的隔离地带,一般的船只经过都要绕行,只有莫燃所在的这条船悠悠的驶了进去。

    那、就是传说中的千年龙舟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