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01. 金乌之火,好戏开锣【一更】
    “咳,不要在意这些细节了,再说了,我舅舅也不在乎这些虚名,兽宗的首席大弟子谁来做那根本不重要,虽然现在是那个什么风、风修永是吧?可那是你不清楚,我舅舅必定是兽宗弟子心中的无冕之王!”

    唐锦文颇有些上火的解释,莫燃看了看他,“你好像很崇拜他?”

    唐锦文点头,“那当然了,在唐家我舅舅说话比任何人都好使……”他仰仗唐烬的地方实在太多了,不能不崇拜好不好……

    莫燃看了看前面的唐烬,其实唐烬很耀眼,从开始到现在,也不知道多少女子的眼睛定在他身上动都动不了了,只是他只斜靠在身后,半睁着眼睛懒洋洋的欣赏前面的四枝梅。

    他穿着白色的衣裳,只是衣襟敞开着,有些令人遐想的凌乱,露出了裹满了纱布的胸膛,莫燃已经听到很多女子在心疼的议论他的伤了。

    再看他的容貌,竟也是令人见之难忘的惊艳,一对蓝眸安静清澈,可那上挑的眉眼和嘴角却令他看上去有着说不出的邪佞,唐锦文的形容一点都没错,他的确很风骚……也许是风流,唐玥薏的担心也没有错,这的确是一张招蜂引蝶的脸。

    莫燃默默的收回了视线,想着世间的妖孽如此多,又看了看身边的小黑,虽然小黑也是妖孽一枚,但不招蜂引蝶啊,莫燃给小黑也拎过去一只螃蟹,算是奖励他的,如果能一直这么省心就好了。

    “你不觉得我舅舅很有魅力吗?”唐锦文忽然问莫燃,他废了这么多口水,竟然没有起作用吗?

    莫燃点了点头,“是挺有魅力的。”

    唐锦文古怪的看着莫燃,反应了太冷淡了吧?“莫燃,你今天来参加的可是龙舟折梅,你总得有一个感兴趣的吧?难道不想折一枝梅回去?”

    莫燃道:“折梅那么容易吗?那你说说,你想要什么?”

    唐锦文道:“我想要雷之佑啊,明年我就打算去帝国学院,太子殿下的梅折不折对我来说都不重要了,舅舅的梅我是不会抢的,二姐的霊,我要想要,她定会再给我找更好的,至于丹药,有钱能买到的东西我自然也不会稀罕。”

    莫燃看了看唐锦文,果然是唐家少爷的作风,有钱就够了。

    而这时,云曜的手已经抓住了红布的一角,在众人期待的眼神中缓缓抽走了那红布,而红布之下,赫然是一个闪耀着红光的妖丹!

    那红光围绕在妖丹周围,像是火焰一般!妖气蔓延开来,众人愣了几秒,忽然有人惊呼:“是火属性的妖丹吗?!”

    “什么火属性的妖丹啊,那分明是妖火源!”

    人群中又是一阵沸腾,十二也诧异的看着那火红色的妖丹,正在这时,赫森却快了几步走过去,俯身看了一会,惊叹道:“刚才……我还说敖兄就算坐在下面,也不一定能折梅成功,可现在,我也想弃这梅主不顾了啊……”

    众人听赫森这么说,更是好奇,而赫森紧接着便道:“这妖丹,是三足金乌的妖丹吧?”

    他说话时,眼睛看的正是唐烬,而唐烬慢慢的点了点头,“正是。”

    赫森脸上顿时出现些哭笑不得的神情,“今天这龙舟折梅定是来折磨我的,眼看着三足金乌之火落入他人之手,却不能争取,可惜啊,可惜……”

    会场之内顿时有些炸锅了!三足金乌之火!那可是妖火!而且是妖火榜上排名第六的稀罕东西!

    异火源可是有钱都买不来的宝物!今天这龙舟折梅到底怎么了,连异火源都拿出来了!

    “不愧是唐大公子!不出手则矣,一出手惊人啊!”

    “三足金乌之火啊!前段时间席泽城那位风云人物收服的犼火,都要排在金乌之火后头呢!”

    莫燃也稍稍诧异的看了一眼那妖丹,在那一瞬间,她经脉中的异火不安分的跳跃了一下,就像是见到同类在打招呼一样。

    莫燃微微垂了垂眸,她忽然发现,自从她可以将不同的异火糅合在一起,并且能够让它们像灵力一样在经脉中运转之后,再见到不同的异火,她竟然有点抑制不住的兴奋,就像、就像遇到了可口的食物一样,忍不住的馋……

    莫燃稍稍皱眉,忍不住又看了一眼唐烬,却在抬眸之际,正好撞进了一双碧蓝的瞳仁里,那片蓝清澈无边,可灯光下却泛着丝丝仿若天然的戏谑笑意,等她想探究的时候,那眼神像是不经意掠过一样,错开了视线。

    莫燃却是盯着唐烬完美无瑕的侧脸,心中有点古怪,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是唐家人,而基于对唐甜的了解和对唐玥薏变态的印象,莫燃总觉得这个唐甜的舅舅、唐玥薏的亲弟弟,也不是什么好相与的主。

    “天哪,竟然是金乌之火!”这时,唐锦文好像才反应过来,也震惊的看了看唐烬,又很快看向莫燃,“莫燃,你可知这金乌之火是怎么来的?”

    莫燃摇了摇头,“我怎么会知道?”

    唐锦文却一脸夸张的说道:“这金乌之火可是我舅舅亲自从三足金乌身上取的!五个月之前,他就跟几个同门弟子去了不死丛林的深处,直到前不久才回来!这妖丹就是他的战利品之一!

    我以为他会留着自己用,没想到今天竟然拿出来送人了!真是太暴殄天物了,早知道他不要,我就求着他给我啊!我现在去抢自家舅舅出的梅,也不知道会不会被人说闲话……”

    说着,唐锦文已经是一脸的肉疼。

    “你喜欢就去抢啊。”莫燃道。

    唐锦文深深的叹了口气,“算了,这要是别人的,我抢就抢了,可从唐家口袋里出来,再被唐家人抢去,实在难以服众啊。”

    莫燃不禁笑道:“说的好像只要你抢了,就一定能抢走似的。”

    唐锦文忽然看向莫燃,“嘿嘿,总要对自己有信心才是啊,对了,莫燃,你对金乌之火感兴趣吗?你可是拥有轮回之火和犼火两样异火的奇才,金乌之火虽然比不得轮回之火,但却比犼火略胜一筹,你已经收服了两种异火,可有胆量收服第三种?”

    这话怎么听都有点激将的味道,莫燃笑了笑,“异火可是好东西,错过了实在可惜。”

    唐锦文顿时瞪大的眼睛,竟然有点兴奋,“这么说,你喜欢这件梅了?”

    莫燃点了点头,“你这么激动干什么?”

    唐锦文抑制不住的笑,他能不激动吗他?对于他来说,莫燃折的不是梅,而是他舅舅啊!如果她收了他舅舅,他的日子是不是也会好过很多?

    唐烬虽然是他舅舅,可两人的年纪相仿,好吧,他这个外甥还稍微大了一点点……可他在唐烬面前,绝对是永远翻不了身的跑腿小弟,不管唐烬在不在云都,他的那些痴男怨女,都是他出面处理的!

    这个保姆他真的当的够够的了!偏偏他还指望唐烬罩着他,一句怨言都不能有,他最大的愿望就是天降舅妈把他的妖孽舅舅收走,他也能门庭清净了!

    白天的时候,他们见到莫燃并不是在初选的会场上,而是在一个很热闹的饰品摊位上,他去找他家舅舅的时候,却见他正披着外衣站在围栏边上,眼神却在盯着一处看。

    等他好奇的看过去的时候,却正好看到莫燃拿着一个翠绿色的藤圈戴在了一个紫发男子的头上,他还在惊讶竟然在这里见到了恢复真容的莫燃,那个紫发男子却忽然抬头看了这里一眼。

    那幽幽的一眼,莫名的带着些低沉的死气,一闪而过,可却让他呼吸都停滞了一下!他不可置信的看了看自家舅舅,难道刚才那一眼是警告?

    而那时,他竟然在自家舅舅脸上看到了浓浓的兴味,咦,竟然有人让自家舅舅这么精神!是莫燃,还是那个紫发男子?亦或是两者都有?

    想到这里,唐锦文忽然有点明悟!虽然唐家财大气粗,可也没有到随便什么宝贝都能乱扔的地步,而这金乌之火,难道是自家舅舅专门用来钓大鱼之用?

    而这大鱼、就是莫燃?

    叹为观止啊!唐锦文看着自家舅舅默默的点头,他得学着点啊……

    “莫燃,我跟你说啊,虽然折梅必须得服众,可最终的决定权还是在梅主手里,你要真喜欢那金乌之火,有我在,我舅舅就一定是你的!”

    唐锦文脑补的有点停不下来,笑着跟莫燃道。

    “你说什么?”莫燃奇怪的看着兀自变的很兴奋的某人,之前一直以为唐锦文挺稳重的,今天晚上看来、怎么越来越不像了?

    “呵呵……没什么,我是说,有我在,我舅舅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那我还不是了如指掌吗?你就投其所好,到时候,还怕拿不下我舅舅……的梅吗?”

    莫燃微微眯了眯眼,总觉得唐锦文说话怪怪的,可还不等她多想,却见一个女子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她怀中抱着一个琵琶走到了会场中央,盈盈一拜,然后笑道:

    “小女子清依云,万分有幸参加今晚的五梅同开的盛会,如今五枝梅都已经揭晓,依云不才,愿献曲一支,是为龙舟折梅庆贺,也是……也是请唐大公子指教……”

    莫燃也看向场中的女子,盛装华服,妆容精致,举止优雅,纤细的身形怀抱琵琶而立,有些我见犹怜的意味,尤其是她似乎很羞怯却依然红着脸看着唐烬的时候,还真有些令人悸动的生涩勾引。

    莫燃咀嚼的动作不禁慢了一些,这是、好戏开锣了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