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03. 设擂比拼!【一更】
    宗语云惊讶的看向唐烬,一时间好像反应不过来,气场似乎也弱了许多,她一个小姑娘,虽然年纪轻轻就已经长袖善舞,可她到底缺乏定力,尤其是在唐家人面前。

    宗家也是一大富商,可跟唐家却是不能比的,更何况,在平时的应酬里,她跟着家人没少和唐家人打交道,遇到的基本上都是唐甜,她深知唐甜的手段。

    有一次宗家人中途劫下了唐家的一船货,唐甜当面说着没事,事后也没找宗家的麻烦,可是当天晚上就把转卖宗家的那个船商杀了,连同整船海上的货物也一并倾倒进了海里。

    那次损失虽然不算很大,可却是她跟着自家哥哥办的,从那之后她对唐甜就很怵,更别说唐家的大家主唐玥薏还有她的亲弟弟了。

    就算唐烬名满云都,魅力无穷,她也避如蛇蝎,她始终觉得,唐家的女人很可怕,而她现在还没有那个道行从容的面对她们,而在云都,谁不知道招惹唐烬就是在招惹唐玥薏?

    所以在唐烬忽然出声的时候,宗语云竟有些不知道该如何应对的感觉,几秒钟之后她忽然一笑,只是那笑容真的有些僵硬,全无刚才的活泼天真,“原来是唐大公子选中的人,是语云冒犯了呢。”

    “原来唐公子亲自从初选选了人吗?能让唐公子刮目相看,必定这位小姐也有过人之处,敢问小姐尊姓大名?”

    就在那宗语云进退两难之时,却听一个温婉的声音响起,另外一个女子款款走来,莫燃一看,这不是一开始演奏了琵琶的那个女子吗?叫什么名字来着……哦,清依云,是神音派的才女。

    “依云姐姐!”宗语云颇有些高兴的喊了一声,心中也暗自松了口气,清依云不仅是神音派的才女,她祖父更是朝廷的亲王,身份显赫,气势明显比宗语云高出许多。

    清依云对宗语云笑了笑,随即一双眼眸看向莫燃,很是和善的样子。

    怕的不是被人挑衅,而是被笑里藏刀的人挑衅,很显然,宗语云跟清依云比起来,段数低了太多。

    唐锦文看了看莫燃,又看了看前面的自家二姐和舅舅,这他可管不了……

    莫燃要是再坐着就说不过去了,她站起身来,红色的纱衣柔柔的垂下,银色的长发如瀑布一般,一张倾国倾城的脸,加之锦上添花的花环,既有惑人的美艳,也有令人眼前一亮的清爽,还有几分活泼,她道:“尊姓大名不敢当,我叫莫燃。”

    那清依云笑道:“哦,是莫小姐啊,只是……这名字怎么有些熟悉?”

    说着,清依云脸上当真出现些疑惑,而且不只是她,很多人都觉得这个名字耳熟!忽然,也不知道是谁说了一句,“咦,前段时间席泽城的那位天才不是也叫莫燃吗?”

    就是这个声音,让众人愣了几秒之后,忽然就沸腾了!

    “是啊,最近不少听到她的传言呢!我都不敢相信了!到底是不是真的?”

    “当初目睹她大战神兽犼的人可不在少数,怎么可能是假的?”

    “她是席泽城那个莫燃吗?”

    清依云也听到了众人的议论声,她也有些诧异的问莫燃:“原来如此,最近的确听到不少席泽城兽潮时的事情,莫小姐,你该不会真的是那位天才吧?”

    莫燃顿时感到很多灼热的视线投在了她的身上,而她只是笑道:“应该是了,但传言多有夸大,清小姐也可以只当那是单纯的传言。”

    清依云却道:“那真是幸会了,只是,传言夸大也是因为你表现的太出色了,不会完全无中生有的,况且,如果只是听传言,我可能还不信,可如今见到莫小姐本人,我反倒觉得传言非虚了。”

    莫燃道:“清小姐过奖了。”

    惊讶过后,清依云很快就神色如常了,她接着道:“看来唐公子的确慧眼如炬,今日莫小姐既然来了,你又有一夫当关的巾帼之气,何不让我们见识一二?更何况,今日可是有五枝梅,你总得有心仪的一枝吧?我很好奇,莫小姐看中了哪枝呢。”

    这才是正题吧!莫燃看着眼前温婉二小的女子,她明明喜欢唐烬,刚刚弹奏琵琶的时候心迹已经表明,现在却又神色如常的跟她谈论这些。

    莫燃才不信她只是单纯闲的没事出来搞事,八成是唐烬刚刚那一句维护给她惹的……

    语气猜测她是什么意思,不如直奔目的,反正,在这些人眼里,不管她讨好与否,让不让步,结果都没什么差别。

    席泽城的事情,顶多会让他们多点新鲜感而已,在他们的思维当中,天才都是昙花一现的,没有树大根深的家族势力撑腰,再厉害的天才也只是个光环闪耀的独狼而已。

    莫燃迎着清依云的视线,她笑着说道:“巧了,跟清小姐一样,我对金乌之火很感兴趣呢。”

    闻言,莫燃清晰的看到清依云瞳孔瞬间缩小了一下,眼中闪过冷意,她是在唐烬那里碰壁了,可女人的心思也不难猜,她得到不到的男人,得不到的东西,要是落入他人手里,她照样不会高兴!

    而唐锦文却是兴奋的睁大了眼睛!厉害了厉害了,莫燃这是在主动出击吗?他不禁看了看自家舅舅,他到底是个什么态度?

    而彼时唐烬仍然歪着头,一只胳膊撑在桌子上支着下巴,嘴角的笑意不变,一双蓝眸看着莫燃和清依云的方向,以唐锦文对唐烬的了解来看,他现在兴趣很浓!

    “据说莫小姐已经是拥有轮回之火和犼火的绝世天才了,难道,莫小姐还想收服这金乌之火?”清依云笑问。

    收服两种异火甚至三四种的人不是没有,只是凤毛菱角,而且,搁在莫燃身上也太匪夷所思,两种对她来说应该已经是极限了,要是再多一种……清依云虽然嘴上不说,但真心觉得她是不自量力了。

    而莫燃不置可否的说道:“异火极为珍贵,就算跟我无缘,也值得收藏。”

    闻言,清依云笑道:“呵呵,莫小姐说的没错,今日折梅自然是随心所欲,只是金乌之火可不是只有你我二人想要,虽然龙舟折梅向来不设竞技,可今晚情况实在特殊。

    依云不才,我提议,五枝梅同设擂台,就以守擂为规则,哪位能一守到底,便算折梅成功,如何?”

    说着,清依云却是笑意盈盈的看向了五个梅主,后来的提议也显然实在征求他们的同意了。

    敖放摸了摸下巴,他也颇感兴趣的笑道:“清小姐的提议也有道理,今日的梅主实在有些多,未免折梅太过草率,设擂台的确是个很好的办法。”

    唐甜看了看莫燃,忽然也道:“理当如此,而且,未免重复,每个人只能守一个擂,也只能折一枝梅,如此高效快速,否则就算一整晚都过去了,也不一定能有结果。”

    只简短的一番议论,龙舟折梅的规则便被改了,众人也顿时蠢蠢欲动起来,而清依云又道:“方才我已经献曲,就不再重新参与了,敢问唐公子,我是否能做这第一任擂主?”

    神奇的是,那清依云在直面唐烬的时候,不管是神情还是语气,都羞涩了不少,而唐烬似乎并没有在意,他轻轻挑眉,“理当如此。”

    而清依云又看向莫燃,“莫小姐,既然你也有意于金乌之火,是否要来夺擂?”

    此时,唐锦文轻轻拽了拽莫燃的衣服,他道:“守擂时都是擂主出题,你只能跟着。”

    闻言,莫燃笑道:“也就是说,我若夺擂,也必须用音律?”

    清依云却是抱歉的笑了笑,“莫小姐勿怪,我师从神音派,琴不离手,如若早知道守擂,还可以先来一局莫小姐擅长的,只是此时不能再改了。”

    说是这么说,可那语气中分明透着骄傲!跟神音派的弟子比音律,谁都知道那是鲁班门前弄大斧、白搭!

    清依云假惺惺的一番话令莫燃生出几分不喜,聪明的女人很令人欣赏,可故作聪明的女人却令人作呕!

    莫燃嘴角一掀,笑容中带着几分不羁,那仿佛并没有将迎面而来的挑衅放在眼里的洒然让清依云微微皱了皱眉,她发现,莫燃始终都保持着清醒,完全没有如她所愿的落入她的陷阱……

    清依云有点怀疑,她到底是太自信还是太不知所谓了。

    却听莫燃道:“虽然不擅长音律,但向神音派弟子讨教的机会也不多,如果有不足之处,还望清小姐指正。”

    莫燃这是决定夺擂了!

    说完,她径自走到了会场中央,手腕一翻,却见一只碧绿色的短笛出现在她手中,众人见了,不禁笑了起来,低声议论着,方才清依云可是弹了琵琶,难道莫燃就打算用那支玩具一样的短笛夺擂吗?

    莫燃却对众人的怀疑置若罔闻,她只是低头看了看手中的阴阳笛,要比音律的话,她肯定比不过清依云,可在修炼的世界里,音律本就不是单纯的……

    几秒钟之后,却见莫燃将短笛横在了嘴边,轻轻吹奏出声,笛声清脆悠扬,可完全不是多么美妙的音调!听起来甚至有些不成曲调!

    声音一出,众人先是被那清脆的笛音弄的一愣,然后便是被那混乱的曲调惊的喷笑出声!一时间一堂哄笑,笑声几乎盖过了莫燃的笛声!

    唐烬也微微挑了挑眉,这曲不成曲,调不成调,倒像是初碰乐器的顽童,玩闹着吹出的曲子,可再看场中的女子垂眸吹走,两只手臂优雅的端着,晚风垂着她红色的衣袂轻摆,倒有些说不出的潇洒之感!

    唐烬可不觉得莫燃是在认真的开着一个玩笑,他很想看看她会不会带来什么惊喜呢……而且,即便什么都不是,他也觉得这个不成曲的曲要比刚刚清依云华丽的一曲要好听多了。

    嗯……许是好听的曲子听的太多了。

    就在众人都忍不住想让莫燃赶紧停止那魔音的时候,左右屏风之后却是忽然传来一阵响动,乒乒乓乓的响了许久,夹杂着许多乐师低声的惊呼。

    众人不由的向后看去,可是有屏风挡着,他们什么都看不到,龙舟上的几个管事匆匆去看,很快又一脸诧异的回到原地,面对几个几个梅主的眼神询问,不知道是不是应该说点什么。

    莫燃的笛声没断,而这时,清依云放在座位旁的琵琶却是忽然间抖动起来!清依云惊讶的快步回去,飞快的拿起了她的琵琶。

    可是那琵琶在她手中仍然不停的抖动!

    那清依云似乎想到了什么,顿时变了脸色,飞快的看了一眼莫燃之后,盘膝坐下,十指飞快的拨弄起了琴弦!那琴音传出的时候,根本不比莫燃的笛声好听多少!而且随着她的弹奏,那声音越来越刺耳,直到后来,众人几乎难以忍受的捂住了耳朵!

    琵琶凌乱的音调和笛声纠缠在一起,只能听到琵琶声越来越急!而笛声始终不急不缓,听着听着,众人竟有种气血翻涌的暴躁之感!

    有了对比,如果现在让他们说,他们一定会觉得莫燃的笛声简直是天籁!

    而清依云脸上的镇定也早就没有了,脸色越来越白,神色也似乎越来越慌,突然!刺耳的‘嗡——’声之后,清依云大喘着气停了下来,而再看她的琵琶,那铜黄色的琴弦却是杂乱的崩断蜷曲成了一团!

    莫燃也收起了笛子,笛声自然落下。

    饱受摧残的众人也终于松了口气,而此时,唐烬却是向龙舟的一个管事摆了摆手,低沉的声音道:“撤去屏风。”

    很快,吓人动作迅速的把两旁的屏风推开,露出了后面的乐师和种类繁多的乐器,却见那些乐器当中,不管是琴还是鼓、是钟还是镲,无一例外的都毁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