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08. 打斗,游街【二更】
    “……七七四十九天?两年?那我……岂不是至少要融合十五种异火?”愣了一会,莫燃才道。

    “你现在知道了?”厉鸣犴仍然凶狠的说道。

    莫燃点了点头,“是啊,我知道了,可你现在告诉我也已经晚了……你先别一副我已经没救了表情,现在天帝不活的好好的吗?刑天是死于二十四星辰使之手,又不是死在异火中,你怎么就觉得,我会那么倒霉呢,也许我真的能成为三界第四的人物也不一定啊……”

    看到莫燃现在还一脸无所谓的跟他开玩笑,厉鸣犴觉得自己快要被气的七窍冒烟了,她到底知不知道,他快紧张死了!

    “砰——”

    厉鸣犴一拳打在了桌子上,那桌子只轻轻晃了晃,很快就不堪重负的粉碎了,莫燃微微皱了皱眉,抬头看向厉鸣犴,还没说话,嘴唇却是被厉鸣犴猛的低头堵住了!凶猛的吻像是要将莫燃吞入负重一般!

    厉鸣犴的舌尖不管不顾的在莫燃口中扫荡,莫燃推他,可面前的人跟石头一样,纹丝不动!

    “唔唔唔!”莫燃想说话,可只哼出了几声模糊的音调,愤怒之下,莫燃直接狠狠的咬了下去,立刻就尝到了腥涩的味道,厉鸣犴动作微微一顿,他睁开眼睛看着莫燃,那双野兽一样的眼睛的极具侵略性。

    莫燃咬着厉鸣犴的舌头,大有他不松手就彻底咬断的架势!两人僵持了一会,猩红的血液从两人的嘴角流下,最后,却是小黑突然出手,一掌打了过来,厉鸣犴才搂着莫燃旋身闪开。

    两人也因此分开,刚才的椅子也被小黑的掌风击的粉碎,而小黑一刻不停,再次攻向厉鸣犴,他手上缠绕着一层厚厚的紫色,带着浓浓的死气,一双紫眸也沉了下去。

    厉鸣犴松开了莫燃,跟小黑过起了招,直到快把整个房间都破坏的差不多的时候莫燃才皱眉道:“都给我住手!”

    两人却都没有停,小黑起了杀意,他是答应莫燃不会杀她身边的人,可刚才厉鸣犴起伏莫燃,他控制不住自己,很想很想杀了他!

    而厉鸣犴也正在气头上,他不能打也不能骂莫燃,有小黑给他泄愤正合他意!

    莫燃将异火凝成了一股短剑,猛的朝两人射去,两人这才分开!

    可即便分开了,那杀气腾腾的眼神却是如初一辙,莫燃看向厉鸣犴,她皱眉道:“厉鸣犴,你是不是疯了!”

    厉鸣犴却凶狠的看着莫燃,“对,我就是疯了!跟你一样!都他妈疯了!反正你说不定哪天就死了,不如我们一起疯!一起死!同归于尽吧!”

    莫燃的眉头皱的更紧,可她抿着唇,一时却是没有说出话来,一双狭长的眼睛看着厉鸣犴,她是不是该骄傲,她竟然逼着厉鸣犴爆粗口了?

    虽然厉鸣犴这个人跟野兽似的,可他骨子里很骄傲,很矜贵,能让他如此发狂,莫燃此刻也不知道是什么心情……

    “砰砰砰——”

    正在这时,莫燃的房门却被人扣响了,打断了一室紧张的气氛,莫燃转身去开门,也避开了厉鸣犴几乎要烧了她一样的眼神。

    “谁?”莫燃站在门口问道。

    “莫燃。”外面的人叫了一声,却是唐甜的声音。

    莫燃这才开了门,只是打开门后才发现,外面站着的却不只是唐甜一个人,还有唐烬和云曜。

    几人一见面,都是有些愣住,尤其是唐甜几人,很快,唐甜挑眉道:“莫燃,这才一会而已,你这里……发生了什么?”

    门一开,虽然没有看到全部,可是地面上乱飞的被分尸的桌椅板凳、还有被撕成一条一条的布帘,无不表明着里面经历过可怕的破坏。

    “咳……”面对三人古怪的眼神,莫燃转移话题道:“有事吗?”

    唐甜道:“当然有事,该走了,入宫觐见皇上。”

    云曜也道:“是唐甜说,厉鸣犴可能在你的房间的。”

    云曜这算是在解释为什么他也一块出现在这里了,而在他说完之后,莫燃的屋里正好悠悠的晃出一人,他笑了笑,道:“是找我吗?真是不好意思太子殿下,劳驾您亲自来找我了。”

    而在他说话的时候,小黑也慢慢走到了莫燃身后。

    唐烬的眼神在莫燃、厉鸣犴、小黑三人身上转了转,碧蓝的眼眸中都是笑意,也不知道他拿来那么多的好心情,最后,一双眸子看向莫燃,“既然都在,那是不是可以走了?”

    一边说着,一边却是漫不经心的从口袋中取出一块洁白的手帕,话落的时候,却是忽然拿着手帕在莫燃嘴角擦过。

    厉鸣犴的眼神暗了暗,只是唐烬只是擦了一下就很快收回去了,末了还笑道:“难道是折梅之时没有打够,在房间里继续打了?这里地方太小,如果二位不尽心,大可移步别的地方,我还可以当二位的裁判。”

    莫燃垂眸看了看那张洁白的手帕上殷红的一点血迹,那是她咬破厉鸣犴的舌头时流下的血……

    “呵呵呵,原来厉鸣犴你真的跟莫燃认识啊,这样再好不多了……就快早朝了,五位梅主和折梅之人都要在朝堂上觐见父皇,不可再耽搁了。”

    似乎想打破忽然间尴尬的氛围,云曜说道。

    莫燃稍稍整理了一下衣服,踏出了门,小黑紧跟着她,他看了一眼厉鸣犴,像是在警告一样,他不希望厉鸣犴再靠近莫燃了。

    厉鸣犴鼻孔里哼了一声,他看了看莫燃,那一眼就好像再说,别以为今天的事就这么算了一样,擦了擦嘴角,同样残留在嘴角的血液颇有些昭然若揭,再看莫燃微微红肿的嘴唇,实在令人遐想。

    有专门的船接他们十个人上岸,上岸后转乘马车前往皇宫。

    虽然现在时间还很早,可道路两旁仍然围满了人!他们都在很兴奋的议论着昨天晚上刚刚结束的龙舟折梅,因为是五个梅主,接他们的马车也是五辆,梅主和各自梅的获得者共乘一辆。

    马车很豪华,四面都是高高垂下的纱帘,马车内有着软软的座椅,脚下更是厚厚的地毯,桌子上的茶水还冒着热气,这半晌都没有颠簸一下。

    马车前面还跪着两个伺候的宫人,现在这算是……大肆游街了吧?能担任梅主的人,本就已经风头无两,此时更是惹的一些男女都疯狂了,而跟他们坐在一起的新星,从此刻开始,也必定会是万众瞩目!

    “这一次可是有五枝梅啊!折梅的都有些谁啊?”

    “我知道我知道!听说摔先折下唐大公子的金乌之火的就是前段时间在席泽城一鸣惊人的莫燃!折下太子殿下帝国学院藏书阁特别令牌的是天一门的弟子!这个人也了不得,以前没听过他的名号,可他叫做厉鸣犴,也不知道是不是厉家的人。

    折下唐二小姐高阶霊的人是仙剑门的一个弟子,名叫沈经略,是沈家庶出的一位公子,这次沈家大公子也参与龙舟折梅了,没想到最后折梅成功的却是沈经略!

    折下敖少主雷之佑的人名叫童搏,听说也是一个佣兵团的团长,只是名不见经传而已,这下必定能让那个佣兵团出尽风头了,哈哈哈……

    折下赫少金髓丸的是个名叫卫蓝的女子,听说是一个小家族的女子,快看!那不是卫兰吗?长得还不赖,也许这次她一人得道,整个家族都要跟着沾光!”

    “看什么卫兰啊!你没看到莫燃吗?原来传说是真的!她真的很强!而且很美!我的天哪,云都第一美人是不是应该换人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