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09. 入宫
    人群中讨论的热火朝天,莫燃只不动如山的坐在车架里……走神,一会想着如果以身育火的周期是四十九天,那她距离第一个周期就还有不到二十天的时间,而距离下个周期就是不到七十天。

    她现在手里正好有刚刚得来的金乌之火,接下来她必须去找别的异火!异火何其稀有,岂是她想找就能找到的?她虽然在厉鸣犴面前表现的轻松,可事实上她一点底气都没有。

    诚如厉鸣犴所说,即便有异火,每次收服异火都是一次生死考验,说不定哪天,她就挂了……

    好不容易让自己从那种忧虑的漩涡中出来,脑海中又不停的回响着厉鸣犴对她喊的“一起死吧,同归于尽……”

    一时间觉得胸口闷的喘不过气,莫燃端起桌上的茶杯喝了一口,眼神不经意的掠过唐烬,却见唐烬正在用一种很兴味的眼神打量她,也不知道看了多久了。

    莫燃摸了摸自己的脸,奇怪道:“我脸上有东西吗?”

    唐烬笑了笑,他舒服的向后靠着,好像不是在被马车拉着游街,而是坐在什么奢华的专属宝座一般,“他们都在说你很美。”

    莫燃挑了挑眉,“难道不是吗?”

    唐烬的笑容更大,“没错,他们还说我们很配。”

    闻言,莫燃看了看道路两旁的人群,一些女子一直在喊着唐烬的名字,歇斯底里的,好像下一秒就会晕过去一样,莫燃开玩笑道:“大概,好看的人都很配吧。”

    “呵呵……”唐烬笑出声,高高扬起的嘴角,碧蓝色瞳孔里盛满了笑意,许是没发现跟莫燃说话也如此逗趣,看多了一说话就脸红、他说什么就是什么女人,遇到一个能正常交流的都不容易,更何况还是在他面前还能保持如此清醒的莫燃。

    唐烬的身体微微前倾,他拄着下巴看向莫燃,“让我猜猜……不是你的身份神秘,而是你在须弥界根本就没有身份,你来自世俗界。”

    莫燃却并不意外的道:“这还用猜吗?唐甜不会告诉你吗?”

    唐烬却道:“不,有些事情我喜欢自己找答案……我再猜一下,厉鸣犴也是空降须弥界的,他跟你的来历大致一样。”

    这个莫燃不置可否,她的事情反正唐甜知道的差不多,可厉鸣犴的事情她却不能多讲。

    见此,唐烬也只笑了笑,他又指向了小黑,道:“至于他,你们之间应该有着某种契约关系。”

    莫燃看了看唐烬,他倒是挺敢猜的,小黑是尸王,一般人识别不了他的气息,而契约关系中,除了与妖兽,就是与霊,他没有直说,难道他能看出小黑是什么人?

    而似乎知道莫燃在想什么,唐烬很快解释道:“你既然是从世俗界来,如果你有同伴,除了跟你之间存在契约关系的人,其它人应该没这么快找来,看厉鸣犴的样子,你们今天也是刚刚见面而已,况且,他身上的死气很重,见多了死人,自然就不会陌生,不知道,莫燃你是否愿意为我解惑,他是何方神圣?”

    唐烬指的是小黑,莫燃却只是回以一笑,“唐公子好奇心真重,可惜我不能解你的疑惑。”

    “莫莫。”这时,小黑却是唤了一声莫燃,他似乎知道她和唐烬正在谈论他,紫眸在唐烬身上停了停,忽然道:“狐狸。”

    唐烬却是慢慢笑了,他看向莫燃道:“这时何意?”

    莫燃耸了耸肩,“小黑向来看到什么说什么,他说你是狐狸。”

    唐烬摸了摸自己的脸,“难道,我的长相已经如此妖孽了?”

    莫燃则是看了看小黑,小黑这次苏醒也不过才两天而已,可她已经慢慢发现,小黑的很多反应都快了许多,除了他与生俱来的战力之外,他对外界的反应也越来越多。

    比如会给她选花环,会跟厉鸣犴打架,会在她和唐烬说话的时候插嘴,这样的反应实在可喜可贺,说不定,她真的可以期待更‘懂事’的小黑呢。

    “对了,宫门快到了,我必须提醒你,你不能再带着这位小黑一起进去了。”过了一会,唐烬又道。

    莫燃大概知道,不过被唐烬提醒之后就更肯定了,可她还是先说了另外一件小事,“他叫魂落,你可以叫他魂落。”

    唐烬挑了挑眉,“哦?那么,你打算如何安置你的魂落?”

    如果离火在这里,恐怕会更惊讶吧,他纠正了无数次都被无视了,现在莫燃却主动这么介绍,能不意外吗?

    莫燃看向小黑道:“小黑,你先回去等我。”

    小黑乖乖的点了点头,莫燃随即将它召唤进了三藤戒。

    而在唐烬看来,莫燃是将小黑召唤进了契约空间,虽然莫燃对小黑说的话有点奇怪,但他也并未在意。

    马车进了宫门之后又走了许久,直到在某个门停下之后,他们才下了马车,而转出那道门,很快就看到了巍峨的朝天殿,巨大的殿宇坐落在苍穹之下,殿宇的屋檐飞旋,像是当空振翅的鹰,红色的琉璃瓦在早晨的霞光之下异常绚丽!

    高高的台阶将殿宇托起,沿路都是目不斜视全副武装的禁军,早有宫人等候在此,此时正带着莫燃一行往朝天殿而去。

    朝中的大臣们也正在赶到,看到几个身穿便服的年轻人,便知道他们就是龙舟折梅的新起之秀了。

    本来那些大臣是不必专门来见这些年轻人的,只是他们之中还有云曜在,所以那些大臣路过时都会驻足跟云曜打招呼。

    “哟,十二弟回来了啊,怎么样?昨夜玩的如何?”这时,三个身穿华服的年轻男子走了过来,其中一人不怎么正经的搭着云曜的肩膀说道。

    “五弟,这是在朝天殿前,不能这么没规矩,十二弟是太子,你别改不了小时候的毛病。”另外一个男子紧接着说道,虽然话是如此说,可那语气却是轻飘飘的没什么力度。

    “二哥,我们从小不都这么叫十二弟的吗?以前我叫十二弟太子殿下,他还跟我急呢?这里又没什么外人,讲那么多规矩干什么?你说是不是?十二弟?”那人却是又道,一边说,手掌还状似亲昵的拍了拍云曜的脸,啪啪两声,真的是一点都没客气。

    而刚才那个男子却只是笑,也不劝了,那些过来打招呼的大臣,见到云曜几乎被拖着走的样子,却好像没看到一样,打个招呼之后就继续往前走了。

    莫燃在一旁看着,这三个人,应该是二皇子、五皇子、八皇子,她又看了看云曜,却见他低着头,看不清表情,可那三个皇子却笑的一脸放肆,尤其是那个五皇子,他一边搭着云曜的肩膀走,一边反客为主的跟唐烬几人聊上了。

    莫燃听十二说过他的皇兄们对他并不好,可不好到这个地步,她却是没想到,丝毫不顾及太子在百官面前的形象,反而有种以践踏他为乐的感觉……

    “你叫莫燃?”这时,那五皇子忽然看向了莫燃,他其实早就注意到莫燃了,只是现在才从唐烬口中问出莫燃的名字,一双眼睛眯了眯,笑的邪气,“抬起头来让我瞧瞧?”

    说着,他空闲的一只手却是伸向了莫燃的脸,厉鸣犴的眼神当即暗了,唐烬嘴角的弧度也下沉了一下,唐甜不由的瞥向这里。

    “五哥,有件事我刚才一直在犹豫,是不是要告诉你。”而最终,却是云曜忽然出声。

    那五皇子无所谓的看了一眼云曜,似乎并不觉得他会说出什么有价值的事情,便随口道:“说来听听。”

    云曜似是犹豫了一下,然后道:“好吧,那我说了,前日雪霁国公主的一个侍婢忽然失踪了,可在昨天又被找到了,而且身受重伤,险些丧命。

    更重要的是,她被人囚禁了一天一夜,被玩弄之后又被灭口,只是那侍婢聪明,假死躲过了一劫,本来这也没什么,但雪霁国的公主很是袒护她,而且这事发生在云都,便有些不好跟雪霁国交代了。

    那侍婢说害她之人就在朝中,而且不止一个,今天雪霁国的公主会带着她一一指认。”

    那五皇子忽然就愣了,紧接着惊慌的问道:“怎么可能?她怎么还活着!”

    “咳……”却是那二皇子咳嗽了一声,那五皇子才似是镇静了一些,转而说道:“这事发生在云都……的确不妥,十二弟,你是怎么知道的?这可是丑闻,别是那雪霁国的公主想诬陷我朝中大臣吧?”

    云曜却抬头一笑,道:“怎么会呢?那侍婢是我亲自找到的,她当时惨不忍睹,我心中不忍,如果凶手就在朝中,揪出来也好啊,这等抹黑我云岚国的大臣,必须严惩啊!我已经将此事报予父皇,父皇也是允了的。”

    “什么?!”那五皇子颇为惊讶的低吼,他猛的看向了二皇子,脸上的表情似乎有点着急。

    而那二皇子却不急不忙的样子,忽然道:“五弟,我的折子忘在了车架上,你去帮我拿一下吧。”

    那五皇子一愣,两人对视了一秒钟,他忽然松开了搭在云曜肩膀上的手,应了声‘好’之后就匆匆返回去了。

    而在他离开之后,那二皇子也没多解释这种小事为什么要让堂堂五皇子去做,他只是继续问起了龙舟折梅之时的事情,只是在看云曜的时候,那眼神多了几分深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