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11. 两派【一更】
    ,妖禁!

    那二皇子过来之后,对众人笑道,“诸位无需紧张,你们需要做的事情很快就会有人为你们详细解说,另外,毕竟龙舟折梅有传统,折梅之人能与梅主共度七日,所以今天的安排也必定是两人一组,不可弄错哦。”

    说着,那二皇子的表情有些戏谑,尤其是在看唐烬、唐甜、赫森三人的时候,因为只有他们三个梅主对应的人是异性,而敖放和云曜对应的却是两个男子。

    敖放颇为感概的说道:“失误了,早知如此,我就挑一个女子喜爱的玩意做梅,这样的话,接下来与我共度七天的人也许就是一个女子了。”

    赫森却拍了拍敖放的肩膀,“敖兄,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做人怎可如此肤浅?童搏与你同样是佣兵出身,你们可以探讨的事情很多,七天时间也不会浪费。”

    敖放抱着双臂睨了他一眼,“你这是站着说话不腰疼。”说着,他意有所指的看了看一旁的卫兰,而卫兰却不知何时早已满脸通红。

    “说起来,我倒是想问问唐大公子了,接下来七天你可是近水楼台啊,守着这么倾国倾城的大美女,不知道你此刻心情如何?”

    敖放忽然又问,看得出他很健谈,而且知道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虽然莫燃被议论的话题很多,甚至刚刚在朝堂之上还跟皇帝之间有过短暂的对峙,可他都好像当做没见过一样,开起玩笑来也相当自然。

    唐烬笑了笑,他看了一眼莫燃,似乎也是玩笑的语气,“我很期待。”

    敖放不由的看向了莫燃,“莫小姐,你呢?”

    莫燃也笑,“我也很期待。”

    而厉鸣犴紧接着就在她身边低声道:“真的吗?”那语气怎么听都有点威胁的意思。

    莫燃自然没管厉鸣犴,而那二皇子大笑了几声之后道:“好了,我也不耽搁诸位了,你们尽快去看看自己的住处,有什么需要添置的可以尽管跟宫人们说,昨夜忙了一整夜,你们休息一下也好。”

    几人跟那二皇子客气的告辞,在他们都转身走的时候,那二皇子却是拦住了云曜,他道:“十二弟稍等,二哥还有些话要对你说。”

    云曜站住了,眼看着其他人稍微走远了一点,那二皇子才冷笑了一声,脸上的温度很明显的降了一些,带着些压迫的问云曜,“十二弟,上朝前你不是说雪霁国的公主会带着她那被凌辱的婢女指认朝中大臣吗?怎么,她们人呢?”

    云曜知道他二哥留下他一定是问这件事情,他不慌不忙的回道:“二哥,那时我还没说完,公主的婢女的确是我找到了,本来父皇也是应允了让她们在朝堂之上指认凶犯的。

    可是,从那婢女后来的描述中,我已经推断出凌辱她的人就是五哥了……虽说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但要是将此事在朝堂之上揭开,不仅毁了五哥,还会让父皇颜面无存。

    所以……作为五哥的弟弟,父皇的儿子,我自然将这件事情压下来了,二哥,五哥成天跟着你,你难道不知道他都做了些什么事情吗?我以前只知道五哥喜好女色,但却不知道他荒唐到了如此地步,竟然在府中宴请官僚,还让那么多人凌辱一个女子!

    二哥,有空你不如多劝劝五哥吧,别再如此不知收敛了,否则,父皇迟早会知道的啊。”

    少年的表情诚恳而悲恸,好像真的在为自己的亲哥哥担忧不已,可那二皇子听了脸色却是越来越难看,一双眼睛深深的看着云曜,他道:

    “二哥还真不知道老五竟然做了这种事情,十二弟可真是做了一件大好事呢!那么,十二弟,不如你告诉二哥,你是怎么压下这件事情的,若是那公主非要为她的婢女讨回公道,此事岂不是早晚纸包不住火?”

    云曜却是笑了,少年笑起来的时候有种天然的真诚,可说出的话却是截然相反的狠辣,“二哥不必多心,我找到那婢女的时候她已是半死之人,本来可以医治的,可后来知道她竟然想指认五哥的时候,我就……把她杀了!现在死无对证。

    二哥也给五哥带个话,都是自家兄弟,我的胳膊肘肯定不会向外拐。”

    那二皇子的眼睛顿时眯了起来,眼看着还云曜一脸真诚的笑,她回头看了看渐行渐远的重人,忽然道:“二哥,既然都解释清楚了,我就先走了。”

    说着,云曜当真转身便走了,可在走出十几步之后又忽然回头道:“对了,二哥,下次你让五哥取奏折的时候先听我把话说完罢,今天五哥没上早朝,父皇又要责问他了。”

    一直到到云曜走出了老远,那二皇子才轻蔑的哼了一声,而在那汉白玉的台阶之后也转出一人,赫然就是五皇子!他一脸阴沉的说道:“十二那个小杂毛!现在胆子越来越肥了!

    自从上次离家出走,回来之后就越放肆了!现在竟然敢消遣我了!二哥,我们要不要敲打敲打他,让他知道一下,就算举行了加冕典礼,他也还是那个贱人生的小杂毛,连给二哥你提鞋都不配!”

    而那二皇子却是猛的看向五皇子,眼神犀利,仿佛带着杀气!看的那二皇子顿时就噤声了,几秒钟之后,他才结结巴巴的问道:“二、二哥,你、你怎么这么看、看着我?”

    而那二皇子说道:“我警告过你多少次了!给我收敛一点!你喜欢女人我不管你,可有的女人你不能碰!雪霁国公主的婢女!你想干什么?这种时候,你不想要脑袋了吗?!”

    那五皇子被臭骂了一顿,却不怎么服气,他小声道:“我知道分寸……”

    可那二皇子立刻低吼道:“这就是你所谓的分寸!现在要轮到那个小奶娃来帮你善后了?!”

    那五皇子却道:“谁知道他说的是不是真的,我明明叫人把那个婢女弄死了……也许那个小杂毛就是咋呼我们的,我看他是从不死丛林后回来之后胆肥了,以前跟他说一句重话他都吓的直抖,我看这次也一样,给他点颜色瞧瞧,他就安分了……”

    那二皇子却是被气的说不出话来,只指着五皇子,好像下一秒就会动手打人一样。

    那五皇子似乎终于意识到一点错了,他道:“好了二哥,我知道错了,这次是我没处理好,绝对没有下次了……”

    那二皇子一甩袖子先走了,五皇子紧随其后。

    那二皇子忽然道:“还有没有留下别的什么把柄,你尽快处理干净。”

    那五皇子道:“是,二哥,我刚才就已经吩咐下去了,保证不会有知情人了。”

    看到二皇子似乎有点消气了,那五皇子明智的转移了话题,“对了二哥,今天早朝有新鲜事吗?”

    那二皇子道:“新鲜事……”他忽然停住了脚步,眼眸中变幻了一会,才又重新走开,“还真有,而且非常新鲜!”

    那五皇子也顿时来了兴趣,“二哥快说说!”

    那二皇子道:“五个折梅擂主里,有个叫莫燃的,她就是前段时间在席泽城收服犼火的女人,也是高达下令通缉的人,皇上对她好像很是关注,你这几天也别做其他事情了,给我专心查查,那个莫燃到底是何来历。”

    那五皇子却是眼睛一亮,他道:“莫燃?难道就是那个长的极美的女人?今天要不是那个小杂毛捣乱,我都能试试那小妞的的手感了。”

    二皇子本事想怒斥他满脑子都是女人的,可不知怎么忽然一顿,他呢喃道:“难道……他是故意的?”

    五皇子不知道他在说什么,疑惑道:“什么故意不故意的?”

    那二皇子却道:“在朝堂上,十二似乎也很袒护莫燃,只是没机会表现……十二马上也成年了,难道,他是看上了那个女人?”

    五皇子似乎听出什么来了,顿时大笑道:“那个小杂毛也会喜欢女人了?哈哈哈,这是我今年听到最好笑的笑话!以前我把女人剥光了仍他床上,他可是吓的连寝宫都不敢回了!

    哼,这么说,这小杂毛今天跟我作对还是因为那个莫燃了?那么极品的女人……啧啧,二哥你放心吧,这事交给我,我一定给你调查的清清楚楚!”

    五皇子似乎知道二皇子心里又想打什么主意,他警告道:“她要在祈元阵中担任阵眼,你有什么歪心思都给我收好!而且,那个女人不简单,你别打不着狐狸反惹一身骚!”

    刚刚就被教训过了,现在那二皇子听话的很,满口答应了,“知道了二哥,我知道轻重,如果那个小杂毛真的在乎这个女人,我就更要盯紧了!

    一切有关小杂毛的事情,我都不会放过的,就算小杂毛加冕了,在我心里,太子殿下也永远是二哥你啊!”

    那二皇子的脸色奇异的好了一些,他道:“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了,这种大逆不道的话不可乱说。”

    那五皇子却是笑道:“嘿嘿,不仅是我,兄弟们都这么想……真不知道父皇为什么要留着这个小杂毛,当年听说当年处理那个刚出生的老大时,父皇可是一点都没手软的!”

    这一次那二皇子的口气严肃了许多,“老五,这件事,你不要跟任何人打听!也不要再说起!要是被父皇知道,就算你是他亲生的,也照样没你的好日子过!”

    看清爽的就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