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18. 不如跟我说说?【二更】
    厉鸣犴从来都不会掩饰自己对莫燃的喜欢,不仅不会,他还会隔三差五的提醒一下莫燃,表白起来一次比一次顺口,可事实上,厉鸣犴从来不曾把自己对莫燃保护说出口,那是他该做的,他不屑把这种事情拿出来博取莫燃的同情和认可。

    可如今却说了,莫燃不相信他,无非使他们之间的身份悬殊太大了,可莫燃今天的眼神也告诉她了,她很厌倦这种揣测,既然想要信任,就要捅破这层窗户纸!那决绝的眼神告诉他,否则,宁肯分道扬镳,断的一干二净,甚至反目成仇,也比现在来的痛快!

    厉鸣犴不知道莫燃身上发生了什么事情,可他知道,有些事情莫燃真做的出来,所以他不能不说!

    “即便如此,鬼王也已经回到了鬼域,他重新拿回鬼域是迟早的事,到时候青门也一定会知道鬼王回来了,鬼王不好对付,可一旦他们知道鬼王的主人是你,你就危险了!莫燃,我好不容易才找到一个让我牵肠挂肚的人,怎么可能看着你陷入危险?”

    厉鸣犴这一番及时告白又是辩白的话,莫燃听后却依然镇定的很,厉鸣犴不由的叹了口气,“我已经说道的如此明白了,你还是不愿意相信我吗?”

    莫燃看着厉鸣犴,却是忽然说话了,“我相信你是真的喜欢我。”

    厉鸣犴很高兴,起码她回应了,可紧接着莫燃又道:“可我现在更想要的不是你的喜欢,而是你的忠诚!”

    莫燃迎着厉鸣犴深邃的眼神,一字一顿道:“你对青门的忠诚,你对太子焚心的忠诚!如果有一天我们注定要站在相背的立场,要么现在就当断则断,要么,你把忠诚给我!厉鸣犴,你会因为喜欢一个女人,而背叛你的忠诚吗?”

    说道后来,莫燃冷冷的笑了起来,这就是现实。

    那双野兽一般的眸子顿时风云变幻,莫燃的话说的当真一点都不留余地,背叛,是的,那就是背叛!背叛他的家族,背叛太子,背叛青门!

    莫燃推开了按在她肩膀上的手,她道:“厉鸣犴,我很感激你为我做的所有事情,但你可以停止了,因为你想要的信任我给不了你。”

    “为什么逼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厉鸣犴咬牙道,即便现在心乱如麻,他也仍然想知道莫燃到底怎么了。

    莫燃站了一会,可最后仍然一言不发的走了,她就是在逼厉鸣犴,在刺激他,她知道这很残忍,但她也想知道厉鸣犴怎么选择,结果根本没有悬念,换做是她,她也不会弃自己的家人不顾,而去追求所谓的爱情。

    虽然跟厉鸣犴把话说清楚了,可莫燃走在路上却一点都轻松不起来,无端端的像是窒息一样,所有的事情缠绕在了起来,所有的人凌乱的出现在脑海里。

    她是在逼厉鸣犴,可她何尝不是被逼的那个人?而且,她就好像伸出一个逼仄的角落,无法转身,无法逃脱,连呼吸都快被剥夺了!

    莫燃知道自己的状态很差,可她现在救不了自己!

    在这种状态下高负荷的训练了三天,早出晚归,莫燃一回到住处,一进门就再也不会出来了,即便唐烬去敲门,里面也不会有任何回应。

    唐烬是真的奇怪了,厉鸣犴这三天来一直用一种很复杂的眼神看着莫燃,唐烬无心去管他们两个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可他并不满意三天来他跟莫燃的相处毫无进展。

    第四天,郑婉君稍早一些结束了训练,此时天还亮着,莫燃回到别院的时候唐烬已经先一步回去了,而且,在莫燃刚进门的时候就叫住了她,倒像是专门在这堵人的。

    “住在一个屋檐下,可找你是真不容易。”唐烬说道,从一个秋千上走了过来,他站在莫燃面前,彻底把她的路拦住了,碧蓝的眼眸看着莫燃,“真好奇,是谁得罪了你,这小脸都绷了三天了。”

    “有吗?”莫燃不急不躁的反问。

    唐烬道:“当然有。”他稍稍侧开了点身子,指着后面道:“走廊里的花我已经叫人重新摆放过了,这个花圃削了一半,多了一个茶台,海棠树上挂了秋千,都两天了,你愣是没有看到,我只好提醒你一声了,否则我不是白费苦心了。”

    莫燃看了看,果真变了,她道:“我只是随口说说而已。”

    唐烬却笑了,“好一个随口说说……可我却是用心记下的,今天也先回来一步,烹了茶,就等你回来了。”

    说着,唐烬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莫燃却看着唐烬道:“唐大公子无事献殷勤,这茶我不敢喝。”

    唐烬道:“竟然还有你不敢做的事情吗?”他忽然稍稍凑近了莫燃,压低了声音道:“我可不信,莫燃,从我第一眼见到你,我就知道,没有你不敢做的事情。”

    莫燃抬眸,看到那碧蓝色的眼睛里一片笑意,可莫名的,那笑意竟带着一种罪恶的引诱,莫燃忽然兴奋了一下,就好像做坏事的时候,她拼命的压抑着自己,可忽然有一个人跳出来告诉她,那是对的,放手去做吧!

    莫燃微微眯了眯眼睛,审视的看了看唐烬,她没有说,从她第一眼见到唐烬的时候,也知道他不是什么省油的灯。

    莫燃接受了唐烬的邀请,她坐在了秋千上,慢慢的晃悠,唐烬倒了茶给她端了过去,等她喝完了又负责放回去,这种伺候人的事情唐烬是从来没做过的,他暗自笑了笑,看莫燃时却发现,她倒是享受的心安理得。

    “怎么不见你的魂落了?”唐烬忽然问道,显然,相比起厉鸣犴来说,莫燃跟小黑之间亲昵太多了,而且,唐烬很肯定,莫燃会更愿意聊小黑的话题。

    果然,那秋千停了一下,莫燃的神色都有微妙的变化,只是变得……不太好,唐烬瞬间就判断出,也许,这几天莫燃心情不好也许就是因为小黑。

    “魂落不是我的,小黑才是我的!”莫燃道,也不知道是跟唐烬说的,还是对自己说的,她那天向唐烬介绍小黑的时候,万万想不到会变成现在这样。

    唐烬放下了茶杯,他绕到了莫燃身后,轻轻推起了秋千,“你说话很有意思,魂落和小黑不是一个人吗?”

    莫燃道:“绝对不是!”

    唐烬不禁又笑了,“难道你要告诉我,他一个身体里装了两个灵魂吗?”

    莫燃不语,唐烬虽是在开玩笑,可她也多希望这是真的,如果是那样,至少她的小黑还在。

    “你很喜欢小黑。”唐烬忽然道。

    而莫燃沉默了一会之后道:“是。”

    那声音无比的肯定,在她捡到那个小干尸的时候,在她契约他的时候,小黑就已经是她的了!她绝对不能容忍失去小黑!

    唐烬却又问道:“那他现在人呢?”

    莫燃不语,而且脚踩在了地上,似乎想从秋千上下来,可察觉她意图的唐烬去一把按住了她的肩膀,“这么着急干什么?我还有正事没说呢,而且,也许你爱听呢。”

    莫燃道:“唐大公子有话不妨直说。”

    唐烬笑了笑,慢慢道:“魂落,是尸王吧?”

    莫燃的瞳孔猛缩,唐烬站在她身后,彼此看不到各自的神色,可这一句话已经足够吊起了莫燃的胃口,“你在说什么?”

    唐烬道:“我既然这么说,必定是心里有数的,你无需跟我打哑谜,你我都不喜欢,不是吗?”顿了顿,唐烬紧接着说:“尸王不是生灵,是死灵,不巧,我对死灵有点了解,你的小黑怎么了,不如你跟我说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