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21. 你要对他负责【一更】
    “怎么可能?他跟小黑完全不一样!我只想知道小黑去哪里了!”莫燃顿时道。

    离火皱起了眉头,他看着莫燃,这个蠢女人……她真的,真的很在乎小黑吗?他开口,残忍的说道:“你可能,不会见到他了。”

    “我不相信!”莫燃几乎立刻就反驳,“一定会有办法的!你不是知道为什么小黑会变成魂落吗,你说,我不打断你。”

    说着,那一双狭长的眼睛盯着离火,用一种前所未有的专注和期待。

    在那样的注视下,离火慢慢道:“天界四门,青门、乾门、坤门、戒门,在各立门户之时便约法三章,各据一方、永不相犯、永不为战,并且立下四门同书的誓书,如若违背,就让天道降罚。

    这个约法三章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但它维持了很久很久,一直到几万年前的三界大战,天界四门之间也出现了裂痕,甚至不顾早就存在的誓书,相继反目,各自加入了三界混战中不同的阵营。

    而不久之后,誓书自燃,天道降罚,在天界四门之间劈开了一个无尽之海,海水是红色,像血一样,卷走四门仙客无数,彼时海水从天而降,无穷无尽,大有将整个天界吞没的意思!

    天界四门这才意识到是天道降罚,暂时休战,却依然止不住红海倒灌,后来四门决定祭天以示悔过,又将青门魂落、戒门迦蓝、坤门梵篱、乾门无殇四人投入海水,以天界九龙碑镇压,七七四十九天之后,天罚才算罢手。

    这场祭天本来就是以人祭祀,祭品活下来的几率微乎其微,但这四人都是四门之内顶尖的强者,在九龙碑升起之后,四人均未殒命,只是除了魂落之外,其他三人都判出了天界,梵篱去了妖域,迦蓝、无殇去了魔域。

    只有魂落……不是他不走,而是魂落的力量被压制了很多,尸王的力量是靠进化来的,他力量的退化也让他的心智到了幼年期,可即便是幼年期,他在战场上依然所向披靡。

    彼时三界大战正是用人之际,天帝将他留在身边驱策,一直到霊界开辟,而那时的魂落力量已经渐渐回归,进化到成年期是迟早的事,天帝本想将他一起打进霊界,只是被魂落反抗了,魂落不敌天帝,被打落天界,自此下落不明。”

    闻言,众人都是沉默,这是天界的秘闻,天帝是魂落和离火的父亲,可在离火口中,天帝就像是完全跟他没关系的一个陌路人而已,甚至,那嘲讽的表情清楚的表现出他对天帝的不屑。

    莫燃更是不敢置信,她过了好半晌才艰难的说道:“所以,小黑是幼年期的魂落,现在的魂落,只是小黑长大了?”

    离火点了点头,嘴角的笑容透着讽刺,是对当初费尽心思的天帝,“天帝知道恢复力量的魂落会找他算账的,所以他才想把这种可能性扼杀在摇篮里。”

    莫燃颓然的坐在椅子里,如果是两个人,她还可以想办法找回小黑,可现在却是同一个人,一个幼年期、一个成年期,他只是长大了,叫她如何去找?

    “就算长大了,我的小黑也不应该消失……”莫燃道。

    众人知道这对莫燃的打击很大,可是眼下连安慰的话都拿出来,说什么都显得多余……

    此时可青正好端着重新热好的饭菜过来,只是察觉到饭桌上的气氛更加压抑了,他摆好了菜,想着今天这饭恐怕是不会有人吃了……

    第二天,太阳照样升起,云都的大街上照样热闹,再过两天就是云都举国同庆的日子,想必就算是在三国之内,也没有比云都更热闹的地方了。

    莫燃打开了窗户,即便跟主要的街道隔了好几条街,人群中隐隐的叫卖嘈杂声还是传了过来,阳光在琉璃瓦上跳跃,清风吹拂着柳叶……

    莫燃在窗边站了许久,这才开门走了出去,只是门一开,便看到了站在对面的离火,他靠在走廊上,白衣胜雪,红发似火,即便静立不动,依然带着入骨的张扬,也不知道他在这里站了多久了。

    莫燃左右看了看,“你找我?”

    离火皱了皱眉,“我站在你门口,不是找你还能找谁?”

    莫燃虽习惯了离火这样欠揍的语气,可是很久不听了,乍一听到的时候还有些不适应,她忽然道:“魂落并没有回来。”

    离火那双好看的眉皱的更紧了,“我有说我要找魂落吗?”

    莫燃道:“你找我哪次不是因为小黑……算了,有事你就直说吧。”

    离火盯着莫燃看了一会,压抑住了不知道为什么越来越暴躁的脾气,道:“魂落的力量忽然回来了,他迟早会回天界找天帝的,就算你是他的主人,恐怕也拦不住他……”

    莫燃道:“我不拦他,这不是你们都希望的吗?他已经不是小黑了,你也不必一直跟着耗在这里了。”

    “为什么不拦!”离火却忽然凶狠的说道,红眸着了火一样瞪着莫燃,等莫燃奇怪的看向他的时候,离火道:“女人真是善变,你不是说不会放他走吗?不会让他回天界吗?你不是说他是你的吗?”

    连续几个质问丢了过来,离火的语气就像是在质问一个负心汉一样,咬牙切齿的,莫燃更奇怪了,她不让小黑走的时候,离火成天跟她冷着个脸,现在她让魂落走,离火又这样控诉她。

    莫燃不禁笑了,那笑容同样带着些讽刺的意味,“离火太子,不如你来告诉我,你想让我怎么办?”

    离火看着莫燃,紧绷着一张脸,随便一个表情都能看出他对莫燃有多么的不满,几秒钟之后才听到离火口中吐出不屑而清晰的三个字,“蠢女人!”

    “如果你只是来嘲笑我的,那你的话说完了吗?我要失陪了。”莫燃冷声道。

    看着莫燃真要错身走了,离火粗鲁的拉了她一把,语气仍旧不太好的说道:“蠢女人,魂落只是进化了而已,他还是……你的小黑,只是天界发生的所有事情对他的影响太大了,你指望一个被亲娘抽走魂魄炼成尸王,又被亲爹当成战争傀儡,还被扔进天怒之海祭天,最后又被亲爹斩草除根的人,能记住多少美好的事情!”

    在莫燃怔愣之际,离火松开了她,继续道:“你别指望我会带着他回天界,他是我哥,我还不想让他这么急着回去送死,你既然契约了他,不管他变成什么样子,你都得负责!”

    说完,魂落便先莫燃一步下楼去了,红发在身后微微摆动,离火的姿态是一向的高贵而张扬,可他的话却好像一根尖锐的刺,扎进了莫燃的心里,很疼,却也让她疼的清醒!

    没错,魂落就是小黑!只是他还是,不管是真的忘记,还是假的忘记,只要他是小黑,她就要把他找回来!她说过的,她要做小黑永远的家人!永远,那怎么可以说说就算了……

    众人不知道离火跟莫燃说了什么,但是他们都看得出来,莫燃的心情好了很多,这一点从她的食欲上就能看出来。

    莫燃刚刚夹了一只盐水虾,抬头之际却见众人都在看着她,莫燃顺手将那只虾放在了莫非的碗里,“你们怎么都不吃?可青的厨艺没退步啊。”

    莫非却是把刚刚那只盐水虾又夹到了莫燃的碗里,然后道:“我最近吃素。”

    莫燃顿时笑了,嘴里还吃着东西,差点就呛到,她惊奇的看着莫非,然后道:“为什么吃素?哥,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你千万别修佛修的真成了佛,满口的清规戒律,那可就亏大了!”

    莫非无语的看着莫燃,伸手敲了敲她的脑袋,“你瞎操心什么呢,最近我的修为遇到了壁障,正是瓶颈期,天龙禅毕竟是佛门功法,食素对我有好处。”

    莫燃点了点头,表示知道了,但是她还是不放心的说道:“人跟佛的区别,无非就是佛是大彻大悟之人,你可别潜移默化的走上了这条路,佛门可一点都不清净。

    要不然三界混战戒门也不会掺那一脚,天罚也不会连着戒门一起罚了,人祭这种事,佛门也照样做的出来,如此看来,还是人好,有七情六欲,又能随心所欲,我看,哥,你若能修成天龙禅,还能保持一颗赤子心,必定前途无量啊。”

    莫非看了她一眼,有力气说教他了,说明她的心情是真的雨转晴了,众人都松了口气,不约而同的都动了筷子,莫燃无奈道:“修成大道,那还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你哪有空想那么远?”

    莫燃道:“这叫未雨绸缪,再说了,你是我哥我才这么操心的,要不然……你早点给我找个嫂子,传宗接代然后再去修炼,万一你要真的四大皆空了,我也好跟莫家的列祖列宗交代。”

    莫燃是开玩笑的,可是这话刚说完,众人的视线就不约而同的集中在莫燃身上了,莫非停下了筷子,他看向莫燃,她心情好了,好到可以拿他消遣了,莫非不禁一笑,回道:

    “你倒是提醒了我,我自己不着急,可我也就剩你一个家人了,小燃,趁我还没有遁入空门,不如先送你出嫁,我也就没什么牵挂了。”

    众人的眼神一时间更加热烈了,莫燃差点将满口的米饭喷了出来,她悻悻的给莫非夹了一筷子绿油油的菜,道:“吃素好,营养丰富,灵气也足,对修炼好,哥你多吃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