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26. 祈天【二更】
    “呵呵,是不是好奇为什么那根石柱被劈断了?”这时,站在她身边的唐烬却忽然传音道。

    “那是被劈断的?被谁?”莫燃看了他一眼,也传音问道。

    唐烬道:“被雷劈断的。”

    莫燃挑了挑眉,被雷劈其实本来没什么,可如果放在这观星台上,意义却是大有不同了,而唐烬也道:“那是二十多年前的事情了,当时皇帝的第一个儿子,大皇子云浅诞生,一道天雷落在了观星台上,劈断了那根石柱。

    当时太卜署的人说是皇后跟大皇子是魔族后人,触犯了天规,污秽了宫廷,皇帝迫于压力,决定暗中处理皇后和大皇子,只是后来不知道怎么被皇后带着刚出生的儿子跑了,而这道石柱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就一直没有修补起来。”

    莫燃没有说话,而唐烬似乎很想知道莫燃的感想,追问道:“怎么样,是不是觉得很残忍?”

    莫燃却道:“很无聊。”

    唐烬道:“有吗?皇上要手刃自己同床共枕的女人,还要亲手杀自己的儿子,这么丧心病狂的事情,难道不值得口诛笔伐吗?哪里无聊了?”

    莫燃道:“我是说你无聊。”无聊到拿这种悲剧式的故事消遣……

    唐烬意味深长的笑了笑,“这都被你看出来了……那我就再告诉你一件事情吧,那个时候郑婉君也是太卜属的人。”

    莫燃并不感兴趣,而这时,皇帝的祭词也正好读完了,他掷臂一挥,宣布了开启祈天阵。

    莫燃几人在无数人的注目下走到了观星台的正中央,脚下踩着四方星宿,唐烬在莫燃身边低声道:“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不要乱,不要怕。”

    莫燃看了他一眼,却见那双碧蓝色的眼睛里带着云淡风轻的笑意,再看其他人时,多多少少都有些紧张,毕竟祈天阵意义非凡,稍有差池那都是掉脑袋的事情。

    莫燃不禁反问:“会发生什么事情?”

    唐烬道:“谁知道呢?天意难测。”

    莫燃收回视线,十人各自站定,深吸一口气后,十个人同时运起灵气掐诀,将繁复的咒语打进了地面上的四方星宿之中,那本来石刻的纹路顿时被一道金线连接了起来!异常夺目!

    很快,其他九个人都盘膝而坐,唯独莫燃动作越来越快的掐诀,祈天阵的阵纹出现在四方星宿之上,一阵金光猛然窜了上来!将十个都笼罩的模糊起来!

    莫燃站在中央,不断武动的身姿更像是渡着金光的神女,长长的裙摆在脚下盘踞,众人看的如痴如醉!

    虽然所有的步骤都练的滚瓜烂熟,但是实际操作却是头一回,莫燃能够清晰的感觉到祈天阵中力量的逐渐累积,而她要控制着整个阵法的节奏,绝对不能乱!

    莫燃收敛了心神,那绝色的容颜上更多了几分肃然!她能感觉到祈天阵想要爆发的力量,可他们这一次要打开的是跟天界的沟通之门,必须要等到所有的步骤结束之后才能开启阵法!

    而在一旁观望的皇帝却是眼眸深深,他望着阵法中的莫燃,那个女子,举手投足间都是果决与坚毅,那种可怕的张力根本不是她这个年纪的女子能够拥有的!

    她在席泽城一鸣惊人,可事实上在朝天殿上她却表现的很普通,泰然自若,荣辱不惊,除了那张令人惊艳的皮相,其余的都让人无法将她和席泽城中逆天的女子联想在一起。

    所以他才想看看她到底有多少能耐,到底有多少脾气,而事实证明,她的本事的确不小!

    祈天阵很重要,理当派一个稳妥的人做阵眼,曜儿虽名正言顺,可修为不足以担当大任,唐烬虽是不二人选,可他依然冒险用了莫燃,果然,她没让他失望啊……

    祈天阵的过程很煎熬,之前的十几年来,都是帝国学院的一个学生担当的,而且即便经验丰富,他每次都会很紧张,莫燃倒好,从头到尾都没有一点的异常,小小年纪,心性竟然如此之稳了……

    不知过了多久,却听莫燃轻喝了一声,她双掌画圆,猛的推向地面!而就在那一瞬间,仿佛形成实质的气浪,像是慢动作一样压缩了起来,几秒钟过后,又好似猛的爆发出来!

    金光冲天!祈天阵大成!而那道金光一直穿破云霄!飞向了更远的地方!

    所有人都屏息等待着,那一刻,即便是莫燃自己,也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庄严与……神圣。

    等待的时间显得有点漫长,也许是几分钟,也许是更久,总之,当天空中忽然落下一阵金光时,所有人都松了一口!

    只见那金光从天而降,像穿破云层的阳光一样,落在了观星台的十几根石柱上!那些石柱上龙章凤撰的纹路也仿佛动了起来!

    那一刻,观星台上浮动的力量和灵力前所未有的强!文武百官沐浴在这种灵力之下,差一点就控制不住自己盘膝修炼了!

    这就是来自天界的福佑,它会经由这些石柱传入云岚国的护国大阵之中,据说能保云岚国一年的太平!

    这个阶段持续了很久,等到那金光渐渐从石柱上消失的时候,莫燃方知道,祈天阵的第一个阶段已经结束了,第二个阶段是开天眼!

    莫燃并不知所谓的开天眼会看到什么,但是厉鸣犴和郑婉君都告诉她,她有可能会看到天界的仙客。

    莫燃凝神沉入阵法之中,她等待着,过了许久,她只感觉眼前闪过一道刺眼的光,即便闭着眼睛,那亮光依然刺的她眼睛一闪。

    很快,只听一个低沉而阴郁的声音响起,“祈天阵的阵眼,只是派了一个驭物期的菜鸟?”

    莫燃睁开了眼睛,她只能看到一片金光里一个模糊的身影,完全看不到人,不过听那声音、这仙客应该是个男人,而且是个不太友好的男人,一出口就说这么难听的话,不是说第二个阶段只是走个流程吗?

    莫燃微微垂眸,反正也看不到对方,索性不看,她用平稳略带恭敬的声音道:“尊贵的上仙,请您赐言。”

    俨然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莫燃可不会忘了这是什么场合,即便对方没按常理出牌,她也得按部就班的来。

    对方似乎在盯着莫燃看,因为莫燃分明感觉到一股阴郁的视线落在她身上,带着些令人无法忽略的阴寒。

    莫燃不禁在心中想,她是在祈天阵中吧,来人是仙客吧……也许,仙客也是人,脾气也有好有坏,不是所有人的仙客都是道貌岸然的清高吧,就像疯老九……莫燃只能这么想了。

    过了一会,就在莫燃还想着那个人会不会说话的时候,却听那略显阴郁的声音道:“告诉你们皇帝,六族妖气重现,让他多加留意,见者杀无赦,另外,让他传令所有隐世家族暗中出动,近日星辰异变,须弥界恐有大动,让隐世家族见机行事。”

    说罢,那人站在金光之中,却猛的向莫燃丢来一物,那是一个铜黄色的令牌,那上面有着三簇火焰。

    莫燃拿在手中,正要说话的时候,那刺眼的金光却忽然消失了!连带着那个仙客也不见了!

    莫燃握紧了手中的令牌,神识从阵法中脱离出来,慢慢的控制着祈天阵释放着集聚在一起的能量。

    许久之后,莫燃睁开眼睛,其他人九人也同时睁开了眼睛,唐烬和厉鸣犴都第一时间看向她,在看到她手中拿着的令牌之后,两人眼神中都有了然的神色。

    莫燃站起身来,而皇帝和郑婉君也同时走了过来,莫燃还没行礼,皇上已经看到了她手中拿着的令牌,他象征性的对所有人说了一些鼓励的话,然后将莫燃单独叫走了。

    这一次皇帝带莫燃来的是他的书房,一进门他就屏退了左右,莫燃适时的将那块令牌呈了上去,又将刚才那个仙客所说的话一字不落的转述过去。

    皇帝手中拿着那块令牌,虽然书房比朝天殿亲和多了,可皇帝毕竟是皇帝,他本身就有着让人无法放松的气场。

    他微微眯着眼看着莫燃,“都说完了?”

    莫燃道:“回皇上,一字不落。”

    而皇上却又道:“莫燃,你可知道这六族妖气是哪六族?”

    莫燃道:“不知道。”

    那语气很是板正,也完全没有好奇的意思。

    皇帝盯着莫燃看了一会,忽然道:“你今天费神了,早些回去休息吧……对了,虽然如此,但朕也不得不提醒你,你还有通缉令在身,这几日趁着高城主还在云都,你们当面解决此事。

    你在云都无人驱使,朕念你祈天阵上立功,特意拨给你两个亲随,有任何需要,你可以随时知会他们。”

    莫燃垂眸谢过了皇上,然后就告辞出来了。

    刚一出门她就见到了皇上拨给她的那两个所谓的‘亲随’,微微挑眉,竟还是两个半熟的人,程君昊,程雅宁……

    “劳驾二位了。”莫燃对这二人说道,她现在敢肯定,皇帝一定调查过她的底细了,包括她跟云曜一起进入银色闪电的事情,这程君昊和程雅宁明显是皇帝的人,必然没有‘口风’一说。

    而现在把这两个人派给她,说好听了是供她驱使,说直白了就是监视。

    程君昊抱着剑点了点头,而程雅宁笑道:“职责所在,不敢说劳驾……莫小姐,这几日你可以住在宫中,也可以住在宫外,随你选择。”

    莫燃道:“我还有朋友在宫外,就不在宫中住了。”

    说着,莫燃便径自往前走了,身后自然是多了两个尾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