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32. 怀疑
    莫燃几人下了楼,另外一个包厢内的人也出来了,几人在楼梯口碰面的时候才发现,竟然算是熟人!

    对方有四个人,两男一女三个年轻人,另外一个却是看上去年长一些的,而其中一个男子是赫森,另外一个人是高鑫海,至于那个女子,莫燃没见过,可那个中年男人……莫燃却是有些印象。

    当初在三叶前辈的洞府中,这个中年男子也去过,好像是三会的人……

    “莫、莫、莫……”高鑫海见到莫燃似乎很意外,而且眼睛都看直了,结结巴巴的愣是连句话都说不完整了。

    赫森瞥了他一眼,又看向莫燃,“莫燃,原来是你,你也对这还阳丹的丹方感兴趣吗?”

    莫燃点了点头,“是啊,我也没想到你也在竞拍。”

    赫森看了看唐甜和唐烬,只打了声招呼,他笑道:“七品丹方可遇不可求,莫燃,我们各凭本事吧。”

    莫燃自然点头,这种情况下当然不存在谁去让谁一说。

    几人朝着拍卖台走去,而一直盯着莫燃口水都要流出来的高鑫海好像这才惊醒,他挪动着肥胖的身体跑到了莫燃跟前,可也就在他要说话的瞬间,莫燃就皱着眉往后退了两步,将两人的距离拉开将近一米。

    高鑫海似乎有点尴尬,可他仍然痴迷的看着莫燃,他小声道:“莫小姐,这还阳丹的丹方你还是不要竞拍了……”

    莫燃嗤笑一声,“高大公子,这里是云都,不是威尔斯城,我买什么东西好像用不着高大公子操心吧?”

    高鑫海脸色忽然就扭曲了一瞬,莫燃一句话让他想起了前天发生的事情,在大街上被一群刁民围殴,他用了很多珍贵的丹药才在短时间内让自己恢复如常,那正是因为不在他的地盘,才会发生这种让他颜面扫地的事情……

    可他竟然能忍住了,莫燃是他活这么久以来见过最美的美人,不管是她易容的时候还是现在没有易容的样子,都让他移不开视线!他坚信,莫燃就是他命中注定的女人!只是因为他父亲那次嫁祸让他的情路坎坷了而已。

    不过他不会这么轻易放弃的,莫燃可是第一个让他从见了一面就再也忘记不了的女人!他一定有办法让莫燃看到他的诚意!

    自以为扮演了一个情深不寿的好男人,高鑫海没有介意莫燃充满针对的话,旁边还有许多人,他似乎有难言之隐,便道:“莫小姐,我是为你好,我会帮你的!”

    莫燃道:“帮我对付你爹?”

    高鑫海却道:“不不不,我爹也是受害者,他也不知情,我会查明真相的。”

    莫燃却哼笑了一声,她索性说的明白了点,“高大公子,是不是误会你我心里都清楚,这里是拍卖场,你挡住我的路了。”

    高鑫海劝说不成,只好让在了一旁,那双小眼睛却是始终挂在了莫燃身上。

    “原来是唐大公子和唐二小姐啊,幸会幸会,不知道二位这是……”一个男子忽然说道。

    唐甜在他开口的时候就知道他想说什么了,她道:“李公子放心,我和舅舅今天只是陪朋友。”

    言下之意便是,他们今天也是这里的客人,不会干涉竞拍的事情的,那男子也是竞拍的六人之一,闻言顿时放心了,呵呵笑着寒暄了两句,注意力很快就转移到那个被设下封印阵的盒子上了。

    “我先来试试!”那个脾气比较火爆的男子忽然道,他大步走到了展台前,拿起那盒子端详了片刻,一双眉头皱的死紧,他试了几次,却是毫无头绪。

    “什么鬼封印阵!”那人暴躁的低吼了一声,忽然间将那个盒子抛到了空中,众人一阵惊呼,还来不及抢救,却见他忽然祭出一把明晃晃的大刀,猛的砍向了那个盒子!

    这要是劈开了,连带着里面的丹方一起毁了,做出这么出格的事情,拍卖会一定不会轻易就这么算了的!可就在众人提心吊胆的以为将会看到被砍成两段的盒子时,却只听‘叮’的一声!

    那大刀非但没有砍断盒子,反而被它上面忽然暴涨的一阵白光给弹了回去!那男子握着大刀猛的向后退了几步,的大刀在地上一插!劈进了木质的地板中,那男子也稳住了身形。

    而那个盒子轻飘飘的落在了地上,被一直如玉的手拾了起来。

    那男子看向手的主人,却见他低着头看了看盒子,然后抬头看向他笑道:“不怪这位道友,毕竟我们的拍卖师刚才没有说明不能用暴力解开这个封印阵。

    好在盒子完好无损,刚才也只是虚惊一场,呵呵……不过,接下来诸位可别试图再用这种办法了,一般来说,就算事出有因,在唐记亮出法器,也是不啊唐家放在眼里呢,这位道友、是外乡人吧?”

    那男子看着侃侃而谈的人,他的笑容高贵而从容,碧蓝色的眼眸里像是盛着一片天空,可他却不知道怎么,瞬间吓出了一身冷汗!

    这人是唐烬!唐烬不认识他,可他却认识唐烬!而他也不是什么外乡人,而是彻彻底底的云都人!他慢慢的把自己的大刀从地板中拔了出来,故作淡定的收了起来,可往前走的那几步,几乎同手同脚,却是出卖了他的紧张!

    家中长老让他在想办法去弄还阳丹,还阳丹他是找不到,可听说今天唐记有丹方拍卖,他弄到请柬之后就来了,本来弄这一个丹方就够让他大出血了,他为此烦躁不已,可偏偏到了最后一步时又出了解什么封印阵这样的幺蛾子!

    他冲动之下差点真的砍了那盒子,好在、好在那封印阵是真厉害!否则他今天非要吃不了兜着走!

    “哪里哪里,是在下鲁莽了,唐大公子大人大量,在下感激不尽,这还阳丹的丹方看来跟在下是有缘无分,在下就不跟各位争了,告辞……”

    那男子流着冷汗说道,这个时候当然是要识趣的滚蛋了。

    “请便。”唐烬道。

    那人匆匆离开了,而在这个插曲之后,拍卖继续进行着。

    几人轮流看过了那个盒子,也各自尝试了许多办法,可终究破解不了,几人先后退出竞拍,最后竟只剩下了莫燃和赫森两方的人。

    “这封印阵当真精妙,蛛网一般,根本没有源头,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阵法,青长老,你可有办法解开?”赫森对那个中年男人说道。

    而那中年男人却将一双暗含精光的眼睛看向莫燃,道:“老夫暂时也想不出办法,不如让那个小道友先来吧……我记得,她对封印阵也有些研究呢。”

    莫燃一直盯着盒子,闻言,眼眸微微一凛,而赫森却是说道:“青长老你是在说莫燃吗?”

    莫燃虽然最近名声大噪,可青长老是炼药工会的人,又不常出门,怎么会知道莫燃对封印阵有所了解?这可是连他都不知道的!

    而那青长老却道:“这位小道友贵人多忘事,老夫却记得她,一个月前在不死丛林的洞府中,为了解开那条黑龙的封印阵,这个小道友也费了不少心思呢。”

    赫森显得很诧异,“原来莫燃那时也在场?”

    他们几个站在拍卖台上,说话时只用了几人之间能听到的音量,闻言,莫燃必定不能再不吱声了,她也略显意外的看向那青长老道:

    “惭愧,当时只是为了活命,想早点解开那黑龙的封印阵而已,但最后也只是瞎添乱而已,多亏了诸位长老最后制服了黑龙,将我们几个一并救出,莫燃感激不尽呢,适才只是不敢乱攀关系,怎么敢说是贵人多忘事呢……”

    那青长老却道:“不见得吧,小道友可是认得困龙咒的人,见识自然不会浅薄,何必谦虚。”

    莫燃道:“青长老谬赞了,我只是刚好知道而已,不像诸位长老,即便是上古龙神,也照样能够收服。”

    那青长老却忽然眯了眯眼,那眸中的精光闪烁,不知为何探寻的看着莫燃。

    而这时,唐烬却忽然道:“而且说的可是上次,为救锦文几人时的事情?”

    那青长老看了看唐烬,他点了点头,在面对唐烬的时候,自然没有面对莫燃那般趾高气昂,别看唐烬年纪轻轻,可在所有人眼里,唐烬几乎跟唐家的大家主没什么区别。

    谁都知道唐玥薏因为对离心皇帝的恨意而并不喜欢男人,在唐家,最受重视的小辈是唐甜,也就只有唐烬这个弟弟,唐玥薏是真的宠。

    得罪唐甜尚且可以处理,可得罪唐烬,却有可能死无葬身之地!

    唐烬说道:“这件事锦文后来也跟我说过,莫燃是银色闪电派去救他的人,好在锦文和她都安然无恙,不过,洞中发生的事情的确算得上一件奇闻了,可大家都是聪明人,请的也都是可靠的人,那天的事情忘记了便好,青长老何必再提起?”

    说着,唐烬一只胳膊有意无意的搭在了莫燃的肩膀上,那动作显的有些亲昵,赫森瞬间挑了挑眉,那青长老也是意外的看了唐烬一眼。

    唐烬、这是在维护莫燃?

    虽然那天所有人都走了,剩下的都是三会的人,后来发生的事情跟他们看起来毫无关系,可是他当然不会说,被下了困龙咒的黑龙最后其实不翼而飞了!

    连洞穴中的那么奇花异草也被烧毁了!等他们把年副会长请去的时候已经什么都没有了!竹篮打水,一场空!

    这么诡异的事情,到底是谁做的!谁有能力悄声无息的将那黑龙救走?

    后来他回去想了许久,那黑龙主动让莫燃去尝试解他的禁制,虽然莫燃没有解开,但黑龙对她另眼相看却是真的!再加上这段时间她连续出的风头,他怎么都觉得这个莫燃不简单!

    莫燃看了看唐烬放在她肩头的手,她没说什么,只是抬眸看向唐烬,用一种‘不需要你多管闲事’的眼神。

    唐烬不着痕迹的放开了手,转而在莫燃怀中那只熟睡的黑猫身上轻轻摸了一把,他道:“试试吧莫燃,我也想知道你能不能解开这封印阵呢。”

    莫燃怀中的黑猫抬起了头,那双黝黑的眸子看了一眼唐烬,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把它吵醒的,黑猫立起了身体,两下跳上了莫燃的肩膀,半眯着眼睛,看上去像是打盹一样。

    空闲了双手的莫燃这才捧起了那个盒子,刚才她已经看了很久了,在其他人触发这上面的禁制的时候,她已经观察的很仔细了,就如赫森所说,这封印阵根本没有头绪,好像除非有完全吻合的咒语,方能解开这封印阵,用别的思路根本无法取巧。

    可莫燃在将那盒子拿在手中的时候,却是完全不同的另外一种感觉!她竟然会觉得这封印阵……熟悉?

    莫燃垂下了眼眸,将那惊讶的神色藏进了眼底,她仔细触摸着盒子,那熟悉的感觉越来越强烈!刚刚还觉得深奥无比的封印阵,现在却让她有种强烈的直觉,她能解开!她有办法!

    “怎么样?莫小姐可有办法?”这时,高鑫海忽然道。

    也正是他这突然的一问,打断了莫燃的思绪,她忽然收手,差一点就……解开了……

    她收敛了心神,将盒子递向赫森,道:“这封印真的确精妙,我还需再想想如何破解……”

    她还没忘了,现在是在拍卖会上,她还有几个竞争对手……

    那高鑫海松了口气,而赫森拿起那盒子之后,跟那青长老研究了许久。

    唐烬微微凑近了莫燃,笑问:“你真打不开?”

    “喵……”莫燃还没说话,她肩膀上的黑猫却是幽幽的叫了一声,然后打了个哈欠似的,它半眯着圆圆的眼睛面对着唐烬,露出了两颗尖锐的牙齿。

    那牙齿放在小猫口中,好像实在没什么威慑力,反倒显得憨态可掬,可也只有莫燃清楚的记得,就是那两颗奶牙一样的牙齿,将灭神剑咬在口中扔出来的……

    莫燃摸了摸黑猫的头,心想它是不是被打扰了睡觉不太爽,而那黑猫则是舒服的伸长了脖子,好像很快就忘了刚才的不愉快。

    莫燃这才看向唐烬,“我只能试试。”

    唐烬轻笑,而这时,却听赫森说道:“看来,我是无缘这七品丹方了。”

    他虽然表现的洒脱,可看他的眼神,却足以知道,他也很想得到这个丹方,随即他又道:“也罢,这竞拍,我就退出了。”

    现在就只剩下莫燃一个人了,而那旗袍美女则是说道:“莫小姐,虽然其它的竞争者都弃权了,可拍卖会也向来有规矩,开出的条件达不到也不能完成竞拍,所以,你还是要解开这封印阵才可以拍走这个丹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