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34. 杀,杀尽所有挡路之人
    唐烬看着莫燃,修长的手指轻轻在眉尾划过,显得有点苦恼,他道:“我明明英雄救美了,可为什么你看起来并不是很高兴的样子?”

    莫燃看了他一眼,慢慢道:“因为你没想过,也许我并不需要你救,你出现在这里也只是多此一举而已。”

    唐烬笑了,用一种很兴味的眼神看着莫燃,这种对付女孩子百试百灵的招数好像并不适用于莫燃,而越是这样,他就越是高兴,从心底深处生出的兴奋,传到了他的四肢百骸,那感觉很新鲜,他不确定那是什么,但他隐隐觉得,那就是他一直想要找的……

    “喵……”一声低沉的猫叫,伴随着一道黑影划过,一只黑猫轻盈的落在了莫燃肩膀上,莫燃很顺手的把它抱了下来,摸了摸它的毛,道:“回家吧。”

    说罢,莫燃身形一闪,落在了地上,刚才那炸成一片狼藉的地方,莫燃知道没她什么事了,之后的事情唐烬会摆平的。

    唐烬回头看了看远处炸成一片废墟的地方,脸上的笑容忽然消失了,一双碧蓝色的眼睛也平静无波,带着一种高山之巅触不可及的寒,他一挥袖,那尘土遍布的废墟之上便跟变魔术一样,绿草如茵,大树林立,鲜花簇拥!好像那里根本没有发生过什么爆炸一样!

    唐烬很快就追上了莫燃,她一个人走在热闹的大街上,一边走一边逛,像是在想事情,又像是漫无目的的闲逛,唐烬忽然放慢了脚步,不紧不慢的跟在后面。

    却见莫燃在一个饰品摊位上停留了一会,但也只是看了看就走了,不一会,唐烬也走到那个摊位的时候,若有所思的盯着那开的鲜艳的花环看了一会,才继续跟了上去。

    走着走着,前面却是没有路了,前面是一个私人码头,似乎就是属于旁边那个酒楼家的,而这个酒楼她来过,就是当初龙舟折梅时初选的地点。

    莫燃抱着黑猫走了进去,前来迎客的小二似乎认出了莫燃,说话间尤为恭敬,他带着莫燃上了酒楼的楼顶,那里有露天的散座。

    这里的屋顶都是倾斜的瓦片屋顶,可这个酒楼却是别出心裁的在江中用竹竿支起了一个平台,从屋顶延伸了出去,坐在上面能看到整个江面的风景,煞是迷人。

    莫燃也是才知道,这酒楼上面竟然还有这般风景。

    她找了一个地方坐下来,点了一些简单的点心。

    小二刚刚离开,她对面就坐下一人,正是唐烬。

    莫燃一点都不意外,只是说道:“唐大公子好兴致,一路跟着我到这里。”

    唐烬笑道:“我只是看你不太想被打扰的样子,所以一直没有上前而已。”

    莫燃却道:“可你现在还是打扰了。”

    听着莫燃如此不加掩饰的嫌弃,唐烬问道:“我记得,我好像没有得罪过你,怎么就招你厌烦了?”

    莫燃道:“唐大公子言重了,我不敢厌烦你。”

    唐烬却道:“你开口闭口都是唐大公子,话起话落都让人没法接,这摆明了不想跟我多说什么,真是伤心,我好歹诚心相待,主动向你坦白了身份,这不够诚意吗?”

    莫燃却一翻手取出了阴阳笛,那碧绿色的短笛被莫燃放在了桌子上,她不想跟唐烬玩文字游戏,今天会到这里来,也是专门等他的,他们之间有些话要说明白。

    唐烬挑眉看着莫燃的动作,而莫燃道:“你说诚意是吧?这把阴阳笛,早就被我契约了,你是想拿走或者毁了它吗?”

    唐烬笑道:“不是。”

    莫燃并不相信的看着他,“你听过我吹这把笛子,我根本吹不出它本该有的样子,它在我手里,也只不过是一件狐假虎威的法器而已,不管是你,还是灭之麒麟,忌惮的也不过就是它而已。

    白麒麟煞费苦心的将魂魄一分为二,不就是为了脱离它的掌控吗?你现在跟我说不是,你觉得我会相信吗?”

    唐烬始终抱着很欣赏的态度听完了莫燃的话,然后笑道:“我当初的确煞费苦心的离魂,从而挣脱了藏音四弦环,也挣脱了阴阳笛,但是莫燃,你真的以为,我会忌惮这个东西?”

    说着,唐烬把桌子上的阴阳笛拿了起来,轻轻摩挲着短笛之上精致的纹路。

    莫燃没有说话,眼神却传递出愿闻其详的意思,她倒要看看,唐烬到底有多少所谓的‘诚意’。

    而唐烬却忽然将阴阳笛横在嘴边,轻轻吹奏起来,音调清脆而舒缓,和着江风,如翠鸟长鸣,如夏蝉轻吟,周围的空气似乎都变得香甜起来,一切都好像充满了生机。

    莫燃的眼神微微变了变,稍显诧异的看了看唐烬,如此生机盎然的曲子,里面真真切切的蕴藏着涤荡人心的纯净。

    阴阳笛是一个法器,而且是一个深不可测的法器,莫燃无法发挥它的法力,也无法把它当成一个普通的笛子来吹,所以她吹出的曲子颇有些高不成低不就的样子。

    这也是她头一回听到从阴阳笛中传出如此美妙的音调……

    许久,一曲方罢,唐烬放下了阴阳笛,问道:“好听吗?”

    莫燃并不吝啬的点了点头。

    唐烬却道:“好听是好听,但你并不愿意用欣赏的眼光去听。”

    莫燃不解的看向唐烬,而他接着说道:“你怀疑我对你有所图,对阴阳笛有所图,所以再好听的曲子,你也并不认为是我单纯吹给你的。”

    莫燃没有说话,但却有默认的意思,她并不认为唐烬有那个闲心来这里给她吹曲子解闷。

    唐烬却道:“阴阳笛是莫家之物,归于你算是物归原主,可你并不会用,如果你愿意相信我,我甚至可以教你如何用阴阳笛。”

    莫燃看着唐烬,他的语气让她分辨不出真伪,可她仍然提出了自己的疑惑,“教我用阴阳笛,然后给我有一天控制你的机会吗?”

    唐烬却笑了笑,他微微侧开了头,眼神看向了被风吹起涟漪的江面,用一种略带嘲讽的语气说道:“莫燃,总有一天你会知道,控制我的,不是阴阳笛,过去不是,未来也不会是。”

    唐烬的侧颜也很美,英俊到无可挑剔,他说这话的时候,那从灵魂深处夹带而出的沧桑是他自己都不受控制的,莫燃愣了一下,她得承认,这个时候她不懂他,完全不懂。

    可莫燃道:“可在那天到来之前,你和灭之麒麟,你们两个半魂,要如何?”

    唐烬转回了视线,他忽然伸手越过了桌面,拉过莫燃那只有一下没一下抚摸黑猫的手,不容分说的打开她的手掌握在手里,他道:

    “灭之麒麟给你设下的灵魂印记,我可以帮你去掉。”

    莫燃挑眉,“怎么去?”

    唐烬一笑,“我有生之力,他有死之力,用生之力覆盖了死之力,不就去掉了?”

    莫燃也笑了,“说的那么好听干什么?你不如直接说,去了灭之麒麟的灵魂印记,换上你的。”

    唐烬却道:“虽然结果一样,但是出发点不一样,我为的是帮你去掉灭之麒麟的灵魂印记,让你不再受其苦,不是为了在你身上打下我的灵魂印记,你可不要把我想龌龊了。”

    慕容却道:“可我在乎的是结果。”

    两人对视一会,终是唐烬先妥协道:“起码,我不会伤害你。”

    莫燃道:“我知道,你不会伤害我。”

    唐烬还来不及高兴,却听莫燃又道:“你和灭之麒麟虽然曾经是一个人,可魂魄一分为二之后,你们各自拿走了白麒麟相应的东西,你拿走的是白麒麟的生之力,还有它的妖性,可灭之麒麟拿走的是它的魔性。

    灭之麒麟只知道杀戮,可你不同,你有绝顶聪明的头脑,你有运筹帷幄的手腕,你懂得借刀杀人,你可以决胜千里。

    相比起灭之麒麟,你的确不会伤害我,因为你比它文明多了,也绅士多了,可是……呵呵,我宁愿留着灭之麒麟的灵魂印记,它会让我痛不欲生,可我也能战胜它,只要我不死,它永远不能奈我何。

    有些苦,吃多了也会习惯的,那伤的只是身,我总会痊愈的,可有的苦,伤的是心,而我是人,伤多了,会致命的。”

    说着,莫燃站起来,她拿走了阴阳笛,道:“这样,够诚意吗?唐烬,如果你要拿阴阳笛,那就来拿吧,如果搅入你和灭之麒麟之间是必不可免的,那我的生机,我要自己去找,我不想判断你和灭之麒麟谁更应该存在,我不站这个队。”

    说完,莫燃在桌子上放下一个储物袋,里面装的都是金币,她最后道:“今天的茶钱我请,点心留给你吃。”

    莫燃走了,她抱着那只黑猫,这一次目的明确的奔着客栈回去了。

    留下唐烬一个人,他看着莫燃下楼,看着她的身影渐渐消失在人群中,酒楼的小二姗姗来迟的送来了点心,恭敬的放在了桌子上,一点都没意识到点菜的人已经不在了,就算他发现了也许也不会在意,因为在他眼里,唐烬才是上帝。

    “唐大少爷,您还有什么吩咐吗?”

    “滚。”

    小二难以想象这个字眼是温柔高贵的唐大公子说出来的,但是他又不得不信,当即脸色一白,吓的差点连托盘都拿不稳,弓着腰匆匆滚蛋了。

    唐烬将桌子上那个储物袋收进了自己怀里,又咬了一口刚送来的点心,他忽然翻手取出了一张纸,那是一张折的很整齐的宣纸。

    慢慢打开之后,他看着宣纸上的图案,似乎有点出神。

    那宣纸上画的是两个男女,男子抱着女子,上面到处都是斑斑点点的血迹,女子身下更是淌着大片的鲜血,看起来已无生迹,而在他们不远处画着一口棺材,那棺材很大。

    这画,是莫燃所画,准确来说,莫燃画的只是那口棺材。

    她说,这个棺材够睡两个人了,这叫生同衾死同穴——

    ……

    莫燃回到客栈之后,程君昊和程雅宁都已经在那等了,他们很着急,尤其是程雅宁,在看到莫燃的时候,两人松了口气的同时也向莫燃请罪。

    可莫燃只道:“你们何罪之有?今天埋伏的人是拍卖会上最先离开的那个人,唐烬会处理的。”

    莫燃这么说,一边解释了自己刚才为什么没有及时回来,同时也告诉他们不需要善后了。

    莫燃回了自己的房间,吩咐了傒囊帮她的房间布下幻阵之后,直接闪身进了三藤戒,今天找唐烬的一番话,也算是了了她的一桩心事。

    可她并没有去三叶居,而是直接去了一片空地,她摸了摸怀里的黑猫,道:“你自己找地方待着吧,我要练一会剑。”

    “喵……”那黑猫低低的叫了一声,听话的从莫燃怀里跳了出来,黑影一闪,窜上了远处的一棵树,稳稳的站在了一根细细的树枝上,漆黑的身体猫成了一团,似乎打算围观。

    莫燃则没有再去管那只黑猫,她只是祭出了灭神剑,任由灭神剑上逼人的煞气蔓延开来,细细的火焰如绒毛一样爬上了剑身,莫燃也任由自己的杀气四散。

    忽然间剑起,锋芒乍现!威压铺天盖地的向四周蔓延开去!惊起的气浪滔天,击碎的巨石无数!地面上沟沟壑壑,每一剑都好像要开天辟地一般!

    陡然间气焰冲天!烈火、漩涡、风雷瞬至!天空阴沉,地面颤抖!

    那双狭长的眼睛之中似乎也燃起了两簇火焰,银发飞扬,莫燃浑身的杀气暴涨!她肆意的挥剑,顺从心意,异火和灵力在经脉中奔流,莫燃眼中只有战意,她觉得,自己现在就像是一座快要喷发的火山,如果不让她发泄出来,她可能会烧死自己!

    “啊!”

    忽然间,莫燃仰天长嘶,带着灵力的声音,似乎要将这片天都要喊破一般!

    与此同时,灭神剑也带着势不可挡之力,深深的扎入了地下!掀起滔天的气浪!震耳的轰鸣!一团异火亦冲天而起!霎时间死亡的气息笼罩着整个空间,地动山摇!

    许久之后,那气浪渐渐消散,杀气褪尽,云消雾散,天地间清亮分明,几个早就闻声而来围观了许久的人影同时奔至。

    那个焦黑而巨大的坑中,莫燃坐在坑底,她的衣服沾了灰尘,银发披散着,也落了一层细碎的灰,她面前的地面上插着灭神剑,它静静的矗立在那里,剑身之上仍然缠绕着细如发丝的黑气。

    莫燃低着头,看不清情绪,可她塌着肩膀,似乎有点疲惫。

    几人飞身下去,白矖先一步走了过去,他蹲在了莫燃跟前,看到了她此时的神色,在刚才的一片肃杀之后,此时却是无边无际的安静,安静到白矖几秒钟之后才终于轻声开口:

    “主人,是不是累了?我带你去休息。”

    过了一会,莫燃才动了动眼皮,她看向了白矖,似乎花了点时间才聚焦,然后慢几拍的反应过来白矖说的话,她点了点头,向白矖伸出了双臂。

    白矖愣了一下,然后小心而珍视的抱起了莫燃,当那双纤细的手臂扣过他的脖子时,白矖低头看了一眼莫燃,而她已经闭着眼睛歪倒在他肩膀上了,似乎是睡了。

    白矖的眼神掠过对面神色各异的几人,一闪身离开了。

    苏文哲观察了一下周围新鲜战场,不由的说道:“莫燃的力量……似乎越来越强了。”

    秦歌难得正经的补充道:“强到已经不能用修为去衡量了。”

    两人一时沉默,他们想的是,这世间的修行,还有跳出了那个框架的人吗?如果有,这世上可有先例?如果没有,莫燃现在这般又如何解释?

    离火一双红眸暗了暗,在白矖带走莫燃之后也没多待,闪身走了。

    柳洋抿着唇,不知为何一脸凝重,秦歌跟他说话,他却没应一声的离开了。

    几人相继走了,只留下江潮,他走过去坐在了莫燃刚刚的那个位置,灭神剑漆黑却光滑的剑身上映出了他的身影,他轻声道:

    “如今,你已经是这般心境了吗。”

    杀,要杀尽所有挡路之人——

    “喵……”

    一声猫叫,略显软糯的声音,在这片废墟之中显得不合时宜,灭神剑的剑柄之上,忽然落下一只黑猫,他轻盈的站在上面,一双漆黑圆滚的猫眼对上了江潮的眼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